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崭新的一周,求月票求推荐票!

    月色朦胧,照耀的山林小道影影绰绰。

    从略阳县一路走来,马超军昼伏夜行,用了三个夜晚的时间赶了四百多里路,抵达了散关正北最为险峻的“卧龙谷”。只要穿过了这条山谷,便可以把大散关抛在脑后,再向东走三五十里,地势便会逐渐开阔起来。

    再向前穿过更加险峻的陈仓,便会进入一马平川的关中平原,畅通无阻的直抵长安。在历史上,汉高祖刘邦就是暗渡成仓占领了关中,以此为根基与霸王逐鹿天下,才最终建立了大汉帝国。

    这座山谷虽然名为“卧龙”,但与此时声名尚且不显的诸葛亮并没有任何关系,只因为山谷弯弯曲曲,从山顶向下眺望,形似一条蜷卧酣睡的巨龙,因此得名。

    这条山路崎岖坎坷,最狭窄之处仅有一丈左右,甚至就连马车都无法通行,需要将车上的粮食卸了,再把马车抬过去才能继续套上马匹向前赶路。这支三万多人的队伍一路上逶迤而行,走了大半夜不过才赶了三十多里路,逐渐的深入了卧龙谷的腹地。

    大军在半路上驻扎下来埋锅造饭,草草填饱了肚子之后准备继续赶路。马超已经派出斥候提前刺探,确认并无异常。但地势险峻,道路两侧奇峰崔巍,因此秦良玉提醒马超需要小心提防,不可大意。

    “山路越来越陡峭,我亲自开路,良玉你与兄长居中坐镇,由伯瞻断后!”马超翻身上马,长枪一指,做出了决断。

    秦良玉却拒绝了丈夫的好意:“还是由我在前面开路吧,我训练的白杆军最适合这种地形,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看到秦良玉态度坚决,马超只好同意:“既然如此,你我夫妻便在前开路。让兄长护着卓君与云騄居中,由伯瞻殿后!”

    当下众将各自按照调度行军,秦良玉手提白玉凤凰枪,引领着三千白杆军在前开路。马超胯下火凤燎原。掌中龙骑尖,引领着五千枪骑兵随后而行,再向后便是由马超训练的另外一只特殊兵种——鱼鲡军阵,一支马步混合的队伍,兵力在八千上下。

    在鱼鲡军阵的后面。秦明扛着狼牙棒行走在队伍中间压阵,在他的身后是马云騄及王异一家,率领着大约万骑左右,迤逦而行。马岱则引领了五千骑兵与两千步兵混合进军,负责殿后。

    弯月悄悄的西移,马家军在卧龙谷中鱼贯而行,一切都那么平静,只有山峦上偶尔传来几声饿狼的嚎叫!

    山峦两侧的枯草丛中,乱石堆里,密密麻麻的埋伏了将近五万西汉军。俱都弯弓搭箭,准备好了滚石擂木,待命而发。

    朱元璋率兵提前两天赶到了卧龙谷,亲自上山坐镇,率领麾下的人马布置了天罗地网,只待马超钻进了伏击圈,就要一声令下,乱箭齐发。

    丑时刚过,马超与秦良玉率领的前锋队伍就出现在了朱元璋的脚下。俯首观看,似乎一箭就能把马超射下马来。

    “朱公。快看,那红马白袍之人便是锦马超!”一名眼尖的校尉向马超一指,大声提醒朱元璋。

    “好啊,请主公下令放箭。看我等把马超射成刺猬!”看到马超就在脚下,似乎人头触手可及,众将按捺不住兴奋,纷纷请战。

    朱元璋却镇定自若的摇头:“不急,今夜马家军一个也走不掉,不管马超还是秦良玉都要乖乖的送上人头!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被马家军后部逃走,就暂时放马超过去,反正前面有文忠的伏兵在等候。待马家军通过一半之后,再听我号令,乱箭齐发,滚石擂木砸下,把马家军拦腰截断,让他们首尾难顾,我军再各个击破!”

    听说要把马超的人头拱手让人,朱元璋手下的将校闷闷不乐,也只能耐着性子等候。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功夫,马超手下的鱼鲡军阵也已经全部从朱元璋脚下通过,而后面还有秦明率领的一万人马,以及马岱率领的七千殿后队伍。朱元璋立脚之处,正处在这支队伍的中央,只要一声令下,便可以把马家军拦腰斩断。

    “击鼓放箭!”

    就在手下的众将校等待的心浮气躁之际,一身戎装的朱元璋佩剑一挥,高声下令。

    “咚咚咚……”战鼓齐鸣,震耳欲聋。

    “呜呜呜……”号角呜咽,划破苍穹。

    一时间,山峦两侧弩箭纷飞,如同狂风暴雨。滚石擂木从天而降,如同山崩地裂。

    面对着突然的袭击,秦明所统率的中军顿时人仰马翻,无数西凉军中箭坠马,不少战马被射的卧地不起,发出凄厉的嘶鸣。被滚石砸的脑浆迸裂的西凉军不可胜数,片刻之间,卧龙谷中段一片腥风血雨,伏尸成山。

    “糟糕……中敌军埋伏了!”

