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八卷 一千一百三十八 君臣诀别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已经到了正月底。

    贵霜大捷的消息通过飞鸽传到金陵之后,整个江东一片欢腾,重新制作的大汉版图已经超过了汉朝历史上最强大的时期,建立了一个不敢说是绝后,但却绝对是空前的的帝国。

    但刘辩却注意到,在军方欢欣鼓舞,士气高昂之际,一部分以儒家、法家人物为代表的****也对吴起的行为提出了弹劾和抨击,不仅在在朝堂上直接上书弹劾吴起,要求天子罢免吴起西征军团主将的职位,而且还意图挑起民间的舆论,对吴起施加压力。

    这些弹劾吴起的****以司空孔融为领袖,被罢免回家的魏徵、金陵府府尹包拯、学部尚书顾雍、扬州刺史张纮、学部尚书陈琳、王璨、吴道玄等人为骨干,甚至就连白马寺主持姚广孝也上书弹劾吴起的暴行,希望能够免去吴起西征军主将的职位,改用苏烈代替,或者另外派遣大将去贵霜代替。

    “立皇后的时候朕可以听取你们这些臣子的建议,甚至向你们妥协。那是因为手心手背都是肉,甄宓是朕的女人,而武如意同样也是朕的女人,肥水不流外人田,所以朕才会向你们让步。但是否支持吴起,关系着我大汉的旗帜能否插遍整个天下,所以朕要全力支持吴起!”

    刘辩坐在麟德殿的书房内,翻阅着一张又一张弹劾吴起的奏折,心中却愈来愈坚定。

    朝堂上经过重新洗牌之后,刘辩的控制能力比起刚刚从巴蜀归来之时得到了大幅加强。毕竟一年不在朝中议事,百官们对皇帝的依赖和畏惧在不知不觉间减弱了许多,甚至潜意识中认为即便皇帝一直不上朝,七位顾命大臣也可以打理的有条不紊。

    但在荀彧告假,魏徵被贬,何珅下狱之后,百官们方才心中一凛。新年过后,刘辩又寻找理由对支持武如意上位的一些侍郎、郎中、御史进行打压,罢免了十余人,下狱了数人。甚至把一个吏部侍郎砍了头抄了家,重新让朝廷中的官员意识到了天威凛冽,对天子的畏惧陡然增加。

    而且与上一次文臣大面积支持武如意为皇后不同,这次弹劾吴起的势力要小的多,仅有孔融这一个老资格,以及署理学部尚书顾雍、扬州刺史张纮、金陵府包拯等几个实权人物,其他的都是一些侍郎、御史、郎中等儒家出身的官员。

    比起上次左丞相荀彧带头,甚至不惜以告假作为赌注,还有狄仁杰、步骘、徐光启、鲁肃等各部尚书鼎力支持相比,这次的反对派力量要小的多。即便全部辞官下野,也不会对朝廷造成实质性威胁,这就更加坚定了刘辩支持吴起的信心。

    次日清晨,太极殿,刘辩正在与文武百官进行早朝。

    “朕今日频频接到举报吴起的奏折,说他破坏联盟,失信于人,滥杀俘虏。与我大汉以仁治国的理念格格不入,请求朕罢免吴起,诸位爱卿是何看法?”刘辩正襟端坐,扫了脚下的文武百官一眼。

    已经接替荀彧担任了一个月丞相的王猛第一个出列,怀抱笏板,高声启奏:“臣有本启奏,自古兵家以利合以利分,先前凯撒和我大汉联盟,只是为了共同讨伐贵霜。而现在大局已定,将来必生争端,臣窃以为吴启将军先发制人,并无不妥!”

    “王卿言之有理!”刘辩颔首赞许,自己要的就是喉舌,能够在关键时刻代替自己说话。

    王猛怀抱笏板,继续慷慨陈词:“更何况有句话叫做卧榻之侧岂容猛虎鼾睡?贵霜帝国是我们大汉的将士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每一寸都弥足珍贵,岂能轻易分给外人?”

    “凡是大国上邦,一寸山河一寸血,寸土必争!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更何况凯撒讨价还价,早就露出勃勃野心,岂能养虎遗患?臣窃以为吴启将军不仅没有做错,还应该重重的封赏!”王猛作揖施礼,替吴启请求册封。

    “王卿说得太好了!”

    刘辩击掌叫好,高统率的大臣和那些政治强但军事白痴的官员相比,能够高瞻远瞩,看的更加全面。而王猛拥有三项99的数值,放在朝堂上自然是鹤立鸡群,说起来话来掷地有声。

    “凡上邦大国,自然是寸土必争,岂能轻易赠于番邦蛮夷?”刘辩用威严的目光扫了满朝,“铁骑踏处,便为汉土,只要我大汉的马蹄所到之处,便是我大汉的疆域!”

