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五十六 一语成谶

    郿县,距杨素大营七十里的寨栅。

    这座西凉军与东汉军临时驻扎的大营,同样浸泡在滂沱的大雨之中。或许从两军会师的那一刻起,西凉军就不复存在了,从今以后他们将会正式成为东汉朝廷辖下的兵马。

    就在半个时辰之前,斥候冒雨送来情报,向赵云禀报杨广在清晨之时率领两万人马从安定方向赶来与杨素会合,使得西汉军的兵力壮大到了七万,请赵云小心应对。

    听了斥候的禀报,卢俊义立刻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敌军三倍于我,况且我军孤军深入,若不是这场大雨,再加上西汉军疲乏,我军只怕此刻已经处在不利的局面。以卢某之见,我军当速速退走,免得陷入重围之中。”

    “可是兄长怎么办?他此刻还在杨素大营里呢!难道不管兄长了么,我不答应!”马云騄眼里噙着泪花,哭的楚楚可怜,“我已经失去了父亲与两个兄弟,若是兄长再救不回来,云騄在这个世上就再也没有亲人了。”

    赵云坐在帅案后面眉头紧锁,一言不发,目前的局面有些棘手,让他一时拿不定主意。

    卢俊义一脸遗憾:“孟起将军被擒,让人遗憾。可是敌军三倍于我,更兼我军深入重围,距离上洛关卫将军的援兵尚有七百里之遥。刘掣、吕布各大兵团伺机而动,我军随时都有被包围的可能,到时候非但救不出孟起将军,只怕我们这两万人马也要交待在这里了!”

    “你们东汉的人马撤走吧,我们西凉军留下来设法搭救兄长,若是不能把兄长救出来,西凉的儿郎愿意与兄长同生共死!”

    马超兄妹情深,平日里最是疼爱马云騄,这让她的情绪有些激动,反应逐渐激烈起来,扭头问马岱:“伯瞻。你是否留下来与我一块营救兄长?”

    马岱点点头:“愚弟愿随阿姊死战,兄长若死,我等岂能偷生?”

    马岱说着话又把目光望向龙且:“龙兄意下如何?”

    龙且仍然将双臂抱在胸前,这已经成了他的招牌动作。在帅帐中来回踱步,沉声道:“我支持卢将军的看法,这时候不能意气用事!东汉军有七万人,别说凭你们西凉的一万多疲惫之师,就算加上子龙将军率领的八千骑兵。怕是也不能救出孟起。既然徒劳无益,何不另谋他法?让这些跋涉了两千里路,历经千幸万苦才从包围圈中杀出来的将士们回去白白送死,这对他们公平么?”

    “你不是我们马家的人,你当然不会在乎兄长的生死!我等也没强求你跟着,你的想法也不代表西凉的将士!”马云騄擦干泪痕,高声反驳龙且。

    一直沉默不语的赵云缓缓抬头,把目光看向秦良玉:“秦夫人你的看法呢?”

    秦良玉面色如霜,嘴唇微微颤抖,很费力的吐出了两个字:“退兵!”

    “退兵?”马云騄顿时有些急眼。“你的意思是我们西凉兵也要跟着退走么?”

    秦良玉缓缓点头,不容置疑的道:“对,所有的西凉将士全部退走,而且要快!马上拔营向东,万一迟了被西汉军缠上,怕是要全军覆没。”

    马云騄再次流下眼泪:“嫂嫂,我没想到你竟然会这样抉择!难道你就不记得兄长对你的好么?你要走,就跟他们走吧,西凉的将士一个也不走!”

    秦良玉脸颊微微抽搐,她相信此刻任何人对马超的挂念怕是也无法超过自己。可是却不能流露出来,冷声道:“不行,孟起不在了,我便是三军主将!我命令所有人跟着子龙将军向上洛方向撤退。一个人也不能留下,包括你,否则军法处置!”

    马云騄失声痛哭:“你杀了我也不走!”

    帅帐中正乱糟糟一团的时候,忽然守门的西凉兵闯了进来,双眼睁的滚圆,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少……少将军……回来了!”

    “什么?”

    这一刻帅帐中所有的人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几乎异口同声的发出了反问。

    马蹄声起,两匹浑身湿漉漉的骏马驮着两个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的男女直冲到帅帐前面方才停下,那魁梧英俊的武将不正是让众人牵肠挂肚的锦马超么?

    “兄长!”

    看到让自己牵肠挂肚的兄长出现在了眼前,马云騄悲呼一声,扑进了马超的怀里,啜泣道,“云騄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

    马超安慰了马云騄几声,又向秦良玉寒暄道:“让夫人牵挂了!”

    “嗯!”

    这一刻秦良玉已经无语凝噎,唯有泪流满面。

    王异很得体的递给秦良玉一块手帕:“姊姊不要哭了,我相信这世上没有人比你更牵挂夫君。云騄也只是无心之言,你莫要往心里去。”

    顿了一顿,上下的打量着张出尘,一脸警惕的道:“这位姑娘是谁?不知因何又与夫君一起来到了我军大营?”

