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八卷 一千一百三十二 良禽择木而栖

    听了汉尼拔的话,凯撒放声大笑:“哈哈……兄弟直管放心好了,克利奥毕竟是我妹妹,和汉朝皇帝的联姻只是权宜之计,她又不是真的喜欢上了刘辩。能够游说汉军进攻贵霜,她的使命已经完成,以后与刘辩之间再无瓜葛!”

    “令妹倒是有魄力!”汉尼拔面无表情的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凯撒端起酒壶,亲自给汉尼拔斟满,笑吟吟的问道:“兄弟,你觉的我这妹子姿色如何?长的还算漂亮吧?”

    汉尼拔转动着手里的酒杯,肃声道:“实事求是的讲,令妹容貌娇美,身材婀娜,举止风骚,风情万种,是个男人都不会抗拒她的魅力!”

    凯撒大笑:“哈哈……兄弟果然识货,在我们孔雀国,克利奥可是无数男人心目中的女神,不知道多少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心甘情愿的为她赴汤蹈火。若是兄弟肯和哥哥我合作,咱们就是一家人,从今以后就让克利奥服侍你好了!”

    汉尼拔闻言色变:“国王殿下这是何意?莫非出言试探我?”

    凯撒并没有直接回答汉尼拔的话,而是使劲的拍了下手掌,就看到相貌美艳,风情万种的埃及艳后穿着孔雀国的民族服装,笑靥如花的走了出来。

    “将军,我来给你斟杯酒!”埃及艳后带着芬芳的香味,飘然来到汉尼拔面前,端起酒壶给汉尼拔斟酒。

    汉尼拔赶紧回绝“公主,万万使不得!”

    埃及艳后端着酒杯,美目流兮:“将军为何拒绝让我斟酒,莫非看不上我?”

    汉尼拔赶紧抱拳解释:“公主的美貌让人垂涎三尺,但汉尼拔却不敢造肆。从孔雀王国来说,你是国王殿下的妹妹,而我只是奉命来援的汉朝将军。从大汉帝国来说,你是与皇帝联姻的公主,我只是一介偏将,何德何能敢当公主斟酒?”

    埃及艳后冷哼一声:“哼……刘辩这小人根本就没把和我们联姻当做一回事,只想借助我们孔雀王国做内应,帮助他攻打贵霜。他还私下里对我说,希望将来有朝一日扶持我和他的孩子取代兄长做孔雀王国的国王……”

    “兄弟啊,你看看这刘辩多么奸诈啊!”凯撒接过话茬,一脸义愤填膺的样子,“我把妹子送给他,一心结百年之好,而他却怂恿我的妹子算计我这个大舅兄,你说这样的盟友值得信任么?”

    汉尼拔默然不语,虽然对汉人越来越反感,但刘辩至少曾经册封过自己官职,并委任自己来协助凯撒,如果自己就此背叛,又有什么资格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汉人?

    “国王殿下,我今夜有些不胜酒力,你说的话容我考虑一夜,明早起来再给你答复!”汉尼拔手抚额头,做出不胜酒力的姿态。

    凯撒面露微笑,用眼神向埃及艳后示意:“克利奥啊,你送汉尼拔兄弟回营休息……”

    汉尼拔急忙推辞:“我看就不必了吧?而且那锦衣卫头目展昭还带了百十人随行,如果被他发现我与公主不清不楚,只怕会节外生枝。”

    凯撒背负双手,目光中掠过一丝杀机:“我的心意已决,不管兄弟你是否答应帮助我,明日傍晚吴起、苏烈来赴筵之时,我都会动手除掉他们。兄弟的话倒是提醒了我,这就派人先把展昭等人除掉!”

    “国王殿下,此事万万不可!”汉尼拔急忙伸手阻止凯撒,“你如果杀了展昭,吴起一定会生疑,联络不到展昭怕是不会轻易来赴筵。到时候向你讨人,国王殿下交不出去的话,岂不是就暴露了意图?”

    听了汉尼拔的话,凯撒目光转动,微微颔首:“兄弟说的有些道理,这展昭名义上是来保护克利奥,实际上一直在给吴起做眼线。我便让他们再多活一天,等除掉吴起、苏烈之后,就一并送他们归西!”

    在埃及艳后的搀扶下汉尼拔回到了自己的帐篷,刚刚进门就和衣躺倒在床上,挥手呢喃道:“有劳公主了,在下不胜酒力,恕不远送!”

    埃及艳后并不急着离开,在床榻上府下身子,用丰满的****贴在汉尼拔的胸膛上,吐气如兰:“难道将军就不喜欢我么?难道将军就不想一亲芳泽么?”

    “嘿嘿……”汉尼拔憨笑,“正常男人哪个能抗拒公主的魅力?但展昭的帐篷就在不远处,我怕打草惊蛇被展昭和他手下的锦衣卫发现,半夜里丢了脑袋。所以先耐着性子,等改日杀掉吴起、苏烈后再一亲芳泽不迟!”

