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四十 虎父无犬女

    有岳胜与关铃两员大将在身边保护,刘辩也就不再急着赶路,当下便放慢了马速与两人闲聊,刻意的笼络人心。

    “不知关小将军家中还有兄弟几人?”刘辩一手控缰一手提枪,笑吟吟的问了旁边的关铃一声。

    关铃急忙毕恭毕敬的回答:“回陛下的询问,小臣家中尚有两个兄弟一个妹妹,舍妹关凤小字银屏,今年十岁排行第三。三弟关兴今年七岁,排行第四,幼弟关索今年两岁,目前正随母亲胡氏在上庸定居。”

    “都说虎父无犬子,关将军一身武艺,令兄弟将来定然都是勇冠三军的虎将!”刘辩轻抚唇角的绒须,夸赞一声。

    关铃谦虚道:“陛下过奖了,都说天子麾下猛将如云,我们兄弟岂敢当虎将二字?倒是舍妹银屏自幼习武,现在已经能够舞动十几斤的大刀,纵马驰骋不在须眉之下,倒是让我们兄弟好生惭愧呢!”

    “想不到关候不仅虎父无犬子,而且还是虎父无犬女,真是让朕好生钦佩!”刘辩再次送上一句恭维,话锋一转告诫道,“不过朕有一言提醒,还望小将军谨记在心!”

    “愿听陛下教诲。”关铃拱手请教,一脸敬畏。

    刘辩正色道:“关将军如此维护朕,甚至杀了魏文升,怕是会惹得刘备心中不快。为防不测,朕建议关候动身去了巴蜀之后,小将军回一趟上庸把胡夫人及兄弟姐妹接到军中来,或者亲自回上庸坐镇,以防不测!”

    “不会吧?父亲大人与汉中王乃是结义兄弟,难道汉中王会对家母不利?”关铃一脸惊讶,半信半疑。

    刘辩也不确定刘备得到消息后会有怎样的反应,但却知道倘若关铃真的把家眷接到军中,或者亲自回去守卫上庸,一定更能增加刘备的疑心,加深他与关羽之间的裂痕。

    “那刘玄德能够从织席贩履之徒混成一方诸侯,端的不可小觑。小将军请记住‘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句话!”刘辩谆谆告诫,努力说服关铃。

    “陛下所言极是,关候迟迟不肯用兵。已经触怒了汉中王。这次又为了维护陛下而斩了魏文升,还不知道汉中王会有什么反应,二弟你回一趟上庸把夫人接到军中来也好!”一直默然不语的岳胜出乎预料的对刘辩的话表示赞成。

    听了岳胜的话,关铃不再犹豫,向刘辩拱手致谢:“多谢陛下提醒。等父亲明日动身之后,小臣马上回上庸把母亲大人与银屏她们接到军中来。”

    正说话间东南方向忽然尘土大起,刘辩驻马眺望,只见来的这支人马将近万余人,及至近前,便能看到“岳”字大旗迎风飘荡。

    原来孙膑与薛灵芸姐妹进了岳飞大营之后,把天子孤身一人独闯关羽大营的事情道来,直把岳飞及麾下众将吓了一跳。为防不测,岳飞亲自带了高宠、杨再兴、高长恭等人,点起一万精兵直奔关羽大营而来。恰好在半途遇上归来的天子。

    岳飞等人见天子安然无恙,悬着的心方才落地,一起上前施礼拜见,簇拥着刘辩返回了襄阳大营。而岳胜与关铃则引兵退回了筑阳县城,各奔东西。

    为了避免公安的诸葛亮、姜松等人担忧,刘辩又吩咐岳飞派遣几名使者快马加鞭赶往公安,把自己到了岳飞大营的消息通报一声,免得他们找不到自己炸了锅。

    回到襄阳城北二十里外的大营,岳飞麾下的众将一起来拜见天子。包括刘晔、高宠、杨再兴、高长恭、岳云、吕蒙、董袭、马忠等人一个不缺,而孙膑作为天子的随从。也有幸与众将并列。

    刘辩特意打量了一下岳云与吕蒙,只见两人俱都已经长大成人,岳云的身高超过了八尺五寸,长得虎背熊腰。威猛过人,比岳飞甚至都高出了小半头。而吕蒙也变得成熟稳重了许多,与三四年前的毛头青年判若两人。

    “给本宿主查询一下岳云与吕蒙的四维能力值!”趁着众将参拜的时候,刘辩悄悄向系统下达了指示。

    “叮咚……当前岳云——武力97,统率80,智力57。政治32!”

    “叮咚……当前吕蒙——武力82,统率85,智力83,政治70!”

    听刘辩把此去关羽大营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满帐文武无不钦佩的五体投地,纷纷称颂:“陛下胆略过人,虽秦皇汉武皆不能及也!以帝王之尊孤身入虎穴,来去自如,毫发无损,只怕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刘辩又吩咐道:“朕已经与关羽约定这段时间暂时按兵不动,请岳都督拨一支兵马向西会合卫青、赵云接应马超。襄阳城中粮草紧缺,咱们直管耗下去便是!”

