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八十六 吴起挂帅

    “吴起来了?快宣!”刘辩大喜过望,急忙暂时放下手头上的事情,翘首期盼。

    文鸯有些诧异:“咦……听陛下的语气,莫非认识此人?而且在一直等候的样子。”

    刘辩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灵机一动,信口胡诌道:“不错,徐公明将军曾经向朕举荐,说是有个兖州定陶人,姓吴名启,最近几年一直在荆州隐居,让朕加以留意,故此知道此人。”

    反正给吴起镀镀金,积攒点功绩,就要把他派往交州迎战蒙恬,这样也可以顺理成章的对诸葛亮、沮授、文鸯他们有个交代,因为是徐晃举荐的,自然要派他去交州支援了。文鸯、孔明他们总不能跑到交州去问徐晃吧?

    一盏茶的时间,文鸯就带着吴起进了太守府,穿亭过廊,不消片刻就来到了刘辩办公的书房。

    “陛下在此,还不快快跪拜!”来到御书房,文鸯手按佩剑,叉手而立,向吴起提醒一声。

    与这个世界上的平民百姓初次见皇帝不敢抬头不同,吴起飞快的瞄了高高在上的天子一眼,然后跪倒在地,稽首顿拜:“草民吴启拜见陛下,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吴起扫了自己一眼,刘辩当然也要仔细的审视吴起一番。只见他长得身高约莫七尺八寸,器宇轩昂,阔面重颐,一双眼睛深沉而犀利,再配上一双浓眉,看得出是个杀伐果断的人。

    “吴先生平身!”刘辩正襟危坐,轻轻召唤一声,“听文统领说吴先生此来乃为求仕,请介绍一下自己。”

    “谢陛下!”

    吴起对天子的礼贤下士,谦逊待人很是满意,拱手作答:“回陛下的话,庶民祖籍兖州定陶,表字亚圣。自幼游览各地。略通兵书,只恨报国无门,一直未能出仕。后来青州黄巾作乱,庶民便南下荆州避难。在江陵求学交友。这几日见陛下出榜求贤,故此前来求仕。”

    正说话间,忽然守门的侍卫来报有关羽的书信从成都送到,刘辩急忙召见使者,当着吴起的面把书信浏览了一遍。原来是关羽在书信中说要化干戈为玉帛。关键都在孙尚香的身上,因为刘备一直为此耿耿于怀,觉得抬不起头来,若是能把孙尚香送还,刘备的心结自然会迎刃而解。

    “唉……关二爷真是实在人啊!”刘辩表面上不露声色,心中却暗自叹息。

    “刘备这人脸皮厚着呢,怎么会因为一个未过门的小妾而觉得抬不起头来?他可是曾经说过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我看这分明是法正、房玄龄等人的反击,让我要么忍痛送出孙尚香,要么就失信于关羽。破坏朕在关羽心目中的形象。”刘辩双眉微蹙,在心中暗自沉吟。

    为了试探吴起的本事,也算是真心求教,刘辩把书信交给吴起:“亚圣先生看看这封书信,你认为朕该如何应对?”

    对于天子的信任,吴起受宠若惊,自己初次来面圣,天子就以机密大事询问,这是多大的信任?简直足以比肩在渭水垂钓的姜尚了。

    吴起接过书信,飞快的阅览了一遍。然后微微闭目略作思忖,随即拱手道:“回陛下的话,庶民虽然身在江湖,但对于天下大事也有所耳闻。陛下与刘备的干戈纷争。也是略知一二。以庶民之见,抛出孙尚香乃是刘备故意所为,继而以此为由行叛逆之举。”

    “陛下利用离间之计,逼的刘备、关羽兄弟间嫌隙渐生,此乃神来之笔,庶民佩服的五体投地。此计之妙。堪比陈平离间项羽、范增。而关羽此次修书替刘备求回孙尚香,怕是刘备投石问路之计,意在让陛下左右为难,他好坐收渔翁之利。要么讨回孙尚香,为自己赢得颜面结好孙策,要么让陛下失信于关羽,化解陛下的离间之计。”

    “英雄所见略同,朕也是这般看法!”刘辩向吴起竖起了大拇指,不吝赞美之词,“吴先生虽然身在江湖,但目光敏锐,丝毫不输朝堂谋臣,果真胸怀大才。”

    “谢陛下褒奖,起也只是斗胆妄言!”吴起急忙作揖谦虚,心中愈发觉得自己求见天子的决定实在太正确了。

    “刘备手下不乏善谋之人,这一计也的确厉害,吴先生认为朕该如何化解?”刘辩伸手轻抚唇角的绒须,正色问道。

    吴起拱手道:“庶民不知道陛下对孙尚香打算如何处置?但庶民认为,若是陛下能够把孙尚香送还给孙策,采用移花接木之策,则刘备的投石问路便不解自破,无论孙尚香是死是活,都与陛下无关。”

    顿了一顿,略带不安的道:“当然,若是陛下对孙尚香还有别的想法,就当庶民这话没说……”

    刘辩笑笑:“呵呵……吴先生直说无妨,朕还不是一个好色的昏君,在女人与江山之间,朕懂得该如何取舍。”

    听了天子的表态,吴起这才放心,拱手道:“当然,庶民也不是让陛下白白放走孙尚香。孙策来到荆州已经将近两年,我对他的品性也略知一二,知道这孙策是个重情重义,爱护兄弟姐妹的人。陛下若是能够善待孙尚香,甚至感动孙尚香,让她回到孙策面前替陛下美言几句,说不定能劝降孙策。就算不能,也能动摇孙策死战的决心,减少对陛下的仇视,动摇他死战的意志!”

