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六百零五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骄阳照耀之下,关羽胯下胭脂血,手中青龙偃月刀遥指刘裕,杀气腾腾:“寄奴小儿,下马受死!”

    而刘裕却毫无惧色,手中银蟒玄卢枪挑起数朵炫目的枪花,高声下令:“列阵!”

    “杀!”

    随着刘裕一声令下,他身边的三百亲兵发出一阵整齐划一的呐喊,然后训练有素的列阵相迎,以弯月阵型与关羽相持。

    关羽双目睥睨,傲气十足的打量刘裕左右的亲兵,只见一个个甲胄鲜明,腰悬佩刀,手持马槊,胯下战马精神抖擞,手中长枪银光闪烁,端的是斗志昂扬,精锐骁勇,绝非之前闯关之时遇到的那般不堪一击。

    “插标马首之辈耳,区区数百人,何足道哉?”关羽一声咆哮,叱马向前,手中青龙偃月刀高高举起,凌空劈下。

    “杀!”

    面对着关羽的雷霆之势,刘裕身边的亲兵毫无惧意,三百骑以月牙阵型围拢了上来,在中间一人举枪抵挡之时,两侧的人同时出枪救援,以围魏救赵的办法策应同伴。

    “叮咚……系统检测到刘裕特殊属性‘却月’爆发,却月——当率领两千人以下规模的队伍列却月阵作战时统率+2,武力+3;麾下所属将士根据斗志随机提升2—3点武力。受却月属性影响,刘裕武力+3,银蟒玄卢枪+2,当前武力上升至202!”

    听到系统提示后刘辩眉头微皱:“这刘裕还挺能打,属性开启后竟然有202的武力,吓死老子了!在皇帝里面估计仅次于冉闵吧?这是和谁动手了?十有**是和关二爷干上了,这可有点棘手啊,不管谁死,朕之前策划的心血可就白费了……”

    为了收服关羽,刘辩浪费了巨大的心血,消耗了大量人力物力,送官送马送女人,比历史上曹操的三天一小筵五天一大宴。上马金下马银,下的血本还要大。

    在对待刘裕方面,刘辩也付出了一个召唤特权,召唤到了魅力值高达202的李师师。而且自己忍着没有射门就送给了刘寄奴,又派出了燕青、前田庆次等精英潜伏;为的就是策反刘裕,瓦解刘备的势力,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如果刘裕被关羽一刀劈了。自己的这番计划就算是付诸东流了。毕竟想要靠关羽说服刘备投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刘裕的却月阵可是相当厉害,曾经凭此阵以两千人的混合队伍击败了南燕的三万骑兵,战斗力非同凡响,关二若是单骑匹马怕也占不到便宜!”刘辩抚摸着唇角的绒须,在心底暗自思忖。

    “之前系统提示关羽在西城杀了蔡阳,而西城距离上庸不过两百里。现在关羽又和刘裕厮杀在了一起,说明刘裕也出现在了上庸附近,我看这两人十有**是因为争夺兵权起了内讧!”

    刘辩围着沙盘踱步凝思,凭借着系统提供的只言片语分析刘裕和关羽的动向:“也不知道刘备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但必须提防刘裕或者关羽到了筑阳大营之后忽然出兵救援孙策。掐指算算,襄阳城中的粮草应该差不多快光了吧?孙尚香已经回襄阳半个月了,迟迟没有动静,估计十有**没能说服孙策,看来是时候攻城了!”

    想到这里,刘辩微蹙的双眉猛地舒展开来,双目精光四射,一拳砸中了沙盘上的襄阳城,顿时支离破碎,化为沙尘:“来人。传我命令,命岳飞、马超南北夹攻,三日之内拿下襄阳!”

    “诺!”

    数名传令兵接过令符,快马加鞭。绝尘而去。

    而在上庸东面五十里的山坡上,关羽依旧在和刘裕以及他率领的小型却月阵厮杀。

    炎热的骄阳之下,关羽仗着坐骑精锐,左右驰骋,偃月刀大开大阖,所到之处杀的刘裕亲兵纷纷退避。不时的砍翻敌军下马。酣战了小半个时辰,砍死了三十多名刘裕亲兵。

    但刘裕手下的这帮亲兵全都是精挑细选的精卒,本身战斗力就远胜一般的士卒,再配合刘裕的却月阵,进退有据,攻守兼备。而且刘裕的武力在受到属性影响之后增加到了202,比起关羽来仅仅弱了一点,在三百亲兵的助阵之下,丝毫不落下风。

    虽然关羽的大刀虎虎生风,连续砍杀了三十多名刘裕亲兵,但自己也是险象环生,好几次险些被前仆后继的长枪刺中;仗着胭脂血敏捷激灵,俱都是堪堪躲过。但甲胄外面的长袍却是已经被撕烂了好几道口子,甚至就连衣襟上都被戳了几个窟窿。

    “嘶……想不到刘裕小儿竟然如此勇猛,这武艺在巴蜀只怕仅次于我与翼德,不输魏文通、傅友德二人,而且把士兵调教的如此精锐,是个人才!可惜却狼子野心,不愿屈居于兄长之下,实在可惜啊!”关羽在奋力厮杀的同时,心中不由得暗自感慨。

    “吃我一枪!”

