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六十五 三个诸葛亮,顶个活神仙!

    刘辩在黄罗伞盖之下立马横枪,准备欣赏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

    回忆起来,自从去年五月李世民突袭金陵,李元霸单挑自己手下群英之后,刘辩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势均力敌的对决。凭心而论,这种刀刀见血,扣人心弦的恶战比起美人歌舞来刺激多了,有幸目睹一次就足以让你终生难忘!

    “哎呀……怪不得都说天水姜松有万夫难当之勇,张三爷怕你了!”

    两员大将在沙场上马连环,枪来矛往,恶战了二十几个回合,张飞突然出人预料的拨马败走,倒拖了长矛败归本阵,姜松拍马挺枪,紧追不舍。

    “咦……好勇斗狠的猛张飞怎么突然改变风格了呢?这还是虎牢关下恶战吕布,葭萌关挑灯夜战马超的张翼德么?两人的武力差只有三点,少说也要一两百个回合才能分出胜负,张三屠夫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没听说过张飞会使用回马矛啊!”

    刘辩正暗自诧异,想要大声提醒姜松防备张飞使诈,没想到蜀军一阵锣响,一万五千人马调转阵脚,潮水般的向西退去。

    “嗯……蜀军竟然撤走了?张三到底几个意思?”刘辩脑海里跳出一串问号,“莫非是诈败诱敌?似乎演义中的诸侯都喜欢使用这种伎俩!”

    “陛下,张飞未尽全力,忽然败走,怕是前来诱敌。”

    就在刘辩暗自思忖之际,诸葛亮催马来到面前,提出了他的分析。现在的诸葛亮还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手脚灵活,自然不会让亲兵推着自己。那是大佬的风范,诸葛亮现在还没这资历,更何况还有天子御驾亲征,当然更要谨言慎行。

    诸葛亮话音刚落,孙膑在旁边附和:“孔明所言极是,此乃蜀兵诱敌之计。前方必有伏兵。我军可将计就计,佯作追赶,待看到道路狭窄,草木丛生之地便引燃大火。焚烧蜀军,定能取胜!”

    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而现在三个诸葛亮凑一块,至少能顶半个神仙了吧?谁敢在这个组合面前使用阴谋诡计,简直就是班门弄斧。关公面前耍大刀!

    “诸葛亮等于一个诸葛亮,孙膑智力稍胜孔明一筹,把多出来的智力借给朕一些,那么朕也算得上弱化版的诸葛亮了。我们三个人围成一团,可不就是三个诸葛亮么?”

    想到这里,刘辩顿生一种高大上的感觉,伸手轻抚唇角的胡须,一脸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表情:“两位所言正合朕意,张飞轻易败走。定然是诱敌之计,十有**是庞统教唆的。我军便按孙先生所说将计就计,追赶到逼仄狭窄,草木丛生之处放起大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诸葛亮抬头凝望天空,似有所思。

    “叮咚……诸葛亮‘观天’属性开启,临时增加50个专业智力点,对天气的判断能力达到245点,相当于一颗小型气象卫星。”

    “哈哈……难道诸葛妖孽要借东风,重演火烧赤壁的一幕吗?”听了系统的提示。刘辩在心底大笑一声,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拭目以待看看孔明有何高招?

    战场上机会稍纵即逝,诸葛亮也没有太多的时间耽搁。仰头向东凝视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就对刘辩拱手道:“陛下,亮适才观看天象,推测午后将会有东风吹起,而且越吹越大。我军可走走停停,拖延时辰到下午起风。届时再点燃大火,定能让风助火势,烧的蜀军片甲不留。”

    听了诸葛亮的话,孙膑也仰头凝视天空,只见旭日当空,风和日丽,哪里有半点起风的样子。还以为诸葛亮是胡乱猜测的,莞尔一笑道:“这天色如此晴朗,又怎会起风?”

    诸葛亮面带微笑,胸有成竹的道:“亮敢在此立下军令状,午后必然风起!”

    见诸葛亮说的信誓旦旦,孙膑也不争辩,还以为诸葛亮年轻气盛喜欢出风头,自己让他几分也是无妨,免得伤了同僚和气,“不管能否起风,按照孔明所言行事却是有利无害。我军走走停停,且追且走,反而更能麻痹蜀军,让庞统、张飞以为我军中计,从而疏于防范,到时趁机放火,反而能取得奇效。”

    身边有两个顶级谋士帮着出谋划策真好,刘辩只需负责下令即可。手中长枪一招,命姜松、陆文龙带队追袭,但不要追的太猛,一路走走停停,拖慢蜀军撤退的脚步。同时命养由基率领弓弩兵悄悄准备火箭,在箭矢上涂抹松油,随时待命发射。又命文鸯挑选三千行动敏捷,手脚伶俐的精兵,暗自准备好硫磺、火硝等助燃物,只等一声令下,便冲上去抛洒进树木草丛中。