    忽见山谷两侧伏兵大起,杀声震天,马超大惊失色,急忙拨转马头,想要回援中军。

    奈何就在自己的头顶也是伏兵四起,弓弩雷发,箭如雨下。好在这段山谷比较宽阔,宽度大约百十丈左右,西凉军还有躲避箭雨的余地,当下纷纷挥舞着手中兵器,拨打雕翎。而由于山谷宽阔,滚石擂木无法企及,马超军的伤亡比中路的秦明要小了许多。

    “儿郎们,随我上山,占领高地,援护后军!”

    面对着突然出现的大批伏兵,秦良玉心如刀绞,只恨自己力有不逮,最终还是中了朱元璋的诡计,钻进了包围圈。在深深自责的同时,翻身下马,引领着本部白杆军朝山坡上冲锋。

    “杀啊,攻占山坡!”

    看到主将奋不顾身,这支由秦良玉训练了三年的精兵,奋勇向上攀登,与山顶上的西汉军展开了殊死的肉搏战,一时间血肉横飞。

    秦良玉训练的这支白杆兵全部都是由她精挑细选,各个都是身形矫健,善于攀爬的勇士。每个人手中一柄白杆枪,枪头除了锋利尖锐的枪刃之外,还特别制作了一个弯钩,用来拉扯敌人,抢夺兵器,还可以勾住岩石,攀登山峰。而在枪杆尾部还有一个铁环,除了用来攻击敌人之外,还可以套住山峦上的突出部位向上攀爬,譬如枯木断枝,突出的石头等物体。

    “全军还射,掩护白杆军攻山!”马超一声令下,亲自弯弓搭箭,连发树支,射倒了几个汉兵。

    得了马超一声吩咐,万余名西凉军借着盾牌的掩护向山上的西汉军还射。虽然杀伤力一般,但至少对汉军的弓弩手造成了压制,更是让那些投掷滚石擂木的力卒不敢露头。

    白杆军行动迅速,冒着箭雨向山上的汉军发起猛攻,得到了脚下同伴的掩护,更加从容不迫。一场混战下来,很快就从山谷脚下攻到了山峦中央。

    “嗖”的一声,一支流失正中秦良玉左臂,但她却毫无畏惧,奋力拔掉羽箭,草草做了包扎,再次提枪冲锋:“儿郎们,跟我拼死冲上山峰,马家军的生死存亡,全部系于我等之手!”

    在秦良玉的鼓舞之下,三千白杆军奋力死战,在搭上了六七百条人命之后,终于控制了这段山谷,把埋伏的西汉兵杀的向西撤退,让脚下的骑兵暂时解除了危险。

    “马铁、马休,你们二人与良玉守住这段山谷,我率枪骑兵回援秦明与马岱!”

    耳听得身后惨叫声连天,那边战事惨烈无比,马超又急又怒,提枪纵马准备冒着箭雨回援后部。

    只是在朱元璋的指挥下,最中间的这段道路被滚滚而下的乱石与擂木完全堵死,乱石嶙峋,擂木横插,高达数丈。马超根本无法通过,只能拨马回头与马铁、马休回合,另谋对策。

    头顶上箭雨纷飞,磨盘般的石头从天而降。

    马云騄纵马挺枪,奋力遮挡,幸亏身边有跟随马腾多年的心腹舍命救护,才勉强从密集的箭雨中冲了出去,向后寻找马岱去了。由于山谷的长度有限,马岱的后军此刻尚未遭到伏击,伤亡最严重的就是秦明统率的中军。

    马云騄武力不让须眉,可以突围而出,王异就没有这么大的本事了,面对着骤雨般的箭矢,急中生智钻到马车底下,才避免了万箭穿心的厄运。而她的父母姐妹,以及随行的婢女仆人无处躲藏,大部分都死在乱箭之下。

    “卓君姑娘快上马,我带你突围!”

    面对着密集的箭雨,秦明顾不上手下的将士,单骑突围前去投奔马岱;走了一程又想起王异还被困在中央,当即冒着箭雨杀了回来。虽然奋力的挥舞着狼牙棒遮挡,但腿部与肩部还是中了一箭,只是并无大碍,在乱军中四处寻觅,最终发现了躲在马车底下的王异。

    看到秦明伸出来的援手,王异也顾不上多想,抓住秦明的手奋力跳上战马,被秦明揽在怀中,挥舞着狼牙棒拨打雕翎,奋力向后突围。不多时便冲出了两三里路,头顶的箭雨逐渐稀疏了下来。

    徐达手提弓弩站在山谷一侧督战,发现秦明进进出出,怀里还揽着一个女子,不由得冷哼一声:“为了一个女人搭上自己的性命,真是愚蠢之徒!”

    当下弯弓搭箭,拉得弓弦如满月,瞄准了秦明的脑门,嗖的一声,破空而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