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八卷 一千一百四十九 好大一盘棋

    西风朔号,吹得篝火余烬忽明忽亮,犹如鬼火一般闪烁。

    遍地残肢碎骸,血腥的味道扑鼻而来,让人闻之欲呕。远处不时传来饿狼的嚎叫,而且有愈来愈近的趋势,让孤零零一人置身于乱尸堆里的齐国远冷不丁的打个寒颤。

    “这狼嚎真他娘的吓人,此地不宜久留,齐爷我得赶紧离开!”

    人烟稀少的大西北可不比中原富庶地区,狼群比比皆是,不要说深更半夜在旷野上,就是大白天都会有恶狼闯进村庄里觊觎牛羊甚至叼走孩童,齐国远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三步并做两步来到赵匡胤的尸体前蹲下了身子。

    “嘿嘿……赵大的玉佩看起来不错,至少得卖个几万钱!”

    齐国远老早就注意到了赵匡胤腰间的玉佩,此刻目的明确,直接掀开甲胄奔着赵匡胤的腰部摸去,触手之处,温凉滑腻,不是赵匡胤随身佩戴的玉佩又是什么?

    手掌贴着赵匡胤的肚皮向回抽,滑过胸膛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心跳的节奏,直把齐国远吓了一跳,触电般跳了起来,撒腿就跑:“俺滴个娘哎,赵大还魂了!冤有头债有主,谁杀的你你去找谁!”

    跑了几步,齐国远这才定下神来,扭头看去,只见赵匡胤的尸体依旧躺在一个高大的松树底下,四仰八叉,一动不动,哪里有还魂的迹象?

    “嘿……你看我都被这惊悚的气氛吓傻了!”齐国远伸手拍了下额头,操刀在手壮着胆子又折返了回来,“这赵大应该是还没有咽气,而不是还魂了。”

    看到赵匡胤依旧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齐国远小心翼翼的伏下身子,伸出手指在赵匡胤的鼻尖试探了一下,果然还有微弱的鼻息,看起来果真没有咽气。

    齐国远蹙眉思忖,想了片刻之后忽然仰天大笑:“哈哈……此乃天助我也,有了赵匡胤做功劳,想来可以将功赎罪。这样的话,俺何必再跑到塞外去浪迹天涯?说不定将来还能封侯拜将,庇荫子孙呢!”

    一念及此,齐国远心中的恐惧感顿时烟消云散,自怀里掏出金疮药在赵匡胤头部的伤口撒了一些。又捏着两粒由孙思邈亲自炼制的“救心丸”塞进赵匡胤的嘴巴里,拿起酒壶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朝赵匡胤的嘴里一阵猛灌,帮着赵匡胤把药丸咽进腹中,最后又找来几根绳索把赵匡胤捆了个结结实实。

    “嘿嘿……赵大你个小子可千万别嗝屁,齐爷还要靠着你升官发财呢!”齐国远嘴里不停的嘟囔,脸上几乎笑开了花。

    来到河边牵了骅骝战马,把赵匡胤搭在马鞍前面,翻身上马,挥舞着马鞭驱赶着马匹跟随自己向西,“呜呜……吼吼……驾驾!”

    远处的狼嚎之声越来越近,群马已经陷入了惊恐状态,但又没有马匹敢擅自离队,离开了伙伴下场将会更惨。此刻在齐国远的引领之下,两百多匹战马撒开四蹄,争先恐后的紧紧跟随着齐国远胯下的骅骝,向西南方向绝尘而去。

    奔腾的马蹄声愈来愈远,身后只留下呼啸的西北风,逐渐没了光亮的灰烬,以及满地的残肢碎骸。

    小半个时辰之后,旷野周围开始闪烁着绿油油的荧光,那是恶狼的眼睛在黑夜中发出的光芒,一双、两双、十双、百双……愈来愈多,成群结队,看起来至少有一百余头西北贪狼结伴而来。

    接近三百具尸体散落一地,折断或者完整的兵器遍地皆是,残破的旌旗被西风吹得猎猎作响,篝火堆里偶尔还有火星被吹起。这让饥饿的贪狼不敢贸然上前,只是远远的停下脚步,发出此起彼伏的嚎叫,在漆黑的夜幕中让人不寒而栗。

    血腥的味道强烈的刺激着狼群的味蕾,片刻的等待之后,确认遍地的尸体已经不能再动弹,这些狼群咆哮着扑了上去,亮出森森白牙,挥舞着利爪,开始大快朵颐。

    不知过了多久,战死的数百赵军已经只剩下累累白骨,这些恶狼们意犹未尽,还在贪婪者舔吮着骨架上的肉渣。就在这时,西北方向忽然马蹄声大作,约有百十骑呼啸而来。

    “嗷呜……”

    一声虎啸在旷野中传来,声震四野,苍穹响应,四周树木上的鸟雀扑簌簌的震动翅膀,高飞远走,百兽之王果真名不虚传。

    狼群停下了嘴巴,互相对望一眼,片刻的沉默之后由头狼发出一声长嚎,俱都掉头向东,没命似得逃窜而去,旋即不见了踪影。

    “轰隆隆”马蹄大作,飞扬的尘土夹杂着砂砾。

    带头的校尉朝溪边遍地的尸体一指,带着哭腔道:“赵大人,主公就是在这里被常遇春暗算的……”

    衣衫褴褛,满面尘土污垢的赵普翻身下马,在几名卫兵的搀扶下踉踉跄跄的向前,只见遍地都是森森白骨,上哪里去分辨谁是赵匡胤谁是常遇春?

