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五十四 三足鼎立

    大雨滂沱,浓云密布。

    刚刚有些光亮的苍穹被乌云重新遮盖,变得昏昏沉沉,仿佛天公迟迟不愿醒来。

    疲惫不堪的西汉军将士回到帐篷里面倒头就睡,甚至连雨水浸透进来,湿了身子底下的褥毡也毫无察觉,一个个睡得鼾声四起,恨不能把失去的觉全部补回来。

    杨素到底是久经沙场的大将,虽然生擒了马超,重创了西凉军,但也不敢大意,更何况还搭上了杨林的性命,吩咐张须陀率部严加提防,小心西凉军冒着大雨劫营救人。

    “杨公,新棺椁做好了,请你过目!”

    军中的木匠按照杨素的吩咐,冒着大雨砍伐回来木头,在帐篷里做了一口新棺材。做好之后,第一时间来禀报杨素。

    一般情况下,沙场上战死的将校都不会得到装入棺椁的待遇,基本上都是就地掩埋,只有重量级人物战死才会用棺木收殓。而杨林作为杨素的族兄,自然有资格得到棺椁收殓的待遇。

    “把兄长收殓起来,派人送回弘农,厚葬!”

    杨素与几个亲兵把杨林的尸体抬放进棺椁之中,行了吊唁之礼,脸色沉重的吩咐道。

    不大会儿功夫,史万岁、张须陀及许多将校纷纷来到杨林的灵堂拜祭,一个个唏嘘不已。没想到杨林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设下一字长蛇阵,想要将西凉军一网打尽,谁料大功未成,反而丧命在马超的枪下,世事变幻,果真如白云苍狗。

    杨素大营北面一支接近两万人的队伍冒雨而来,斥候飞马禀报:“启禀将军,是杨广大人在安定伏击庞德归来!”

    杨素大喜过望:“太好了,我军兵力本来就占优,现在得了杨广贤侄的援兵,超过西凉与吴军三倍。今天全军休息一日,到傍晚时分三军齐出,争取将敌军一网打尽!”

    杨广挨着杨素大营扎下营寨,带了随行偏将到帅帐拜见杨素。惊见一口棺椁,不由大惊失色:“难不成继玄感兄弟之后,我军又有大将阵亡?”

    史万岁耸耸肩,一脸无奈:“令叔与马超同时落入陷马坑,不慎死在马超枪下!”

    杨广的武艺是杨林传授的。叔侄二人感情深厚,听了史万岁的话不由得嚎啕大哭。哭完之后听闻马超被生擒活捉,不由得咬牙切齿,拔剑在手就要去斩杀马超,替杨林报仇。

    “哎哎……贤侄莫要冲动,处道兄可是说过打算把马超押解进京,向天子献俘。用马超来扬眉吐气,压制一下朱儁兄弟以及吕布!”史万岁似乎被张出尘说服了,第一个跳出来拦住了杨广。

    杨广无奈,只好来到帅帐拜见杨素。跪地请求:“叔父大人,我杨家与马超苦大仇深,玄感之仇未报,今日又添叔父新恨。纵然将马超千刀万剐也是难解心头之恨,岂能再让他活在世上?请叔父大人下令,将马超五马分尸,以慰玄感与叔父在天之灵!”

    听了杨广的话,杨素默然不语,手抚胡须,有些拿不定主意。

    按照私人恩怨来说。杨素自然恨不能将马超千刀万剐,替自己的长子报仇雪恨,“吾儿玄感可是在马超手下做了无头之鬼啊!”

    想到这里,杨素就恨得牙齿作响。眼睛里复仇的火焰犹如即将喷发的火山。

    但另一方面,杨素更想拿马超扬眉吐气一番,毕竟自从前年在宛城被岳飞大败之后,杨素的地位在洛阳朝廷每况愈下。先是被朱儁兄弟弹劾掉了大将军的职位,无奈之下只好推荐族兄杨坚出仕。

    谁知道登上朝堂的杨坚长袖善舞,左右逢源。不仅深得满朝文武敬重,更是被天子刘协所倚重。慢慢的喧宾夺主,取代了杨彪、杨素父子,悄无声息的成了弘农杨氏新的领袖,这让杨素有些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自从去年春季,杨素与朱元璋两路齐出,联合围剿马腾、韩遂,虽然最终全取雍凉,但表现也只能称得上中规中矩,并没有表现出让人振奋的势如破竹。尤其是杨素力主接受赵匡胤投降,最后却被赵匡胤这头白眼狼反咬了一口,窃取了天水、广魏两郡,更让杨素的局面有些被动。

    洛阳朝堂中屡次有人拿此事弹劾杨素,朱儁、陈宫甚至刚刚入朝的扶风王刘掣都提议免去杨素左路军主将职责,另选贤能。辛亏有杨彪与杨坚在背后替他兜着,杨素才得以继续担任左路军主将。

    正是由于以上原因,杨素才不惜一切代价的围剿马超,希望用剿灭西凉军残部的功绩来挽回自己不利的政治局面。献上马超的人头,与把马超押解到洛阳,看似结果一样。但无疑献俘更有震撼力一些,更能证明自己的用兵能力,让朱元璋、陈宫、刘掣这些人闭嘴!

