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八卷 一千一百一十 欲进帝牢,必先自宫!

    银蟒玄卢枪,枪长一丈六,以上等玄铁掺杂亮银锻造而成,在阳光与皑皑白雪照耀之下夺目生辉,绽放出让人不寒而栗的光芒。

    “看枪!”

    长枪到手,刘裕也不客气,暴喝一声,一个马步冲上前去,长枪一抖,犹如白蛇吐信般刺向刘辩咽喉,又快又急,狠辣无比。

    刘辩早就蓄势待发,看到刘裕一枪刺来,手中龙魂百变枪一抖,挑起八朵金光闪闪的枪花,晃得刘裕有些眼花缭乱,心中暗叫不妙。刘辩在挥枪遮挡刘裕长枪的同时,还抓住间隙反攻了数枪。

    刘辩手下用枪的猛将不在少数,其中尤以赵云、姜松、杨再兴三人的枪法登峰造极,其他的岳飞、霍去病、姜维、张宪、文鸯也都是用枪的猛将。

    刘辩没有与姜松、岳飞切磋过,那时候自己武艺太低,也不好意思献丑。但却和赵云、杨再兴、姜维、文鸯等人交流过枪法,这其中尤以赵云的枪术变化多端,手中长枪韧劲十足,一枪可以抖出九朵枪花,几乎到了用枪的极限。

    杨再兴用枪更侧重力量,手中长枪以刚硬为主,但一枪刺出也能抖出八朵枪花,将力量与速度完美的结合了起来。文鸯一枪可以抖出七朵枪花,姜维也能做到一枪六花,而刘辩现在一枪八花,从侧面也反映出了刘辩的枪术已经超过了文鸯、姜维,达到了当世超一流的境界。

    “叮咚……刘辩单骑技能发动,但单独一人对敌时,武力+5,基础武力99,百变龙魂枪+1,当前武力上升至105!”

    空旷的院子里,两个用枪高手闪转腾挪,枪来枪往,叱咤嘶吼声此起彼伏。一把银枪一把金枪,在阳光与皑皑白雪的交相映照之下,晃出让人眼花缭乱的光芒。

    宇文成都与文鸯各自手按佩剑,凝神静气的屏住呼吸,如临大敌一般,只要刘辩稍微有点落下风,便一起扑上前去制服刘裕。

    厮杀了三十回合左右,刘辩慢慢占据了上风,逐渐逼的刘裕枪法散乱,渐渐只有招架之功再无还手之力。

    “想不到这小儿武艺竟然如此了得,倒是我小瞧他了!”刘裕一边后退一边招架遮挡,心中暗自沉吟。

    没想到刘辩的武艺竟然如此了得,虽然早就听说过刘辩经常上阵厮杀,取敌将首级如拾草芥,但总是觉得传言不可信。甚至刘裕手下的大将孟贲也死在了刘辩的枪下,但刘裕觉得那是偷袭得手,并不能说明刘辩的实力。此刻亲自交手,才知道刘辩并非欺世盗名,实在是有真本事傍身。

    又拆了七八招,刘辩更是稳操胜券,好几次有机会击落刘裕手中的武器,或者用枪尖顶住他的要害部位,逼迫刘裕认输。

    但刘辩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羞辱刘裕的机会。刘辩甚至为此放缓了进攻的速度,免得刘裕主动弃枪认输。

    “吼嗬!”

    看到刘辩进攻放缓,刘裕误以为刘辩黔驴技穷,招式已经用完,不由得精神一振。抖擞精神,跨前一步,奋力反击。

    “机会来了!”

    看到刘裕一步跨出,双腿叉开,刘辩心中暗自沉吟一声,单手在长枪机关上一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龙魂枪一分为二,左手青冥重剑格挡刘裕的长枪,右手凝霜奔着刘裕的裤裆里削了过去。

    “啊?”

    刘裕猝不及防,没想到刘辩竟然用出了这样的怪招,手中长枪竟然无缘无故的一分为二,登时骇然变色。

    只听“哧啦”一声,刘辩在用重剑荡开刘裕玄卢枪的同时,右手的凝霜剑已经刺进了刘辩的裤裆中,将**部位完整的阉割下来,顺着裤裆滑落在地,斑驳的鲜血溅洒了一地。

    “痛死我也!”

    突然的变故与剧痛让刘裕登时丢弃了长枪,双手抱住裆部,痛苦的弯腰惨叫。

    “呼……真是完美!”

    刘辩一击得手,心情大好,身体飘然后退收了双剑。

    自己之所以纡尊降贵与刘裕单挑厮杀,就是为了堂堂正正的阉了这个男人,这个染指过李师师的家伙就让他下半辈子做个太监好了!

    “刘辩……”

    剧痛让刘裕跪在了地上,双手痛苦的捂着裤裆,额头上冒汗,嘶吼道:“刘辩……大丈夫死则死矣,你为何这样羞辱我?”