    埃及艳后从汉尼拔的胸襟里伸进手去,在他健壮的胸肌上抚摸了几下:“想不到将军的自制力如此了得,我倒是有些迫不及待了。也罢,那就改日与将军同床共枕,我先回营了!”

    埃及艳后前脚刚走,躺在床上的汉尼拔就发出了雷鸣般的鼾声。

    离开汉尼拔的帐篷百十步之后,埃及艳后打了一个响指,就有数十名悍卒从周围钻了出来,一起拱手施礼:“请公主直管吩咐!”

    埃及艳后扭头指了指汉尼拔和展昭的帐篷:“这两个人,还有其他的汉人锦衣卫,给我盯紧了,一个也不许离开!若是发现行踪可疑,便直接格杀,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为首的头目询问道“汉尼拔将军与国王私交不错,难道连他也要杀么?”

    埃及艳后点头:“只要汉尼拔有逃跑的迹象就给我动手,格杀勿论!就算得不到汉尼拔的辅佐,也不能让他把秘密透露给吴起。”

    “明白!”

    这些孔雀军悍卒一起抱拳答应,很快又钻进了黑暗的角落,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一夜平安无事,凯撒与埃及艳后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汉尼拔并没有逃走,更没有联络展昭等人,而是在帐篷里酣睡了一夜,远远的就能听到如雷的鼾声。

    而以展昭为首的锦衣卫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整个晚上一直很安静,大清早起来就排着队去炊事兵那里打饭,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凯撒的秘密计划。

    就在凯撒揣摩汉尼拔会如何选择之际,汉尼拔却来到了他的帅帐,施礼道:“国王殿下,经过我一夜的考虑,决定为你效忠,和你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情!今夜就让我们联手除掉吴起、苏烈吧?”

    凯撒大喜过望,凑上前去给汉尼拔来了一个拥抱:“哈哈……汉人说良禽择木而栖,兄弟果然是个聪明人!你的统率、武勇、谋略都在苏烈之上,能够得到你的帮助,大事可成!”

    埃及艳后露出风骚的笑容:“将军你真的很健壮哦,可别忘了我们昨夜的约定!”

    “嗨嗨……佳人之约,不敢辜负!”汉尼拔抚摸着下颌浓密的胡须,露出一丝贪色的笑容。

    埃及艳后又露出担忧的表情:“如果吴起、苏烈不来赴筵,咱们的计划岂不是落空了?”

    凯撒自信的道:“如果嬴政现在已经被灭亡,吴起、苏烈或许会防备我们。而贵霜尚且在苟延残喘,大局尚未平定,我想吴起做梦都不会想到我们会在这个时候动手!”

    汉尼拔向凯撒竖起了大拇指:“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国王殿下这时机掌握的太好了,吴起十有八九会中计。”

    随着凯撒一声令下,八万孔雀军在清晨拔营继续向北进军,目标直指白沙瓦。

    晌午过后一个时辰,凯撒率部抵达白沙瓦城西,只见汉军大营绵延数十里,把贵霜国都围了个水泄不通,密不透风。凯撒寻找了一个易守难攻的地形安营扎寨,一边命厨子准备盛宴,一边派出埃及艳后亲自赶往汉军大营邀请吴起、苏烈前来赴筵。

    凯撒之所以派妹妹亲自去邀请,一来可以表现诚意,二来埃及艳后能言善道,三来埃及艳后在交州待了半年的时间,与吴起、苏烈等人都认识,而且名义上还是大汉皇帝的女人。综合以上三点,凯撒相信只要妹子出马,一定能把吴起、苏烈忽悠的前来自投罗网。

    为了防备消息走漏,凯撒特意把展昭等人的帐篷安排在远离帅帐的角落,免得被这些锦衣卫察觉到蛛丝马迹,暴露了意图,前功尽弃。同时安排了大批精兵不动声色的把锦衣卫包围在中央,只等中军帅帐动手,便把展昭等人剁成肉酱。

    对锦衣卫做好了防备之后,凯撒又命安东尼率领一万精兵在帅帐周围埋伏,俱都披盔挂甲,刀剑出鞘。只要凯撒摔碎酒杯,便一拥而入,把吴起、苏烈以及随行人员乱刀分尸,一个不留。

    就在凯撒调兵遣将,埃及艳后前往汉营之时,无人监视的汉尼拔终于抓住机会悄悄开溜。临行前给凯撒留下一封书信,大意是说自己准备去巴比伦投靠亚历山大,不会掺和进孔雀国和大汉帝国的冲突之中,请凯撒直管放心。

    离开孔雀军大营后,汉尼拔一路快马加鞭,一边疾驰一边在心中感慨:“这兄妹一直在指责大汉皇帝,可他们又何尝不是这种人?我已经报答了刘辩的提携之恩,也帮助凯撒一路披靡,再也无心无愧,不管谁死谁活都与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