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六十七 凤雏涅盘

    羊角峪是一座形似羊角的山谷,山谷两侧植被茂盛,杂草丛生。

    在这万物复苏的季节,去年的枯草还未褪去,而新绿却已经萌芽,漫山遍野黄绿相间,色彩斑驳。

    刘辩一声令下,文鸯率领三千精锐冒着箭雨冲进了山谷,将随身携带的火硝、硫磺、松油的易燃物抛洒在两侧的枯草树丛中,然后迅速的撤退。

    汉军的动作太快,蜀军还没反应过来,只有零星的箭雨射下来,因此文鸯手下的士卒伤亡不大,只有寥寥百余人丧生在伏兵的弩箭之下。

    东风愈吹愈烈,硫磺、火硝的味道在山谷中弥漫,呛得许多蜀兵咳嗽不止,干咳声此起彼伏停不下来。

    正在山谷中央与严颜指挥伏兵的庞统闻到气味后大惊失色:“不好,汉军识破我们的诱敌之计了,而且还准备了引火之物,又有东风协助,我军大事不妙,速撤!”

    随着庞统一声令下,羊角峪之中响起了蜀军收兵的号角,凄厉呜咽,急促而惊慌。

    “放火箭!”刘辩佩剑一挥,沉声下令。

    养由基率领四千多弓弩兵迅速的越过姜松、陆文龙率领的先锋部队,将涂抹了松油的火箭点燃,朝着山谷中乱箭齐发。

    不消片刻功夫,羊角峪中就已经火光冲天,大火在硫磺、火硝的助力之下,很快的从山脚底下向上燃烧,熊熊火光映红了苍穹,炙烤的乌云都变成火红一片。

    东风劲吹,风借火势更加肆虐,以席卷之势在山谷中弥漫。不大会功夫,整个羊角峪就惨叫声连天,许多来不及下山的蜀兵被一丈多高的火苗所吞噬,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在熊熊大火中翻滚挣扎,最后发出烧焦的味道,令人闻之欲呕。

    火势猛烈。看样子天黑之前烧不完,刘辩下令收兵回公安。经此一战之后,估计张飞损失不小,少不得伤筋动骨。若是没有来自巴蜀的援兵,估计短时间内不会再有多少威胁。

    就在汉军凯旋而归之时,张飞与庞统率领被烧得灰头土脸的蜀军狼狈不堪的逃出山谷,聚拢了残兵败将返回猇亭大营,派人清点损失。折损了七千余人。再加上之前的连续数战,张飞麾下的兵力已经从刚离开巴蜀时候的五万人锐减到三万,再也无力威胁公安。

    猇亭大营帅帐之内,张飞召集众将共商对策。

    坐在帅案后面的张飞粗暴的扯掉身上被大火烧焦的上衣,坦.露出健壮黝黑的胸肌,一脸不甘心的派遣吴班返回成都向刘备请求援兵:“不报今日之仇,我张翼德誓不为人!你速速去成都见我兄长,让他派遣五万人马前来猇亭助阵!”

    “巴蜀新定,人心未稳,一时之间怕是抽不出五万人来。我等不如暂时退回江州,重整旗鼓来日再战。”傅友德一脸慎重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行,大哥不允许退兵!”张飞一口回绝,“若不是二哥半月之前叮嘱我不要对刘辩动兵,我也不会按兵不动到现在。前几日大哥刚刚派使者送来书信,让我设法解襄阳之围,又岂能同意我退兵?”

    傅友德意气消沉的道:“并非我长汉军威风灭自己志气,襄阳城北有岳飞的十万大军,公安有刘辩亲自坐镇。韩世忠率领六七万人马攻打长沙,霍去疾围困周瑜多时。凭我们手中的区区三万人,又如何能够解襄阳之围?”

    庞统的两条眉毛已经被大火烧焦,头发也被炙烤的像是烫了发一般蜷曲,满脸烟灰。蓬头垢面,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听了傅友德的话插嘴道:“荆州境内就有现成的五万人马,何须再从成都征调。”

    听了庞统的话,张飞精神登时为之一振,一拳砸在桌案上:“军师快说,这现成的五万人马在哪里?”

    “就在上庸方向!”庞统朝正北方向指了指。“关将军的五万人马一直按兵不动,这不就是现成的么?”

    张飞登时泄气:“原来军师说的是二哥的人马,我怎能抢二哥的兵马?此事绝不可行!”

    庞统一来还没有忘记不受关羽重用的仇恨,二来又把这次兵败归罪到关羽头上,要不是关羽按兵不动,让本部人马陷入困境,又岂会遭受这场惨败?