    姜松与陆文龙按照刘辩的吩咐率军冲在最前面追了七八里路之后就减缓了步伐,从一开始的跑步状态改成了散步溜达。

    张飞看到之后,果然调转马头前来回来挑衅:“姓姜的,不要欺人太甚!三爷我今天身体欠佳,改日与你再战,你休要不识好歹的追赶,否则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哈哈……谁说大爷要追赶了?看你跑的比兔子还快,就知道是个色厉内荏,外强中干的无胆之辈!你逃命去吧,没看到姜爷的队伍不打算追了么!”姜松知道了刘辩的计划,便按捺着性子挑逗张飞。

    张飞勃然大怒,咆哮道:“就知道你是个贪生怕死之辈!”

    姜松大笑:“你这个杀猪的屠夫是不是猪头肉吃多了,变成了猪脑子?说话疯疯癫癫,前言不搭后语,一会让我追赶一会又不让我追赶,你到底让老子追还是不让老子追?”

    张飞被姜松的辱骂彻底激怒,吼声如雷,飞纵胯下五花马,挥舞起丈八蛇矛直冲汉军阵脚:“姓姜的休要猖狂,吃我一矛!”

    随着张飞的咆哮,刘辩再次收到了系统的提示:“叮咚……张飞的怒喝属性再次爆发,降低汉军偏将周琦3点武力。同时张飞的‘威势’属性爆发,自身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203!”

    姜松正要拨马出阵,旁边的陆文龙却已经绰起双枪杀出阵来:“张三匹夫休要猖狂,可识得吴郡陆文龙?”

    “你就是那个靠着武如意才混成大将的陆文龙?”张飞被姜松骂了个狗血淋头,干脆迁怒于陆文龙。

    “匹夫讨死!”

    陆文龙也是血气方刚,年轻气盛,听了张飞的辱骂,顿时勃然大怒。手中双枪挥舞的银光闪烁,奔着张飞上中下三路一阵狂风骤雨般的猛攻。

    “叮咚……陆文龙‘威压’属性爆发,降低张飞2点武力!”

    两员大将在山路上厮杀成一团,双方的兵马擂鼓助威,鼓噪呐喊,一个个看的眼花缭乱。

    两将枪来矛往,酣战了五十回合,胜负难分,但看起来张飞却有愈战愈勇的气势,不时的发出咆哮怒吼,声如惊雷。

    就在这时,刘辩带着孙膑、诸葛亮、养由基、文鸯追了上来,看到陆文龙抵不过张飞,不由得暗自皱眉:“看来光基础武力高也不行,陆文龙202的武力竟然抵不过张飞,实在出人意料啊!”

    看起来张飞杀的兴起,把庞统的诱敌之计忘了,这怎么能行?汉军还等着将计就计,反客为主火烧蜀军呢,刘辩立即喝令姜松出马助阵。

    张飞出了一口胸中恶气,方才记起庞统交代给自己的诱敌之计。本方的伏兵还在前面三十里的羊角峪等着汉军钻进口袋呢,自己岂能逞一时之勇而误了大事?

    “哼……江东鼠辈以多欺少算什么英雄好汉?三爷今日身体不适,改日再战!”张飞留下一句话拨马就走,引领着一万五千蜀兵再次向西撤退。

    姜松与陆文龙再次引领着汉军前锋部队向前追袭,按照诸葛亮的计划一路走走停停,尽量的拖延时间。张飞唯恐汉军撤退,不时的停下脚步回头挑衅几嗓子,等撩起了汉军的怒火之后掉头就走,一心想把汉军引入包围圈。

    到了中午时分,天气忽然转阴,吹得旌旗猎猎作响,天空彤云密布,遮掩了太阳。天地间变得阴沉沉一团,东风呼啸的声音从耳边掠过,且有越刮越大的趋势。

    “哎呀……孔明年纪轻轻,竟然有这样的观天之术,实在是匪夷所思啊!”孙膑大吃一惊,对诸葛亮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样的观天之术,历史上怕是也就只有太公吕尚、文王姬昌才能做到吧?”

    诸葛亮莞尔一笑,谦虚道:“孙先生过奖了,亮对于天象也只是略通一二,凑巧猜中罢了。”

    就在这时,斥候飞马来报:“启禀陛下,前方五里左右地形逐渐陡峭狭窄,是一片山谷地带。谷中树木林立,枯草丛生,疑有伏兵!”

    刘辩长枪一挥,朝文鸯与养由基下令:“文鸯率兵冲锋,将助燃物抛洒进树木草丛之中,养由基率弓弩手放火箭引燃大火,火烧蜀军!”

    ps:双倍月票期间,请弟兄们把手里的月票投出来支持一下,剑客在这里拜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