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八卷 一千二百二十三 西方最强战神来袭

    日落谷,位于大夏国都木鹿城西南方向六百里,是从巴比伦前往贵霜的必经之路。

    远远看去,山脉连绵,高低起伏,层峦叠嶂,云雾缭绕,端的是伏兵的绝佳场所。项羽麾下的大将郭侃与薛万彻就率领了三万人马在此处守株待兔,静候巴比伦的军队从脚底下穿过。

    自从接到项羽的命令之后,郭侃就与薛万彻率领三万将士走出了撒冷城,钻进了日落谷的崇山峻岭之中,只留下先轸率领两万将士拱卫撒冷城,这也是大夏国西部边陲的门户重镇,倘若丢失,巴比伦的军队便可以畅通无阻的朝大夏国腹部推进。

    山谷中不时响起“哒哒”的马蹄声,来来往往的斥候不断的把消息禀报给大将郭侃。

    “报告将军,巴比伦的军队正向日落谷进军,距离此地大约还有一百五十里路程!”

    郭侃手抚佩剑,面色如霜:“再探,同时联络项王,报告敌军方位!”

    半天的功夫之后,斥候再次带来了重要情报:“报告将军,项王已经率领十万大军过了蓝月城,距离太阳谷尚有八十里路程。”

    郭侃与薛万彻对望了一眼,对项羽的进军速度表示满意:“大王的用兵真是神速,这样一来,定然能够赶在敌军穿过太阳谷之前抵达战场。”

    “项王有令,命两位将军放过敌军前锋部队,伏击其尾部,项王会在太阳谷的东方列阵阻击。届时将军断敌军后路,项王在前方堵截,首尾夹攻,必能重创亚历山大!”

    郭侃点头:“请回报项王,就说我与薛将军一定会依计行事!”

    时间悄然流逝,次日清晨,急促的马蹄声踏破了山谷的宁静:“报……启禀将军,敌军继续朝太阳谷进军,尚有五十里路程,预计晌午过后便会进入太阳谷!”

    郭侃狠狠的揪下一根胡须:“传我命令,全军进入战斗状态,任何人不得擅自喧哗移动,违令者斩!”

    随着郭侃一声令下,本来还不时响起欢声笑语的山谷顿时变得死一般静谧,唯有山风吹得草木簌簌作响的声音,以及鸟雀从天空掠过的鸣叫之声。

    晌午过后,埋伏的大夏军并没有等来浩浩荡荡的巴比伦军队,脚下的道路依旧空空如也,不见影踪,偶尔有麋鹿与成群结队的鬣狗穿过。

    随着时间的推移,薛万彻的耐心正被逐渐的消耗殆尽,飞起一脚踢落一块碎石:“他娘的,是不是斥候谎报军情?待会儿那几个龟儿子回来,看老子不扒了他们的皮,抽了他们的筋!”

    “军情岂能儿戏?”与薛万彻焦躁的表情相比,郭侃的脸色看上去很沉重,“莫不是亚历山大猜透了我军的意图,改变了策略?”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再次响起,三名斥候狼狈不堪的策马而来,惊慌失措的扯着嗓子大喊:“报……报告两位将军,敌军走到尚剩四十里的时候忽然兵分两路,一路原地按兵不动,列开方阵,另外一路掉头杀奔撒冷城去了。”

    “坏了,亚历山大果然猜透了我军的意图!”郭侃一拍大腿跳了起来。

    “这该如何是好?”薛万彻很饿咬牙切齿,“这亚历山大真是狡猾,不是约定三年之内互不侵犯么?竟然主动进攻撒冷城,当真是背信弃义!”

    郭侃笑笑,心说我们不是也在算计敌人么,“呵呵……兵不厌诈,两国争霸,还讲究什么信义?获胜才是王道,薛将军你速速率领一半兵马下山,驰援撒冷城。我马上派人通知项王,趁着敌军分兵之际,穿过太阳谷,击败正面列阵的巴比伦军队!”

    “好嘞!”

    比起动脑子,薛万彻更愿意拼力气,答应一声,率领一万五千人马出了太阳谷,朝撒冷城驰援先轸去了。

    猎猎冷风中,项羽一身金黄色的甲胄,胯下踢云乌骓,手持破城升龙戟,正在等候巴比伦军队的到来。

    但最终等到的是郭侃派来的使者:“禀报大王,亚历山大的军队在距离太阳谷四十里左右的时候忽然停止了前进的脚步,并且兵分两路,派遣了一支队伍向西北进军,攻打撒冷城去了。”

    项羽并没有惊慌,朝身边的庞统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还是庞士元想的周到啊,也幸亏我们提前做了准备,否则还真要被亚历山大打个措手不及了!”

