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八卷 一千二百二十四 超人类决战

    “叮咚……受阿喀琉斯‘神战’属性影响,薛万彻武力下降2点,当前武力下降为96!”

    阿喀琉斯胯下被唤作“雪狮”的战马四蹄腾空,风驰电掣般卷起一溜烟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到了薛万彻面前。

    银色的光芒一闪,长度超过两丈的破天枪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耀目的光辉,闪电般刺向薛万彻的咽喉。

    “好快的速度,似乎比项王的出手速度还要快一些!”

    就在生死存亡的瞬间,薛万彻想到的居然不是如何招架,而是惊讶于阿喀琉斯的出手速度。

    并不是薛万彻被吓傻了,也不是薛万彻不怕死,而是薛万彻突然意识到了无论自己如何反应,结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

    但即便如此,薛万彻还是本能的握紧了大刀,准备横扫出去。

    只是对方的长矛刺过来的太快,犹如一道银色的闪电,薛万彻的大刀刚刚举起来,就觉得咽喉一阵剧痛,“嗖嗖”的凉风从腔子里灌进腹中,登时无力的一头栽下马来。

    “巴比伦的勇士们,奋勇冲杀吧,安息终究是我们的天下!”

    阿喀琉斯咆哮着向前冲锋,凛冽的春风吹得他黄色的卷发在风中飘扬,蓝色的眸子里杀气四射,催促着胯下的战马向前冲锋。

    手中的破天矛犹如渔夫手中的鱼叉,不停的刺向面前待宰的猎物,每一矛刺下去,都会有至少一名大夏士卒被刺杀。有时候因为大量的士兵拥挤在一起,甚至会出现一矛搠穿两人,乃至是三人的情形;穿在两丈多长的银色长矛上,像是草原游牧民族最爱吃的肉串。

    主将阵亡,猝然遇袭,再加上阿喀琉斯表现出了强大的清兵能力,乱军之中不停的挥舞长矛,一个来回的冲刺就戳死了超过两百的大夏士兵。在他的引领下,巴比伦的战士斗志昂扬,挥舞起大刀和长矛奋力的砍伐,杀的大夏军阵脚大乱,节节败退。

    “将士们休慌,季布来援!”

    危急时刻,北面尘土飞扬,一飚骑兵掩杀而至,踩踏的尘土飞扬,黄沙漫卷。

    只见这是一只大约五千骑的队伍,每一百骑列成一队,用婴儿手臂般粗细的铁索连接,马匹的要害部位都包裹了黑黝黝的皮甲,用来防御敌方士兵对马匹的攻击。

    马上的骑士都是精挑细选的悍卒,不仅骑术了得,而且膂力过人。每个人都被厚厚的铠甲包裹着,几乎武装到了牙齿,只有一双双带着杀气的眸子暴露在外面。每个骑士左手拎着盾牌,右手提着战斧,拼命的催促胯下战马,犹如惊涛骇浪一般向着对面的巴比伦军队冲杀了上去。

    这支突然出现在战场上的队伍,正是慕容恪加入项羽麾下之后帮大夏国组建的精锐骑兵,几乎完全复制了鲜卑连环马。而从铁木真手中缴获的大量战马也使得慕容恪有足够的挑选余地,可以精挑细选最健壮的马匹,重新组建一支精锐的连环马。

    只是因为慕容恪和冉闵的那一场大战过后,左脚被废,极大的影响了骑术,所以慕容恪再也不能亲自冲锋陷阵,只能远远的挥舞令旗指挥队伍,而带队冲锋的重任就交给了项羽麾下的大将季布。

    “将士们两边闪开,让愚蠢的巴比伦人尝尝我们大夏国连环马的厉害!”季布一边策马冲锋,一边大声提醒大夏士兵闪开道路。

    万马奔腾,大地轰鸣,五千铁骑在季布的引领下潮水般迎着巴比伦军队掩杀了上去,犹如一张撒开的渔网,所到之处将迎面相遇的巴比伦士兵裹挟其中,马上的骑士挥舞起手斧,大肆的收割着人头,直杀的人头乱滚,血肉横飞。

    “吃我一矛!”

    阿喀琉斯不停的发出怒吼,挥舞着长矛正面迎敌,虽然每一矛下去都会刺杀一名骑士,但一个人终究挡不住潮水般的铁骑,只能跟随着大军被逼迫的步步撤退。

    “好厉害的骑兵战术,只可惜我们的枪阵正在落日谷等待项羽,否则足以克制对方的连环马!”阿喀琉斯在心中嘀咕一声,突然策马向侧面疾驰而去。

    阿喀琉斯很快就冲到了连环马的侧面,嘶吼着刺出长矛,从侧面刺向列队冲锋的大夏骑兵。

    处在边缘的大夏骑兵慌忙挥舞盾牌抵挡,但不过是螳臂当车罢了,被轻而易举的击飞。锋利的长矛犹如毒蛇一般刺进队列之中,一枪就搠透了三个,呐喊一声从马上挑落,旋即被潮水般的铁蹄踏为齑粉。

