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八十七 姑娘,你湿身了!

    </br>

    烛光摇曳,美人如玉。www.

    春风拂面,让人心旷神怡,但孙尚香却不这样觉得,因为此刻她的身份是俘虏。

    自从去年十一月在长坂坡被程咬金拐走,到现在孙尚香已经做了半年的俘虏。虽然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遭到凌辱,还有婢女伺候着,要吃的有吃的要穿的有穿的,但与最疼爱自己的兄长阔别了这么久,还是让孙尚香度日如年。在无数个夜晚,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偷偷抹泪,毕竟还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

    一开始,刘辩以传话人的身份与孙尚香接触了几次,挺拔的身姿,不凡的气度,英俊的面容,干练的作风,赢得了孙尚香不少好感,给她留下了极佳的第一印象。

    多次会晤之后,刘辩的身份最终被孙尚香察觉,本来应该是咬牙切齿的仇人,但是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孙尚香才发现自己恨不起来了!

    即便孙尚香一再在心里告诫自己,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在心中强迫自己恨他,但转念之后却也明白这种恨不是发自内心的仇恨,而是自己用潜意识强迫自己去恨他,这不是真正的恨!

    “这怎么可以?孙尚香啊孙尚香,你竟然连恨自己的仇人都学不会,你太没用了!”

    无数个夜晚白昼,孙尚香在思念孙策之余,剩下的一件事就是提醒自己要仇恨刘辩,仇恨这个不共戴天的仇人。可让孙尚香感到痛苦的是自己的仇恨却不是发自肺腑,刻骨铭心的哪一种,而是自己麻木自己的结果。

    张出尘在前面带路,后面有锦衣卫精锐监押着孙尚香,把她带进了刘辩的书房。“陛下,孙尚香带到!”

    刘辩面色如霜,不苟言笑的挥挥手:“你们都退下吧。我与孙姑娘单独聊聊!”

    “诺!”

    张出尘等人应声退下,在书房门外守候。

    而孙尚香就目无表情的站在书房中央。对刘辩视若不见,这情形并不像审问犯人,更像是一对闹了别扭的小情侣。

    “坐!”

    刘辩亲自给孙尚香搬了一张椅子,这也是刘辩带给这个世界的礼物,这种毫无科技含量的用品,刘辩隔三差五的就能发明出一种来,极大的改变了人们的饮食起居。

    孙尚香今天穿了一件大红色的劲装,瀑布般的长发垂在脑后。明眸善睐,英姿飒爽,赌气不说话的样子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意。听了刘辩的话依旧不言不语,双手拢在小腹上一动不动的站在书房中央,一副我就是不肯原谅你的模样。

    刘辩忍俊不禁,笑笑:“怎么,心里一定非常恨朕吧?想痛痛快快的大骂一顿,以泄心头之恨?”

    “不骂!”孙尚香终于开口,但眼睛就是不肯看刘辩,“骂你无益!”

    “想打朕一顿出出气?”刘辩追问。

    “不打。打不过!”孙尚香老老实实的承认。

    “那你为何不说话?”

    “不爱搭理你!”

    刘辩笑的嘴角上翘:“孙姑娘,你要明白,你现在是朕的俘虏。你怎么可以这么高傲?”

    孙尚香皱眉,依旧不肯看刘辩:“要不你杀了我?”

    “朕杀了你,你以后再也见不到兄长了。”刘辩倒了两杯茶,递给了孙尚香一杯。

    “你要是杀了我,兄长会替我报仇的。”孙尚香绷着脸,当刘辩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就把头扭到了一旁。

    “能报的了么?”刘辩追问,“他自己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听了刘辩的话。孙尚香脸色不由得一怔,眼眶忍不住就晶莹湿润了。使劲的咬着唇角,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给你兄长修书一封。劝他开门投降吧!襄阳已经是一座孤城,腹背受敌,北有岳飞十万大军,南有马超龙且兵临城下,再挣扎也是徒劳无益,为了五万将士的性命,劝你兄长开门投降吧!朕保证会赦免孙伯符的反叛之罪,既往不咎!”刘辩回到书案后面正襟危坐,苦口婆心的规劝。

    孙尚香一脸茫然的道:“兄长他不会投降的,你们害死了父亲大人!”

    刘辩呷一口茶:“刀剑无眼,沙场无情,令尊戎马生涯许多年,死在你们孙家军刀下的将士,何止万千,他们又该去找谁复仇?”

    孙尚香不由得无言以对,只能默然不语。

    刘辩叹息一声:“尚香姑娘啊,说句发自肺腑的话,其实朕还是比较欣赏孙文台孙伯符父子,都算得上当世豪杰。之所以与朕沙场争锋,所谓的为族人报仇之类的话都是幌子而已,还不是为了逐鹿天下?若是朕输了,死在乱箭之下的人就是朕,到时朕的亲人又该找谁去复仇?”

