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七十八 怒劫法场

    周仓是个实在人,关羽说谁敢阻拦直管砍死,周仓真的就毫不犹豫的把邓贤砍了。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眼快看书

    如果是岳胜或者关铃在此,肯定不会这么鲁莽,关羽这样说只是听起来更有气势一些,让戴宗看到把他平安送出成都的决心,难不成刘备阻拦也要一刀砍死么?

    但周仓不管那么多,在周仓的眼里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二爷让自己做什么自己就做什么;二爷说“谁敢阻拦直管砍死”,所以周仓毫不犹豫的一刀把邓贤的脑袋砍了下来,才不去考虑结果,二爷说了“天塌下来有他顶着!”

    周仓杀了邓贤也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带了十名随从在大街上寻找戴宗,恰好与赶来的魏文通迎面撞个正着。

    看到戴宗被魏文通五花大绑,周仓呲牙裂目,手中青龙偃月刀一横,大声咆哮:“魏文通,你这个狗娘养的,前番不顾二爷的命令在路上伏击大汉天子,现在又公然截杀大汉使者,我看你分明是想谋反!快快把人放了,否则我刀下无情!”

    魏文通掌中金背开山刀一横,破口大骂:“我呸,你这个莽夫竟敢血口喷人!关羽背主求荣,勾结刘辩,出卖自己的结义兄长,实乃不仁不义之徒!身在成都竟然还不忘与狗皇帝私通书信,被我等抓个人赃并获,恼羞成怒之下纵容部下行凶,杀死汉中王麾下大将,我魏文通岂能容你?左右,给我拿下!”

    得了魏文通一声吩咐,四五百蜀兵各自挺起手中的红缨枪,呐喊着朝周仓围了上来,长枪乱刺,雨点般朝周仓的浑身上下乱戳。

    周仓大声咆哮。吼声如雷,挥舞起青龙偃月刀奋力死战。奈何蜀兵人多势众,周仓奋力砍杀了四五十人,但自己也身中数枪,大腿上、脊背上、肩膀上都是鲜血淋淋的窟窿,在战马被刀斧手砍断四肢之后,跌落在地。被蜀兵一拥而上,捆绑了起来。

    魏文通捉了戴宗、周仓二人,押解着直奔房玄龄府邸,商议如何处置。

    “搜身!”房玄龄冷静的下令。

    魏文通亲自动手在戴宗和周仓身上搜索一番,把关羽写给刘辩的回信搜了出来,老实不客气的拆开交给房玄龄、杜如晦、张松、吴懿、泠苞、黄权等文武挨着看了一遍。

    看完之后,一个个无不面现鄙夷之色:“亏着大王如此器重关羽,这厮真是忘恩负义,不只不仁不义。而且还是个好色之徒!刘辩仅凭一个女人就把他迷得神魂颠倒,感恩戴德。也不怕天下英雄耻笑?”

    “依我之见,我等不如趁大王外出未归,重兵包围驿馆,斩杀关羽,为大王除去这个祸患!”魏文通手按佩剑,义愤填膺的提出了请求。

    张松手捻胡须表示赞成:“此事可行!我等先斩后奏,若大王责怪下来,一起承担,法不责众,我想大王也不会过于深究。”

    吴懿的妹妹刚在去年冬天嫁给了刘备。所以替刘备考虑的比较多一些,连忙摇头否决:“此事万万使不得!关羽虽然骄横跋扈,但毕竟与大王是义结金兰的兄弟。如果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我想大王不会对关羽下手。我们若是这样贸然杀掉关羽,定然会置大王于不仁不义的境地。此事绝不可行,还是等大王回来之后再做定夺吧!”

    “吴国舅。你好歹也是大王的舅兄,怎的如此没有担当?”

    眼见得好基友邓贤死在周仓刀下,泠苞也是怒不可遏。恨不能手刃关羽为邓贤报仇。没想到大家群情激昂之际,吴懿却站出来唱反调,这让泠苞很是不满,当下便出言讥讽。

    吴懿据理力争:“杀一关羽容易,但杀完关羽之后万事皆休了么?这样会损害大王的名誉,让他背上戕害结义兄弟的恶名不说,还会导致关羽手下的五万人马归顺刘辩。此外,张翼德将军性格鲁莽,在他不知晓的情况下擅杀关羽,定然也会惹得三将军勃然大怒,若他联合关羽的旧部向大王兴师问罪,那局面就糟糕了!”

    房玄龄抚须赞成:“嗯……吴国舅所言也有道理,捉拿关羽干系重大,非我等所能承担,还是等大王回来之后再做计较吧!”

    “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关羽纵凶杀人,我等却要忍气吞声?”泠苞第一个站出来表示不满,“我不服!”