    岳飞拱手领命,当即发下虎符,命杨再兴与吕蒙提兵两万,即刻启程向西赶赴上洛关会合卫青、赵云,骚扰雍州,牵制朱杨,接应马家军从雍州突围。

    刘辩又对高宠道:“听闻令弟高仙芝善于用兵,可带来与朕相见!”

    没想到天子竟然知道自己族弟的姓名,高宠喜出望外,立即出帐带高仙芝来见天子。刘辩安慰一番,加封了一个偏将军的职位,安抚他好好在岳飞麾下效力,只要有功,朝廷定然不吝封赏。

    “多谢陛下厚爱,小臣一定誓死效忠朝廷!”高仙芝跪地谢恩,同时送上了自己的愉悦点。

    夜色阑珊,岳飞设宴为天子接风洗尘,君主尽欢。

    营寨中帐篷有些紧张,因此薛灵芸便被安排与刘辩同处一帐,就在刘辩赴筵未归之际,薛灵芸已经烧好了热腾腾的洗澡水,在木盆里洒了花瓣,等着天子归来沐浴。

    这一天下来,刘辩不仅救了孙膑,又收了薛灵芸,而且还成功的到关羽大营中装了一趟逼,毫发无损的归来,心中兴奋不已,因此贪了几杯,喝的有些醉意。

    “让奴婢伺候陛下沐浴!”

    薛灵芸红着脸从卫士的手里接过醉醺醺的刘辩,然后吹灭了蜡烛,在暗夜里给天子除去满是尘土与血渍的长衫,把刘辩搀扶进木桶中泡个热水澡。

    感受着针神娘娘的纤纤玉指,刘辩心神荡漾,借着酒意揽住了薛灵芸的娇躯,趁其不备拉进浴桶之中,抱了个软玉在怀:“朕心中对美人儿爱慕不已,你便陪朕同浴,共游巫山可好?”

    薛灵芸一颗心砰砰直跳,虽然百般为难却也不能拒绝,怀抱着自己的男人不仅仅是手握生杀大权的皇帝,而且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若不是他的及时出现,只怕此刻自己已经成了残花败柳。

    “妾身愿意侍候陛下!”薛灵芸低着头,羞怯怯的答应一声,任凭刘辩为所欲为。

    浴桶中浪花飞溅,美人儿娇羞无力,一夜缠绵,巫山数度自然不在话下。

    天亮之后,刘辩在薛灵芸的伺候下换了一身崭新的衣衫,辞别岳飞,带着孙膑与薛氏姐弟准备返回公安坐镇。岳飞派出高宠、岳云两员大将率骑兵三千护驾,绕路穿过崇山峻岭,向南奔公安而去。

    广魏郡辖下,略阳。

    这是西汉军掌控的一座县城,因为地处边陲,正是与西汉朝廷与赵匡胤交界之处,再加上马超大军过境,所以朱元璋增派了三千兵力防守,以防马超攻城掠粮。

    县令周褒与奉命前来驻防的偏将韩杨如临大敌,派出了百十名斥候严密监视马超军的动向,防备西凉军犯境攻城。

    略阳是个大县城,城内有五千多户居民,老幼妇孺加起来三万多口,因此每日里进进出出的不在少数。

    一大清早,城门内外便有进城出城的百姓等候,往日里卯时便开门,但自从韩杨率兵驻防之后,便下令紧闭城门,直到午时才打开城门放百姓出入,且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放行,过期不候。

    “开门啊开门,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开门?”

    还不到午时,聚集在城门内外等着进出的百姓至少聚集了五六千人,看到城门迟迟不开,便不耐烦的呐喊鼓噪了起来。

    偏将韩杨在城头上提剑而立,高声道叱喝:“所有人耐着性子等候,谁再嘈杂,今日这城门便不开了!”

    百姓们无可奈何,只能骂骂咧咧的继续等下去,又过了半个时辰,伴随着“吱呀呀”的响声,略阳县城的大门才缓缓打开。城门刚刚打开,就有五六百名士卒从城内持枪列队走了出来,大声的叱喝百姓们排队接受盘查,之后才能出入。

    在人群中有支队伍特别显眼,中间一顶大红的花轿,前后簇拥了二十多名壮汉,或者挑着酒肉,或者推着美酒,虽然打扮的非常低调,但站在百姓之中,还是特别醒目。

    “来人,给我查查那支抬花轿的队伍,看看什么来路?”韩杨一挥手,朝一名军候吩咐一声。

    县令周褒陪笑道:“韩将军不必紧张,这顶轿子我认识,十有**是嫁到冀县赵家庄的王异姑娘。赵家可是远近闻名的豪绅,多给自家媳妇准备一下回门礼也是应该的,不必大惊小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