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八卷 一千一百一十五 何中堂大战魏喷子

    在座众人都是历朝历代的精英,就像刘伯温、荀彧、狄仁杰、徐光启等人,随便拎出一个来都是宰相之才,皇帝突然回京的用意何在,基本上各个心知肚明。

    皇帝在巴蜀打了大半年的仗,进入十月之后就在成都度假,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就在甄宓生下一对儿子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回到了金陵,这里面的用意只怕已经不言自明了。

    再加上皇帝在庐江休息了一夜,萧鹤连夜上了一封奏折,八百里加急送到了乾阳宫七位顾命大臣手中,说是双星曜空,光华璀璨,乃是大吉之兆,天佑大汉。而甄嫔生下一对龙子,正合了天象,应当顺天应命,厚封甄昭媛。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刘辩在庐江城住了一夜的消息自然瞒不住。天子就在眼前,萧鹤却舍近求远的给金陵朝廷的顾命大臣上书,这里面的原因不言而喻,分明是天子借萧鹤的嘴向满朝文武转达自己的意思,打算把甄宓推上皇后之位。

    刘辩的意图已经路人皆知,深谙为官之道的何珅自然第一个站出来当拥皇派,唯恐被别人抢了先机,不等明日早朝便跳出来请求册立甄宓为后。

    刘辩端起酒樽抿了一口,轻描淡写的说道:“那夜朕恰好在庐江歇脚,也目睹了这双星曜空的天象,萧鹤也曾经对朕提起过册立甄嫔为后,顺应天命之事。朕觉得此乃国家大事,故此让萧鹤先上一封奏折给诸位爱卿,让你们先议论一番。不知诸位爱卿可曾看到这双星曜空的天象?”

    刘辩也知道所谓的天象只是一个借口而已,那夜的两颗星辰的确格外明亮了一些,但扯到天象吉兆,刘辩却是不肯相信的。作为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刘辩早就听惯了日全食、月全食等自然现象,所谓的天象吉兆只是心理作用罢了。

    不过,这天象吉兆是真是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刘辩就想找一个把甄宓推上皇后之位的借口,而这双星曜空的天象实在是再合适不过,所以刘辩就装出一副信以为真的样子。

    听了皇帝的询问,满朝文武一起拱手作答:“回陛下的话,臣等在江东亦是看到了这天象,实乃天佑大汉,大吉之兆。”

    刘辩颔首:“自从唐后辞世,皇后之位空悬已两年有余,如今年关已至,天现吉兆,甄嫔又为朕诞生下一对龙子,那就商议下立后之事吧!”

    在刘伯温、荀彧的带领下,众文武齐声道:“皇后乃是一国之母,为天下妇人表率,的确是时候册立皇后了。”

    刘辩将金樽中的美酒一饮而尽,用霸气四射的目光扫了在座四十多名文武官员一圈,朗声道:“三年之前,朕与诸位爱卿约定,打算册立武德妃为后,只因为唐后新殁,朕不忍心立后太急,以免惹得唐后在九泉之下嗟怨。之后朕御驾亲征交州,耽误了一年多的时间,归来后陆司徒不幸病逝,武妃要为祖父守丧,便把这事耽误了下来,现在终于可以重新提上议程了……”

    众文武一起跟着感慨:“陛下所言极是,若不是陆司徒突然辞世,只怕武娘娘早就母仪天下了。”

    “如果不是天现异象,朕一定会遵守诺言,册立武爱妃为后。”刘辩端起侍女刚刚斟满的酒杯,露出一脸为难之色,“可是甄嫔诞下双子,天现吉象,朕就怕不顺天应命,会导致大汉国祚衰弱,故此心中有些为难啊!到底是该遵守诺言册立武氏为后呢,还是顺天应命册立甄嫔为后?”

    刘辩心中有数,自己面临的最大一道坎不是何太后,也不是后宫里的这些嫔妃,在他们面前自己拥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绝对统治力,最大的一道坎其实是满朝文武。

    三年之前的君臣之约犹如给刘辩套上了紧箍咒,刘辩可以把这件事束之高阁,甚至可以让皇后之位一直空缺下去。但只要重新商议立后,这个约定肯定就是绕不过的一道坎。

    都说君无戏言,更何况是在朝堂上当着满朝文武许下的承诺,刘辩自然不能矢口不提。正因为如此才让刘辩煞费苦心,想尽一切办法帮助甄宓上位。

    “陛下,所谓的双星曜空,天现吉象,乃是牵强附会,蛊惑圣上,请陛下严惩何珅、萧鹤!”刘辩话音刚落,就有一名大臣从筵席上站了起来,毫不留情的予以反驳。

    刘辩面色微变,侧目视之,说话之人正是御史大夫魏徵。其职责为监察百官,弹劾地方,检举不法官吏,职务大体和刘辩穿越之前的检察院院长相似。刘辩让魏徵来掌管御史台,算的上量才适用,人尽其职。

    “果然不出朕所料,这魏喷子果真第一个开喷了!”刘辩转动着手里的酒樽,在心中暗自沉吟一声,不由得有些头疼。

    何珅勃然大怒:“魏徵,你什么意思?前夜天现吉兆,双星曜空,很多人亲眼目睹,你竟敢诋毁大汉的吉兆?我看你才是别有用心,血口喷人,污蔑大臣,罪不容赦!”