    “房尚书,我也不服!”魏文通也拍着胸膛抗议,“如果说关羽上次杀我兄弟,是因为违抗他的军令,大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这一次,邓贤将军正在执行公务,却惨遭断头之祸,何罪之有?若大王执意偏袒,岂不让人心寒?”

    杜如晦咳嗽一声,提出了折衷的意见:“我等不敢杀关羽,还不敢杀周仓么?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周仓无缘无故杀害邓贤将军,按罪当诛。我等便把周仓杀掉,一来给巴蜀的将军出一口心中恶气,二来也可以杀杀关羽的嚣张气焰。诸位以为如何?”

    “松赞成!”张松第一个举手赞成。

    魏文通与泠苞虽然还有些不甘心,但能够把周仓宰了杀鸡儆猴,让关羽心里不爽也是件不错的事情。万一刘备回来后包庇关羽,那才叫憋屈呢,在目前的这种情况下能杀一个算一吧!

    “把周仓杀了,把刘辩的使者也杀了!”魏文通与泠苞一起提出建议,“杀掉刘辩的使者后放出风声,就说是关羽杀的,这样还能破坏刘辩与关羽的关系。”

    吴懿与黄权没有吭声,在他们的心里对刘备偏袒关羽也很是不满。更何况一个随从一刀杀了巴蜀集团的大将,简直是关羽在赤luo裸的打他们的脸,若是巴蜀集团的人连个屁也不敢放,还有何颜面在官场上混?

    尚书令房玄龄是成都的文武百官之首,刘备不在都城之时,大事都由他拍板。此刻听了众人的议论,拍板做了最后的决定:“周仓擅杀大将,论罪当诛!刘辩的使者挑拨离间,破坏大王与关将军的关系,也是不容饶恕。着魏、泠两位将军带兵押往法场,斩首示众!”

    为了防止关羽大闹法场,房玄龄决定带着杜如晦、吴懿等人一块到法场坐镇,若关羽真的来劫人,就要严厉训斥,让他无地自容。

    不大会功夫,魏文通就与泠苞点起了两千士兵,押解着周仓与戴宗赶往菜市口的法场,而房玄龄、杜如晦、张松、吴懿等成都的重量级大员俱都一块随行,谨防关羽闹事。

    如果只是单纯的杀周仓泄恨,完全可以在房玄龄府邸门前动手。但这帮人抱定了挫挫关羽威风,打关羽一个耳光的目的,唯恐无人不知,大张旗鼓的押解着周、戴二人赶往法场。一路上引得无数百姓跟在后面围观,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消息很快的传遍了全城。

    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菜市口法场的周围就被围得人山人海,水泄不通。闻风前来看热闹的百姓至少不下三万,各种论调甚嚣尘上。

    房玄龄、杜如晦、张松、吴懿、黄权等人在台上高坐观看,而魏文通则与泠苞负责监斩。

    “时辰已到,将犯人周仓、戴宗验明正身,斩首示众!”魏文通丢出一支令箭,大喝一声。

    坦胸露/ru的侩子手朝三十多斤的鬼头刀喷一口酒,深深的吸一口气,将大刀高高举起,就要狠狠的砍下去,“九泉之下莫要怪俺,俺也只是混口饭吃!”

    千钧一发之际,一支羽箭破空而来,正中侩子手左臂。一阵锥心刺骨的疼痛传遍全身,鬼头刀顿时拿捏不住,“叮当”一声跌落在地。

    只见关羽手提弓箭从人山人海的观众里面挤了出来,纵身一跃跳上了断头台,三尺长髯迎风飘扬,不怒自威:“关羽在此,谁敢动手?”

    周仓与戴宗绝处逢生,俱都喜出望外,齐齐喊一声:“二爷?”

    魏文通又急又怒,从地上摸起鬼头刀就要去砍周仓的人头:“好你个关云长,真是骄横跋扈!纵容部下擅杀大将不说,还敢劫法场?周仓擅杀大将,按罪当诛,我这就当着你的面砍下他的脑袋!”

    “你敢?”

    关羽突然爆发出一声雷霆般的怒吼,卧蚕眉倒竖,丹凤眼圆睁,伸出蒲扇般的手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扼住了魏文通的咽喉,猛地一用力,把魏文通硬生生的提了起来。

    魏文通的身高只有八尺,而关羽的身高九尺有余,足足比魏文通高出了将近一头。趁着魏文通不备一下子扼住了他的咽喉,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魏文通提了起来,双脚悬空。

    “欺……人……”

    魏文通既难受又羞愧,想要用手里的钢刀去捅关羽,却被关羽的另一只大手抓住腕部,使劲一转,发出“咔嚓”的一声响,顿时痛彻心扉你。钢刀“呛啷”一声落地,登时没了反抗之力。

    “尔等说关某敢不敢把魏文通掐死?”关羽拎着魏文通,大踏步的走向监斩台,用丹凤眼扫了房玄龄、杜如晦等人一眼,厉声喝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