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七十九 千军万马如草芥

    被关羽凌厉的眼神一瞪,坐在监斩台上的五位巴蜀重臣心中顿生寒意,不由自主的把眼神挪开,或者假装低头整理衣衫,或者装作充耳不闻,谁也不敢直撄其锋。

    “唔……咕……”

    魏文通觉得自己几乎要死了,喉咙被关羽的一双铁掌扼住,一点气也透不上来,本来就发紫的脸色在逐渐变黑。双脚在空中乱蹬,离地面虽然近在咫尺却犹如远在天涯,仿佛迷失在浩瀚海洋中的船只,永远也靠不到岸边。

    “君侯暂息雷霆之怒,快快把魏将军放下来,有话好好说!”

    在座的五人中,房玄龄自恃百官之首的身份,没有首先开口。而杜如晦因为上次刘辩单枪赴会的事情已经与关羽交恶,张松、黄权在关羽来成都之前压根不认识,最后只好由刘备的舅兄吴懿开口相求。

    关羽依旧将魏文通拎在空中,厉声喝问:“吴国舅,关某问你,周仓所犯何罪,尔等竟然要把他斩首示众?”

    一开始被关羽震慑了的泠苞缓过神来,大声咆哮道:“关云长,别人怕你我不怕你,你以为川中无人么?你的亲随擅杀大将,难道不该以命相抵么?不要说他,就是你,也有纵凶杀人管教不严之罪!”

    关羽放声大笑,声振寰宇:“哈哈……真是可笑,既是大将,为何被我的一个随从轻易杀掉?我看分明就是酒囊饭袋,也敢妄称大将?”

    泠苞顿时为之语塞,想要再骂几句壮壮胆子,却被关羽双目猛地一瞪,双腿鬼使神差般一软,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引得密不透风的观众一阵哄笑,直冲云霄。

    “无胆鼠辈,也敢自称大将?”

    关羽也没想到泠苞被自己一声怒斥吓得跪倒在地,当下飞起一脚把泠苞踢下了监斩台,摔了个鼻青脸肿。冷哼道:“哼……若巴蜀大将都是这般胆色,谈何争霸天下?”

    看到魏文通、泠苞丢尽了颜面,房玄龄暗自做了一个深呼吸,缓缓站起身来。毕竟自己是汉中王手下的尚书令。巴蜀的百官之首,不能在气势上被关羽压制了。

    当下朝着关羽微微拱手,拉长腔调喝了一声:“关将军,房乔有话说!”

    “某在汉中王手下已经效力三载有余,彼时不说大王与将军穷途末路。至少也是无家可归吧?是房乔建议大王进军上庸,攻占汉中,继而图谋巴蜀,才有了今日的气候。房乔没有苦劳也有功劳吧?”房玄龄一副痛心疾首的语气打起了感情牌。

    听了房玄龄的话,关羽不由得耸然动容,想起了当初与刘备屈居平原,在夹缝中生存的往事。当下手上的力气稍稍松了一些,让魏文通双脚落地,但依旧未曾完全放弃控制。而被关羽掐了这段时间的魏文通此刻已经进入眩晕状态,四肢无力。有气进没气出,看起来只要关羽松手,他就会跌倒在地。

    看到关羽给自己留了情面,房玄龄心中稍安,继续拱手苦劝:“君侯啊,要杀周仓不干魏将军之事,乃是由房乔做的决定。我是百官之首,君侯要问责就拿房乔问罪吧!”

    “房尚书,关某问你,魏文通、泠苞说周仓擅杀大将。我却要问周仓为何行凶杀人?”关羽放弃了武力威胁,与房玄龄据理力争。

    房玄龄沉声回答:“周仓私放奸细!”

    “哪来的奸细?”关羽追问。

    “刘辩派来的奸细!”房玄龄回答。

    关羽再问:“刘辩是谁?”

    “东汉皇帝!”房玄龄再答。

    “我等可是汉臣?”关羽继续追问。

    房玄龄颔首:“大王乃是大汉汉中王,我等是他的臣子,自然是汉臣!”

    关羽双眉微挑:“刘辩既是汉帝。我等又是汉臣,君臣互通书信,岂不是天经地义之事,何来奸细一说?”

    “……”房玄龄为之语塞。

    相貌丑陋的张松跳出来给房玄龄解围:“君侯啊……你这话就不对了,刘辩曾经是皇帝不假,但他却是无道昏君。已经被董卓废去帝号,最多只能算是僭越自立的伪帝。大王与川中的文武现在已经奉洛阳的天子为帝,所以刘辩派来的使者就是奸细!”

    “哼哼……”关羽连声冷笑,“你的相貌足够丑陋,但你的看法却比你的相貌更加丑陋。董卓乃是祸国殃民的逆贼,当初十八路诸侯齐聚讨伐,天下无人不想手刃此贼。而今你竟然抬出董卓来压我,莫非你是董卓余孽?”

