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七十四 关云长与关长生

    (ps:双倍月票还在继续,不求票就要落下悬崖,剑客再次问一声,哪位兄弟下来月票了,请支持剑客一把)

    江陵太守府议事厅,两个女人匍匐在地,酥/胸微颤,景色旖旎。

    刘辩正襟危坐,一副非礼勿视的样子:“两位妇人起来说话!”

    “陛下不答应,民妇不敢起来!”邹氏跪在地上耍赖,杜氏也跟着不动,一边叩首,波涛汹涌,一边嘤嘤啜泣,梨花带雨。

    “答应何事?”刘辩正色询问,你们两个娘们到底让朕答应什么呢?

    “其实朕心里想的是双菲两个ren妻会不会有奖励。”刘辩发现自己也被系统娘带的有点失去节操,“然而朕只是想想而已,朕不会真的干出这种事情来……”

    “正常情况下!”刘辩马上在心里做了补充,“不正常的情况下就不好说了。”

    譬如自己处在困境之中,急需一员虎将救驾,而偏偏点数又不够,这种情况下自己或许会改变初衷。毕竟蝼蚁尚且贪生,何况天子?这荣华富贵,倾国美人,谁能舍得?”

    “答应不让我们去做官妓,不把我们卖去青楼!”邹氏壮着胆子,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刘辩笑笑:“放心吧,两位夫人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朕不会强人所难!而且,那样做的话也会大材小用,你们应该有更高的利用价值。”

    “谢陛下!”邹氏与杜氏方才放心,一起磕头谢恩,然后战战兢兢的起身,束手站立一旁。

    刘辩先问邹氏:“先把你的身世道来,如何成为吕布妾氏的,可曾为他生产子嗣?”

    邹氏肃拜作答,把自己先跟张济,后来被杨素手下俘获,改名换姓化名杨珂,以杨素妹妹的身份嫁给了吕布。

    为了洗白自己。邹氏极力撇清自己与杨素、吕布的关系:“民妇本是良家妇人,无辜被杨素当做棋子赐给了吕布,被玷污了清白。民妇心中不安,有心一死。却放不下家中父母,只能忍辱偷生。”

    刘辩心中冷笑,未置可否。

    这四五年以来,刘辩也算阅女无数,对女人的性格通过相貌一看便知。正所谓相由心生。而这邹氏的相貌正是属于水性杨花的那一类,要不然她也不会与曹操一拍即合,水乳交融。虽然这其中肯定有曹操权力威胁的因素,但邹氏本身也是生性放荡之人,却是跑不掉的。

    “给本宿主查询一下邹氏的各项能力值与魅力,看看将来能否用来做些文章?”刘辩双目似闭似睁,悄悄向系统下达指示。

    “叮咚……系统正在查询中,请宿主稍等!”

    “邹氏——武力27,统率22,智力68。政治46,魅力95.”

    “95的魅力,颜值不错,将来必然会派上用场!”刘辩在心里自忖一声,随即把目光转移到了杜氏的身上。

    只见她长得比邹氏苗条一些,看起来也要年轻两三岁,眉目之间显得庄重一些,不像邹氏那么媚态横生,而且脸上的妆容也比邹氏淡了许多。

    “你这民妇自称姓杜,不知是何来历?夫家是谁?因何出现在吕布府邸之中。以至于被我军擒获?”刘辩接过张出尘递过来的茶碗,呷了一口,沉声问道。

    杜氏低头束手,柔声答道:“回陛下的话。民妇姓杜名月娘,娘家河东解良。我是吕温侯麾下大将秦宜禄的妻子,那晚到温候家中拜访邹夫人……因此被擒!民妇一向安分守已,更不敢悖逆陛下天威,还望陛下高抬贵手,放民妇回家与夫君团聚。”

    刘辩双眉微皱:“嗯……你竟然是秦宜禄的妻子?”

    杜氏又惊又喜。犹如抓到了救命稻草:“民妇的丈夫正是秦宜禄,莫非陛下认识我夫君?”

    “不认识!”刘辩兜头给杜月娘泼了一盆冷水,挥手示意秦良玉把邹氏带下去好生款待,安排两个侍女伺候左右,将来或许还有用到之时。

    “秦将军把邹氏带下去,展护卫也退下吧,留下红拂一个人在这里陪朕即可。”

    没想到天子要与杜月娘单独谈话,邹氏顿时受到了伤害,论相貌自己在她之上,凭什么?

    “难道陛下没有话与妾身说么?”邹氏一脸幽怨,双目含春。

    “呛啷”一声,张出尘突然拔剑:“退下!一个被俘虏的妇人,而且嫁了多次,也敢自称妾身?再敢口不择言,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头?”

    邹氏大惊失色,慌不迭的跟着秦良玉退出了议事厅,再也不敢有非分之想。

    待秦良玉、展昭、邹氏一起退下之后,刘辩这才和颜悦色的询问杜月娘:“不知杜夫人可曾认识关羽?”