    就在关羽分神之际,刘裕抓住机会,手中银蟒玄卢枪以闪电之势扎了过来,“噗”的一声,力透关羽的铠甲,刺中大腿,登时血流如注。

    “寄奴小儿,安敢伤我?”

    竟然被一向瞧不起的刘寄奴刺了一枪,关羽不由得怒发冲冠,发指眦裂。

    一声咆哮,胯下胭脂血人立而起,手中青龙偃月刀以雷霆万钧之势,奔着刘裕头顶狠狠的斩了下来!

    “叮咚……关羽‘暴击’触发,武力瞬间+20,当前武力飙升至222!”

    刘辩闻言吓了一跳:“关二爷发威了,一下子砍出了+20的暴击,与刘裕的武力差猛然拉开到了22点,刘寄奴千万别被秒了啊!”

    面对着泰山压顶般的一刀,刘裕也被吓了一跳,没想到关羽瞬间爆发出来的战斗力竟然如此骇人。慌忙举起手中玄卢枪,一个举火燎天向上招架。

    只听“呛啷”一声巨响,刘裕的双手虎口被震裂,手中玄卢枪拿捏不住,脱手飞出了十余丈,一下子扎中本方士卒,登时坠落马下。

    也幸亏刘裕这条玄卢枪乃是出世时候随机携带的神兵,整条长枪由名匠用上等玄铁铸造,坚韧锐利,百折不弯,方才保住了刘裕一命。若是换了颜良、文丑、华雄之流手中的普通兵器,只怕此刻早已经尸首两处。

    关羽的全力暴击震飞了刘裕的长枪,余势未衰,刀锋所向,又一下子砍翻了两名刘裕亲兵,连人带马俱都血肉模糊,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一命呜呼。

    刘裕大惊失色,拨马就走。

    关羽哪里肯舍,趁着却月阵被自己暴击冲乱阵型之际,手提大刀在后面狂追不舍:“寄奴小儿,留下首级再走!”

    本以为凭借着胯下胭脂血超强的冲刺力,可以轻松的斩了丢掉武器的刘裕。出乎关羽预料的是,刘裕胯下的白马竟然也是一匹上乘良马,全力奔跑之下,一时半刻的竟然追赶不上。

    “真亏了师师赠送的这匹的卢,要不然今日我命休矣!”刘裕一边纵马逃命,一边在心中暗自后怕。

    两人一个白马,一个红马,一前一后的在原野上追逐。而刘裕亲兵骑乘的都是普通战马,一时追赶不上,渐渐的被越甩越远。

    的卢擅长跳跃,马跃檀溪就是它的杰作,但论冲刺速度还是关羽胯下的胭脂血略胜一筹,二人你追我逐的赛跑了十几里之后,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

    “完了,完了,今日我命休矣!”刘裕又惊又慌,只能拼命的挥舞马鞭,驱赶坐骑。

    忽然斜刺里冲出一匹战马,马上之人正是从汉中率兵追袭关羽的史文恭,从阳平关一路追到上庸城下。听闻关羽已经过了上庸,唯恐刘裕有失,便率领了数百骑当先追赶,魏文通率部随后。

    史文恭也不答话,闷着头奔着关羽的面目就是一箭,离弦之箭带着风声,劲射关羽面门。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是大将的基本功,但关羽冲的太猛,听到风声的时候急忙低头躲避。饶是躲得够快,还是被一箭射透了护肩铠甲,正中胛骨。

    一阵锥心的疼痛传遍全身,关羽登时感到一条臂膀几乎发麻,再也用不上力气,不由得怒喝一声:“无耻狗贼,竟敢暗箭伤人?”

    史文恭见暗箭得手,不由得欣喜若狂,也不答话,从马鞍上摘了马槊直取关羽。

    刘裕绝处逢生,从史文恭身后士卒的手中接过一条长枪,调转马头来与史文恭双战关羽:“关贼已经中箭,休要让他走了!”

    当下尘土大起,刘裕、史文恭两骑当先,率领着数百名士卒朝关羽席卷而来。

    好汉不吃眼前亏,即便关羽心高气傲,在自己负伤的情况下,面对着刘裕、史文恭两大猛将率领士卒联袂夹击,也知道抵敌不过,当即拨马向东逃走。

    关羽策马扬鞭一路狂奔了五六里路,刚才被甩在后面的刘裕亲兵从东面追了过来,迎面以却月阵拦住了关羽的去路,刘裕、史文恭在后面紧追不舍,前后合围,齐声大叫:“关贼哪里走?还不快快下马受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