    张松吓了一跳:“关候……你可不能血口喷人!”

    房玄龄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长揖到地:“关将军啊,关二爷,房乔在这里给你施礼了!君侯既然与大王义结金兰,当初在桃园中立下誓言,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为何今日只顾自己的忠义之名,却要把大王置于水火之中?”

    关羽傲然道:“关某就是怕兄长受奸佞蛊惑,坠于水火之中,才迢迢千里来到巴蜀劝他千万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兄长本是汉室后裔,又是陛下的皇叔,因何相煎太急?”

    “关将军不见韩信、彭越、英布之事么?鸟尽弓藏,兔死狗烹是他们刘家的作风!”房玄龄说的字字痛心。

    “兄长既不是韩信,也不是彭越,更不是英布;而当今天子也不是高祖!更何况韩信、彭越、英布等人并非高祖所杀,乃是吕氏所为,尔等又岂能把帐算在刘家头上?”

    关羽心中的怒气化作唇枪舌剑,凭一己之力舌战巴蜀文武,竟然丝毫不落下风。直让周遭的百姓听得议论纷纷,交头接耳,莫衷一是。

    顿了一顿,关羽扫了房玄龄、杜如晦等人一眼,提高嗓门厉声斥责:“我看尔等皆是贪图荣华富贵之辈,妄想成为开国元勋,所以才蛊惑兄长与天子作对。你们的所作所为必然会被史官记录在笔下!”

    说到这里,关羽右掌平推,将悠悠醒转过来的魏文通一把推下了监斩台,摔了个狗啃泥。

    继而背负双手在监斩台上来回踱步,任凭春风吹得长髯飘飘,高声呵斥:“自从黄巾之乱以来,至今已有十余载,大汉十三州无日不战。人命贱如草芥,路上白骨成堆,尔等怎忍心再蛊惑兄长挑起事端,让无辜的百姓葬身战火之中?异族入寇,无日不掠,尔等不齐心协力辅佐朝廷,抵御外辱,反为了荣华富贵,撺掇兄长挑起内战,迟早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一直沉默不语的杜如晦按捺不住怒火,勃然训斥:“关云长……你这是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分明是你贪图虚名,想要用大王的人头染红你的爵位,却在在这里污蔑我等贪图富贵,是何道理?”

    关羽冷哼一声:“我关某人胸怀坦荡,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中间无愧于心!我行得正坐得端,我的作为自有后人评论,不劳你评价!”

    关羽说着话用脚尖挑起鬼头刀,一挥手割断了周仓与戴宗身上的绳索,喝一声:“周仓,把戴千户送出成都,有我在此,我看谁敢动一动?”

    关羽手提鬼头刀伫立在监斩台中央,犹如天神下凡,威风凛凛。周遭数千蜀兵及数十名将校,竟然无人敢动一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周仓带着戴宗离开法场,挤出了人群,绝尘而去。

    马蹄声响起,原来是法正外出归来,听闻城中出了大事,急忙带了随从赶到了菜市口法场,分开围观的人群,登上了监斩台。

    “孝直回来了!”

    法正的地位虽然略逊于房玄龄,但因为诡计多端,所以很受巴蜀官员器重。此刻看到法正归来,所有人心中俱都一喜。

    法正向关羽及房玄龄等人分别施了一圈礼,最后向关羽拱手道:“君侯啊,不是法正替邓贤将军说理,邓将军自从归顺大王之后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算他抓……抓东汉皇帝的使者不对,但也是罪不至死,你的随从就这样把人杀了,若不以法绳之,实在难以服众啊!便是大王在此,怕是也要追究个是非对错!”

    关羽背负双手,傲然而立:“是关某吩咐周仓‘谁敢阻拦直管砍死’,错不在他,在关某身上!”

    关羽说着话突然横刀在颈部,做出了一个自刎的姿势,“既然诸位将军与大人要个交待,关某今日便给你们个交待!”

    在场的众人心中俱都一“咯噔”,先是一惊,接着就是狂喜,“哈哈……这关羽是不是今天情绪太亢奋了,准备横刀自刎?若是这样,真是苍天有眼呢!”

    说时迟那时快,关羽手腕一翻,刀光一闪,却是割下了一缕胡须,交在法正手中:“关某今日割须代首,将项上首级暂且寄下,他日再将功赎罪!”

    话音落下,关羽将鬼头刀丢在地上,从士卒手中夺过自己的青龙偃月刀纵身跳下了监斩台。

    两旁围观的百姓齐刷刷的闪开一条大道,在数千巴蜀士兵及文武大臣的注视下,关羽手提青龙偃月刀,扬长而去。房玄龄、法正、魏文通等文武面面相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