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一千八十六 最强戟神之战

    “人贵自知之明!”

    这是薛仁贵留给越兮最后的忠告,话音未落,催马远去,震雷青龙戟锋刃上的血渍还在慢慢滴落。△↗,

    这也是越兮最后听到的一句哲言,因为他的喉咙已经被锋利的戟刃撕开,长达七寸的伤口切开了他的喉管,冷风嗖嗖的灌进腔子里,鲜血嘶嘶的喷溅出来。

    越兮痛苦的捂着喉咙,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身边的人都说自己武艺群,论戟法仅次于吕布、贾覆二人。虽然薛仁贵虐了吕布几次,可那是凭借箭术占了便宜,胜之不武,所以越兮认为吕布活着的时候才是世上最强的戟将,贾覆次之,薛仁贵只是个凭借冷箭取胜的卑鄙小人……

    但当在战场上狭路相逢,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的时候,越兮还没看清薛仁贵怎么出的手,就感到颈部一阵凉飕飕的寒意,然后整个人颓然无力的跌下战马,瞳孔在慢慢扩散,眼帘缓缓阖上,只有出的气再也没有进的气。

    “传……言……不……可……靠……啊!”越兮捂着喉咙,出最后的感悟,用生命换来的总结,不可谓不惨痛。

    薛仁贵一戟刺越兮于马下,继续催马狂奔,一路上挥舞起青龙戟,直杀的周围的曹兵波开浪裂,后退不迭,马前无一合之敌。

    “给我围杀薛仁贵!”

    被薛仁贵骚扰了一夜,斩将二十余员,夺旗无数,曹军将领再也不能坐视不理。曹文诏精心挑选了五千虎豹骑分作五支,每支千骑,一直在战场上游弋,寻找薛仁贵的踪迹围剿,当薛仁贵再次现身刺杀了越兮之后,曹文诏长枪一招,引领了一千虎豹骑席卷而来。

    曹军虎豹骑乃是由曹操亲手组建的重装精锐骑兵,由曹操的宗族曹纯、曹休统率,后来曹宁也曾经统率过虎豹骑,在曹宁战死之后曹文诏被任命为虎豹骑将领之一。

    虎豹骑刚刚组建的时候只有五千骑,全部精选来自大宛或者匈奴草原上的良马,每匹战马都配备了重甲包裹住全身,当双边马镫以及马蹄铁被刘辩带到这个世界后,这些也成了虎豹骑的标配。而在曹操大破铁木真,将匈奴人驱逐到西域之后,曹魏获得了大批质量上乘的战马,而虎豹骑也从一万的数量扩充到了三万,成为了曹魏所向披靡的王牌军团。

    虎豹骑所到之处,犹如冷兵器时代的坦克军团,往往都会形成碾压之势,即便对阵唐军、匈奴骑兵的时候也会拥有较大的优势。此次曹魏一路南下,虎豹骑就曾经屡次击破汉军,杨延昭、马岱,甚至就连薛仁贵也在虎豹骑手下吃过亏。

    马蹄声隆隆,一千虎豹骑全部穿着明晃晃的铠甲,胯下战马全身包裹着黑黝黝的皮甲,每名士卒手持一杆长戈,腰间挂着一柄手斧,背上悬挂强弓,排列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向薛仁贵推进。

    薛仁贵深知重甲骑的厉害,尤其是虎豹骑结阵而来,一旦被困住,寻常人绝对无力突围。甚至民家有评书人戏说,整个天下能够从重甲骑围困之下突围的人怕是只有唐国的李元霸能够做到,即便是大汉的李存孝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薛仁贵不知这传言是真是假,但薛仁贵却有自知之明,虽然有赤兔马和震雷青龙戟助阵,自己也难以从重甲骑的围困下突围,还是三十六计走为妙。像越兮、潘凤那样吹牛皮,最后连骨头渣只怕都不会剩下!

    “驾!”

    薛仁贵迅的调转马头,向东而去,手中震雷青龙戟挥舞开来,无人可挡。不时的有偏将、校尉试图阻拦,不过是螳臂当车,俱都被一戟刺于马上,连惨叫都来不及出。

    薛仁贵一路冲锋,路上又刺杀了前来替兄长晏明报仇的晏腾,一戟刺破腹部,五脏六腑流了一地,“咕咚”一声,跌落马下。

    薛仁贵继续策马向前,又遇上曹军偏将牛贤、钟绅、吕英、夏侯亭四将联袂前来围攻,四人一个持枪,一个持三尖刀,一个持马槊,一个持长矛,齐齐呐喊一声拦住了薛仁贵的去路:“呔……姓薛的,哪里走?”

