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六百零二 五关斩六将(上)

    没想到刘裕的部将竟敢公然阻拦自己,关羽不由得怒发冲冠,发指眦裂。

    当下丹凤眼圆睁,卧蚕眉倒竖,怒吼一声:“无知鼠辈,可知道比肩吕布的雄阔海是如何死的?”

    “我管他怎么死的,你今日插翅难飞!”卞喜手中钢刀一挥,喝令亲兵围殴关羽。

    “吃我一刀!”

    关羽纵马向前,手中青龙偃月刀高高举起,在烈日的照耀下熠熠生辉,犹如雷霆一闪,奔着卞喜脑门砍了出去。

    “叮咚……关羽暴击触发,武力+6,武力秒升至207!”

    “叮咚……系统检测到关羽秒杀卞喜,卞喜——统率69,武力78,智力53,政治32.”

    正在江陵下辖县城安抚百姓,与地方士族交流的刘辩冷不丁的就听到了系统的提示音,不由得眉头微皱:“关羽秒杀了卞喜,难道这又是五关斩六将的节奏?可是关羽明明在成都啊,怎么动手杀人了?难道跟刘备闹翻了?”

    刘辩百思不得其解,只好放弃了思考,反正关羽那边只要触发了技能自己就会收到提示,到时候就可以推测关羽的动向了。

    关羽一刀斩了卞喜,剩下的士卒被吓得魂飞魄散,胡乱的抵抗了一阵,搭上了数十条性命之后一哄而散。关羽也不追赶,策马向前过了定军山关卡,一路向东,奔上庸方向而去。

    走了一个时辰,关羽在沿途一个无名小镇草草填饱肚子,又让马匹吃饱喝足,继续扬鞭向东。

    关羽一路上纵马驰骋,一边放眼观看汉中的变化,只见这才两年多的时间,汉中在刘裕的治理下已经是繁华富饶,人口稠密。许多地方都增设了关卡,在交通要道设有重兵把守。

    “这刘裕倒是有些本事,治理的地方井井有条。训练的兵马军纪严明,只可惜狼子野心,竟然想要背叛兄长,真是有才无德!让我追上。决不轻饶!”关羽纵马提刀,在心中暗自思忖。

    中午时分,关羽抵达了东城。

    因为在路途上吃饭及喂饮马匹,耽误了些许时间;从定军山溃逃的士卒反而抢先一步报进了汉中治所南郑,以及关羽刚刚抵达的东城。

    没想到关羽果然反悔追了上来。杜如晦在佩服刘裕判断力的同时也是倍感压力,一面派人快马加鞭向东追赶刘裕,把关羽追来的消息报告给他。一面以署理太守的名义连下数道命令,以关羽背叛刘备擅杀守将,准备归顺东汉的名义捉拿他。同时又派出史文恭率领一千轻骑兵火速朝上庸方向追赶,趁着关羽单刀匹马之际来个杀人灭口,死无对证。

    守卫东城的武将是刘裕前年招募的申耽、申仪兄弟,刚刚接到来自定军山关卡的情报,但碍于关羽的威名,不敢轻举妄动。

    正左右为难之际。杜如晦以署理太守名义下达的书信送到了申氏兄弟手中,看完后这才打定主意,吩咐左右:“怪不得关羽杀了卞喜,原来是已经背叛了汉中王,违背了桃园盟约,准备前去投奔东汉。尔等随我兄弟捉了这叛贼,汉中王定有重赏!”

    申氏兄弟点起两千兵马,正待前往关门列阵捉拿关羽,忽然有守门的军司马来报:“启禀将军,城门还没来得及关闭。就有个面如重枣,留着三尺长髯的大汉骑马冲了过去。有跟随汉中王多年的旧卒认得此人就是关羽,请将军速做定夺!”

    “嗯?这关羽带了多少人?”

    本想立下一桩大功,没想到关羽已经冲了过去。这让申氏兄弟好不郁闷,怏怏不乐的询问报信的军候。

    军候拱手答道:“回将军的话,关羽只有一人一骑!”

    申氏兄弟闻言对视一眼,登时就来了精神:“竟然只有一人一骑?此乃上天赐给我们的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儿郎们。随我兄弟捉拿关羽去!”

    话音落下,申耽提枪,申仪绰矛,一起上马引领着两千士兵向东狂追关羽。

    这东城县近年扩建了许多,与两年前大不相同,无人引路的关羽走错了路,一路上走走停停,询问了多次方才穿过东城,踏上了前往上庸的驿道。

    只是刚刚出门,后面就杀声大作,申耽策马挺枪,申仪挥舞着长矛,一起率部追了上来,高声大喊:“叛贼关羽休走!你这无耻之徒背弃桃园之约,还有何面目立于天下?”

    关羽不由得勃然大怒,当下拨转马头直取申耽:“不知死活的匹夫,竟敢侮辱关某叛贼?”

