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九十五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如果宋江也拥有刘辩那样的系统,就会知道从雁门到洛阳的距离差一个马超。

    可惜宋江没有,所以宋江不会知道马超这一路上凭借掌中龙骑尖挑翻了多少西汉大将,历经多少血战才把西凉军带出了龙潭虎穴。宋江以为投个机取个巧,忽悠一下军心就能偷偷摸摸的走出并州,只能说太想当然了。

    尽管宋江与韩擒虎刻意隐蔽行踪,不敢走官驿大道,一路尽拣羊肠小路进军,但有了满宠轻骑报信,宋江与韩擒虎还是在度过滹沱河的时候遭到了曹军的伏击。

    “敌袭,迎战!”

    韩擒虎的先锋部队刚刚度过滹沱河,宋江与吴用的中军正在渡河的时候,就遭到了曹军的半渡袭击。韩擒虎急忙下令吹响号角,集结了刚刚度过河流的三千士卒列阵迎敌。

    一支万余人的队伍从山脚下转了出来,旌旗招展,甲胄鲜明,马上一员大将立马横枪拦住了韩擒虎的去路,正是曹操麾下大将夏侯惇。

    “宋江、韩擒虎,还不快快下马受缚,免你一死!”夏侯惇手中月牙枪一指,一声怒吼,声震山谷。

    韩擒虎咆哮一声,纵马舞刀直取夏侯惇:“狗急跳墙,兔子急了咬人,我与宋公明欲借道南下洛阳,你休要逼的我等以命相搏!”

    夏侯惇仰天大笑:“哈哈……就算你以命相搏,又能突围么?乖乖的下马受缚,饶你不死!”

    话音未落,两将刀枪相交厮杀在一起,韩擒虎势大刀沉,为了突围拼命死战,夏侯惇抵挡不住,让开一条去路。韩擒虎也顾不得招呼宋江,径自率部突围向南逃窜,夏侯惇也不追赶,率军杀到滹沱河边。击杀半渡的宋江残部。

    “那黑脸的家伙便是宋江!”曹军中有眼尖者一眼瞥到了刚刚从竹筏上登岸的宋江,大声提醒夏侯惇。

    夏侯惇大喜过望,纵马绰枪直取宋江:“宋黑子,还不束手就擒!”

    宋江大惊失色。急忙大呼一声:“贤弟救我!”

    人群里朱仝答应一声,自背上摘下铁胎弓,拉得弓弦如满月,奔着夏侯惇就是一箭。

    离弦的羽箭带着风声迎面射向夏侯惇,由于距离太近。再加上夏侯惇冲的太猛,猝不及防之下被一箭射中左目,登时发出一声惨呼“痛死我也!”

    夏侯惇一声长啸,声震山谷,万人皆惊。暴怒之下奋起全力将羽箭从眼眶中拔了出来,只听“噗”的一声,竟然将一颗眼珠从眼眶中生生的拔了出来。

    鲜血顺着夏侯惇的脸颊流下,染红了战袍,血肉模糊的眼眶就像一个黑洞,让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

    “此乃父母精血,岂能弃之?”夏侯惇呲牙裂目,状如恶鬼,竟然将羽箭上的眼珠举到面前,一口吞进了腹中,继而仰天咆哮,如疯似狂。

    与此同时,远在江陵的刘辩再次收到了系统的提示:“叮咚……系统提示,夏侯惇触发‘拔睛啖目’,自身基础武力值增加3点。统率增加一点,当前的四维变化如下:夏侯惇——武力94,统率92,智力62。政治65。”

    “叮咚……系统提示,夏侯惇因触发拔睛啖目剧情,获得‘独龙’属性——在战场上落入下风之时将会进入狂暴状态,随机震慑降低武力值低于自己的武将2—3点武力,并且提升秒将几率!”

    刘辩有些愕然:“咦……本来以为拔睛啖目的戏份被秦明抢了就不会再发生,没想到夏侯惇还是没有逃过历史的宿命。又一次变成了独眼龙。”

    “叮咚……夏侯惇第一属性‘刚烈’爆发——在遭受伤害的时候会产生强烈的复仇意志,并且因复仇的杀气与敌将的胆量,而震慑降低对手3—5点武力,在向伤害来源复仇时武力+3。(最早出现的一批属性只有文字描述,剑客会在以后逐步具体化)”

    “叮咚……夏侯惇因独龙与刚烈的双重作用,武力上升至97。受夏侯惇‘独龙’属性影响,朱仝武力下降3点;受夏侯惇刚烈属性影响,朱仝武力下降4点。”

    “叮咚……系统检测到朱仝武力降低7点之后属性变化如下:朱仝——统率80,武力由86下降至79,智力56,政治52.”

    “原来是梁山版的美髯公伤了夏侯惇,这下子怕是要倒霉了!”

    刘辩眉头微皱,替梁山好汉叹息一声。28点的武力差,再加上夏侯惇强烈的复仇**,怕是朱仝要打道回府了。可惜自己却不能获得碎片,真是让人遗憾!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报仇不隔夜!”疯狂的夏侯惇咆哮一声,纵马直取朱仝。

    朱仝被夏侯惇生吞眼球的疯狂举止吓得骇然变色,一瞬间大脑有些短路。没想到夏侯惇竟然发疯一般扑了上来,猝不及防之下被一枪戳中面门,当场毙命。

    “加亮快走!”

