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八卷 一千一百四十三 双鬼拍门

    呼延赞手提双鞭,翻身上马,大声传达作战命令。

    “诸位将士,徐晃杀害吾儿呼延庆在先,又冒名顶替修书劝我投降。杀子之恨不共戴天,我今日便将计就计,假装中了汉军之计,前去投降。.待进了汉军大营之后便发起突袭,放火烧营,主公在城墙上看到必然会杀下城来,内外夹攻,定能击破徐晃!”

    随着呼延赞一声令下,来自天水的两万援军列队进军,直奔汉军大营,并派遣了使者提前去见徐晃,道明来意,表示愿意弃暗投明。

    得知呼延赞率部前来投降,孙武抚须大笑:“哈哈……果然不出法孝直所料,呼延赞这个无谋之辈自以为聪明,来的竟然如此之快。传令下去,让埋伏的众将做好准备,只待敌军踏入大营便乱箭齐发!”

    法正又拱手提醒道:“赵匡胤在城墙上见到营中起了厮杀,定然会率部杀下城池突围。还请两位将军提前做好部署,勿要被赵匡胤趁机逃脱。”

    “法孝直勿要担忧,孙将军已经派遣子龙、傅友德、吴懿、虞子期等四人负责堵截,稍后本将也会亲自披挂上阵,绝不会让赵匡胤脱逃。围剿呼延赞的任务就交给黄汉升、张宪二将便是!”徐晃霍然起身,披盔挂甲的同时给法正吃了一颗定心丸。

    半个时辰之后,呼延赞与张鲁已经率部来到汉军大营附近。放眼望去,只见营内帐篷林立,一片祥和,不见丝毫刀光剑影。

    张鲁策马追上呼延赞,拱手建议道:“那徐晃、孙吴都是久经沙场的大将,岂会如此轻易中计?你看汉军大营里面一片寂静,透着诡异的气氛,或许孙吴、徐晃二人早就料到我等的意图,不如暂且率兵后退,回头再做计较。”

    呼延赞双眼一瞪,恶狠狠的注视张鲁:“张公旗此话是何用意?做人可不能忘恩负义,当年你被刘裕驱逐出汉中,惶惶如丧家之犬,若不是我家主公收留,只怕此刻你坟头的野草早就一人高了。现在主公有难,你反而畏缩不前,意图保存实力么?”

    “呼延将军莫要冤枉张鲁,我岂是那种忘恩负义之徒?”张鲁脸色大窘,急忙向呼延赞解释,“只因我见汉军营内一片安宁,故此猜测徐晃早有准备。若呼延将军怀疑张鲁,我愿率部作为前驱,纵然马革裹尸,也好过落个忘恩负义的骂名!”

    见张鲁说的慷慨激昂,呼延赞的脸色方才好转,压低声音对张鲁解释道:“徐晃伪造书信诱骗我等前来归降,摆明了是请君入瓮之计,自然早就设下伏兵。但徐晃、孙吴却不知道我呼延赞已经看穿了他们的阴谋诡计,还以为被蒙在鼓里,我们就利用汉将的这个心理,给他来个反杀。”

    “只要将士们踏入汉军大营,便放火焚烧汉军寨栅,杀埋伏的汉军一个措手不及。主公在城内看到汉军大营起火,必然会杀下城来。对于兵力处在劣势的我军来说,这正是接应主公突围的最好机会!”

    立场不同,观点自然也就不同。站在呼延赞的角度,为了救援赵匡胤突围而冒险一搏,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否则凭区区两万人马要想解狄道之围,何异于难如登天?

    但站在张鲁的角度,当然不愿意为赵匡胤陪葬,心中想的是如何保存自己的实力,否则也就不会口是心非的建议呼延赞撤退,只是被逼无奈之下才违心的向呼延赞请求率部作为前锋。

    张鲁早就在心中打定了主意,如果呼延赞敢强迫自己作为前锋,等进了汉军寨栅之后自己假戏真做,率部投降汉军,朝呼延赞反戈一击。大厦将倾,独木难支,赵匡胤已经是穷途末路,自己又何必对他效忠?

    “呼延将军说的有道理,张鲁愿为前锋!”张鲁把心一横,决定出卖呼延赞,再次请求担任先锋。

    呼延赞却没有答应张鲁的请求,摇头拒绝:“汉军早有埋伏,我军进入大营之后必遭伏击。凭张公旗你的武艺不足以冲锋陷阵,还是让本将在前面冲锋,你在后面压阵吧!”

    “既然如此,那就请呼延将军在前面开路,我张鲁随后接应。”

    张鲁也不啰嗦,一口答应了下来。反正自己已经决定背叛赵匡胤,在前面或者在后面也没有什么关系,就让呼延赞先进去送死好了。

    商议完毕,呼延赞手提双鞭一马当先,张鲁与心腹部将殿后,径直来到汉军大营门前高声大叫:“呼延赞、张鲁依约率部前来归降,请徐公明、孙吴两位将军出来答话!”

