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八十一 至亲皆可杀!

    拿掉关羽的兵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关羽的部曲是他的嫡系,大部分都是他一手招募的,深深的打上了关羽的烙印,突然更换主将这些将士会心服口服么?关羽会心甘情愿的交出兵权么?若是关羽交出兵权之后下一步又会何去何从?这些都是刘备必须考虑的事情。

    好在刘备也不是省油的灯,经过了无数个失眠的夜晚,已经有了不露痕迹削去关羽兵权的妙计。若是能够成功实施,既不会让关羽的部曲产生抵触情绪,也能让关羽心甘情愿的交出兵权。

    因为这不是刘备心血来潮的主意,更不是迫于益州帮的压力做出的决定,而是接到关羽一直按兵不动的消息之后,刘备的心底就萌生了这个念头。

    后来关羽放走了单刀赴会的刘辩,甚至不惜杀掉魏文升,这让刘备剥夺关羽兵权的想法变得无比坚定,说是铁石心肠也不为过。只是刘备一来要顾及自己的形象,不想落个背信弃义的名声,二来也不想与关羽闹得太僵,还想借助关羽的力量为自己开疆拓土,毕竟关羽的能力在整个天下都算得上出类拔萃。

    如何化解刘辩的离间之计,让关羽继续死心塌地的给自己卖命,这让刘备寝食难安,殚精竭虑,在这一个春天苦苦思索对策,最终想出了一个可以不露痕迹的剥夺关羽兵权的妙计。但刘备知道自己这个手段很黑,所以不会与任何人商议,只要天知地知自己知道即可。

    仅仅有了对策还不够,刘备还要等待一个合适的良机,等待自己手下的文武弹劾关羽,自己做出被逼无奈含泪拿下关羽兵权的决定。这样就可以一举两得,既能剥夺关羽的兵权,减少对自己的威胁;还能维护自己忠厚仁义的形象,把拿掉关羽兵权的责任推到益州帮身上。

    而现在,刘备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出手了,还附带演了一场哭戏!

    结果就是所有在场的人都没有猜到刘备心中的想法,俱都以为刘备是个忠厚仁义的君主。即便关羽如此肆意妄为,刘备还是不忍心责怪自己的兄弟。只是迫于无奈才决定拿下关羽的兵权,这绝对是一个宅心仁厚的君主啊!

    只是让刘备想不到的是,刘辩又向自己出招了,竟然鬼使神差的找到了关羽心底最爱的女人,此刻正派人送到巴蜀来与关羽团聚。而且自己与关羽兄弟多年。还不曾听他对自己提起过,一想到这里,刘备的心就一阵绞痛。

    “刘辩竖子厉害啊!”

    为了保证谈话的机密性,刘备带着房玄龄、法正、吴懿三人来到了书房,坐定之后叹息一声,“刘辩小儿送给云长女人这一手让咱们麻杆打狼两头怕啊!”

    房玄龄抚须赞成:“大王所言极是,这一招太狠毒,若是大王派人刺杀了杜氏,必然会惹得云长将军动怒,弄不好会反目成仇。可是大王若是不闻不问。天知道这杜氏是不是刘辩派来的耳目?有她天天在云长将军耳边吹枕头风,只怕忠心也难以保证。”

    吴懿提议道:“何不趁着杜氏在进入成都之前,派人在半路上刺杀了?”

    刘备摇头:“条条大道,阡陌纵横,天知道刘辩的人会走哪条道路?而且只要杜氏死在了巴蜀的境内,刘辩离间我与云长的目的就已经达到。即便孤再怎么向云长保证与孤无关,也怕他会心生隔阂,把这笔账算在我的头上!”

    “大王的意思是杜氏不能杀?”吴懿抚摸着坚硬的胡须,一副狗咬刺猬无从下口的表情。

    “不能杀!”刘备叹息一声,“如果让孤在云长恨我。与杜氏挑拨离间之中选择一个,孤还是选择后者吧!孤相信我们的桃园之情,绝不是一个女人可以破坏的!”

    “可是大王心中也不痛快啊,如鲠在喉。”沉默了许久的法正终于吐出了一句话。

    刘备伸手揉了揉两个硕大的耳垂。问法正:“孝直可有妙计反击刘辩这竖子?”

    法正笑笑,带着一丝狡诈:“哼哼……臣适才倒是琢磨了一个主意,我说出来大王与房尚书、吴将军一块参谋参谋!”

