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六百零六 超级大奖

    骄阳之下,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关羽似乎已经坠入了天罗地网,无路可逃。

    更让关羽压力倍增的是自己中了暗箭的左臂正在逐渐麻木,慢慢的不听使唤,现在只能靠右臂单手持刀,不由得在心中暗自唏嘘:“莫非我关云长今日要葬身于鼠辈之手?天下未平,我心不甘呢!”

    史文恭手持马槊,当先冲锋:“儿郎们,拼死杀了关羽这个叛贼,我的羽箭上涂了毒药,关贼今日必死无疑!”

    “杀啊,杀刘裕这个叛贼!”

    关羽正左右冲突之际,忽然东面尘土大起,震耳欲聋的马蹄声席卷而来,飘扬的大旗上写着關、岳两个篆体大字,迎风招展,猎猎作响。

    “哈哈……天无绝人之路,关铃吾儿,岳胜,速来援我!”关羽挥舞着大刀斩杀了几名逼近自己的悍卒,大声的招呼由东而来的岳胜、关铃。

    关羽没有看错,来的正是他的次子关铃,以及慕名投奔自己的大将岳胜。

    关羽在上庸待了多年,总有些忠心耿耿不怕死的,就在刘裕控制上庸斩杀向宠,关押向朗的时候,有心腹党羽冒死冲出上庸赶往东面三百里的筑阳大营,把刘裕杀向宠囚向朗的消息禀报了留守的关平。

    关平、关铃兄弟以及岳胜大吃一惊,方才想起一个月之前刘辩单枪赴会的时候嘱咐他们把母亲胡氏以及两个未成年的兄弟关兴、关索,还有妹妹关银屏接到筑阳大营来的建议何其正确。若不然的话,此刻家眷怕是已经全部落到了刘裕手中。

    关平兄弟及岳胜不知道刘裕什么意思,但擅杀大将,关押太守几乎形同谋反。更何况向氏叔侄都是由关羽委任,刘裕这么做简直是在打关羽的脸,无论是何理由,关氏兄弟也不会坐视不理。

    关平当即调拨五千轻骑交给岳胜、关铃,命他二人率领着赶往上庸捉拿刘裕问罪,解救向朗。关铃与关胜领命之后立即率兵杀奔上庸。而关平则留下来坐镇大营。

    来自凉州的猛将阎行对刘备麾下的这些大将屡次内讧深感不满,先是关羽撵走了副将魏文通以及军师杜如晦,又在路上杀了魏文升。而现在刘裕又突袭上庸,把向氏叔侄杀了一个抓了一个。这样一个天天内讧的集团有什么出路?

    就在关铃、岳胜率骑兵杀奔上庸的时候,阎行找了个机会悄悄出营,一路向北,奔许昌方向投奔镇守陈留的曹仁去了。

    关铃和岳胜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关羽,只见他血染征袍。肩部中箭,俱都怒发冲冠,气冲牛斗,齐齐呐喊一声:“儿郎们,杀刘裕!援救父亲大人!救护君侯!”

    关羽的骑兵来势汹汹,刘裕的亲兵只剩二百多骑,不敢力敌,当下绕过关羽,与刘裕、史文恭率领的数百骑合兵一处。但即便如此,也是不足一千人。比起岳胜、关铃率领的人马少了六倍有余。

    “全军列阵,听我指挥!”

    刘裕处惊不乱,手中银蟒玄卢枪一招,高声指挥队伍列开却月阵,准备以寡抵众。

    在刘裕的指挥下,这支被他训练了两年的骑兵队伍迅速的列开阵型,手持长枪,立马控缰,严阵以待。

    “叮咚……刘裕却月属性开启,统率+2。上升至200;武力+3,上升至202。史文恭受刘裕属性影响,武力+2,刘裕所率骑卒各自增加2—3点武力不等!”

    “父亲大人。你且退到一旁,看我与岳大哥破贼!”关铃策马来到关羽马前,请关羽退后包扎伤口。

    岳胜也提刀出阵,高叫一声:“君侯少歇,看我与关二弟生擒刘裕这个叛贼!”

    关羽缓缓归阵,立马横刀。抚须道:“无妨,为父为你二人掠阵,今日不报这一箭之仇,誓死不归!”

    关羽话音未落,关铃已经手提青龙追月刀杀出阵来:“刘裕反贼,因何追杀我父亲大人?擅杀向宠叔侄?”

    刘裕冷哼一声:“哼……你们父子勾结刘辩,卖主求荣,背叛我兄长,我今日要把你们父子以法绳之!”

    “可敢出来与我大战三百回合?”关铃咆哮怒吼,大声叫阵。

    刘裕想起刚才被关羽追的狼狈不堪,一心拿着关羽的儿子出气,当下提枪纵马杀出阵来:“竖子讨死!”

    两员大将在沙场上马走龙蛇,刀来枪往,厮杀在了一起。而刘裕身后的士卒看的有些目瞪口呆,对面怎么三个和关羽长得十分相似的家伙?只是胡子还没这么长而已!

