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四十五 玉石俱焚,同归于尽!

    蓝玉虽死,但西汉军仍然势力强大。

    在徐达的率领下朝着撤退的西凉军乱箭齐发,或者从山谷两侧杀下来围追堵截,直杀的西凉军尸横遍野,伏尸满谷,人喊马嘶之声在山谷中回荡,如同末世来临。

    “这位将军先走,让龙某断后!”

    看到秦明血肉模糊,遍体鳞伤,犹自揽着怀里的女人不肯放松,龙且心中钦佩不已,手中八十五斤的虎牙碎星斩砍翻了十余名追兵,横刀立马给秦明断后。(ps:龙且的技能略作了一些修改,面对基础武力低于自己的武将时,不会增加武力。)

    “多谢这位壮士搭救!”

    秦明已经处在半昏迷状态,随时都有坠马的危险,王异只好扯下衣袖撕成布条,把秦明与自己捆绑在一起。又向龙驹道一声谢,双腿在马腹使劲夹了几下,叱喝战马向前。

    “来者何人,敢杀我大将?”

    徐达看到龙且一刀秒杀蓝玉,自知不敌,不敢向前,指挥着手下的士卒向龙且乱箭齐发,自己躲在远处持枪喝问。

    龙且手中虎牙大刀挥舞的虎虎生风,拨打雕翎,且战且走:“某乃天水龙驹,仰慕大汉天子之名,准备前往金陵投奔。却遇上了尔等伏击马家军,故此出手相援!”

    “朱公已在这卧龙谷布下了天罗地网,马家军插翅难逃,壮士一身本事何不早降?我在朱公面前可以保你不死!”徐达一边指挥手下士卒向前冲锋,一边高声劝降。

    “乱臣贼子,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有何面目让我龙驹投降?”

    龙且口中与徐达打着嘴炮,手上可是没有放松,每一刀下去,必有一人应声倒地。直把西汉军吓得心惊胆战,无人再敢向前,只是远远的呐喊放箭,目送龙且且战且走。

    徐达大怒。挥枪刺倒几人,厉声呵斥:“我等万余人,岂能眼睁睁的看着敌将逃走,谁敢畏缩不前。立斩无赦!”

    后退也是死,还不如向前拼死一战,至少死了家人还有重金抚恤。在徐达的督促之下,漫山遍野的西汉军呐喊着冲了上来,虽然不断有人倒在龙且马前。但后面的士卒依旧如同潮水般涌上前来,一浪接着一浪,将龙且困在重围之中。

    危急时刻,马岱率领殿后的生力军杀到,一声呐喊,西凉骑士奋力向前与洛阳军厮杀成一团。一场恶战下来,双方各自折损了许多兵马,暂时鸣金退却。

    马岱与龙且率部退到安全的地带,一起来探视秦明的伤势。此刻已经被军中医匠做了包扎,半边脑袋被绷带缠着。脸颊肿胀的像馒头一样高。在他身上的两处箭伤也做了处理,幸好只是皮外伤,并无大碍,唯有左目的伤势较重。

    秦明忍着伤痛与龙且见礼,问清了龙且的身份与打算之后,喜出望外,朗声大笑道:“哈哈……原来壮士也是打算去金陵投奔天子,真是太好了!我看你的武艺甚至不在孟起之下,有了你的帮助,我军如虎添翼啊!“

    “呵呵……秦将军过奖了。孟起将军可是龙某平生作为仰慕的英雄。”龙且接过王异递来的大碗,一边喝水滋润嗓子,一边连声谦虚,“某生平最为钦佩之人是霸王项藉。第二个便是西凉锦马超!”

    一碗水下肚,龙且把大碗还给王异,笑道:“这位夫人也是好福气,嫁了秦兄这样重情义的男人,真是三生之幸!这年头,有几个人肯为了妻妾不顾自己的生死呢?”

    王异脸色通红。低下头去嗫嚅一声:“龙壮士误会了!”

    “嗨嗨……龙兄误会了,这位王姑娘不是我的女人,她是我妹夫的妾氏,最近刚刚定了婚事!”秦明憨笑一声,看上去并没有因为瞎了一只眼睛而怨天尤人,“我倒是看上了王姑娘,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哦……原来如此!”龙且不小心摆了个乌龙,只好歉意的一笑,缄口不语。

    耳听得山谷中央杀声又起,震耳欲聋,马岱忧心忡忡。

    举目远眺,隐约能够看见双方在山岭上杀的难解难分,想要提兵冲进去救援,又害怕山谷两侧的弓箭厉害,进去也是白白送死。但是不进去救援又不知马超那边战况如何,这让马岱左右为难,眉头拧成了一股绳。

    “兄长与嫂嫂身陷重围,我等又不敢进去解围,如何是好?”马岱手握佩剑,苦无良策。

    “我有办法,放火!”龙且顺着马岱眺望的方向看了片刻,一拍大腿,计上心头。

    “放火?”马岱一脸愕然。

    龙且信誓旦旦的点头:“就是放火!等满山遍野的大火燃烧起来之后,山谷两侧的伏兵就藏不住了,到时候定然溃不成军,更别提放箭伏击了!虽然孟起将军的人马也会受到损失,但总好过被困在山谷中坐以待毙。”