    “哈哈……我就知道孝直你主意最多,快说来听听。”刘备大喜过望,急忙催促法正把主意道来。

    法正清了清嗓子,娓娓道来:“刘辩不是喜欢送女人么。咱们就让他送个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大王可告诉云长将军,就说你最介意的是刘辩抢了孙夫人,让刘辩把孙尚香送到成都,只有这样大王才会跟刘辩有化干戈为玉帛的可能。”

    “听说刘辩的乾阳宫中有许多倾国倾城的嫔妃,只怕一个稚嫩的孙尚香迷不住他吧?万一刘辩真的派人把孙尚香送到了成都,你说让孤食言而肥呢,还是主动称臣退兵?要么就只能失信于云长,看起来不妥呀!”刘备眉头微皱,连连摇头。

    “哈哈……”法正大笑,“大王投鼠忌器,不敢杀杜氏,难道还不敢杀孙尚香么?大王可以网罗顶级刺客,派人潜入江陵附近,在刘辩的地盘上刺杀掉孙尚香,然后把责任推给刘辩。让云长将军认识到刘辩是个言而无信的小人,根本不会遵守诺言!”

    刘备和吴懿略作思忖,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便一起颔首:“此计虽然阴险了一些,倒是可以一试,若是能够成功,定然会破坏刘辩在云长心目中的形象。”

    房玄龄叹息道:“只是可惜了孙尚香这个无辜的姑娘!”

    法正眉毛微挑:“无毒不丈夫,更何况是刘辩先拿女人做文章,咱们只好见招拆招!”

    商量好了反击刘辩的主意,法正又询问道:“大王可有把握拿掉关羽的兵权?若是不行,就在大殿中埋伏下刀斧手算了……”

    刘备双目微闭,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孤不想听到这样的言论,无论何时,孤都不会谋害自己的兄弟。如何削去云长的兵权,我心中自有主意!”

    吴懿又问:“削去关羽兵权之后,大王心中可有好的继任人选?”

    “庞士元建议让德舆(刘裕表字)接掌筑阳兵权。”刘备答道,庞统的书信他一直还没让第二个人看。

    “不可!”

    刘备话音刚落,法正就跳出来唱反调:“臣听闻刘裕在汉中这两年以来,大肆招兵买马,志向不小。而且我看他气度不凡,胸怀霸气,只怕并非久居人下之辈。”

    “可他是大王的族弟啊!”吴懿皱眉。

    法正冷声道:“欲谋大事者,至亲皆可杀!更何况大王与刘裕只是堂兄弟关系,大王是中山靖王之后,而刘裕亦是,谁又能断定他肯一直屈居大王之下?自从韩遂归降之后,刘德舆手下的兵马已经有五六万之众,若是让他掌握了筑阳的兵权,只怕威胁犹在关羽之上,大王不得不防啊!”

    刘备微微颔首:“孤心中自有计较!”

    顿了一顿又问:“若是按照孝直的意思,何人可以去筑阳接掌兵权?”

    法正拱手道:“臣建议派石翼石达开去筑阳接掌关羽的兵权。”

    刘备摇头否决;“石达开目前正在督兵扫荡云南、永昌、建宁等蛮夷,若是把他调去筑阳,谁来平定南蛮?”

    “魏文通或者吴懿将军可胜任否?”房玄龄问道。

    刘备当着吴懿的面直接否决:“资历不够,能力也不够!”

    吴懿性格忠厚,倒也没有生气:“何不让张三将军接掌筑阳的兵权?与庞士元一起掌管两路兵马,便于调动。”

    刘备摇头:“翼德虽然鲁莽,但却绝不会夺云长兵权的。”

    就在这时,婢女从后院前来禀报:“启禀大王,甘王妃生了,生了一个王子!”

    已经快要四十的刘备膝下一直无子,此刻听闻甘夫人给自己生了一个儿子,不由得笑逐颜开,将眼前的烦恼暂时抛在了脑后:“太好了,快带我去看看!”

    “恭喜大王喜得王子,此乃国之大幸!”房玄龄、法正、吴懿三人一起恭贺。

    当下一起跟着刘备直奔王府后院,只见刚刚诞生的男婴生的白白胖胖,憨态可掬,用秤杆秤了一下重十一斤(汉代计量)。房玄龄、法正等三人再次向刘备恭贺,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按照正常的历史,阿斗至少还需要十年左右才能出世,但这次却因为刘辩穿越的蝴蝶效应,提前来到了这个世界。

    “请大王给孩儿赐名!”甘夫人虽然略显疲倦,但脸上的兴奋却是掩藏不住。

    刘备沉吟道:“孤记得夫人怀孕之时曾经做梦仰吞北斗,就可此子取名阿斗吧,大名就叫做刘禅。”

    时候已经不早,房玄龄与法正、吴懿又逗留了一会,迟迟无法拿定继任刘备的人选,只好暂时告退,回头再做计较。

    三人走后,刘备看看天色大亮,吩咐内侍道:“你速速去驿馆把云长请来,孤要与他单独对饮,共叙兄弟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