    “主公!”

    望着遍地白骨,赵普一阵心酸,跪倒在地,悲呼一声。

    巨毋霸摇头叹息一声,伸手拍了拍赵普的肩膀:“唉……人死不能复生,则平先生请节哀顺变!”

    阮翁仲对赵匡胤的感情比较淡薄,更多的是彼此合作的关系,此刻只是静静伫立,双臂抱在胸前一言不发。高大的身体在夜色中被西风吹得衣襟猎猎作响,犹如来自地狱中的罗刹一般。

    毕竟是智力高达97的顶级谋士,是发自真心也罢,做做样子也好,赵普哭嚎了几声也就作罢,在卫兵的搀扶下缓缓起身,摇头叹息一声:“唉……当初我苦心孤诣策划了黄袍加身的计划,本想让常遇春辅佐主公建一番事业,却没想到到头来自相残杀。我只猜到了开始,却没有猜到结局,世事当真无常啊!”

    “大人,主公已死,我们又该何去何从?”一名校尉拱手追问,“汉军随时都有可能追来,此地不宜久留!”

    赵普缓缓点头,扫了巨毋霸和阮翁仲一眼:“这位兄弟所言极是,我们须当马上离开此地,将来该去哪里,诸位可有主意?”

    巨毋霸捏着下巴,瓮声瓮气的道:“我听则平先生的,你说去哪里我便跟着你去哪里!”

    “我无所谓!”阮翁仲双臂抱在胸前,嘎声说道,“只要能和东汉作战,替大秦皇帝报仇,我阮翁仲就跟着先生干!”

    赵普抚须道:“这些将士说了,主公是因为打算去投奔曹魏,而常遇春想要效力西汉,因此发生了矛盾,新仇旧恨交织在一起,方才祸起萧墙。但西汉目前已经摇摇欲坠,朝不保夕,咱们去洛阳投奔怕是没有几天支撑,相较之下还是去投奔坐拥五十万大军,麾下百姓千万的大魏皇帝更有前程。”

    巨毋霸和阮翁仲一起抱拳:“一切听从先生吩咐!”

    “弄些柴草来把这些白骨都焚烧了,就当送主公上路。完事之后咱们一路向东,穿长安,过函谷关,经洛阳,出虎牢关,先去许昌见曹仁,再去淮南投奔曹操。”赵普拍了拍两大巨人的背部,做了最后的决定。

    一百余人一起动手,砍伐了一些枯枝柴草回来,把残骸集中了一下,然后点起了熊熊大火。齐刷刷的跪地拜了几拜,一起翻身上马,向东绝尘而去。

    齐国远驮着赵匡胤,引领着将近三百匹战马,在黑夜中向西奔驰了五六十里路程,远远看见一支万余人的队伍举着火把,呐喊着向西进军。

    借着火光,齐国远能够看清这支兵马打着徐、程的旗号,猜测十有八九是徐晃、程咬金分兵前来追赶赵匡胤,急忙在马上大喊:“徐公明将军,我是齐国远,不要放箭啊,不要放箭!”

    早有士兵禀报徐晃,徐晃在马上举目眺望,隐约能够看见对面来的战马上空荡荡一片,只有为首的马匹上有人,再仔细一看,卧槽,这不是我的骅骝战马吗?再一听声音,不是齐国远哪个逗逼又是何人?

    “来人,把齐国远带来,看看他究竟耍什么花招!”徐晃大斧一招,勒令队伍暂时停止前进,命身边的偏将带着百十名亲兵上前抓人。

    “放开,放开,你们岂能这样对待立下大功之人!”

    片刻之后,齐国远就被偏将带着十几个人推搡着来到徐晃的马前,同来的还有曾经属于徐晃的骅骝战马,以及驮在马背上的赵匡胤。

    徐晃勒马横斧,怒视齐国远:“果然是齐国远,你好大的胆子!私自抗命,造成许多伞兵丧生,又违抗圣旨抢了我的战马逃命,现在竟然还敢来见我?”

    齐国远转动着粗壮的脖子,煞有介事的道:“嘿……公明将军,不瞒你说,我在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

    程咬金闻言放声大笑:“哈哈……哈哈……齐大国,陛下说的没错,你真是个逗逼!”

    齐国远吹胡子瞪眼:“姓程的休要血口喷人,这明明是陛下赐给你的封号。你瞧我带谁回来了,不怕惊出你们的眼球,今天就让你们看看我齐大国这盘棋下的有多大?”(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