    刘辩露出轻蔑的笑容:“你这叫自取其辱!你今天找上门来生事,哪里是为了诚心归降,分明是向朕示威,向朕表示你曾经染指过李师师?所以朕就阉了你!”

    听了刘辩的训斥,在场众人无不在心中暗自喝彩,就差拍手叫好了。这家伙趾高气昂的跑来生事,嘴上说要归降,态度却无比嚣张,对这种人就要让他作茧自缚,自作自受。

    “来人,把刘裕这个逆贼拉下去,派人送回金陵关押进地牢与李渊、赵光义作伴!”

    刘辩挥挥手,示意御林军把刘寄奴带走,对自己来说这家伙已经没有任何价值。而且这种做过皇帝的人,野心极大,就算暂时臣服了,将来也会兴风作浪,赵匡胤就是前车之鉴。

    在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中,紧紧捂着裆部的刘裕被御林军上了枷锁、镣铐,被无情的拖了下去,投进了地牢之中。所过之处,只留下了长长的一串斑驳血渍。

    一场风波就此落下帷幕,刘辩忽然又从刘裕联想到了呼延庆,遂询问陈平:“那呼延庆现在状态如何?”

    陈平拱手答道:“回陛下的话,呼延庆被俘之后一直囚禁在大牢之中不肯投降,每日粗茶淡饭,但求速死。”

    刘辩有些意外:“这厮倒是有些骨气啊!若不是为了诱降其父呼延赞,倒是应该成全他的忠义。也罢,你们再继续软磨硬泡,看看能否劝的他动心,给呼延赞修书一封,让呼延赞起事,对赵匡胤反戈一击!”

    今天风和日丽,天色湛蓝,刘辩决定去军营里视察一番。

    在陈平、宇文成都、文鸯等人的陪同下,刘辩锦裘快马,径直来到军营。

    张飞已经痊愈,这些日子一直在军中坐镇,得知天子到来,立刻率领众将校来到辕门迎接圣驾。

    众武将之中,一个身高八尺五寸,年约三十左右,浓眉大眼,阔面重颐的陌生武将一下子就引起了刘辩的注意,猜测此人十有**就是昨夜召唤出来的严成方。

    和张飞寒暄完毕之后,刘辩就把注意力放在了此人身上:“这位将军魁梧雄壮,不知姓什名谁?朕倒是有些眼生的紧!”

    严成方急忙抱拳施礼:“回陛下的话,小将严成方,家父乃是蜀将严颜,在广汉之战中死在常茂的刀下。常茂既死,还望陛下早日出兵剿灭赵匡胤、常遇春二贼,小将愿手刃常遇春,以报父仇!”

    刘辩背负双手,微微颔首:“那赵匡胤已经率部走出了阴平,因为徐晃的堵截,已经放弃了前往汉中的道路,率领五万人马向西北的羌道逃窜。目前徐晃正与孙武前后堵截,距离二贼授首之日已经为时不远。再过半月的时间,天气就会日渐转暖,朕将会率大军北上进攻汉中,到时候你再去徐晃军中助战,斩杀常遇春这叛贼不迟!”

    严成方闻言长揖到地:“多谢陛下成全,小臣一定戮力死战,为国尽忠!”

    在这个寒冷的冬季,徐晃已经与法正、傅友德、张宪等人相继攻克了梓潼、剑门关等重镇,斩杀了张卫、杨昂,泠苞自知守不住剑阁,遂弃关而走,逃到汉中投奔朱棣去了。

    徐晃本来直逼汉中,与关羽合围朱棣,但孙武修书一封,希望徐晃能够向西进军,直逼白水驻扎,与自己前后堵截赵匡胤,将其消灭在巴蜀的山脉之中。徐晃看完书信之后,立即改变策略,率部向西进军。

    虽然三九严寒,积水成冰,但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赵匡胤只能率领五万残兵冒着霜雪逃窜。被冻伤冻残的至少有五六千人,因为积雪路滑,失足跌死的至少三千余人,一路逃亡下来,赵匡胤的麾下非战斗减员就将近万人。

    在付出了万余人的性命之后,赵匡胤、常遇春总算率部逃出了巴蜀的连绵群山,但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斥候飞报徐晃率部在东北方向八十里的白水堵截。赵匡胤无奈之下只能改变路线,挥师向西北逃窜,准备由羌道、临洮绕道返回老巢天水。

    孙武与徐晃自然不肯轻易地放虎归山,各自率领了三四万人马分头追袭,誓要把穷途末路的赵匡胤消灭在雍州与益州交界之处,绝不能放赵匡胤逃回老巢死灰复燃。

    从军营视察完毕,刘辩刚刚返回行宫,就有锦衣卫前来送上书信:“启奏陛下,有来自金陵的飞鸽传书!”

    刘辩立即拆开观看,看完之后不由得仰天大笑:“哈哈……此乃吉兆也,必是天佑大汉!”

    “不知喜从何来?陛下不妨道来,与臣等分享。”陈平跟在身后笑容满面的询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