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八卷 一千二百二十五 霸王之威

    “国王殿下快走,让我挡住项羽!”

    看到项羽来势汹汹,匹马单戟所向披靡,一路冲杀过来,马蹄踏处伏尸成堆,马前无一合之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上了山坡。一个身材魁梧,满脸金黄色胡须的武将手持大斧向前迎战,催促亚历山大先走。

    身穿黑色战袍,头戴王冠的亚历山大没想到项羽竟敢匹马单戟就杀了过来,不由得骇然变色:“世人皆说项羽有万夫难挡之勇,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速调阿喀琉斯前来迎战!国王我先走一步,欧迈尼斯将军小心!”

    话音未落,压力山在一队亲卫兵的簇拥下落荒而逃,朝本方大军中央位置疾驰而去。就算项羽天下无双,还能冲进十万大军中斩杀了自己不成?若是项羽能够做到的话,亚历山大心甘情愿的献上头颅!

    “这些东方人的后裔啊,打仗总是不按照套路,身为君主竟然单骑冒险?”

    亚历山大一边逃窜,一边表示难以理解,同时传下命令:“除了列好队形的方阵之外,其他的将士们给我包围山坡,围剿项羽。拿下头颅的人,加封为伯爵头衔,赏赐城堡一座!”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看到项羽匹马单戟冲进了本方大军中央,巴比伦的将士顿时兴奋了起来,从四面八方呐喊着向山坡围拢了过去。就算项羽有惊天地泣鬼神的武力,可本方十万大军也不是草芥啊,就算用人头堆也要堆死你!

    千军万马中的项羽面色冷峻,目光中透着睥睨天下的骄傲,浑然不把潮水般涌杀上来的巴比伦士兵放在眼中,仿佛面对的是漫山遍野的蝼蚁,自己随便一脚踩下去,不知道会碾死多少只?

    “亚历山大哪里走?下马受死!”

    势不可挡的项羽一眼就瞥见了被亲卫兵簇拥着落荒而逃的亚历山大,手中长戟挥舞的光芒万丈,一声叱咤催马紧追不舍。

    危急关头,欧迈尼斯提着一柄大斧策马拦住了项羽的去路:“你这个黄皮肤的家伙,简直太狂妄了,竟敢单枪匹马的来冲阵?我们巴比伦的勇士会让你有来无回!”

    项羽一声叱咤:“大言不惭,纵有千军万马还不是任我项羽来去自如,挡我者死!”

    “叮咚……受项羽二次叱咤影响,亚历山大麾下大将欧迈尼斯武力再次下降两点,当前武力跌落至91!”

    远在金陵的刘辩急忙放下了手头上的事情,凝神聆听:“阿喀琉斯与项羽先后爆发技能,莫非这两位非人类要进行一场大战了?这欧迈尼斯听着似乎有些耳熟,莫非是亚历山大携带出来的,给朕查询一下四维能力值以及历史简介?”

    “叮咚……欧迈尼斯——统率96,武力95,智力89,政治82。是亚历山大麾下最出色的助手之一,在亚历山大死后成为了帝国分裂出来的国家领袖,后来被部下出卖遭到政敌俘虏并被处死。”

    阳光照耀下,项羽手中的长戟绽放出璀璨的光芒,朝欧迈尼斯的胸膛刺了出去,势挟雷霆,犹如山岳崩摧。

    欧迈尼斯挥舞战斧格挡,只听“咣当”一声巨响,火花四溅,巨大的力量将欧迈尼斯的双手虎口迸裂,黑黝黝的大斧“嗖”的一声脱手飞了出去。

    项羽手中的破城升龙戟余势未衰,携带着呼啸的风声瞬间刺入了欧迈尼斯的胸膛,“哧啦”一声,撕裂了甲胄,将肌肤撕扯的四分五裂,五脏六腑隐约可见。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便一个倒栽葱跌下了战马。

    项羽毫不留情的纵马踏过,对于睥睨天下的项王来说,95的武力与65并没有什么区别,都只是不过一合之敌的货色,取其首级如拾草芥。

    但就是这么稍微被阻挡的功夫,亚历山大却已经逃得远了,漫山遍野的巴比伦军队呐喊着“活捉项羽”的口号,挥舞着长矛与战斧冲杀了上来。把山坡包围的层层叠叠,密密麻麻,漫山遍野犹如黑压压的蚁群。

    “驰援项王!”

    就在项羽陷入重围之时,四郎杨延辉与吕玲绮率领两万骑兵赶到,齐齐举起手里的十字枪,爆发出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向对面严阵以待的巴比伦方阵发起了冲击。

    “列阵,挺枪!”

