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八卷 一千一百四十二 打草惊蛇

    将赵匡胤、常遇春逼入狄道县城之后,十一万汉军兵临城下,把这座不大的县城围了个水泄不通。

    “报……启禀两位将军,自东面来了一支兵马,大约两万人左右的规模,打着呼延以及张字旗号,估计是张鲁、呼延赞率兵来援!”斥候飞马直奔帅帐门前,翻身下马,跪地禀报。

    在数日前接到天子诏书,被委任为三军主将的徐晃一撩战袍,高声下令:“召集诸位将军前来帅帐共商破敌之策!”

    随着徐晃一声令下,不大会功夫孙武、赵云、黄忠、傅友德、张宪、虞子期、吴懿等武将,以及法正、张松等两位谋士俱都以最快的速度齐聚帅帐。

    “叮咚……孙武‘兵圣’属性发动,提升主将徐晃5点统率,当前统率上升至100。提升赵云2点统率,上升至94;提升傅友德2点统率,上升至98;提升黄忠2点统率上升至90,并且提升徐晃军团所有武将2点统率!”

    利用孙武超强的辅助属性,轻而易举的就把徐晃的统率值提升到了100,而且明朝开国大将傅友德的统帅值也被增强到了98,其他的赵云、黄忠、张宪等人也都得到了一定的加强。这就是刘辩任命徐晃做主将孙武做副将的原因,因为孙武拥有的特殊属性,注定刘辩会一直让孙武担任副将,否则便是明珠暗投。

    徐晃扫了麾下文武一眼,朗声问道:“赵匡胤、常遇春二贼已经穷途末路,从天水来的援军已是赵、常二人最后的希望,何人愿意分兵出战,击破张鲁、呼延赞?”

    不等众将答话,孙武抚须笑道:“何须损兵折将,我从成都来时,陛下派人给我送来了一名俘虏,有此人在,或许可以让呼延赞不战而降。”

    “何人有此本事?”徐晃先是疑惑的问了一声,随即恍然顿悟,“莫非孙将军说的是呼延赞的儿子呼延庆?”

    “正是此人!”孙武微微颔首,朝帐外的亲兵吩咐一声,“来人,把呼延庆给我推上来。”

    不消片刻功夫,戴着枷锁、脚镣的呼延庆被几个如狼似虎的悍卒推进了帅帐,叱喝一声:“见了诸位将军,还不快快下跪?”

    呼延庆昂首挺胸,傲然道:“要杀就杀,要刮就刮,今日只有断头将军,绝无屈膝求饶之徒!”

    见呼延庆如此顽固,满帐武将无不愕然,纷纷在心底道一声“此人被抓了已经大半年,到现在居然还冥顽不灵。说他愚蠢吧,还是个有骨气之人;说他有骨气吧,却如此的不识时务。也不知赵匡胤有何等魅力,竟然让呼延庆如此的死心塌地,只可惜跟错了主公啊!”

    “常言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蝼蚁尚且惜命,何况人乎?”孙武亲自起身给呼延庆卸去枷锁,解开脚镣,竭力劝降,“赵匡胤只是一个叛国逆贼,呼延将军一身武艺,少年英雄,为何非要为他陪葬?”

    “士为知己者死,若不是得到主公的提拔,只怕我呼延庆与父亲大人此刻还只是一介草莽!”

    呼延庆舒展了一下刚刚获得自由的四肢,对孙武的话大声驳斥,突然身形暴起,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孙武的衣襟,右手从孙武的裆下穿过,怒吼一声:“临死之前能杀刘辩一员大将也是值了!”

    孙武大将失色,叱喝一声:“大胆贼将,安敢无理?”

    锤棍之将不可力敌,呼延庆双手能够把一百六十斤重的虎头紫金锤挥舞的虎虎生风,一双臂膀的膂力自然不可小觑,此刻对孙武发起偷袭,轻而易举的就把孙武举了起来。

    “贼将吃我一剑!”

    事出突然,众将俱都一愣,还是赵云最先反应过来,拔剑出鞘,奔着呼延庆当胸一剑刺出,又快又急。

    呼延庆也不躲闪,拼着被赵云刺穿胸口,狠狠的把孙武掷了出去。并拼尽最后的力气跨前一步,抬脚奔着孙武的头颅踩了下去,“小爷我死前踩爆你的头颅!”

    孙武虽然被摔得眼冒金星,鼻青脸肿,浑身多处擦伤,但庆幸并无大碍。看到呼延庆一脚踏了过来,当下就地一滚,堪堪躲过了这致命一脚。

    呼延庆一脚踏空,再也无力逞凶,随着赵云将佩剑拔出他的身体,殷红的鲜血喷溅而出,巨大的伤口触目惊心。被赵云一剑刺穿了心脏,眼见已不能活了。

    “噗通”一声,呼延庆跪倒在地,双目露出凶神恶煞一般的目光,咬牙切齿,面目狰狞的嘶吼道:“临死之前未能杀一名汉将,我……呼延庆……死不瞑目!”