    刘辩呷了一口酒,蹙眉问道:“魏徵,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那夜朕也曾经看到两颗星辰光华璀璨,其大如斗,难不成你的意思是说朕信口开河,抑或是指朕眼睛有问题?”

    魏徵大步出列,跪倒在地:“陛下,臣不敢!但臣想说的是,君无戏言,陛下既然当着满朝文武的面约定了册立武德妃为后,就应该按照约定册封武娘娘为后,而不是听信何珅、萧鹤之言,朝三暮四,失信于天下人!”

    既然魏徵都磕上头了,何珅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也急忙走出筵席跪倒在地:“陛下,这魏徵真是胆大妄为,平日里就仗着自己御史大夫的身份抨击同僚。今日陛下刚刚回宫,这魏徵就跳出来指责陛下朝三暮四,失信于天下人,否认大汉的吉象,分明是心怀叵测,请陛下从重治罪,以儆效尤!”

    “何珅,什么天降异象,大汉吉兆,全是一派胡言。只是自然现象而已,那夜魏某也曾经出门眺望,只不过两颗星辰离大地更近一些,光芒更璀璨一些,何来吉象之说?你分明是受了好处,意欲推甄嫔上位,让陛下失信于天下人,你才是一个奸臣!”魏徵毫不示弱,指着何珅的鼻子大骂。

    何珅寸土不让,瞪着双眼反驳:“魏徵,你仗着自己御史大夫的身份,睚眦必报,整日里找同僚的麻烦,今天不喷这个明天就查那个,你分明是公报私仇,搅扰的朝廷不安!”

    “何大人说的极是!”魏徵一副蔑视的态度,“食君之禄当报君恩,我魏徵做一天御史大夫,职责所在,就要弹劾不法之徒。这两年来何大人的账目是否清楚,魏某正在调查,只怕何大人难逃贪污之嫌!”

    “你……”何珅挽起拳头几乎要和魏徵拼命,“你、你、你……你血口喷人,我、我……贪污朝廷的一两银子了么?没有证据,你这就是诋毁污蔑!”

    刘辩没想到魏徵的火力竟然这么猛,简直就是全力开喷,幸亏何珅出来替自己挡了枪,否则这魏徵极有可能会把矛头对准自己,不由得又是郁闷又是恼怒。

    “哗啦”一声,刘辩将面前桌案上的酒杯全部推到了地下,拍案怒斥道:“国家筵席,岂是菜市场?像贩夫走卒一样吵吵嚷嚷,成何体统?魏徵口出狂言,实乃大不敬,革去御史大夫一职,回家闭门思过。何珅是否贪墨之事,朕会重新委任官员调查,你们两个给朕滚出紫微殿!”

    “陛下就算要把魏徵杀头,微臣也要力谏,还望陛下不要轻信小人谣言,遵守承诺,册立武德妃为后,勿要失信于天下人!”纵然被几个太监拖了出去,魏徵也是大声嚷嚷。

    何珅虽然也遭到了斥责,甚至面临着调查的危险,但成功的把魏徵从御史大夫的位置上扳了下来,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当下识趣的起身,自己退出了大殿,明儿个老子依旧是九部尚书之一,你魏徵却不再是御史大夫了!

    刘辩余怒未消,喘着粗气怒视满堂文武:“朕意已决,打算在武妃与甄嫔之间择其一为后,你们有什么意见统统道上来吧?”

    看到天子盛怒,在座的其他人自然不敢再自讨苦吃,纷纷躲避天子的目光,俱都吱吱呜呜的道:“德妃端庄聪慧,干练精明,天下称赞,陛下按照约定册立德妃为皇后再好不过。甄嫔性情和善,贤淑端庄,又为陛下诞生一对龙子,对应天象,陛下就算要立甄嫔为后,也可以商榷。”

    刘辩微微颔首,高声道:“好……这话是你们说的,朕也不是个霸道的昏君,朕尊重你们的意见!这几日内,朕会让你们投票选举皇后,在武妃与甄嫔之间二选一,三品以上的大员每人一票,后宫嫔妃每人一票,朕与太后一人五票。得票多者册立为皇后,这样你们无话可说了吧?”

    “呃……”

    满座文武不由得一愣,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立后方式,真要是这样的话,武德妃输了也怪不得别人啊,当即一起作揖领命:“臣等谨遵陛下圣谕!”(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