    随着一声声嘶吼,巴比伦方阵终于亮出了他的獠牙。这也是重生的亚历山大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马其顿方阵”基础上改进的,由之前的列队进攻,前排士兵倒下后排补上变化成了全攻全守。

    每千人一列,最前面的士兵手持一丈半的长矛,犹如梳齿一般向前并排刺出。第二排的士兵依旧是每千人一列,但他们手中的长矛却增加了半丈,正好弥补了与前面士兵的距离,向前刺出之后便与前面士兵的长矛上下并列。

    第三排士兵手中的长矛又比第二排的增加了半丈的长度,达到了两丈半,向前刺出后同样与前面两排士兵的枪尖持平。第四排的长矛又比第三排长出了半丈,最后第五排士兵的长矛又比第四排长了半丈,达到了惊人的三丈半,折合到刘辩穿越前超过了七米的长度。

    五千条长矛同时向前刺出,从上向下排列成整齐划一的方阵,寒光闪闪的枪头密密麻麻,犹如刺猬身上竖起的坚刺,让人找不到攻击的破绽。

    “杀!”

    巴比伦方阵挺着长枪,踩踏着整齐划一的步伐,犹如一架巨大的战车向前推进。

    “吁……”

    冲锋在最前面的杨延辉吓了一跳,密密麻麻的长枪铺天盖地,这仗怎么打?骑兵撞上去,必死无疑,只能勒马后退,“退,将士们暂时撤退!”

    吕玲绮也跟着杨四郎下令撤退,并亲自挥戟断后,一边撤退一边下令朝巴比伦方阵乱箭齐发。

    只可惜对方的枪阵过于密集,从上到下的立体式阵型不仅能进攻,而且还能遮挡弩箭,只听得“叮叮当当”的声音此起彼伏,纷飞的箭雨根本无法冲破枪阵,俱都纷纷跌落在地。纵有流矢穿透缝隙落进枪阵中央,却也变成了强弩之末,被巴比伦士兵挥舞短剑,轻松击落在地。

    巴比伦枪阵的正面攻击力固然强大,但过于依靠阵型,如果有部分士兵走的慢了或者快了,就会导致阵型散乱,从而威力大减,甚至自相拥挤践踏,造成不必要的伤亡。因此面对着不战而走的大夏骑兵,根本没有追袭能力,只能在后面谩骂挑衅。

    大夏国的骑兵被巴比伦方阵阻挡,突入敌阵中央的项羽只能单骑奋战。眼见敌军愈来愈多,项羽无奈之下选择突围,长戟飞舞,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马蹄所到之处无人能挡,直杀的人头乱滚,血肉横飞,很快就从山坡上冲了下来。

    “不要让项羽走了!”

    看到项羽企图夺路而走,许多巴比伦的将军与校尉纷纷呐喊着指挥士卒们围追堵截,却不曾想项羽冲下山坡来后忽然调转马头,朝巴比伦方阵的背后冲杀了过去。

    “似这般顾头不顾尾的方阵,吾破之易如反掌!”

    “叮咚……项羽叱咤属性爆发,吼声覆盖范围内,降低所有巴比伦将士2点武力!”

    千军万马之中项羽一声虎吼,催马挺戟,直取巴比伦枪阵的后背。乌骓马撒开四蹄,犹如风驰电掣,转眼间就掠到了枪阵的后方,手中一百一十六斤的破城升龙戟左右挥舞,上下翻飞,犹如龙腾九霄,大开大阖,肆意的杀戮收割。

    一戟劈下去,甲胄撕裂,血肉横飞,两丈二的升龙戟覆盖范围巨大,再配上项羽拔山盖世的力量,所到之处不可阻挡。犹如快刀切豆腐一般摧枯拉朽,每一戟劈下去至少会砍翻三到五名巴比伦士兵。

    骤然遇袭的巴比伦方阵登时乱作一团,最后面的士兵慌忙丢掉手中长达三丈半的长矛,举起悬挂在腰间的圆盾格挡,只是在项羽巨大的力量面前犹如螳臂当车,要么被击飞要么被震裂。

    锋利的长戟余势未衰,携带着巨大力量冲进人群中,将血肉之躯撕扯的七零八落,残肢断骸在空中纷飞,犹如置身绞肉机中一般。

    项羽挥戟猛砍,片刻间就砍翻了百余人,将整齐的巴比伦方阵冲的阵脚大乱,甚至直入方阵中央的核心,如入无人之境。

    惊慌失措的方阵士兵第一次遇到这种战术,单人单骑从后背径直刺入,猖狂的毫无顾忌,却又让巴比伦士兵束手无策。

    长矛的长度太长,阵型太过密集,根本无法调转矛头攻击深入核心的项羽,只能用随身佩戴的短剑和小型圆盾招架。但面对着项羽霸道的力量,却只不过是蚍蜉撼树,以卵击石,让自己的死相稍微好看一些。

    项羽吼声如雷,纵马直前,一杆长戟一匹战马在巴比伦方阵中央如同虎入羊群,转眼间就撕裂了一道豁口,砍杀的尸横遍野。从背后杀进方阵中央之后并不急于突围,而是调转马头向侧翼展开了冲锋。

    “巴比伦方阵简直就是****罢了,如此长度的长矛不过作茧自缚,我在阵中央,尔等能耐我何?”项羽一边挥戟收割人头,一边大声嘲笑亚历山大。

    这方阵的正面进攻能力固然势不可挡,但背后和侧翼简直就是死穴,当遇上自己这样举世无双的骁将之时,缺少变化,缺少防御能力,缺少机动能力的缺陷完全暴露了出来,仅靠士兵手中的短剑和圆盾,只能是任凭屠杀。(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