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三十六 针神娘娘

    “令姐弟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刘辩弯腰扶起白衣少女,柔荑在握,纤弱无骨,滑如凝脂,不由心神为之一荡。自己后宫佳丽如云,更是不乏倾城倾国的绝代美人,但像这少女一般类型的却是没有。

    如果要找一个人物比较,刘辩觉得她像林黛玉,一言一颦都透着娇弱无力,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莫名其妙的产生一种想要保护的冲动。

    “说起来应该是朕向令姐弟说一声抱歉,若非朝廷无能,也不会让诸侯割据,盗贼蜂拥,以至于让令姐弟双亲蒙难!”刘辩先是表示歉疚,接着话锋一转,“还未请教令姐弟姓名,不知来自哪里,又要去往何处?”

    白衣少女聘婷一礼,柔声道来:“小女子姓薛名灵芸,祖上河东。惨死在山贼刀下的乃是家父薛安与家母杨氏……”

    说着话指了指身边的少年:“这是民女之弟薛戟,今年一十三岁。”

    被称作薛戟的少年却是个急性子,抢着道:“姐姐你说话好慢,还是让我来说吧!”

    说着话朝刘辩一拱手:“实不相瞒,我们姐弟与陛下还是亲戚呢!”

    “哦……亲戚?”刘辩不由得一愣,这小家伙好大的胆子,竟然跟自己攀起亲戚来了!

    薛戟使劲点头,一脸肯定的道:“嗯嗯,就是亲戚!我们可是与您麾下的镇北将军薛仁贵是同族,我和他一个曾祖父,说起来他得喊我父亲一声叔父。而陛下的姐姐万年公主是仁贵哥的夫人,我得喊一声嫂子,与陛下不就是亲戚么?”

    “原来你们竟然是薛卿的族人,真是太意外了!”刘辩惊讶不已。没想到薛仁贵竟然还有这样一个姿色出众的妹子,真是让人意外呢,也许这就叫做有缘千里来相会吧?

    “薛卿是河东绛县人。你们这又是从哪里来?”惊讶之余,刘辩还有些疑问待解。

    薛戟咳嗽一声。从容不迫的回答道:“回陛下的话,家父一直做蜀锦生意,从巴蜀向老家贩卖。因见中原动荡,便举家搬迁至成都客居,生活倒也安定。不料巴蜀在去年被刘备占领,而今年陛下又与刘备起了战争,家父唯恐遭受牵连,故收拾了家产举家离开成都。打算去宛城投奔仁贵兄长,却不料在这武当山下遇上了山贼,遭受横祸!呜呜……阿爹和阿母死的好惨!”

    刘辩叹息一声,为少年抹泪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说起来令父母的死与朕也有关系,既然你们双亲辞世,又是薛卿的族人,便跟着朕回江东吧,那里才是太平盛世!武关战火频仍,并非久居之地!”

    薛戟破涕为笑:“陛下。我阿姊今年十五岁,尚未许配人家,要不陛下就把她纳入宫中吧?救命之恩以身相许。说不定将来可以传为佳话呢!”

    “阿戟不许胡说!”薛灵芸不由得霞飞双颊,急忙扯了一把弟弟的衣襟,却是再也不敢抬头看天子。

    这薛灵芸姿色不凡,而且又是薛仁贵的堂妹,身份更是抬高了一大截,说起来倒是有资格入宫。但刘辩也知道就这样答应下来难免给人轻浮的感觉,毕竟孙膑还在旁边看着呢,还是温水煮青蛙慢慢来就是了!

    “我哪里胡说了?”薛戟对于姐姐的训斥不以为然,据理力争。“圣人都说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这是救命之恩呢!再说咱们还与陛下是亲戚。你嫁给了陛下,岂不是亲上加亲?也好让仁贵哥更好的给陛下效力。我这是为民着想。”

    “哈哈……小兄弟伶牙俐齿说的倒是在理,英雄救美,而且是天子亲自救美,传出去定然是一段佳话!”一直在旁边聆听的孙膑忍不住鼓掌附和。

    薛灵芸更是娇羞,不敢抬头,嗫嚅道:“若非陛下及时到来,民女与阿弟还不知道遭遇何等大难,救命之恩自然没齿难忘。不敢奢望陛下垂爱,小女子在针线活上倒是略通一二,愿跟在陛下身边缝缝补补,伺候陛下!”

    薛戟再次点头附和:“嗯……我姐姐的的针线活巴蜀无双,要是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以后可以让姐姐给陛下缝制衣衫,定然让陛下更加器宇轩昂,风采卓越!”

    “薛灵芸?针线活天下无双?”

    刘辩在心里暗自沉吟,猛然想起了曹丕的后宫中有个嫔妃叫做薛灵芸,传说针线活无人能及,而且貌美娴熟,心底善良,被曹魏的百姓赠送“针线娘娘”的雅号。而且这薛灵芸即便在黑夜之中都能穿针引线,妙手生花,因此又被曹丕称之为“夜来”。

    当然,这针线娘娘的名声比起洛神甄宓与郭女王差了一大截,因此并不为许多人知,若非刘辩穿越前是个游戏程序员,需要对三国人物多加了解,此刻也不会想起关于薛灵芸的轶事。此刻站在面前的这个白衣少女不是曹丕的针线娘娘,又是何人?