    刘辩颔首赞成:“嗯……吴先生这话说到朕的心坎里来了,朕也是这么想的。正是为了对孙策施展攻心之策,所以朕一直没有问罪孙策的舅舅与堂兄。吴先生的欲擒故纵之计不错,朕会设法取得孙尚香的信任,放她回江陵劝降孙策。这样的话,刘备也没办法再把脏水泼到朕的身上了。”

    谋划完毕,刘辩吩咐设宴款待吴起:“吴先生刚来,就给朕化解了一个难题,果真是胸怀韬略。朕在此擢升你为偏将军,并且赏赐兵部员外郎的头衔。”

    “多谢陛下厚爱,吴起愿为陛下粉身碎骨!”吴起大喜过望,跪地谢恩。

    为了给吴起镀金,刘辩召集诸葛亮、沮授、蒯越、魏徵等文臣一块来赴宴,介绍他们与吴起认识。

    吴起在席间道:“陛下对微臣如此厚爱,无以为报,家中有一对祖传双锤,传说是昔年的楚王送给先人吴起的。今日愿献给陛下,转赠给拥有盖世神力的大将,助陛下扫平天下!”

    刘辩当即派文鸯带着御林军前往吴起的居所,用马车把这对二百多斤的“八棱龙虎黄金锤”取来,展示给在座的文武,也算是吴起的一桩功绩。

    何元庆对这双大锤颇感兴趣,提起来耍了一圈,满脸遗憾的道:“锤是好锤,但就是太重了一些,用起来有些不太顺手。只能遗憾的看着他归别人了!”

    刘辩笑道:“岳鹏举的长子岳云向朕讨要多时了,让朕寻找能工巧匠,上等玄铁为他锻造一双大锤,今日这对巨锤正好派人给岳云送去。”

    说干就干,刘辩立即命文鸯挑选几个锦衣卫,用马车拉着这对大锤离开江陵,辗转跋涉送到襄阳城北的岳飞大营,交给岳云,让他建功立业。

    送走了大锤,刘辩对吴起道:“如今贵霜国大军进入了南越,意在觊觎交州,不知吴卿可有胆量率兵前往救援?”

    吴起现在急需立功的机会,自然不会推辞,一口答应了下来:“臣愿率兵赴南越救援!”

    从江陵到桂阳有一千五百里路,再到交趾还有两千多里,总路程接近四千里。如此远的距离长途跋涉,若是靠步兵徒步,怕是两个月才能走到,因此刘辩又对吴起道:“朕拨给你五千骑兵,赐予你沿途招募士兵的权力,一边行军一边征兵,由沿途郡县提供粮草,可有把握救援交州?”

    吴起拱手道:“若能得假节钺,起敢保证抵一月左右抵达交趾,凑齐一支三万人的队伍。”

    刘辩目光如炬,朗声道:“朕擢升你为建威将军,担任救援交趾主将,假节钺,对沿途郡县视察安抚,招募兵马。自偏将、县令以下有权先斩后奏!”

    “谢陛下隆恩,起定然不负圣望!”吴起刚来投效,就得以单独统率三军,当下铭感五内,稽首谢恩,同时送上了自己的愉悦点。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吴起愉悦点20个,宿主当前拥有的愉悦点总数已上升到59个。并且系统检测到吴起第二属性:强兵——由吴起亲手组建的军队,达到一定的训练时间可提升士卒2——3点武力。”

    刘辩又对何元庆道:“此去交州山高路远,你就担任副将陪吴起一起南下交州,支援徐晃吧!”

    何元庆是个以武力见长的武将,对权力没有多大**,相对来说更喜欢冲锋陷阵,你要是让他担任主将,心里反而不乐意。当下爽快的拱手领命:“臣遵旨,此去交州见了贵霜蛮夷,一定会大开杀戒!”

    兵贵神速,吴起当即与何元庆点起了五千骑兵,辞别了天子,离开江陵朝交州方向星夜进军。刘辩觉得光一个何元庆还不够,有了马超、龙且等人的加入,现在荆州境内的猛将扎堆,于是大笔一挥,调遣驻守在公安的杨七郎跟随吴起南征,与何元庆一块担任副将,驰援交州。

    安排完了一切,天色渐黑,刘辩吩咐张出尘把孙尚香带来见自己,准备和弓腰姬禀秉烛夜探,聊聊人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