    宋江也顾不得朱仝,趁着夏侯惇与朱仝生死相搏之际,与吴用带了百十名心腹落荒而逃。数千名曹军在后面紧追不舍,宋江与吴用走投无路,情急之下逃上了太行山,利用山上的草木躲避曹军的追捕。

    也该着宋江命不该绝,跟随他的随从里面有曾经在太行山落草的黑山军,对于太行山的地形比较了如指掌,在他们的带路之下宋江与吴用死里逃生,竟然摆脱了曹军的追袭。等到彻底甩开追兵之时清点人数,身边只剩百余人。

    宋江与吴用抱头大哭:“唉……如今兵马已经全部散去,你我再去洛阳只怕也不会受重用,还是在太行山落草为寇,等待机会东山再起好了!”

    打定主意,宋江与吴用带着百十名随从,在黑山军旧卒的带领下翻山越岭寻找张燕以前遗弃的营寨去了,打算在太行上暂时盘踞,招募山贼,再图后事。

    韩擒虎率部突围,死战得脱。

    一路向南狂奔了五六十里路,忽然一声鼓响,杀出一支三千人的伏兵,为首大将胯下西凉名马“沙里飞”,手中锯齿飞镰刀,威风凛凛的拦住了韩擒虎的去路:“可识得南安庞德?”

    韩擒虎也不答话,拍马舞刀奋力死战,与庞德酣战数十回合,韩擒虎抵挡不住,虚晃一刀落荒而逃。庞德在后面纵马紧追,将慌不择路的韩擒虎追进了一片高粱地。

    韩擒虎正纵马疾驰,忽然杀声四起,高粱地两旁钩镰枪乱出,将韩擒虎的战马绊倒,把他从马上摔了下来,跌了个鼻青脸肿。

    “郭子仪在此等候多时!”在此埋伏的郭子仪率兵杀了出来,大声招呼士卒,“给我把这个敌将捆了,押回晋阳请功。”

    不过一上午的功夫,战斗结束。

    这支七八千人的队伍除了宋江与吴用率领百余人侥幸逃上太行山之外,其他人全军覆没,朱仝战死,韩擒虎被擒。自此之后原先属于冉闵的队伍烟消云散,彻底的退出了历史舞台。

    重伤的夏侯惇经过医匠的紧急治疗,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但变成了独眼龙也让夏侯惇暴躁不已,高声下令:“把韩擒虎枭首示众,以雪我心头之恨!”

    郭子仪出列求情道:“韩擒虎武艺过人,精通用兵之道,况且曹公地盘扩张不少,正是用人之时,杀之可惜,不如招降。”

    “韩擒虎你是死是降?”夏侯惇躺在马车里,耐着性子大声喝问。

    正常人谁不愿意多活几天,韩擒虎急忙求饶:“既然已经被俘,还有何话可说?愿为曹公效犬马之劳!”

    夏侯惇这才消去怒气,赏了韩擒虎一个偏将职位,让他担任郭子仪的副将一块镇守雁门关,防御匈奴骑兵入境劫掠。郭子仪、韩擒虎领命而去,夏侯惇与庞德收兵离开滹沱河,南下返回晋阳养伤去了,一面派人向曹操飞报围剿宋江的战况。

    五月中旬,烈日逐渐炎热。

    一支千余人的骑兵队伍簇拥着一辆马车,行驶在汉中赶往成都的路上,前面过了绵竹关再走一百五十里就抵达成都了。

    马车由四匹纯白色的大宛良马拉着,装饰的非常华丽。在马车的旁边跟着一个手提长枪,身高八尺,面目威严的武将,此人乃是刘裕去年招募的大将史文恭。

    马车里半躺着一个身材雄伟,相貌堂堂,浓眉大眼的男子;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里透着睿智与霸气,看上去年约三十岁上下,举手投足间淡定从容,一副舍我其谁的气概。

    要问此人是谁,那自然就是爆表乱入的南朝宋武帝刘裕,乳名寄奴,现任汉中太守,这一世的植入身份是汉中王刘备的堂弟,这次从汉中来成都就是为了拜见刘备。

    在刘裕的身旁,一身白衣的李师师薄施粉黛,犹如一朵出水芙蓉,美艳不可方物。此刻她正依偎在刘裕的怀里,把新鲜的樱桃填进刘裕的嘴里。

    几个月之前,刘辩派燕青与前田庆次护送着李师师抵达了汉中,由已经混成了沔阳县尉的内线作为引荐,把李师师以妹妹的身份进献给刘裕。面对着李师师的倾国美貌,刘裕自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欣然笑纳,将李师师带回了府中,享受了几个月的艳.福。

    只是出乎李师师预料的是,刘裕一直不肯给自己一个名分,也猜不透刘裕的想法,只能继续静观其变。就在几天前,刘裕忽然提出要带李师师来成都,李师师欣然从之,跟着刘裕同乘一驾马车来到了巴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