    王猛继续替吴启辩解:“乱世需用重典,矫枉难免过正,一个王朝的建立,自然是由累累白骨砌筑而成,岂能用太平盛世的律法来衡量?吴启远征番邦,距离大汉本土迢迢数千里,汉人将士不过十几万,而蛮人却以百万甚至千万计。若吴启不用血腥手段,这些俘虏先降后叛,非但不能奠立胜局,反而随时都会把将士们置于险境之中,故此猛认为吴启杀俘之事并无不妥!”

    “臣支持王景略的观点!”右丞相刘基站出来表态支持刘辩和王猛。

    与王猛一道调入金陵担任工部尚书的长孙无忌,以及礼部尚书张居正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向天子表忠心的机会,一起站出来道:“臣等附议,陛下与两位丞相所言极是!那些反对的流言全都是无病呻吟,请陛下不必理会!”

    而吏部尚书鲁肃、户部尚书糜竺、以及代替孙膑担任兵部尚书的孟珙等人也站出来表态支持吴起:“时局不同,不能一概而论,吴启将军的行为虽然不妥,但并无过错,请陛下驳回弹劾吴启将军的奏折!”

    刘辩微微颔首,通过对朝堂上的百官进行洗牌,关键时刻大臣们能够坚定不移的支持自己的决定,这就是自己想要的效果。

    “吴起、苏烈一路向西,平定大小蛮邦数十个,横扫与我大汉并驾齐驱的贵霜帝国,为大汉新增人口近千万,领土扩张数以百万平方计。又俘获贵霜皇帝嬴政、孔雀国国王凯撒,功盖天下,彪炳青史。故此决定加封吴起为‘征南大将军’,赐爵县侯,世袭罔替。加封苏烈为左将军,赏赐乡侯,世袭罔替。命二人继续执掌南征大军,再接再厉,向西扫平安息,扬我大汉国威!”

    刘辩正襟端坐,以威严不可侵犯的目光扫了脚下的文武百官一眼,用中气十足的声音宣布了对吴起、苏烈的册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刘辩的声音刚刚落下,王猛与刘基立即带领着文武百官高唱颂歌。

    刘辩又下达了一道圣旨:“如今贵霜已经被平定,数百万里土地无人治理,朕决定在那里设置“贵州”。传朕圣谕,赏赐荀文若假节,前往贵州担任刺史!”

    “奴婢这就拟旨!”在旁边伺候着的郑和抖了下手中拂尘,尖着嗓子答应了一声。

    刘辩话音刚落,满堂文武不由自主的与身边同僚对视一眼,纷纷摇头叹息。自从王猛入主朝堂之后,所有人都明白荀彧已经暂时告别了丞相之位,现在被重新启用,前往遥远的贵霜治理地方,幸运的是不至于埋没才能,不幸的是远离了政治中枢,将来还有多大作为,怕是难以预料。

    刘辩继续做出派遣:“贵霜地大物博,人口密集,仅凭荀彧一个人自然无法治理。所以朕决定任命华歆、许靖等人随行辅佐……”

    刘辩说着话目光落在何珅的脸上:“何珅……你也跟着去吧,去把贵霜的路好好修理一下,等时机合适,朕会重新调你回京。”

    由刘伯温、狄仁杰、包拯等人组成的三堂会审,愣是没抓住何珅贪墨的证据,在审问了半个月之后只能把何珅无罪释放。但为了避免激化矛盾,刘辩也没有给何珅官复原职,只是让他到御史台担任一个闲置,今天心血来潮,决定派遣何珅跟随荀彧到贵霜治理地方。

    何珅出列谢恩:“臣多谢陛下信任,珅此次前往贵霜,一定会庶竭驽钝,为国效劳!”

    荀彧接到圣旨之后表现的异常冷静,谢恩接过圣旨之后立即收拾行囊,先告别了家人再来乾阳宫辞别天子。

    “荀卿啊,希望你能理解朕的决定,贵霜需要你这样的内政奇才!”刘辩轻抚胡须,对荀彧安抚了一句。

    荀彧作揖谢恩:“陛下能够采纳臣子们的建议,没有失信于天下人,臣倍感欣慰。如今大汉人才济济,陛下还能够想起荀彧,臣感激不尽。此去贵霜,定然让贵霜百姓沐浴皇恩,若臣客死他乡,还请陛下准许臣葬回故土!”

    刘辩听的鼻子一酸,挥挥手道:“荀卿言重了,泰州经过商鞅的治理,路途已经好走了许多。你此去贵州安心主政,三年五载之后,朕会派人去替你还朝!”

    “罪臣就此告辞,自此之后不能再在陛下身边献上愚昧之言,还请陛下遇事三思,多与百官商议。如此则天下幸甚,百姓幸甚,社稷幸甚!”荀彧稽首顿拜,含泪退出。

    一声号角呜咽,荀彧带着何珅、许靖、华歆等人,率领了三千人组成的队伍,挥手辞别金陵,踏上了南下贵霜的旅途。

    江南故国,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