    话音未落,两马相交,不过一合,关羽手起刀落将申耽斩于马下。

    看见兄长被斩,申仪大惊失色,方知关羽难敌,纵然只是单刀匹马也不是自己能惹得,吓得拨马就走。却由于调头太急,导致马失前蹄,被关羽从后面追上,拦腰斩为两段。、

    两员主将转瞬间毙命马下,东城的守军吓得魂飞魄散,不敢恋战,一窝蜂的四散逃命。关羽也不追赶,拨马向东,继续朝上庸方向赶路。

    关羽一路疾驰,于傍晚时分抵达了阳平关脚下。

    因为一路上厮杀数场,再加上坐骑连续奔波了一千多里,每驰骋一段路程就需要停下来歇脚,因此关羽在定军山斩杀卞喜的情报,以及杜如晦的太守令已经提前一步送进了阳平关。

    阳平关的守将不是别人,而是关羽的前世仇人,扶风郿县人孟达是也。

    关羽之死虽然不是孟达直接参与,但若不是他向刘封进献谗言,导致刘封不肯发一兵一卒,关羽也不会被逼的夜走麦城,最终被吕蒙麾下的潘璋、马忠等人生擒活捉。因此称孟达为关羽的仇敌丝毫不为过。

    当然,历史再次重演的时候,两人并不知道前一世的恩怨。

    孟达于三年前从军,当时刘备尚没有进军巴蜀,刚刚拿下汉中,打出了招兵买马的旗帜。孟达的故乡扶风郿县距离汉中不过四五百里,孟达看准了刘备手下缺兵少将,便组织了乡勇三百人前来投奔刘备。

    刘备见孟达弓马娴熟,而且颇有谋虑,因此对孟达颇为器重,让他担任陈到的副将,与陈到一起扼守阳平关要塞。

    阳平关这道天险可不比定军山、东城这两道临时修建的关卡,自从八百年前秦穆公在世的时候建成,之后便成为扼守巴蜀、关中的要塞;无论是南下巴蜀盆地,还是向北进入关中平原,甚至是向东走沔水奔上庸、荆州,都必须穿过这道险关。

    前年初秋,阳平关主将陈到跟随刘备南下征讨刘璋,阳平关的主将就由孟达继任,关羽就是他的顶头上司。

    之后,宛城爆发两汉大战,关羽率军离开汉中攻掠荆州西部,一口气拿下了南乡、房陵等十余座县城,此后便屯兵上庸,拱卫边塞。刘裕接替关羽的职位,继任汉中太守。

    刘裕上任之后,改革地方,发展经济,交好士族,招兵买马,修建关卡城墙,使得汉中蒸蒸日上。刘裕深感势单力孤,麾下可用的武将只有一个史文恭,便蓄意拉拢刘备的旧部,喜欢投机取巧,玩弄阴谋的孟达很快的就倒向了刘裕。

    “关羽来了啊,这可是大好的立功机会!”听闻关羽在阳平关下叫门,孟达捻须思忖,“卞喜、申氏兄弟都是无谋之辈,你与关羽斗狠,不是自寻死路么?对这种骄傲自大的武夫,必须智取,不能力敌!”

    思前想后,孟达不肯放过送上门来的功绩,若关羽真的打算背叛刘备投奔东汉,只要自己把他生擒活捉了,就可以在刘备面前邀功请赏。就算不是,也可以让刘裕对自己更加器重,毕竟之前刘裕下了命令,不许放关羽过关。更何况现在还有署理太守杜如晦的文书,白纸黑字的写着关羽准备叛逃,这送到嘴边的肥肉再不吃下去,还谈什么出人头地?

    “来人,准备三百刀斧手藏匿在府邸隐蔽之处,待我诱关羽前来饮酒,趁他喝醉之时一拥而上,乱刀砍杀。”孟达打定主意,朝亲信吩咐一声。

    “诺!”孟达的亲信答应一声,火速安排刀斧手去了。

    孟达的妻子最近噩梦连连,连续半月梦见有血光之灾,怀疑家中有不干净东西,便请了一个云游四方的僧人到家中做法事,从清晨到傍晚尚未完成。

    孟达亲自来到高僧面前,阻止了他的施法,奉上酬金致谢:“有劳普净大师,些许酬金略表敬意,请大师改日再来施法。”

    普净大师双手合十,拒绝了孟达的好意:“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雾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孟达听不懂和尚这话什么意思,也无心琢磨,既然这和尚不要自己乐的节省。当下与普净和尚一前一后出了府邸,孟达率部直奔关门,而普净和尚则在街上踱步徐行。

    天色迟暮,关羽急于赶路,在城门外大声叫嚷:“快快叫孟达来打开城门,本将有急事要过关!若是耽误了,他担待不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