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六百一十 末世来临

    夜色苍茫,闷热更胜白昼。

    孙策一个人盘膝坐在床榻上,苦思下一步该何去何从?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孙策会选择放弃襄阳退守荆南,可惜不能,孙策只能面对越来越恶化的局势。

    按照孙策最初的设想,自己掌控着荆州六郡,麾下兵力将近二十万,人口四百万;再加上江夏还有苟延残喘的刘表互为犄角,至少可以支撑三年左右的时间,到时候西汉朝廷就能灭掉马腾,继而调转矛头与东汉决战,届时孙家就可以趁机在荆州站稳脚跟。

    可惜局势并没有按照孙策的设想发展,绝望的刘表用一杯毒酒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以蔡瑁、蒯越为首的荆襄士族开门投降,东汉军兵不血刃的拿下江夏。继而掉头协助岳飞攻打孙策,使得双方的兵力此消彼长,从而导致孙氏的局面急转之下。

    不过这时候孙策还有信心,自古以来守城易攻城难,非五倍难以攻克。虽然东汉朝廷集结了三十多万大军三路并进,可是自己手中也有将近二十万人马,双方的兵力差距不到两倍;若是策略得当,完全可以坚持一两年,到时候西汉一定会出兵向东汉发难。

    但让孙策感到失望的是,杨素与朱元璋两路齐进,在去年寒冬之前竟然没能灭掉西凉军;这肯定会让西汉将继续被拖在雍凉地区,不能及时出兵救孙家于水火之中。

    屋漏偏逢连阴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就在孙策忧心忡忡之际,诸葛亮于去年隆冬使用“孔明灯”天降奇兵,一举攻克武陵,阵斩守将孙静,擒获太守吕范,一举切断了荆南与荆北的联系。

    直到这个时候孙策才慌了神,方才明白若是没有诸侯及时增援,孙家的结局迟早会与刘表一样!

    不过,即便如此孙策还是没有弃守襄阳南逃的打算。因为孙策还有应对之策,只要有一线希望,孙策就不会放弃,“我退一尺。敌进一丈?又能退到哪里?”

    孙策的策略是联姻刘备,各自抱着不同的目的,两人一拍即合,虽然各怀鬼胎,但至少达成了表面的联合。但让孙策没想到的是百密终有一疏。自己最疼爱的妹妹被东汉军抓走了。

    孙策虽然心痛不已,却也没有办法,总不能为了一个妹妹而向刘辩投降吧?只能掩藏起失落的心情,继续坚持下去。

    孙策相信只要刘备肯出兵,里应外合就可以化解襄阳之围,再支撑个一年半载,等到西汉出兵之后,便可以扭转颓势,重新夺回武陵,打通荆南荆北的联系。

    说起来孙策联合刘备的策略并没有错。刘备为了避免唇亡齿寒的局面,也确实尽了全力,命张飞、关羽提兵十万两路进军。只可惜孙策不了解关羽,甚至刘备都没看透关羽,孙策非但没等来援兵,反而等来了江陵陷落的消息,这让襄阳彻底变成了孤城。

    直到马超兵临城下的时候,孙策才恍然醒悟,或许坚守襄阳是个错误的决定。刘备想救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西汉朝廷勾心斗角。而且因为剿灭马腾伤了元气,一时半刻的无力出兵,襄阳只能孤城无援。

    在这度日如年的时光里,对孙策来说最好的消息莫过于孙尚香回到了自己的身边。而且毫发无损,没有受到一点点伤害。这让孙策在欣喜的同时,倒是有些佩服刘辩,心中的仇恨淡化了不少。

    “说起来这刘辩倒也是个大丈夫,怪不得能够强势崛起,让东汉朝廷风生水起!”孙策在心里如此评价孙策。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孙策急忙收了思绪,凝神望去,来的正是军师朱升。

    “军师来的这么急,出了何事?”孙策猛地睁开双眼,沉声问道。

    朱升并没有直接回答孙策的话,而是把刚刚捡到的书信交给了孙策:“主公,你看看这个。”

    孙策接过来飞快的扫了一眼,随即嗤之以鼻:“哼……雕虫小技,此乃岳飞故意扰乱我军军心,不必理会!”

    “主公啊,请听我一言。”朱升的语气非常凝重,“不管这是不是岳飞的扰乱我军的策略,我们必须有所行动了,而不是继续坐以待毙下去。”

    孙策叹息一声:“唉……我以为会等到刘备的援军,现在看来无望了!城中的粮食还能坚持多久?”

    “半月!”

    “那军师认为我军该如何抉择?”

    “突围!”