    “龙壮士此计甚妙,可先派人爬到半山腰引燃大火,这样就会从山上向下燃烧,首先遭到炙烤的必然是洛阳军。孟起和良玉就能趁机率兵突围!”王异对龙且的提议赞不绝口,连声附和。

    说干就干,当下马岱率兵压住阵脚,龙且挑选了三百名善于攀爬的士卒携带了松油、硫磺、火硝等助燃物,举着火把奋不顾身的攀登到了半山腰。然后把手里的易燃物涂抹、抛洒在树木、枯草上,然后把火把投掷了草丛中。不多时山峰上便燃烧起了大火,在春风的帮助下,越烧越旺,从刚开始的星星点点,慢慢的发展成了燎原之势。

    “不好啦,起火了,赶快下山!”

    朱元璋的人马正在集结兵力,准备全力合围被困在中央的马超军,忽然看到西方火光冲天,照亮了天空。风借火势,越烧越旺,很快的向东面席卷了过来,比起山谷中央的西凉军来说,他们的处境更加危险,登时乱作一团。

    朱元璋也吃了一惊,千算万算没想到西凉军竟然用出了这种同归于尽的办法,只能恨恨的下令:“全军撤退,撤出山谷!”

    得了朱元璋一声命令,山岭上的伏兵顿时乱糟糟的向东仓惶撤退,与大火赛跑,唯恐跑慢了被大火烤熟。一时间漫山遍野的乱作一团,不时有人失足坠落山崖,摔成了肉饼,整个卧龙谷惨叫声从山底下到半山腰此起彼伏,如同地狱中行刑一般。

    秦良玉正率领白杆兵与洛阳军展开白刃战,据守阵地,掩护山脚下的马超军。忽然看到西面火光冲天,心中顿时大喜:“太好了,伯瞻真是太聪明了,竟然想到了放火烧杀之计,我看朱元璋这下怎么埋伏?”

    “全军下山,撤退!”

    随着秦良玉一声令下,白杆兵迅速的从山峰上撤了下来,攀爬的速度远胜洛阳军。堪称来去如风,不多时便纷纷从山顶上撤了下来,虽然又折损了些许士卒,但庆幸并未伤了元气。

    “西面起了大火,如何是好?”马超正犹豫不决,看到秦良玉下了山,急忙询问对策。

    秦良玉翻身上马,高声道:“这把大火必然是伯瞻他们放的,咱们先冲出山谷再说!”

    马超一琢磨也是这个道理,朱元璋的人马都在山坡上埋伏,他们总不能自己放火烧自己吧?

    “全军冲锋,随我杀出山谷!”

    马超长枪一招,匹马当先,秦良玉率领着队伍随后,骑兵在前,步兵在后,潮水般向山谷出口杀了出去。

    李文忠率领了将近两万人正在卧龙谷出口两侧埋伏,还没等到马超军冲过来,忽然看到山岭上火光冲天,冲天大火迅速的燃烧了过来。眼看到火势惊人,李文忠手下的伏兵顿时乱了阵脚,纷纷寻找下山的路径逃命。李文忠也无可奈何,等大火烧过来之后,怕是只有全军覆没的份,还是趁早逃命吧!

    一时间卧龙谷中人喊马嘶,鬼哭狼嚎,大火冲天而起,照亮了方圆数百里,人肉烤焦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令人闻之作呕。

    马超军与朱元璋军也顾不得厮杀,各自向东逃命。由于马超的部下在山道上,而且一多半都是骑兵,因此逃走的速度更快一些。而朱元璋的队伍在山岭上,脚下崎岖不平,一个个逃生心切,不知有多少人失足坠落山崖。

    天亮的时候,马超率部冲出了卧龙谷,在一片旷野上安营扎寨,一边清点损失,一边派人联络西面的马岱。清点一番之后,总计折损了五千多马步骑兵,还剩下一万一千余人。估计中路的秦明所部损失最为惨重,一万人的队伍怕是连十分之一也剩不下。

    殿后的马岱或许损失能够小点,但粗略估算下来,这支三万五千人的部队至少损失了将近一半。眼看着自己与父亲一手打造的队伍越来越少,马超心如刀绞,恨不能亲手杀了朱元璋!

    而就在马超伤心欲绝之时,朱元璋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为了一举消灭马超,这次他投入了六万兵力,却先赢后输,部下战死了四千余人,被龙且的大火烧死了一万三千余人,失足坠落山崖的至少五六千人。全部计算起来,折损了将近两万五千人马,比西凉军损失还要惨重!

    伏击战打成这样也算是罕见,朱元璋气的差点吐血三升,望着手下的三万多灰头土脸的将士,朱元璋知道再和马超打下去怕是要同归于尽了。只能恨恨的率兵向安定方向撤退,会合儿子朱棣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