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八卷 一千一百零六 朕要召唤十个

    夜色寂寥,寒风呼啸,成都周围白雪茫茫,千里冰封。

    自从入冬以来,刘辩一直住在由汉中王府改建而成的行宫之中,并在这里迎娶了赵云的妹子赵飞燕,享受了一个冬天的清福与艳福。并打算开春之后继续御驾亲征雍凉,力争在年底拿下长安与洛阳,达成开启“历史前三统帅卡”的条件。

    用过晚膳之后,身穿貂裘大氅的刘辩来到书房中批阅来自各地的奏折,虽然金陵的朝堂上有七位顾命大臣坐镇,但一些重要的事情必须向天子请示才能做出决断。

    幸好东汉的飞鸽传书技术已经日臻成熟,由李元芳培养出来的新品种信鸽,十二个时辰之内能够飞出两千里路程,从金陵飞到成都大约需要两天左右的时间,比骑马需要十几天的日程提高了五六倍的效率,极大的增强了刘辩与京城的联络,这也是刘辩敢在成都偷懒的重要原因。

    “陛下,时候已经不早,还不入睡么?”

    聘婷玉立的赵飞燕身穿雪白的貂绒大衣,婀娜多姿的走进了书房之中,先向红泥火炉里面添了几块墨碳,然后笑靥如花的请示天子。

    刘辩闻言放下手里的奏折,笑吟吟的看着赵飞燕:“既然时候已经不早,爱姬为何不早睡,却跑到书房里面来?”

    “时候已经不早,臣妾生怕陛下操劳过度,感染了风寒,所以过来瞧瞧。”赵飞燕笑吟吟的凑上前来,就想靠近刘辩的怀里。

    刘辩敏感的把奏折翻了过去,不让赵飞燕看到里面的内容。

    为了避免后宫干政,刘辩在金陵的时候制定了严格的规矩,不允许后宫嫔妃踏入前宫一步。自己设在后宫中的麟德殿也不许嫔妃随便进入,未经传召,任何人不得擅自出入,更别提出入自己的书房了。

    刘辩的后宫嫔妃之中,除了一代女皇武如意之外,卫梓夫、上官婉儿、甄宓、步练师等人在历史上都是当过皇后或者掌过大权的女人,其他的陈圆圆、貂蝉、赵飞燕等人也都是长袖善舞的心机婊,这让刘辩不能不打起精神,不敢有丝毫懈怠。

    作为拥有外挂的穿越者,刘辩绝对不允许自己一手建立的国家重蹈历史上的覆辙,绝对不给后宫干政,外戚专权一点滋润的土壤。

    不过在成都这个地方,刘辩身边只有赵飞燕一个人,这天子行宫是由刘备的汉中王府邸改建而来,前宫后宫划分的也不是特别严格,再加上新婚燕尔,所以刘辩也就对赵飞燕网开一面,允许她出入自己的书房。但却也多次旁敲侧击的告诫赵飞燕,不要碰自己桌案上的任何东西,免得引火烧身。

    看到刘辩把奏折掩盖了起来,赵飞燕知道这是在防备自己,心头不由得涌上一股失落感,看起来天子并没有把自己当成最信任的人。果然是伴君如伴虎,自己虽然每天晚上都睡在这个男人的身边,但心头却总是有一种无形的隔阂,挥之不去。

    听了赵飞燕的话,刘辩起身活动了下筋骨,走到火炉边添加了几块黑黝黝的石炭,房间里更加温暖如春。

    刘辩笑道:“王蟒真是不错啊,从去年率领一万多名工匠去青州南部的蕃县开采墨碳。一年的时间下来,竟然挖掘到了三百八十万石墨碳,真是了不起啊!”

    “这些都是陛下的功劳!”

    赵飞燕很淑女的跟在刘辩身后,做一个安静的听众,既然皇帝不喜欢自己多管闲事,那还是少说话为妙,免得言多有失。

    刘辩自然能够猜到赵飞燕心中的想法,伸手轻抚了一下赵飞燕婀娜的腰肢:“这些都是民生国计,不关政权军事,爱姬直说无妨,不必担心说错话。”

    赵飞燕闻言脸颊一红,不好意思的肃拜道:“臣妾遵旨!臣妾记得小时候根本没见过墨碳,就算是花高价也买不到。等我长大后,有一年阿爹在山上打猎,救了一个达官贵人,他赠送给了我们家一马车墨碳答谢,爹娘当成了宝贝舍不得烧,全家人稀罕的不得了。”

    “朕已经给这墨碳改了名字叫做煤炭!”刘辩很郑重的给赵飞燕纠正,“在王莽开采煤炭之前,去年全国的煤炭产量不过一百二十万石,这还包括了曹操治下工匠开采的产量。所以这煤炭注定物以稀为贵,只有达官贵人,豪绅富贾才用得起,寻常百姓根本买不到,也买不起!”

