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五十九 真君子坐怀不乱

    “叮咚……系统检测到卫青隐藏属性‘稳进’爆发,统率阶段性+2,智力+2!”

    许久没听到系统的提示,刘辩就在薛灵芸姐弟的陪同下到厢房吃晚饭,一碗米饭刚刚下肚,脑海中忽然又响起了系统的提示音,急忙低下头去凝神聆听。

    “稳进——此属性拥有者在一场战争之中,每取得一次战役胜利,则自身统率增加2点,上限为3点;智力增加2点,上限为6点;一直持续到此次战争结束。”

    “叮咚……系统提示,受稳进属性影响,卫青当前的统率上升至202,智力上升94.”

    “叮咚……系统检测到卫青第二属性:克骑——与大规模骑兵作战之时,降低对方主将3点统率,副将2点统率,所属部队战斗力上升,斗志上升。”

    “啧啧……卫国舅的双属性果然强大,统率上升3点之后将会增加到203,这已经逼近人类统率的极限了。有他的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另外还有专门克制匈奴骑兵的‘克骑’,配上霍去病的疾驰和威风,简直是绝配啊!能够打爆匈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大汉双璧果真名不虚传!”刘辩一边向嘴里扒饭,一边替卫青感到高兴。

    “陛下,你怎么这么高兴,嘴巴都乐的合不住了?”薛戟看到刘辩偷着乐,心中忍俊不禁,放下筷子问道。

    刘辩呵呵一笑,不动声色的道:“看的你的武艺进步神速,朕当然高兴了。”

    刘辩把薛戟从武当山带回来之后,为了培养薛戟赚取复活点,就让他拜姜松为师,学习枪法。姜松见薛戟的姐姐得宠,再加上他还是大将薛礼的堂弟,而且自身的天赋也算上乘,遂欣然收薛戟为徒,传授他枪法。不过半月的功夫,薛戟的武艺的确进步神速。

    “真的么?陛下见我练枪了?”

    得了天子的夸奖,薛戟登时精神抖擞,从袖子里掏了手绢擦擦嘴角的油渍。把正对着刘辩的窗户打开,然后跑到院子里找了一把枪,在月色之下挥舞了起来,“请陛下指点!”

    刘辩一边颔首观看,一边向系统下达了指示:“给本宿主查询下薛戟的各项能力。看看这半个月以来有多少变化?”

    “叮咚……系统正在查询中,当前薛戟——统率25,武力59,智力56,政治26。其中武力增加3点,智力增加2点,政治增加2点,宿主获得复活点50个,宿主可以随时选择结算,提取复活点。”

    “不错、不错……才半个月的功夫。这小子武力就增加3点,给朕赚了50个复活点,孺子可教也!”系统查询完毕之后,刘辩在心里暗自夸奖了一声。

    不大会功夫,十三岁的薛戟满头大汗的跑进了厢房,得意洋洋的道:“怎么样陛下?小子的武艺精进了不少吧?”

    刘辩向小舅子竖起大拇指夸赞了几句,起身从随身箱子里取了一本兵书,却是亲自誊抄的《李靖兵法》,为了赚取复活点,刘辩决定把这本兵书送给薛戟。让他研修用兵之道。

    虽然李靖的兵书有几率提升他人的统率2-2点,但这毕竟是李靖的心血,李靖不打算公布于世,刘辩也不好强人所难。前段时间李靖为了答谢天子的赐婚。派人向刘辩敬献一本兵书,为防内容泄露,刘辩亲自动手誊抄了三本,其中一本送给了诸葛亮,而这一本则拿出来送给薛戟,让他学习兵法。给自己赚取复活点,就当是投资好了。

    “这是李药师将军的兵书,天下没几个人能够参悟此书,你可要用心阅读。”刘辩把兵书交到薛戟手里,郑重的叮嘱道。

    薛戟大喜过望,拜谢之后,拿着兵书一溜烟的跑了。

    看着相依为命的弟弟欢呼雀跃,薛灵芸一脸幸福的捧出了一件衣衫:“陛下,这是妾身这段时间为你缝制的,请陛下看看是否称心?”

    刘辩接在手中仔细端详,只见这条红黑相间的龙袍设计精致,针线均匀,比起穿越前服装大师的作品有过之而无不及,不由得竖起大拇指称赞:“爱姬这针线活真是巧夺天工,不愧是针神娘娘!”

    “什么针神娘娘?”薛灵芸一脸羞怯,大惑不解的问道。

    刘辩笑笑:“这是朕赐给你的封号,等回金陵之后,朕就册封你为美人。”

    “谢陛下隆恩!”薛灵芸肃拜致谢,心花怒放,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能够得到名分自然是最开心的事情,“请陛下试试是否合身?不合身的话臣妾再拿去修改。”

    刘辩忽然将娇艳欲滴,温柔可人的美娇/娘拦腰抱起,大笑着走向卧室:“还是由爱姬来给朕试穿吧!”

    可能是关羽去巴蜀的时候走了一趟张飞大营,这半个月来以来,张飞、庞统一直在猇亭按兵不动,而孙策也不敢贸然出击,难得忙里偷闲,刘辩自然要苦中作乐。

    上洛县城。

    卫青命人把抢回来的田真尸体收殓了,派人送到江东,又修书一封给公安的天子,请求给田真追封,并且将其灵柩葬入忠义陵。

    晚饭过后,卫青请来薛仁贵,召集杨再兴、吕蒙以及兄弟卫疆等人一起来到议事厅共商破敌之策:“诸位先去休息,天亮之后听我调度,明日必然大破吕布!”