    顿了一顿,呷了一口茶继续规劝:“听我一句劝,告诉你兄长大丈夫当恩怨分明,审时度势,这才是真豪杰!明知必死,却不肯回头,这是愚蠢。你兄长求死,难道要五万将士一起陪葬么?到时候这五万人的家眷又该找谁去复仇?”

    孙尚香听着刘辩的规劝,紧紧的咬着嘴唇,看得出她的内心正在被刘辩说服。

    刘辩继续攻心:“你告诉你兄长,若是他归顺,朕会赏赐他县侯之爵,世袭罔替!并且追封令尊,表彰其剿灭黄巾讨伐董卓之功,不再追究进犯金陵之罪。而且,你的舅父吴景,还有堂兄孙贲都被捉了,朕一直没有降罪于他们,若是令兄肯归顺,朕可以一并赦免无罪,还将加以重用。”

    “我可以见见舅父大人么?”孙尚香叹息一声,语气柔和了许多。

    “出尘,带孙姑娘去见见吴景将军!”刘辩朝门外吩咐一声。

    毕竟人皆有贪生之念,这段时间刘辩用同样的道理对吴景劝谏了几次,吴景也表示愿意写信劝降孙策,而且已经寄出了书信。相比起来,孙贲的骨头则就硬了许多,尽管刘辩一直在规劝,却依旧破口大骂,因此刘辩只让孙尚香去见吴景。

    张出尘答应一声,押解着孙尚香前往关押吴景的地方会面。过了大半个时辰方才回来,重新出现在刘辩面前的时候眼眶红肿,显然见到了久违的亲人之后,大哭了一场。

    “如何,孙姑娘考虑好了么?”刘辩再次递给孙尚香一杯清茶。

    “我愿意给兄长修书,劝他归降!”孙尚香终于接过刘辩递来的茶杯,犹如重归于好的小情侣。

    “不用修书了!”刘辩挥挥手,说的非常绝决。

    孙尚香脸色大变:“你……你反悔了,言而无信!”

    “朕准备放你回襄阳!”

    “放我?”孙尚香又惊又喜,吃惊之余,手中的茶水都溅了出来,湿了衣衫,“你说放我回襄阳?”

    “姑娘,你湿身了!”刘辩笑笑,递过一块手绢,“对,放你回襄阳,君无戏言!”

    孙尚香鼻子一酸:“何时?”

    “现在!”刘辩回答的干脆。

    “为何?仅仅让我回去劝兄长,万一我劝服不了他呢?”孙尚香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语气。

    刘辩拿起关羽写给自己的书信交给孙尚香:“你自己看吧,看完之后你就会明白了。”

    话虽然如此说,但孙尚香看完之后依然一脸迷茫:“刘备觉得受到了羞辱,想要把我讨回去,这有什么不妥?”

    刘辩莞尔一笑,娓娓道来:“孙姑娘啊,人心险恶,须知人心隔肚皮的道理!当初,朕之所以能够准确的捕获你,就是刘备故意泄露了你的行踪。”

    “刘备故意泄露我的行踪,为何?我是他的妻妾啊!”孙尚香又恼又羞,不愿意相信。

    “因为刘备想要一个光明正大造反的理由,而你只是他的一颗棋子!”

    孙尚香的心一阵难过:“那他现在为什么又要把我讨回去?”

    刘辩呷一口茶水:“因为刘备打算再把你当一次棋子,朕若是不肯送你去巴蜀,便会失信于关羽。朕若是真的送你到了巴蜀,他也可以挽回颜面,然后向你兄长邀功请赏,让你们孙家欠他一个天大的情分。所以,朕就干脆放你回去劝降孙伯符将军,之后孙姑娘何去何从,一切都由你做主,与朕再无干系!”

    “这刘备真是个伪君子!”孙尚香柳眉倒竖,咬牙切齿,“我早晚去巴蜀与他算账!”

    刘辩朝门外喊一声:“来人,给孙姑娘准备马匹武器,送他出城!”

    “诺!”文鸯答应一声,飞快的准备去了。

    刘辩朝孙尚香莞尔一笑:“尚香姑娘,这一路上保重!朕相信你冰雪聪明,一定知道该怎么做,朕相信用不了太久,我们还会再谋面的。”

    孙尚香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感激的神色,拱手道:“多谢……陛下!”

    话音落下,毫不犹豫的转身出了书房,跟着张出尘领了马匹与佩剑,由文鸯送出了江陵城一路向北,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孙尚香一路快马加鞭,走了六七十里,忽然山谷中一声哨响,火把齐鸣,杀出了一支两百余人的山贼队伍呐喊着拦住了去路。孙尚香挥剑死战,但寡不敌众,支撑了片刻失足坠马,被强贼五花大绑,抓上了山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