    “关羽?”杜月娘一脸茫然,“听过这个名字,知道是汉中王刘备的结义兄弟,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他的表字叫做关云长,祖籍也是河东解良,说起来你们是同乡,难道杜夫人真的不认识么?”刘辩努力的提示着杜月娘。

    杜月娘很努力地回忆,片刻之后还是摇头:“实在想不起这么一个人!”

    “那关长生呢?”刘辩脑海中灵光一闪,忽然想起关云长的表字是在祖籍杀人之后更改的,他本来的表字其实叫做长生。

    “长生?”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杜月娘身体不由得一颤,仿佛触电一般,一双美眸中立即泛出晶莹,“陛下说的关长生与关云长是什么关系?”

    刘辩正色端坐,肃声道:“关羽长就是关长生,关长生就是关云长,而关云长与关长生都是关羽,河东解良人。”

    “呜”的一声,杜月娘在听了刘辩的解释之后,忍不住失声痛哭:“原来长生哥没死,我就相信上苍有眼,不会让好人短命的,呜呜……长生哥没死,真是太好了!”

    “嗯……原来关二与杜氏之间真的有故事?怪不得在历史上击破下邳,斩杀吕布之后关羽会向曹操讨要杜氏,原来两人是旧识啊!而且看杜氏哭的梨花带雨,悲伤欲绝,或许两人之间还有斩不断理还乱的故事呢!”

    刘辩暗自在心里思忖,一脸同情的递给杜氏一块手帕:“杜氏莫哭,把你与关长生的事情说来与朕听听,朕会为你做主。”

    杜月娘连声谢恩,接过手帕擦拭了下泪痕,又啜泣了片刻方才停止了抽泣,看哭的如此悲恸,刘辩更加相信关羽与杜月娘之间有旧情,这是发自内心的悲伤而不是伪装出来的。

    杜月娘轻启朱唇,娓娓道来:“回陛下的话,民妇与长生哥都是河东解良镇人士,而且相隔只有一条街坊。民妇的父亲是镇上的医匠,那年民妇去山中采药,遇上几个山贼,幸亏长生哥砍柴经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打跑了几个山贼。那年民妇十五岁,这是我与长生哥的初次邂逅……”

    杜月娘说到这里,目光中满是回忆,仿佛如醉如痴,看得出对仗义援手的恩公满心仰慕。

    “英雄救美,原来高傲的关二爷也有浪漫的故事啊!”刘辩在心中啧啧惊叹。

    “可是,回到家中民妇与父亲到长生哥家中答谢救命之恩,方才知道长生哥已经有了妻室,是胡金定姐姐。一个勤劳、善良、贤惠的女人。”杜月娘说到这里目光中满满的都是遗憾。

    “好吧,与许多故事都是一样的剧情!”刘辩眉头微皱,表示自己爱莫能助。放在穿越前这就是未婚少女做小三的故事,说起来还是三妻四妾的旧社会对男人更有吸引力一些。

    杜月娘继续诉说:“民妇感激长生哥的救命之恩,就算做小妾也是心甘情愿,只是家父性格顽固,无论如何也不答应让我做妾氏,并把民妇许配给了镇上张员外的独子为妻。”

    “那张员外的儿子不仅相貌丑陋,而且游手好闲,时常欺压百姓,欺男霸女。婚事还没定下来,民妇在逛街之时就被他率领几个家丁掳回家中,想要玷污于我。不知长生哥如何得知了消息,一怒闯进张员外家中,摔死了张员外的劣子不说,还手刃了张家十几口家丁。县衙发了文书捉拿长生哥,长生哥舍弃了家眷独自逃亡……”

    杜月娘嘤嘤啜泣,把自己与关羽之间的爱恨情仇娓娓道来,说到动情之处不禁潸然泪下,“长生哥两次救了我的性命,也不知死活,而胡夫人也挟带着幼子杳无音讯。就在长生哥被官府捉拿不过半月的时间之后,黄巾军大贤良师手下的大将张牛角率军洗劫了解良镇,而民妇亦被裹挟,父亲死于乱军之中。”

    刘辩微微颔首:“嗯……关长生两次救你,而且不惜为了你犯下杀人大祸,可见对你情深意重,为何杜氏不寻找关长生,与他结为秦晋之好?”

    “呜呜……”杜月娘再次抹泪,哭的伤心欲绝,“虽然天大地大,民妇也有寻找长生哥以身相许,报答救命之恩的想法。奈何民妇被黄巾叛军抓获,却是身不由己。恰在此时,丁原麾下大将吕布率军讨贼,在河东斩杀张牛角,民妇在乱军中为吕布部将秦宜禄所救。”

    “那你嫁给秦宜禄为妻了?”

    刘辩摇头叹息,为关二这场曲折的因缘惋惜不已。郎有情妾有意,这本是一段凄美的爱情绝唱,最终却劳燕分飞,各奔东西,说起真是让人唏嘘不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