    庞统笑笑:“大王谬赞了,整个安息帝国境内割据的诸侯不下十支,但能够分庭抗礼,形成规模的也只有亚历山大与项王。由此可见,这亚历山大绝不是无能之辈,想来绝不会轻易中计,故此庞统才建议大王另外分一支兵马在去撒冷城的路上埋伏,如此方能确保万无一失。”

    “哼哼……”项羽冷笑一声,“亚历山大和我分庭抗礼?那只是因为之前彼此没有接壤,现在随着各路诸侯被兼并,冲突在所难免,这一次我誓要打的亚历山大心惊胆战,俯首称臣,让他明白谁才是安息大陆最强的诸侯!”

    话音未落,项羽手中长戟一招,就要下令大军穿过落日谷,朝对面的巴比伦军队进攻:“全军准备随我冲锋!”

    “大王且慢!”庞统催马向前,挡住了项羽冲锋的道路。

    项羽皱眉:“庞士元还有什么话说?”

    庞统在马上拱手道:“大王,既然巴比伦的军队在太阳谷对面列阵,必然有所依仗,我军贸然冲过去难言必胜。不如在此以逸待劳,等候亚历山大的军队杀过来,胜算更大一些。”

    “若敌军不敢过来呢?”项羽持戟追问,眼神中透露着不屑的神色。

    庞统继续力谏:“从巴比伦边境到太阳谷至少三百里路程,敌军已经深入我大夏境内,肯定要主动寻求决战的机会,我军以逸待劳必有斩获。若亚历山大见我军不敢过山谷只有两个选择,要么退兵,要么向北进攻撒冷城,绝对不会一直对峙下去。若敌军撤退,我军便尾随追袭,若敌军向北进攻撒冷,我军便穿过山谷从后面尾随,与固守撒冷的先轸以及埋伏的慕容恪、季布等人前后夹攻,必能大获全胜!”

    听完庞统的建议,项羽忽然仰天大笑一声“哈哈……庞士元啊,我欣赏你的计谋,但今天本王想告诉你一个道理,打仗靠谋略固然是上上之选。但有时候也应该以武力解决,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白费心机!”

    话音落下,项羽长戟一招,当先冲锋:“敌军就在数十里之外,我项羽却不敢出战,若消息传出去,岂不让天下人贻笑大方?庞士元你尽管看好了,看我如何重创敌军,管他什么阴谋诡计,都要杀他个片甲不留!”

    浑身乌黑油亮的踢云乌骓嘶鸣一声,撒开四蹄,驮着项羽像利箭一般射出,背后卷起一溜烟尘。七万大夏军队呐喊一声,挥舞着刀枪跟随着项羽的马蹄,向山谷对面掩杀了过去。

    就在项羽率领主力大军穿过山谷与巴比伦军队决战之时,薛万彻正率领了一万五千人马撤下了日落谷朝撒冷城撤退,准备驰援固守城池的先轸。

    走了三十多里路程,忽然一声呐喊,斜刺里杀出一支伏兵,挺着长矛朝大夏军队掩杀了过来:“愚蠢的大夏军队,中了我们国王的计策,还不快快缴械投降!”

    薛万彻怒不可遏,纵马舞刀向前冲锋:“将士们不要慌张,敌军深入境内,我军处处占据上风,更何况项王的大军就在不远处,纵有埋伏,亦不足畏惧!”

    转眼之间,两股军队就厮杀在了一起,各自举着长矛圆盾,展开了肉搏。比起东方的汉军来,西方的军队更喜欢使用长矛作战,每支队伍中都配备了长矛兵与盾牌兵,长矛兵负责进攻,盾牌兵负责防御。

    震天动地的呐喊声中,两支军队杀的血肉横飞,每一瞬间都会有人被长矛刺中胸口,惨叫着卧倒在血泊之中,随即被潮水般的铁蹄踩踏的血肉模糊。

    薛万彻手提大刀,在千军万马中左冲右突,杀起巴比伦士兵来如同砍瓜切菜,寻常士兵一刀下去,便人头落地。纵然遇上武将,也不过三两合之敌,一番冲杀下来,至少阵斩了将近两百名巴比伦将士,浑身战袍甲胄早就被鲜血染红。

    “我是巴比伦战神阿喀琉斯,吃我一矛!”

    随着一声叱咤,一匹纯白色的阿拉伯战马驮着身高近丈,身穿西方铠甲的阿喀琉斯冲杀了过来,手持两丈一的破天矛,马鞍上悬挂着雕镂了人头马身的盾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薛万彻冲杀过来。

    “叮咚……系统检测到阿喀琉斯第一属性爆发:神战——当面对基础武力高于自己的对手时,起手武力+3,每支撑十个回合武力+1,最高可增加6点。当面对基础武力低于自己的对手时,起手降低对方2点武力,且每鏖战十回合减弱对手1点武力,最低可降低4点!”(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