    刘裕以202的武力面对关铃98的武力,自然是略占上风,不过一时间也难以奠定胜利优势,很快的就拆了十个回合。

    “叮咚……系统检测到关铃隐藏属性‘奋勇’爆发,斗将落在下风时武力+3,关铃当前的武力上升至202!”远在江陵的刘辩收到了系统提示。

    刘裕本想一鼓作气的斩关铃于马下,没想到关铃似乎有越战越勇的趋势,随着恶战的进行,自己的优势不但没有扩大,反而越来越小。

    两员虎将酣战了五六十回合胜负难分,岳胜正要出马助阵,被关羽高声阻止:“我军兵多,何须与之斗将?一掩而上,生擒了刘裕便是!”

    “儿郎们,随我冲锋!”听了关羽的话,岳胜大刀一挥,率领五千骑兵向前掩杀了过来。

    刘裕被关铃死死缠住,抽不出手来指挥阵型变化,导致却月阵的威力大减。但靠着娴熟的配合,巧妙的变化,攻守兼备的阵型,以少敌多,却也不落下风。

    一时间沙场上尘土飞扬,遮天蔽日,两军刀枪挥舞,直厮杀的血肉横飞。

    刘裕的骑兵精锐骁勇,仗着却月阵的威力与关羽骑兵的伤亡比例为一比二,但吃亏在人少。双方酣战了将近一个时辰,刘裕军死了四百多人,关羽军阵亡了八百余人,但比例却由六比一扩大到了十比一还要多。

    刘裕自知再纠缠下去弄不好要全军覆没,瞅准机会虚晃一枪逼退关铃,拨马就走:“全军撤退!”

    看到刘裕败走,剩下的残兵阵型散去,威力顿时大减。被关铃与岳胜挥军掩杀,穷追不舍。

    这段时间关羽在心腹卫士的掩护之下,由医匠拔掉箭矢,发现伤口发黑,流出化脓的血水;方才知道箭支上涂抹了毒药,需要神医才能妙手回春,只能暂时做了包扎,回头再寻医治良策。

    “卑鄙小人,若不杀你,怎消我心头之恨?”

    盛怒之下,关羽单手提刀,驱赶着养精蓄锐了一段时间的胭脂血冲进乱军之中,直奔史文恭。

    看到关羽来势汹汹,丹凤眼圆睁,卧蚕眉倒竖,三尺长髯迎风飞扬,犹如天神下凡一般凛然不可侵犯。史文恭突然胆怯,不敢力敌,拨马便逃。

    “叮咚……关羽‘雪恨’属性爆发,武力增加与史文恭基础武力差百分之六十,武力+3;青龙偃月刀+2,胭脂血+2,基础武力值200;因中箭武力减7,当前武力变化为98!”正在书房里谋划未来战略的刘辩被系统的提示音分神,当下干脆闭目凝神聆听战况。

    关羽胯下的胭脂血尤其擅长冲刺,在休息了一个多时辰之后,脚下生风,如同一道闪电般射向落荒而逃的史文恭,眨眼之间就双骑并行。

    “卑鄙小人,留下人头!”

    关羽一声暴喝,手中青龙偃月刀以天崩地裂之势兜头砍向史文恭,声势惊人,犹如山越崩摧。

    “叮咚……关羽‘暴击’属性爆发,武力+8,当前一击飙升至武力206!”

    “哎呀……”

    面对着关羽的雷霆一击,史文恭胆战心惊,急忙挥舞着马槊招架。

    只听“咔嚓”一声,史文恭手中的马槊被拦腰斩为两段,余势未衰,重重的砍在史文恭的肩膀上,斜斜的斩为两段,半截身子跌落马下。

    “叮咚……关羽秒杀史文恭,宿主获得复活碎片一枚!宿主当前拥有的复活碎片增加至6枚,愉悦点59个,仇恨点35个,复活点750个!”

    刘辩不由得喜出望外:“哈哈……关羽杀了史文恭,本宿主竟然有复活碎片入帐?这是把关羽算成朕的武将了,还是因为他们的内讧是被朕挑起的缘故呢?”

    “叮咚……系统提示,关羽重演‘五关斩六将’剧情,一路上连斩卞喜、申耽、申仪、孟达、蔡阳、史文恭六将,获得新属性——武圣!”

    “武圣——只有武力高于自身20点时才会出现被秒杀几率,且所有降低武力的技能对自己无效。当对手武力高于自己20点之时,会临时开启‘雪恨’属性,增加双方基础武力差百分之六十,且有几率叠加暴击!”

    “叮咚……系统提示,因关羽触发五关斩六将剧情,宿主获得如下奖励:复活点200个,复活碎片一枚,华夏历史美女top20卡一张!”

    听了系统的提示,刘辩顿时心花怒放,笑的合不拢嘴:“哈哈……这奖励真是不错,又有顶级美女出世了,上次用top50美女卡运气爆棚抽到了魅力203的陈圆圆,这次又会抽到哪一个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