    话音落下,呼延庆头颅缓缓低垂,整个身体向前仆倒在地,双目圆睁,就此气绝身亡。

    众将顾不得理会呼延庆,包括徐晃在内,急忙上前七手八脚的扶起孙武,查看伤情,同时召随行的军医卞雀前来给孙武诊治。

    孙武忍着疼痛活动了下四肢,苦笑一声:“诸位同僚不要担心,只是一些皮肉伤,想来并无大碍。本想利用呼延庆劝降呼延赞,没想到这厮竟然如此凶悍,居然可以为了赵匡胤不顾性命,实在出乎我的预料啊!”

    众将也是惊诧不已:“赵匡胤一介叛贼,竟然能让呼延庆宁死不降,倒是小瞧了这叛徒蛊惑人心的本事!”

    张宪摇头叹息:“呼延庆去年重伤了杨游击将军,害得他在床榻上躺了大半年。当初就应该建议陛下把这贼将斩首示众,也免得今日差点伤害了孙将军。”

    孙武轻抚肿胀的脸颊,叹息道:“本将不过是一些皮肉之伤,并无大碍。只是呼延庆一死,却不能在呼延赞身上做文章了,要歼灭从天水来的这两万援军,怕是要付出许多将士的性命,这才是让本将心痛的地方!”

    虞子期拱手道:“孙将军不必多虑,身为军人,应该随时做好马革裹尸的准备,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呼延赞、张鲁只不过带了两万援军过来,我军分一支兵马前去迎战,少则牺牲三五千,多则六七千,一定可以击溃赵匡胤的援军。”

    孙武一脸凝重,肃声道:“士卒们不怕战死沙场,但做为将军却不能当做理所当然的事情。身为三军主将,应该运筹帷幄,出谋划策,尽量减少将士们的伤亡,这样才能对得起陛下的器重,将士们的信任。”

    “孙将军所言极是,末将受教了!”虞子期面现惭愧之色,拱手赔罪。

    扁鹊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帅帐,给孙武做了一个全身检查,除了部分软组织拉伤,大腿与肩膀淤血之外,并无大碍。开了一些活血化瘀,舒筋活络的草药,叮嘱孙武按时服用,最后背起药箱退出了帅帐。

    扁鹊刚刚退出,法正就站了出来,朗声道:“孙将军刚才的一席话让法正受教匪浅,为将之道就应该想方设法减轻将士们的伤亡,哪怕只能减少一名士卒的伤亡,也应该尽力而为。”

    徐晃和法正搭档了半年的时间,对于法正的计谋十分钦佩,抚须问道:“法孝直如此说话,想来必有破敌之计,请速速道来,我与诸位将军商讨一番,看看是否可行?”

    “哈哈……知我者公明将军也!”法正大笑一声,朝徐晃拱了拱手,“法正适才的确想了一个打草惊蛇之计,这就说来供诸位商讨,看看是否可行?”

    孙武顿时来了兴致,振作精神问道:“不知法孝直有何妙计?”

    法正向前走了几步,朝满帐文武抱拳施了一圈礼,把自己的计划娓娓道来:“虽然呼延庆死了,但我等依旧能在呼延赞身上做文章。先让斥候把呼延庆死亡的消息放出去,然后再找人模仿呼延庆的笔迹给呼延赞修书一封,劝他投降。”

    “法孝直这是何意?”张宪一脸不解,“既然打算冒充呼延庆给呼延赞写信,为何又要把呼延庆死亡的消息放出去,这样一来,呼延赞怎会轻易中计?”

    法正笑道:“这就是打草惊蛇的精髓,只有这样才会让呼延赞中计。呼延赞既然知道呼延庆已死,再加上笔迹不同,自然就会认为这是我们骗他归降。为了替儿子复仇,呼延赞多半会将计就计,率部前来诈降,意图杀我们个措手不及。我等却设下伏兵,只待呼延赞到来,便先发制人,杀他个人仰马翻。”

    孙武颔首道:“此计可行,速速派人冒充呼延庆的笔迹给呼延赞修书一封,劝他弃暗投明。同时派斥候把呼延庆死亡的消息放出去,迷惑呼延赞。”

    呼延赞得到儿子死亡的消息后,捶胸顿足,嚎啕大哭,在收到汉军冒充呼延庆写来的书信之后更是破口大骂:“这帮无耻之徒杀了我的儿子,却又冒名顶替修书骗我归降。我便给他来个将计就计,诈称投降,进了汉营之后就杀他个措手不及,与城内的人马内外夹攻,替吾儿呼延庆报仇雪恨!”

    (这几天家里事情比较多,整个人比较疲倦,精神不佳,导致更新不太给力,今天只能一更了。)(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