    “关将军太自私,沽名钓誉,根本没把主公与三将军的兄弟之情放在心中。三将军又何必顾及兄弟之情?关羽在上庸按兵不动,一来是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二来拥兵自重想要胁迫主公投靠刘辩,好为他自己谋取一场荣华富贵!”庞统一边命士卒打来清水洗脸,一边朝关羽开喷。

    张飞眉头皱成一团疙瘩:“军师说不对,二哥重名声倒是不假,但他绝不会出卖兄弟的!”

    “知人知面难知心,倘若主公率部归顺刘辩,他关羽可以封侯拜将,享受荣华富贵,但主公最后的下场绝对会像韩信、彭越一样!而三将军你杀了这么多汉军,谁又敢保证刘辩不会秋后算账,加害于三将军?难道这就是关羽的兄弟之情?”

    庞统坚定不移的继续黑关羽,“要检验关羽是不是拥兵自重很简单,三将军就给主公修书一封,让关羽把上庸的兵权交出来。”

    张飞被庞统说的有些动摇,沉吟道:“让二哥交出兵权试探一番也不是不行,但我却不会接收二哥的兵权,免得我们兄弟之间出现了隔阂。”

    庞统洗完了脸又对着铜镜梳理乱发,建议道:“若三将军实在不愿意接受关羽的兵权,可向主公提议让刘裕将军接管上庸的兵权。我听说刘裕将军在上庸训练的军队兵强马壮,颇有大将风范,若是有刘裕将军接掌关羽的兵马,与我军左右呼应,定能一血今日兵败之耻!”

    张飞闷闷不乐的道:“要给大哥写信,军师你自己写吧,我实在不愿意说二哥的坏话!”

    “也好,这个坏人就让我来做!”

    庞统当即提笔修书一封,交给吴班,命他连夜返回成都,向刘备提议让刘裕前往上庸坐镇,接掌关羽麾下的兵马。

    夜色苍茫,星辰寂寥。

    被这场大火烧的蓬头垢面的庞统仰望天空,在心中恨恨的立下誓言:“刘辩、诸葛亮,今日火攻之耻,我庞统来日一定加倍奉还,让尔等看看凤凰涅槃的庞统决不可小觑!”

    “叮咚……系统提示,宿主获得庞统仇恨点20个,当前拥有的仇恨点总数上升到85个,愉悦点65个,复活点2050个,复活碎片22枚!”

    就在庞统咬牙切齿之际,正在公安由薛灵芸伺候着沐浴的刘辩同时收到了系统的提示,不由得眉头微皱,“嗯……庞统这是恼羞成怒了?既然收到了庞统的仇恨点,那就给本宿主查询一下庞统的各项能力。”

    “叮咚……系统正在查询中,请宿主稍等!”

    “叮咚……巅峰庞统——统率85,武力53,智力97,政治86。”

    “庞统特殊属性一:连环——每使用谋略获得一场胜利,将会阶段性降低失败方所有谋士2点智力,并且第二次对同一军团使用谋略时降低该军团所有谋士2点智力。”

    “啧啧……庞统的连环属性不亚于孔明的神算啊,也是脑残片性质的,一旦被他占了上风,在谋略方面就会被死死的压制住。”刘辩在享受薛灵芸纤纤玉指的同时,在心里暗自感叹一声。

    “庞统特殊属性二:涅槃——拥有此属性者每失败一次,将会做出深刻的反省,吸取教训,从而会导致统率或者智力随机增长2点,上限为200。受‘涅槃’属性影响,庞统统率上升2点,永久增长至86!”

    “嘶……不愧是和卧龙齐名的凤雏,这两项属性都很牛叉啊,若是发展的好,完全涅槃之后的庞统有可能会变成一个双百的牛人,到时候可就棘手了。若是有机会,需要早点解决了这家伙!”听完庞统的属性之后,刘辩在心里提醒自己要重视庞统带来的威胁。

    张飞的威胁暂时解除,刘辩在对马超翘首期盼的同时,又召集麾下的文武共商破江陵之策:“襄阳城高墙厚,北面有长江作为护城河,西面有樊城互为犄角,易守难攻。可江陵只有吴景、邢道容镇守,我军何不趁此机会猛攻江陵,一举破城,让襄阳彻底变成孤城?”

    久未立功的关胜手抚胡须,大步出列:“启奏陛下,小臣久未立功,愿求一支兵马作为前锋,誓要攻破江陵,斩吴景、邢道容首级献于陛下帐前!”

    望着求战心切的关胜,刘辩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单刀赴会时候见到的关羽,两人的相似度竟然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若不是自己知道关胜的身份,还真的会被混淆。比起岳胜、关铃、魏文通来,关胜与关羽的想象更胜一筹。

    “哈哈……真有破江陵之策了!”刘辩大笑一声,手指关胜,“能否兵不血刃的拿下江陵,就在关将军的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