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五十三 捕缚猛虎

    “轰隆”一声,脚底下天崩地裂,露出来一个巨大的陷马坑。

    毫无防备的马超与杨林双双坠落,头顶上尘土飞扬,在夜幕及烟尘的笼罩下,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不过马超看都不用看,就知道脚下是竹签、荆棘之类的武器,在下坠的瞬间俯下身子用长枪朝地面刺去,准备借着支撑的力量让战马跃起。

    “起!”

    随着马超手中一丈七的龙骑尖在地面上猛地一点,跟随了他多年的火凤燎原心领神会,发出一声嘶鸣,四蹄腾空,引颈向上朝地面蹿去。

    杨林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胯下的坐骑只是上等战马,比寻常将校的马匹强一些,但与马超的火凤燎原却不可同日而语。而且杨林手中的一对水火囚龙棒属于近战武器,长度只有七尺,也不能像马超那样以长枪作为支撑。

    只听一声战马的嘶鸣,杨林胯下的坐骑结结实实的落在竹签、鹿角枪上,被扎的遍地鳞伤,趴在坑里奄奄一息。

    杨林的情况稍微好一点,手中一双囚龙棒左右横扫,将脚底下的竹签扫倒了一大片,但仍有一根漏网之鱼扎在了杨林大腿的底部,登时扎了一个血洞,将杨林钉在马上不能动弹。

    “不要让马超逃出来!”

    就在火凤燎原四蹄腾空,即将跳到坑上之时,张须陀与负伤的史万岁双方赶到,一个大刀凌空力劈华山,一个将长枪当做棍棒泰山压顶,用尽全身力气居高临下的朝马超砸了下来。

    “开!”

    马超借着地面上的火把看的清清楚楚,急忙将手中龙骑尖向上招架。

    “呛啷”一声,三把兵器相交,碰撞的火花四溅。

    张须陀的大刀与史万岁的长枪倒是被招架住了,但火凤燎原遭到阻击,脚下登时失去了力气,再次向下坠落。

    马超来不及多想。俯身一看,杨林连人带马就在自己的马蹄之下,不由得大喜过望。闷声不吭的刺出一枪,直奔杨林的头顶。势若惊雷,力逾千斤。

    杨林还没反应过来,耳听得头盔发出破裂的声音,直感到头顶一阵锥心刺骨的疼痛传遍全身,转瞬间再也没了反应。却是被马超的龙骑尖刺透了颅骨。贯穿了脑门,瞬间毙命,跌落马下,葬身于陷马坑之中。

    马性通灵,尤其是火凤燎原这样的上乘良驹,知道如何躲避兵器。在下落之际,四蹄踩在杨林死去的坐骑上,竟然毫发无损。

    “用枪封住洞口!”

    随着张须陀一声令下,蜂拥而至的西汉军士卒纷纷将手里的枪矛伸了出来,编织成了一张枪网。将马超覆盖在陷马坑之中。

    马超怒目圆睁,想要再次纵马冲上去,但试了几下并无把握,只能改变主意,大喝一声:“用陷马坑算什么好汉?有本事与我堂堂正正的一战!”

    史万岁冷哼:“兵不厌诈,胜者为王!这是战争,你当是比武较技么?来人,给我乱箭射死,割了首级献给朝廷请赏!”

    “且慢!”

    东面马蹄声大起,原来是杨素率兵赶了过来。听说马超落进了陷马坑,不由得大喜过望。一边纵马疾驰一边大声高呼:“休要放箭,给我捉活的!”

    杨素来到陷马坑前,翻身下马。也顾不得哀悼杨林。战场上死的人多了去,都是干的把脑袋系在裤子上的勾当,生死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哪有时间去痛哭流涕。

    “马超……还不放下武器束手就擒?”杨素剑指马超,大声高呼。

    马超怒目相向:“士可杀不可辱,马超今日唯死而已!尔等要么把我乱箭射死。要么下来捉我!想让我缴枪,简直是痴人说梦!”

    史万岁从士卒手里寻找了一张罗网,这是沙场上经常用来对付敌军的常备武器。趁着马超不备,一下子兜头撒了下去,“给我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马超猝不及防,被当头网住,手脚被困,顿时使不上力气。

    史万岁亲自带着几个大力士收网,越束缚越紧,最后将马超缠的手脚再也不能动弹分毫,这才下令把人从陷马坑里提上来:“终于活捉了这逆贼,可以向朝廷邀功请赏了!”

    “无耻之徒,有本事与我决一死战!”马超虽然被捆的结结实实,但嘴里依旧破口大骂,不肯认输。

    史万岁手中长枪当做木棍朝着马超腿弯横扫,登时将马超击打的跪倒在地,喝一声:“给我捆了!”

    如狼似虎的士卒答应一声,上前将马超五花大绑的捆了,最后才把罗网撤掉。

    张须陀却相中了马超的坐骑,指挥士卒抓马:“把这马给我弄上来,千万别伤了它!”