    马超先与赵云、卢俊义见礼,互道仰慕,最后才把自己坠入陷马坑,失手被擒,后来又被张出尘搭救,以及张出尘的身份说了一遍。众将这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明白,在感谢张出尘的同时,更是对天子的提前布棋交口称赞,心悦诚服。

    赵云前年冬季在宛城的时候曾经与张出尘见过面,那时候张出尘的身份还是张仲景的女儿,现在才恍然大悟,大笑道:“出尘姑娘与陛下这戏演的真是好啊,把我等全部蒙在鼓中,浑然不知。只怕杨素得知消息后会被气得吐血三升!”

    张出尘却是一脸闷闷不乐:“我本为了复仇而来,却不忍心下手,怕是会让九泉下的家人难以瞑目。”

    王异安慰道:“张姑娘也不必自责,人皆有七情六欲,杨素对你有养育之恩,不忍下手也是人之常情。”

    马超既回,赵云拍案下令:“既然孟起将军毫发无损的归来,咱们当速速动身,冒雨向东急行,火速甩开杨素军的追袭!”

    随着赵云一声令下,皆大欢喜的众将纷纷翻身上马,而西凉军得知马超安然归来,士气顿时高涨,欢呼声震彻云霄。当下冒着滂沱大雨,舍弃了帐篷,奔上洛方向急行。

    大军启程之前,马云騄牵过马超的火凤燎原交到兄长的手里:“兄长,你的火凤在这里。”

    火凤燎原见到主人安然归来,使劲的把头拱进马超的怀里,甚至伸出舌头舔舐马超的脸颊,思念之情溢于言表,让众人不仅耸然动容。

    马超笑的合不拢嘴:“哈哈……我马超运气真是太好了,坠了一次陷马坑,被敌军捆进了大营,不仅毫发无损的归来不说,最心爱的武器与战马竟然也一个没少,上苍待我真是不薄!”

    马岱、马云騄前面开路,秦良玉、王异坐镇中军,赵云、马超、龙且、卢俊义四员大将断后,率领两万人的马步混合军团,冒着大雨,踩着泥泞的道路向东急行。

    走了一个时辰,傍晚时分大雨终于停了下来,赵云吩咐点燃松油火把,连夜急行。

    就在赵云率部弃营撤走之时,那些押送马超的士兵把张出尘的血书送到了杨素面前,杨素看后气血逆流,差点当场晕倒,急忙派遣斥候打探东汉军的消息,却是早就去的不知踪影。

    “早知如此,悔不当初,恨当初没有斩草除根!”杨素坐在帅案后面,心在流血。

    无巧不成书,刘辩信口胡诌的谎言竟然误打误中,与杨素的记忆完全吻合。十七八年前,杨彪遭到一个姓张的御史弹劾,杨素一怒之下率人把张家灭了门,然后放起了一把大火,伪造成一场火灾。

    大火之中,杨素被嘹亮的婴儿啼哭声惊扰,发现一个襁褓中的女婴竟然没有被大火烧死。也不知道是良心发现,还是被这女婴顽强的生命力震撼,便把她抱回家中养大成人,取名红拂。

    之后杨素时常噩梦连连,梦到姓张的御史晚上变作厉鬼缠着他,要杨素把张家唯一的血脉改名姓张,否则便夜夜纠缠他,直到杨素暴病身亡。

    杨素恐惧不已,只好给红拂取名张出尘,告诉她是一对食不果腹的夫妻把她卖到杨府做婢女的。因为自己见红拂生的聪明伶俐,便传授武艺,当做养女。给张出尘改名之后,杨素又找来得道高僧在张家失火的旧址做了一场法事,自此之后才不被噩梦缠绕。

    杨素怕走漏了风声,找机会把当初跟随自己灭门的杀手陆续除掉,本以为这件事做的天衣无缝,没想到竟然被红拂知道了真相,这让杨素既悔又恨,更加弄不明白红拂是如何知道真相的?只是做梦也想不到这是刘辩信口胡诌,却一语成谶戳中了真相。

    杨素暴怒之后稳定了一下心神,拔剑传令:“全军追击,哪怕追到武关也要把马超和这贱婢捉回来!”

    随着杨素一声令下,七万西汉军拔营向东,连夜追赶。只是赵云、马超率领的这支人马一万七千骑兵,三千步卒,步兵累了就与骑兵替换,因此行军路程远胜杨素军。不过两日功夫,就向东走了三百五十里路,把杨素军越甩越远,距离上洛关越来越近。

    这日清晨,上洛关城下,旌旗招展,鼓声震天。

    吕布率陈宫、张辽、高顺、邓艾四人,提兵七万杀奔关下,大声叫阵:“飞将吕布在此,哪个敢下来与我一决死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