    “呵呵……朕这趟出征荆州,没有带宫娥随行,身边的确缺少一个缝缝补补的侍女,薛姑娘既然无处可去,便暂时跟在朕身边吧。”刘辩莞尔一笑,不露声色的提出了把薛灵芸留在身边的理由。

    薛灵芸面带娇羞之色,肃拜答应:“小女愿从陛下吩咐!”

    当下刘辩提枪在黑风寨中挨个草屋寻找了一番,解救出来十几个饱受凌辱的妇人,俱都衣衫不整,刘辩与孙膑唏嘘不已,找了些土匪的男人服装让他们换上。而薛安妾氏的娘家是许昌人,归家心切,刘辩也不勉强,将黑风寨中劫掠的钱财物资给这些妇人与薛安的小妾及两个婢女分了,吩咐他们各自上路,然后一把大火将黑风寨付之一炬。

    熊熊火光之中刘辩带着薛氏姐弟与孙膑下了山,与薛安之妾及两个婢女一块动手挖掘坑墓,准备将薛安夫妻埋葬在武当山脚下,伴随青山长眠。

    刘辩出现之时曾经看到十三岁的薛戟箭射土匪,又剑劈一人,以十三岁的年纪,已经很是难得,而且他也符合出身寒门,未曾青史留名的条件,何不把他指定为培养人选,赚取复活点?

    就在薛戟挥汗如雨挖坑埋爹的时候,刘辩悄悄吩咐系统道:“给我检测一下这个少年的各项属性!”

    “叮咚……系统正在检测中,请宿主稍等!”

    “叮咚……薛戟潜力——统率68,武力74,智力72,政治56。当前薛戟——统率25,武力56,智力55,政治25。”

    “说起来74的武力,68的统率也到达了校尉甚至偏将的水准,更难能可贵的是还有72的智力,算是个人才。本宿主纳闷的为何不是巅峰能力,而是潜力?”刘辩一边帮忙挖坑,一边不动声色的与系统对话。

    “原先世界中的薛戟死的早,十五岁就死于战火之中,哪里有巅峰?若是宿主指定薛戟为培养人选,那么他现在的四维每增长一点,宿主就会获得20个复活点,若是培养的好,薛戟还可能会突破潜力极限,每增加一点,宿主将会获得20个复活点作为奖励。。”

    “好!本宿主就指定这薛戟做培养人选!”刘辩挥汗如雨,悄悄做了决定。

    一抔黄土,一座新坟,将薛安夫妻埋葬在微微泛绿的武当山脚下。而更悲惨的则是那些家丁与土匪,死后都没有埋身之处,天黑之后免不得成为了狼群野兽的腹中之餐,乱世人命,就这般贱如草芥!

    薛灵芸姐弟与薛安的小妾及两个婢女在坟前痛哭一场,然后挥泪辞别,各奔东西。今宵一别,还不知何日能见!

    “孙先生啊,朕这里有块腰牌,你带着薛姑娘姐弟赶往襄阳岳飞大营,这一路不过二百余里,快马加鞭半天就到。而且这一路上关羽军、我大汉军、孙策军鳞次栉比,想来不会再有山贼盘踞,朕去一趟关羽大营,傍晚之时就去岳鹏举营中与你们会合!”

    刘辩从怀里掏出一块腰牌交给孙膑,又把拉马车的马匹解了绳套交给孙膑,让他单独骑乘一匹,而薛灵芸姐弟则共乘一匹,朝襄阳赶路。

    “此去关羽大营,犹如龙潭虎穴,让微臣陪陛下走一遭如何?”孙膑一脸不放心的道。

    “不用!”

    刘辩毫不犹豫的拒绝,孙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虽然智力过人,但在虎视眈眈的狼群之中也无济于事,若是关羽动手拘禁自己,孙膑还不够一刀砍的。带着他反而影响自己突围,而且单枪匹马更能表现出自己的胆量,赢得关羽的敬重,所以还是不带孙膑更好。

    “朕自有分寸,我相信关云长绝不会动朕一根毫发!”刘辩目光扫向正东,百十里之遥的地方就是关羽大营。

    “我能射箭,要不我陪陛下去?让孙先生保护姐姐?”薛戟在马上来回驰骋,一脸跃跃欲试。

    刘辩将薛灵芸搀扶上薛戟的身后,在少年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便是你兄长薛仁贵在此也不敢小觑关羽,你去有什么用?乖乖的护着你姐姐去岳飞大营,傍晚之时,朕自会去与你们会合!”

    “陛下千万小心!”薛灵芸泪珠盈眶,一脸担忧的叮嘱了一声。

    “放心吧,时候不早,各自赶路!”

    刘辩翻身上马,扬鞭向东,而孙膑则与薛灵芸姐弟向南赶路,就此分道扬镳,各奔东南。(未完待续)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