    陷马坑周遭的枪阵刚刚撤去,火凤燎原猛地用力向上蹿起,四蹄腾空,一下子落在地面上。然后朝马超发出一声凄厉的嘶鸣,撒开四蹄向东狂奔,在张须陀“快抓马”的吆喝声中,一路闪转腾挪,越走越远。

    张须陀闷闷不乐:“他娘的,把人抓住了竟然被马跑了,真是岂有此理!”

    杨素下令把杨林的尸体捞上来收殓了,然后整备兵马,准备继续向东追赶西凉军,并且提醒张须陀与史万岁不可大意,因为东汉军已经杀了过来。从武关长驱直入,深入到了雍州腹地。

    赵云与卢俊义在马云騄的引领下,率领着八千东汉轻骑,一路向西厮杀,一路上救出了许多被困的西凉士卒,聚拢了两千余人,逢人就问马超的下落。

    突然间一声嘶鸣,马云騄欣喜的四处寻觅,“那是兄长的坐骑,一定是兄长来了!”

    在乱军中寻找了片刻,马云騄才发现火凤燎原竟然只有自己,而兄长却不见踪影,这让马云騄顿时心急如焚,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兄长从来不会与火凤分开,现在火凤单独跑了回来,一定是兄长遇难了!”

    “马姑娘莫要心急,咱们仔细打探一下,说不定孟起将军换了战马也不一定。”赵云在旁边和声劝慰,但心里也隐约觉得不妙,武将在战场上丢了战马,基本上不是被擒就是战死。

    就在这时,有马超手下的枪骑兵突围而出,远远的看见马云騄,急忙大声招呼:“云騄姑娘,少主坠入陷马坑,被杨素给生擒活捉了!”

    听闻兄长被抓而不是战死,马云騄心中稍安,提枪纵马向前冲锋:“我要去救兄长!”

    赵云放眼望去,只见四五万西汉军漫山遍野的掩杀了过来,晃动的火把犹如漫天繁星。心知不能力敌,当即伸手抓住马云騄的坐骑:“不可意气用事,咱们先聚拢了人马,会合了龙且将军与秦夫人再说!”

    看着赵云一脸诚挚的目光,马云騄知道不可意气用事,只能含泪点头,聚拢着残兵败将与赵云、卢俊义率领的东汉军且战且退,一边派人通知秦良玉、龙且马超被俘的消息,让他们前来接应。

    东汉骑兵阵列整齐,一路且战且退,西汉军不敢追的太猛,一路虚张声势的掩杀。

    龙且与秦良玉听说马超被擒,又得知了东汉援兵到来,当即提兵前来会合。两支人马会师在一起,声势大壮,回头与西汉军一场厮杀。

    黎明时分,雨越下越大,逐渐变得大雨滂沱,脚底下泥泞一片。杨素下令鸣金收兵,秦良玉虽然救夫心切,但也知道将士们鏖战了一夜,各个人困马乏,也只能以大局为重,含泪下令收兵,向东撤退十五里,扎下营寨,再做计较。

    扎寨之后,马岱、秦良玉清点损失。

    马超的中军损失最为惨重,三千五百枪骑兵几乎全军覆没,只有两百余人突围生还,两千五百步卒也只有五百多人归来。秦良玉的右翼人马折损了三千,剩余四千。龙且、马岱统率的左翼损失最小,只阵亡了不到一千,尚且剩下六千左右。

    九千骑兵,一千五百步兵——这就是马家军与东汉援军会师之后硕果仅存的兵力。从当初离开武威的四万五千人一路走来,可谓损失惨重。马腾、秦明、马铁、马休都在征途中阵亡,庞德不知所踪,可以说马家军的这次长征,是用鲜血染红的道路。

    当然,西汉军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一路追杀,包括朱元璋的兵力在内,伤亡更加惨重,至少要比马家军多死了一万余人。

    杨素率兵退回大营,一边派人飞骑通报扶风王刘掣,请求增援。

    史万岁从陷马坑中捡到了马超的龙骑尖,爱慕不已,却不料张出尘前来讨要:“我家主人有令,让你把马超的兵器上缴!”

    “凭什么?”史万岁勃然大怒,“杨素也真是欺人太甚?老子流了那么多血,难道连一把武器都没有留下的权力么?”

    张出尘露出了少见的笑容,陪笑道:“史将军莫要生气,我家主人打算把马超上缴给朝廷,邀功请赏,毕竟这两年来被朱氏压制的太厉害,这次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了!若是能够把马超的武器一块献上,岂不是更加完美?让吕布、朱元璋看看,我们杨氏是凭真本事生擒活捉马超的,只可惜被马超的坐骑逃走了,到时候史将军也是大功一桩哦!”

    史万岁被张出尘说的有些心动,沉吟道,“我看把马超就地斩首算了,还费什么劲送去洛阳?”

    张出尘趁着史万岁沉思之际,一把夺过龙骑尖,掉头远远的跑开,笑嘻嘻的道:“我暂时掌管这条长枪,等向朝廷献俘完毕之后,史将军可以再向朝廷讨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