    “呼”的一声,钟绅手中的大斧当头劈来,薛仁贵挥起青龙戟反手格挡,只听“砰”的一声,钟绅的大斧被崩开,脱手飞了出去,反而把夏侯亭劈下马来。就在钟绅愣神之际,薛仁贵反手拔出青釭剑,将钟绅的脑袋连带头盔劈成两半。

    牛贤吓得魂飞魄散,刺出去的长矛绵软无力,被薛仁贵虚晃一招放牛贤的长矛从胯下刺过,猛地用胳膊夹住,使出力气猛地一拨,就把这牛贤推下马去。青龙戟犹如毒蛇出洞,登时将牛贤的颈部刺了一个月牙形的窟窿。

    剩下的吕英心惊胆战,倒拖了三尖刀,夺路狂奔。

    薛仁贵也不追赶,免得被虎豹骑困住,一边催马向东一边在马上转过身来拈弓搭箭,拉得弓弦如圆月,奔着吕英就是一箭。正中后脖颈,一箭封喉,登时跌下马来。

    看到薛仁贵不费吹灰之力就轻取四员武将的性命,曹军无不胆寒。虽然功劳诱人,可力量达不到只能是螳臂当车,去追逐那镜中花水中月简直是愚不可及,还是保住性命要紧。因此薛仁贵所到之处,曹军纷纷闪避,很快的就把重甲虎豹骑远远甩开,渐行渐远。

    就在这时,斜刺里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薛仁贵还未扭头,仅凭自己戎马半生的经验,就知道能够出如此矫健蹄声的战马绝非寻常马匹,十有**来了厉害人物!

    “咴……”

    伴随着急促而骤烈的马蹄声,一声雄浑高亢的嘶鸣震彻山野,只见一片浑身雪白,身段修长,四肢粗壮有力,而头颅却有些怪异的战马驮着一个身高九尺左右,身穿银甲,外罩白袍,手持银月盘龙戟的大将从斜刺里冲杀了过来。

    “薛仁贵休要猖狂,可识得大魏龙虎双煞之一的贾覆?”贾复叱咤一声,纵马挺戟直取薛仁贵。

    薛仁贵然没有见过贾复,但也久闻其姓名,知道乃是曹操麾下的头号猛将,当下不敢大意,手中青龙戟一个仙人指路,向外架开贾复的长戟:“曹阿瞒乃是僭越逆贼,封的称号不算数!我乃大汉朝皇帝钦赐的四象大将之一,今日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叮咚……薛仁贵戟神属性爆,面对持戟类武将时基础武力+3,并可随机提升两次3-5点武力。基础武力1o2,赤兔马+1,震雷青龙戟+1,当前武力上升至1o7!”

    薛仁贵长戟抖擞,青锋闪烁,逼的贾复有些手忙脚乱,不由得咆哮一声,使出浑身解数迎战。

    “叮咚……贾复嗜血属性动,每被压制一回合,则武力+2,基础武力1o4,坐骑鳌头登山雪+1,武器银月盘龙戟+1,当前武力上升至1o8!”

    后面曹文诏率领着虎豹骑紧追不舍,薛仁贵不敢恋战,出手如风,将青龙戟挥舞的光芒万丈,咆哮怒吼着朝贾复猛砍猛劈,且战且走。

    “叮咚……薛仁贵戟神属性再次爆,武力随机增加4点,当前武力上升至111!”

    被薛仁贵凶狠的打法压制的有些吃亏,贾复同样暴跳如雷,攥紧了盘龙戟全力厮杀,见招拆招,遇式化势。

    “叮咚……贾复嗜血属性再次动,因为被薛仁贵连续压制两个回合,武力连续两次+2,当前武力上升至112!”

    两匹战马你追我逐,踩踏的烟尘滚滚,俱都是绝世良驹,谁也占不到便宜。两员虎将都是历史上用戟的决顶高手,全力以赴之下杀的难解难分。只是薛仁贵担心被虎豹骑围困,因此不敢恋战,一路上且战且走,故此让贾复略占了一丝上风。

    两人一路厮杀,拆了三五十回合,在贾复的纠缠下,薛仁贵无法全力驰骋,眼看着虎豹骑逐渐追了上来,不由得心头火气,怒吼一声:“挡我者死,今日便让你看看谁才是天下最强的戟神?”

    “叮咚……薛仁贵戟神属性再次爆,瞬间随机增加5点武力,当前武力值飙升至116!”

    遭到薛仁贵一阵抢攻,贾复被逼的手忙脚乱,险些被刺中大腿,不由得起狠来,哇呀呀的怒吼:“我倒要看看谁死?尽管放马过来便是,砍掉脑袋碗大个疤,有本事的别逃!”

    “叮咚……被薛仁贵连续压制几个回合,贾复嗜血属性爆多次,累计增加6点武力,并且提升至嗜血属性的12点上限,当前武力飙升至118!”

    看到贾复狂般和自己拼命,薛仁贵虚晃一戟,且战且走:“我呸……你有十几万人马助阵,我只是单人匹马,你若有种跟着我去无人的地方一决胜负,不死不休!”

    贾复放声大笑:“薛仁贵,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么?沙场争锋可不是小孩斗狠,合肥城马上就要被攻破,你与城内的守军一个也别想活下去,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