    只听一阵“吱呀呀”的声响,汉军营门缓缓敞开。

    张宪手提红缨枪,胯下青骢马,在数百名士卒的簇拥下来到营门前,在马上抱枪答话:“徐、孙两位将军正在帅帐内恭候呼延将军大驾,请率部入营,随我去帅帐面见两位将军。”

    呼延赞答应一声,策马当先,率部鱼贯而入,犹如一条长龙般进了汉军大营。长长的队伍绵延了两三里路程,从营寨大门一直延伸到营寨腹地。

    “放火烧营!”

    看到身后的两万将士完全进入了汉军大营,不用再担心被拦腰斩断,呼延赞手中双鞭奔着策马并行的张宪兜头砸了下去,同时大声下令放火烧营。

    呼延赞话音未落,周围就吹响了此起彼伏的号角,两长一短,这是向敌军发起进攻的信号。

    “杀啊!”

    随着悠扬的号角响起,埋伏在帐篷中的汉军如同过江之鲫般钻了出来,或者朝敌军乱箭齐发,或者挺起刀枪左右夹攻,登时杀声震天,血肉横飞。

    因为有了心理准备,这些赵军并未慌乱,按照呼延赞的吩咐,举起涂抹了硫磺、松脂等易燃物的火把,呐喊着冲向周围的营帐,准备放火点燃,制造混乱。只要汉军营寨起了大火,就能乱中取胜,让赵匡胤找到突围的机会。

    但汉军早有准备,法正已经命人在道路两侧的帐篷前挖掘了陷阱,在里面竖起了竹枪、鹿角等锐器。只听“噗通”“咕咚”的声音响个不停,惨叫声此起彼伏,一时间烟尘弥漫,失足坠落陷阱,被扎的遍体鳞伤的赵军不计其数。

    “放箭,给我狠狠的射!”

    乱军之中,黄忠手持一张五石的铁胎弓,拉得弓弦如满月,每次弓弦响起,必然应声射倒一人。

    五千弓弩手跟随着主将黄忠,隔着陷阱朝被烟尘笼罩的赵军乱箭齐发,骤雨般的弩箭从天而降,射的赵军人仰马翻,惨叫声一浪高过一浪。

    乱军之中呼延赞手持双鞭,使出浑身解数恶战张宪。一双铁鞭上下翻飞,卷起一团寒光,片刻不离张宪周身要害。

    但张宪当年也是岳飞麾下屈指可数的大将,手中一丈七的红缨枪挥舞开来,泼水难进,风雨不透。面对着以死相搏的呼延赞,不慌不忙,沉着应战,见招拆招,遇式化式,酣战了三十回合,难分胜负。

    “呼延赞与张鲁杀进了汉军大营,此刻正是突围的好机会。 所有将士舍弃辎重,只带十天的粮草随我突围。先离开狄道,待返回天水后再图后策!”

    赵匡胤在城墙上看到汉军大营中杀声大作,急忙披挂上马,手提盘龙棍,下令打开城门全军突围。

    身高一丈三的阮翁仲与身高一丈二的巨毋霸犹如两座铁塔,站在千军万马中好似鹤立鸡群,得到赵匡胤一声令下,齐刷刷的抱拳施礼:“请准许我们兄弟在前面开路,主公紧随其后。纵然有千军万马阻拦,我二人也能让主公如履平地!”

    这对铁塔般的兄弟正是赵匡胤最后的仪仗,见二人主动请缨,自然求之不得,在马上拱手还礼:“有劳两位将军,他日成就大功之时,定然重重封赏!”

    巨毋霸抚摸着浓密的络腮胡子憨笑一声:“君子一诺,当重于泰山。我巨毋霸既然答应了赵普先生的邀请,就要有始有终,绝不能见利忘义。若是我巨毋霸贪图富贵,早就投降刘辩去了,何必跟着你到处逃窜?”

    阮翁仲却发出一声叹息:“听说我们大秦亡国了,嬴政陛下也做了汉军的阶下之囚。我阮翁仲此生与汉人誓不两立,只能把赵将军当做主公,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冲开一条血路,保护赵将军突围。”

    赵匡胤再次拱手致谢:“能够得到两位壮士的辅佐,我赵匡胤三生有幸。将来若有东山再起之日,绝对不会忘记救命之恩!”

    “放下吊桥,打开城门!”

    阮翁仲手提一百二十斤的镀金铜人,翻身上马,喝令打开城门。

    巨毋霸不肯落后,翻身跨上自己在逃亡途中驯服的一只吊睛白额斑斓虎,手提绞神剪,与巨毋霸齐头并进,各自咆哮一声,双双冲出了城门。

    赵匡胤手提盘龙棍,在心腹武将的簇拥下,紧随着两个铁塔般的猛人,引领着四万多将士潮水一般冲出城门。常遇春心中虽然五味杂陈,但别无选择,也只能跨马提刀,跟随着大队人马冲出了狄道县城,全力向东突围。(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