    听了朱升的话,孙策不再犹豫:“那就召集众将来商议突围之策吧,如果将有地震发生是岳飞的谣言,想来此刻东汉军已经在我军撤退的路上设置了伏兵。若不能周密策划,恐怕不能突出重围。”

    很快的,襄阳城中的周侗、张任、苏飞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议事厅,而镇守樊城的张定边与孙立也乘坐了小船,来到了只有一河之隔的襄阳共商对策。

    虽然孙策一直坐在府邸之中没有出门,却依然能够听到街巷上人声嘈杂,吵嚷声此起彼伏,蹙眉问道:“现在襄阳与樊城的百姓什么反应?”

    张定边拱手答道:“汉军的谣言已经生效,百姓们惴惴不安,纷纷携带了贵重物品躲到了大街上,许多人聚集在城门口要求打开城门放他们出城。将士们正在极力弹压,只是百姓越聚越多,若不用强硬手段只怕压制不下去!”

    “不必压制了,我们准备弃城突围!”孙策挥挥手,把自己的决定通知了诸将。

    “坚守了十个月,还是要放弃么?”张定边有些不甘心,恨恨的道,“若再给我两年的粮草,我至少要让汉军在襄樊城下填上十万性命!”

    孙策叹息:“唉……刘备援军迟迟不至,西汉朝廷元气大伤,三大派系勾心斗角。江陵失陷,襄阳即将粮尽,再守下去只能是死路一条,想法突围吧,至少还有希望寻觅到一线生机!”

    “兄长,要不还是……投降吧?”孙尚香咬着嘴唇,嗫嚅着吐出了一句话,“这样将士们就不会有伤亡了,刘辩说过不但会赦免你与众将无罪,还会对你委以重用。”

    孙策笑笑:“孙家只有战死的英魂,没有屈膝的儿郎!在兄长的脑海里,就没有投降这个两个字!”

    “可是舅舅与堂兄还被关在江陵呢,兄长你要是肯投降,他们就可以活下来。”孙尚香再次尝试着说服兄长。

    张定边却一口替孙策拒绝:“投什么降?我们在荆南还有七八万人马,主公还有退路,为何轻言投降,请尚香小姐不必再多言,以免寒了三军之心!”

    孙策挥挥手,示意孙尚香退下:“好了,尚香你下去睡一会吧,养精蓄锐,我们商议好了之后很可能会在天亮之前突围。我会让周叔父跟在你的左右保护你!”

    孙尚香退下之后,由朱升开始谋划突围的路线,指着桌案上的沙盘给众将分析利弊:“北门是岳飞的营盘,肯定最先排除。南门是马超的大营不说,向南一路有江陵、公安、武陵等要塞,汉军肯定层层把守,也是插翅难过。东门顺江而下可以抵达江夏,但我军战船不足,仅仅只能承载两万人左右,而且这一路千余里都在东汉的疆域内跋涉,再加上韩世忠的水师扼守住了登陆荆南的路线,这东门也是走不通……”

    “看来只能走西门奔上庸、汉中方向去投奔刘备了!”孙策与众将一起颔首赞成朱升的分析,此刻他们还不知道刘裕背叛刘备自立的消息。

    接下来众将一起群策群力,共同制定了突围策略。

    现在是丑时,相当于刘辩穿越前的凌晨一点,孙策吩咐众将各自回营点兵,做好突围准备。待到寅时时分,把襄阳、樊城的四门一起打开,放百姓们出城,然后襄阳城中的三万守军趁乱从西门迅速的撤退到樊城,再由樊城西门登陆,向上庸方向撤退。

    从樊城奔上庸有三条路可走,犹如一个“三”字并行,分别是邓县、隆中、中庐三条路线。朱升建议兵分三路突围,这样可以分散岳飞军的兵力,避免被阻击在一条路线上遭到全歼。

    “我与军师走中路隆中,张定边率部走右路邓县,请周叔父护着尚香走左路的中庐,孙立、张任、苏飞三位将军殿后。最后在谷城周围集结,西进上庸!”孙策拍案而起,做了最后的决定。

    “谨遵主公吩咐!”众文武一起拱手领命。

    话音未落,忽然听到屋顶的瓦砾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议事厅中央的沙盘纷纷坍塌碎裂,桌案上的令箭稀里哗啦的掉了一地,兵器架一头栽倒在地,刀枪剑戟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这一刻,所有人直感到天旋地转,大地在震动咆哮,房屋在摇晃战栗,整个襄樊鸡鸣狗叫,战马嘶鸣,百姓呜咽,犹如末日来临!

    “不好,地震了!”孙策一把拎住朱升冲出了议事厅,众将俱都迅速的窜出了房间来到院落里。

    议事厅在剧烈的震动中摇晃了几下,墙壁撕裂,瓦砾掉了一地,柱子折断,灰尘飞扬。整个襄阳城中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听到惊恐的狗叫声,杂乱的战马嘶鸣声,以及呼儿唤女的哭叫声。

    ps:月末了,求一下月票、推荐票,有票的兄弟请多多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