    阿喀琉斯见此法奏效,便勒马不动,等待第二列连环马从眼前驰过,犹如守株待兔的猎人一般挥舞长矛刺了出去。虽然大夏士兵早有准备,纷纷挥舞盾牌格挡阿喀琉斯的长矛,但依旧是无坚不摧,一矛下去至少会刺穿两名骑兵,奋力一挑,便轰然落地。

    连环马冲刺的速度极快,而守株待兔的阿喀琉斯出手更快,尽管反应过来的大夏骑兵纷纷把手里的斧头向阿喀琉斯掷出,但俱都被他单手举起盾牌挡飞,另外一只手刺出的长矛丝毫不受影响,一矛刺出,登时又有三名大夏骑兵被挑落马下。

    连环马正面冲刺的威力强大,但弱点就是侧翼,因为被铁索绑在了一块,即便侧面受到了攻击,也无法调转马头或者停下来迎战,只能继续跟着大部队向前冲锋。阿喀琉斯敏锐的捕捉到了连环马的这个弱点,不过片刻功夫,就连刺数十列骑兵,至少挑落了六七十名大夏骑兵。

    慕容恪在远处看的惊心动魄:“嘶……想不到西方除了项王之外,竟然还有如此厉害的勇士!”

    在慕容恪的记忆中,仅仅单枪匹马就能对连环马造成巨大杀伤力的只有两人,一个是冉闵,一个是李元霸。

    当初冉闵遇上连环马是一场遭遇战,无路可退的情况下只能殊死相搏,虽然解决了两百多名骑兵,但自己也失足坠马,被追袭的鲜卑骑兵刺伤。如果不是罗成及时率领白马义从及时赶到救了冉闵一命,可能慕容恪也就不会残废。

    第二个仅靠一人之力重创连环马的就是大唐西府赵王李元霸,凭借着鬼泣神惊的力量,用带着锁链的擂鼓瓮金锤拖的连环马踉踉跄跄,阵型大乱,一锤扫出去至少会击落三四名骑士下马。仅凭一人之力就屠戮了千余名骑士,让鲜卑连环马遭受重创,让慕容恪胆战心惊,方知世上竟有如此逆天之人。

    而现在鹤立鸡群的阿喀琉斯虽然没有李元霸那样霸道的杀伤力,但手中超过两丈的长矛神出鬼没,走位飘忽,轻而易举就抓到了连环马的弱点。仅凭一杆长矛就刺杀了六七十名大夏骑兵,而自己却毫发无损,而且如果后面的骑兵继续冲锋,势必还会被阿喀琉斯无情的屠杀。

    “调头,把敌将围困在中央!”

    尽管连环马行动不便,但慕容恪也绝不允许自己的队伍只有挨打的份,挥舞令旗向连环马传达出调头的指示,勒令最前面的队列调转阵脚,力争把阿喀琉斯困在中央。

    阿喀琉斯一眼就洞穿了慕容恪的企图,不等连环马转过阵脚来,就策马朝慕容恪所在的方位冲杀了上去。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只要能够将指挥官刺于马下,这支连环马便会像无头苍蝇一般乱冲乱撞,还不是任凭屠戮。

    千军万马之中,阿喀琉斯好似虎入羊群,势不可挡,犹如离弦之箭般杀向慕容恪。只把慕容恪吓得胆战心惊,顾不得身边的将士,策马扬鞭落荒而逃。

    阿喀琉斯正要穷追不舍,忽然身后响起了收兵的号角,有传令兵飞马来报“将军,将军,国王正在日落谷西方的旷野上与项羽大战,遭到了猛烈的进攻,国让让你火速驰援!”

    “哼……算你命大!”

    阿喀琉斯望着慕容恪狼狈逃窜的背影冷哼一声,拨转马头回归本阵,亲自殿后率领着两万多巴比伦军向南撤退。连环马绕了个大圈,调头回来的时候巴比伦军早就去的远了。急忙再次调头随后追赶,被敌军用荆棘、鹿角阻挡,不得通行,只能由步卒清扫障碍,再随后追赶上去。

    “项羽在此,亚历山大下马受死!”

    项羽提兵过了日落谷,亲自率领两万骑兵当先冲锋。眼看距离对面列阵的巴比伦军还剩下两三里路程,便命杨延辉打着自己的旗号吸引敌军的注意,自己却单骑绕到了巴比伦军队的侧翼,看准了国王旗帜所在,单戟匹马的冲杀了上去。

    亚历山大麾下最精锐的长枪兵在旷野中列开方阵,等候从山谷对面掩杀过来的大夏军队,却不料项羽竟然单骑前来偷袭。顿时一震慌乱,朝项羽乱箭齐发,俱都被项羽挥戟拨落在地,防御的泼水难进。

    “叮咚……项羽‘骑神’属性爆发,统率+5,当前统率上升至105。武力+5,基础武力111,坐骑+1,武器+1,当前武力上升至118!”

    “叮咚……项羽叱咤属性爆发,降低正面全体敌军将士2点武力!”

    项羽吼声如雷,胯下乌骓马犹如风驰电掣,所到之处波开浪裂,朝山坡上的国王旗帜冲杀了上去,决心要阵斩亚历山大,一劳永逸。(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