    赵飞燕闻言惊叹道:“哇……去年全国的煤炭总开采量才一百二十万石,这王蟒在蕃县一年下来就挖掘了三百八十万石?”

    “不错!”

    刘辩伸出手来在火炭上烤手取暖,豪情满怀的道:“因为蕃县煤矿的出现,现在许多普通百姓也可以购买煤炭采暖御寒了,这极大的改善了大汉子民的生计。待朕拿下并州之后,一定会把煤炭的年产量提高到三千万石,让家家户户不再遭受严寒的摧残。”

    “陛下心系民生,臣妾在这里替天下苍生拜谢陛下!”赵飞燕一脸钦佩,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向刘辩肃拜施礼。

    刘辩继续说道:“朕全力支持王莽开采煤炭,不仅仅是为了改善民生,还为了提高我大汉的军事实力。”

    “啊……煤炭还可以用来打仗啊?”赵飞燕一脸不可思议。

    刘辩露出得意的笑容:“煤炭不能用来打仗,但用煤炭炼铁,可以大幅提升我大汉兵器的硬度和韧性,使得我大汉的刀剑无坚不摧,让我大汉的甲胄犹如铜墙铁壁。等我大汉的军事装备全部升级之后,何愁不能横扫天下?”

    “呵呵……时候不早,爱姬会寝宫给朕暖被窝吧,待朕处理完了公务之后就回去宠幸你。”刘辩伸手在赵飞燕的****上拍了一下,坏笑着说道。

    赵飞燕低下臻首,霞飞双颊,撒娇道:“陛下……”

    等赵飞燕转身走到门口的时候,刘辩肃声叮嘱道:“赵姬,朕在这里叮嘱你一声。成都只有你一人,出入朕的书房没人会计较,但如果回到金陵之后万万不可如此随意,免得惹来流言蜚语,招惹祸端。”

    见刘辩说的不苟言笑,赵飞燕心中一凛,施礼告退:“臣妾谨遵陛下吩咐!”

    赵飞燕刚走,刘辩脑海中的系统突然响了起来:“叮咚……系统提示,宿主获得王翦临死之前的仇恨点10个,当前拥有的仇恨点上升至358个!”

    “叮咚……宿主获得嬴政仇恨点10个,当前拥有的仇恨点上升至368个!”

    “叮咚……宿主获得李斯仇恨点10个,当前拥有的仇恨点上升至378个!”

    “叮咚……宿主获得庞遮普……”

    系统就像卡机一样叮咚了至少一顿饭的时间,弄得刘辩差点神经衰弱了,最后提示道:“宿主累计从贵霜国获得仇恨点598个,当前拥有的仇恨点总数上升至956个!”

    刘辩手抚额头,被系统吵得有些晕头转向,却又兴奋异常:“这什么意思?莫非是吴起、苏烈打的贵霜快要亡国了,整个贵霜国上下集体对朕产生了仇恨?”

    在这波仇恨点之前,因为和曹魏的大战,刘辩已经从魏国获得了300多个仇恨点,几乎魏国有名有姓的人物都排着队来了一遍。刘辩还没来得及进行召唤,没想到贵霜又狂送一波仇恨点,简直爽的不要不要的!

    “叮咚……系统提示,宿主目前拥有1270个复活点,8枚复活碎片,145个愉悦点,956个仇恨点。一张尚未达成开启条件的‘历史最强统率top3’卡片,一张神兵卡,请下达指示!”

    刘辩拍案而起,用手抚摸着下巴暗自思忖:“贵霜上下都对朕产生了仇恨,看来嬴政已经快走向穷途末路了。有李斯辅佐,只怕嬴政会狗急跳墙向罗马或者安息求援,弄不好将会爆发一次世界性的大战……”

    顿了一顿,忽然仰天大笑:“不过……朕有外挂在手,就算与天下为敌,又有何惧?老子要吊打全世界,我大汉帝国要打十个,先给朕召唤十个人才开开胃,罗马、安息的官僚们,把你们的仇恨抛过来吧!”

    刘辩笑够了之后,重新坐定,摊开笔墨,闭目凝神。一下子召唤这么多,刘辩表示必须用笔记下来,否则光凭大脑还真记不住。

    “也许用不了多久,我大汉的军队就会与罗马或者安息开战,所以比起文官来,朕更加需要武将。那么就先把仇恨点给朕兑换出500个愉悦点,剩下的用来召唤文官。”

    系统马上执行计算程序:“叮咚……系统提示,在仇恨点与愉悦点之间进行兑换,如果总数不超过100点,则扣除10点作为税率。如果超出100点,则扣除百分之十作为税率,宿主选择兑换500个愉悦点,则需要消耗55个仇恨点!”

    “叮咚……兑换完毕,宿主消耗550个仇恨点兑换获得500个愉悦点,目前拥有的愉悦点总数为645个,仇恨点为406个。请宿主下达指示,是先召唤文官还是武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