    洛阳朝堂帮派林立,除了以前的朱、杨两大势力之外,吕布左右摇摆,刘协暗中培植羽翼。而随着扶风王刘掣的强势崛起,趁着朱元璋、杨素西征雍州之时,成功的拿到了长安的控制权,更让洛阳朝堂风起云涌。

    杨素知道,如果只是献上人头的话,这些人完全可以信口雌黄的黑自己,说马超是病死的,马超是自己坠马摔死的,马超是被手下人出卖的。反正嘴是他们自己的,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甚至有可能说头颅不是马超的,只是相似而已,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如果能够把生龙活虎的马超押解到洛阳,让刘协、刘掣、吕布、皇甫嵩、朱儁亲眼看看,谁还敢睁着眼睛说瞎话?

    大雨落在帐篷上,发出猛烈的撞击声。

    杨广看到杨素迟迟拿不到主意,在地上稽首顿拜,碰的额头作响:“叔父大人啊,不杀马超,岂能让玄感与叔父在九泉之下瞑目?我弟玄感又去向谁索头?请叔父下令,即刻将马超五马分尸,报我杨家的血海深仇!”

    “主人?”

    一直沉默不语的张出尘跨前一步,拱手道:“主人,婢子以为杨将军此言不妥,主人切不可意气用事,因小失大!主人忘了前年在宛城战败,朱元璋逼迫主人辞去大将军之位的一幕么?主人忘记了满朝文武幸灾乐祸的表情么?主人忘了自己弘农杨氏领袖的初衷么?”

    听了张出尘的话,杨广不由得一愣,这才明白杨素并不甘心被自己的父亲压着,这是打算拿马超来作为政治资本啊,只能在心里叹息一声,不复多言。

    听了张出尘的劝谏,杨素刚刚有些动摇的心意再次坚定了下来,朗声道:“广儿贤侄勿再多言,我意已决,准备把马超押解进洛阳献俘。咱们杨家从之前的一家独大,到去年与朱家分庭抗礼,现在又加入了刘掣,慢慢的要变成三足鼎立,是时候用马超重振我杨家的声威了……”

    顿了一顿,继续道:“人死不能复生,况且马超早一天晚一天都是死路一条,我想玄感与兄长在天之灵也会谅解的!我相信他们更愿意看到杨家重振声威,而不是快意恩仇!”

    “叔父大人说的也是!”杨广悻悻的答应一声,再次拱手请求,“侄儿愿意亲自押解马超赴京。”

    张出尘急忙拱手道:“主人,赵云军与西凉军残部会师,不可小觑。杨将军乃是我军栋梁,婢子认为还需要仰仗他统兵作战,婢子毛遂自荐,愿代主人押送马超赴洛阳。”

    杨素自然不会把马超交给杨广,一脸器重的对杨广道:“红拂所言极是,大军尚需要你统兵作战,还是让红拂把马超送到洛阳吧!她自幼跟随在叔父身边,比任何人都可靠!”

    杨广无可奈何的拱手告退:“既然如此,侄儿告退!”

    杨广退下之后,杨素对张出尘道:“待天晴之后,你率领五百轻骑,押解着马超向北奔长安,过新丰、华阴、函谷关把马超送进洛阳,交给父亲大人。让他亲自把马超带上朝堂,重振我们父子的声威!”

    张出尘拱手请求:“兵贵神速,事不宜迟,马超被擒,西凉军一定会设法搭救。晚了只怕路上会节外生枝,大雨滂沱,正好可以出其不意的押解着马超远走。婢子带人一路急行,两天之后就能把马超送进洛阳。”

    杨素略作思忖,觉得张出尘说的有理,发下一支兵符:“那你挑选五百精锐,即刻冒雨赶路,这一路需要严加提防!”

    张出尘按捺住心头的喜悦,拱手领命:“婢子遵命!”

    张出尘冒着大雨,挑选了五百精兵,准备了一辆囚车,把五花大绑的马超装进了车里,准备出营向北,押解到洛阳献俘。

    “无耻之徒,用陷马坑暗算我,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放开我,一决死战!”尽管腹中饥肠辘辘,但马超却不肯屈服,在囚车里破口大骂。

    张出尘一马鞭抽过来,正中马超脸颊,顿时一条血痕浮现,冷声道:“给本姑娘闭嘴,再叫割了你舌头!”

    张出尘训斥完毕,翻身上马,马鞭一招,在史万岁、张须陀、杨广等人的目送下,押解着囚车,冒着大雨出了寨栅,向北方而去。

    ps:已经到月底了,弟兄们把手里的月票投出来吧,你们的支持就是剑客最大的写作动力,拜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