    薛仁贵微笑道:“我与诸位将军静观卫将军用兵,愿听调遣!”

    待众将退去后,卫青吩咐手下把邹氏带到自己房间,自有妙计。

    邹氏先跟了张济一段时间,被杨素俘虏之后改名为杨珂,认作自己的妹子,许配给了吕布。谁知道邹氏被吕布的威武雄壮折服,对吕布一见倾心,便把真相和盘托出,直接导致了吕布与杨素关系破裂,从此遂改回本姓。

    “不知将军唤小女子有何吩咐?”战战兢兢的邹氏向卫青肃拜施礼。

    卫青坐在桌案前看书,巍然不动,一言不发。

    邹氏咬咬牙,嗫嚅道:“小女子……也知道在这乱世……人命贱如草芥。小女子……既然……既然落进了将军手中,愿意任凭将军处置!只要……将军……不杀小女子即可。”

    在这乱世之中,女人的节操可谓不值一文,尤其是大荒之年。一个馍馍就可以换来一个妇女宽衣解带。比起生命来说,贞操真的算不得什么,况且邹氏也不是什么贞节烈女,自然不会拿生命硬扛。前世她先从张济,后随曹操。这一世依旧是先跟张济,后来跟了吕布,所以在她看来也不差卫青这一个。与其反抗还不如享受呢,女人天生不就是被男人睡得么?

    “这卫将军虽然没有奉先高大魁梧,但却也是温文儒雅,说起来我也不算吃亏!”邹氏在心里暗自思忖,不消片刻竟然转忧为喜。

    “你坐在床上即可!”

    卫青也不抬头,挥挥手示意邹氏到床榻上坐了。

    邹氏一颗心砰砰直跳,便按照卫青的吩咐到床榻边坐了,故作羞怯的低头等待卫青走过来。谁知道过了一个多时辰。卫青依然坐在桌案前面看书,一直目不斜视。

    邹氏心中大惑不解,实在猜不透卫青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不成这个男人把自己召来,就是让自己看他读书的么?

    “怎么会这样?我长这么大,还没有那个男人能够抵抗我的魅力呢!”邹氏咬着牙自忖,仿佛受到了奇耻大辱。

    “将军,夜已深,你不来么?”邹氏说着话自己宽衣解带,“小女子只求将军善待妾身,不要把我送到军营。都说红颜薄命。妾身实在害怕的紧!”

    卫青恍若未闻,连头也不抬:“你困了自己入睡便是,本将要夜读春秋!”

    邹氏既羞又恼,心中又惴惴不安。只好自己钻进被窝入睡。直到下半夜,卫青一直端坐在桌案前面读书,青铜灯里的油添加了三四次,但卫青却一直都不曾斜视。

    就在邹氏走进卫青房间的时候,早有人按照卫青的吩咐传开了谣言,“吕布的夫人邹氏被卫将军睡了。**声可真是撩人呢!”

    凌晨之时,卫青走出厢房,召来杨再兴、卫疆,吩咐道:“你二人各自引兵一万,冒着夜色出关,在神仙岭左右埋伏,待我军与吕布厮杀之时,你二人便从两旁杀出,夹击吕布。”

    “诺!”

    卫疆与杨再兴答应一声,各自点了一万人马,顶着朦朦胧胧的夜色出了上洛城,前往神仙岭寻找伏击地点去了。

    邹氏被卫青染指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遍了上洛的大街小巷,次日午时就传到了吕布大营。

    吕布被气的暴跳如雷,脸色几乎变成了猪肝,拍案怒吼:“全军拔营,向前猛攻上洛关,不破城池,誓死不还!不杀卫青、薛礼,我把吕字倒过来写!”

    听说邹氏被人睡了,十六岁的吕玲绮心里乐开了花,就差放声大笑了,当下抿着嘴强忍笑意:“父亲大人,吕字倒过来写还是吕,你这意思是要把邹氏这水性杨花的女人休了么?”

    吕布处在暴怒之中,自然没时间与吕玲绮开玩笑,拍案下令道:“本候率两万骑兵在前,张辽率一万五千人在左,高顺率一万五千人在右,陈公台与邓艾率一万五千人在后面接应,全军向前,誓取上洛!”

    陈宫建议道:“卫青用兵稳健,薛礼诡计多端,我军兵力与敌军旗鼓相当,强攻城池怕是难以取胜。不如按兵不动堵住道路,阻截马超、赵云。另外派人联络杨素、刘掣、朱儁,合力攻打上洛,方为上策!”

    “夺妻之恨,不共戴天,谁敢阻我,立斩不赦!”

    吕布早就失去了理智,举起方天画戟把桌案劈的粉碎,凶神恶煞的怒视众将,“速速动身,谁敢违抗,便如这桌案一般下场!”

    当下吕布率领两万骑兵在前,张辽、高顺各自率一万五千人分居左右,邓艾、陈宫、吕玲绮率领一万五千人殿后接应,拔了营寨向上洛关进军。

    卫青在关上接到吕布出兵的情报,大笑道:“呵呵……吕布中计也,请仁贵将军与我一起出兵!”

    原来卫青昨夜早就派人从上洛城中征调了数百辆马车,用来阻挡吕布并州铁骑的冲击。随着卫青一声令下,东汉军杀出上洛关,用马车在前面结成阵势,步兵随后,向西迎战吕布的大军。

    ps:最后向qq书城的同学求一下月票,月底了,兄弟们就不要留着了。貌似在起点发的求票单章你们看不到,剑客在这里正式向书城的兄弟求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