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三十五 单刀赴会

    孙膑正在黑风寨瑟瑟漏风的地牢中苦思脱身之策,忽然马蹄声骤起,就看到一个骑着白马,手提长枪的游侠杀了进来。

    刘辩长枪乱舞,银光闪烁,须臾之间就把留下来看家的十几个喽啰砍瓜切菜般解决掉,在地牢中放眼扫了一圈,就看到了被捆在柱子上的孙膑。

    “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也!”

    就在刘辩目光扫来的时候,孙膑的目光与他撞个正着,急忙大喊一声:“侠士救命!”

    刘辩翻身下马,旋转长枪机关,瞬间化作双剑,“嗤嗤”几声将绳索割断,道一声:“我已将山贼悉数杀光,先生尽管宽心!”

    孙膑四肢得脱,长舒一口气。正要拱手致谢,却由于被捆绑了一整夜,血流不畅,刚一动弹登时跌倒在地。

    “哎呀……先生无妨吧?”

    刘辩吓了一跳,急忙弯腰去搀扶孙膑。这可是自己召唤出来的所有人才中智力最高的一个,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岂不让自己抱憾终生?

    就在刘辩弯腰搀扶孙膑之际,只听“嘡啷”一声,有一物品从袖子里坠落在地。却是刘辩的随身小印,由于和匪徒厮杀的激烈,慢慢的滑落到了袖口,此刻俯身之际不小心掉了出来。

    “还没来得及感谢侠士救命之恩,如何敢当恩公的搀扶?”

    孙膑满脸歉疚的把刘辩遗落的物体捡起,准备还给他,却发现是一枚玉质的印绶,底端赫然用篆体字写着“大汉皇帝,既寿永昌”。这是乾阳宫内务府特地为刘辩刻制的一枚印绶,方便天子随身携带,给紧急奏折加盖印章。

    孙膑不由得一怔,刚开始还对刘辩的身份有些疑虑,以为他是一个江洋大盗,大汉皇帝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荒山野岭?更何况这还是刘备控制的地盘!

    可是当目光从刘辩的靴子上掠过。只见他足蹬一双金黄色的靴子,左右两只各自绣着一条吞云吐雾的腾龙,不由得吓了一跳。

    “啊……来的可是当今天子?”孙膑惊讶之余,半跪半坐的问了一声。

    刘辩暗道一声真是粗心。急忙从孙膑手中接了印绶揣进袖子中,这才发现自己走的匆忙,竟然忘了把靴子换掉。不过转念一想,自己本来就是想以真面目示人,让孙膑感激自己的救命之恩。死心塌地的为自己效力,既然被他无意中得知,也算是天意,那就将错就错吧!

    “不错!朕就是大汉天子刘辩,无意中途经此处,发现有山贼拦路剪径,便出手铲除。”刘辩镇定自若的承认了身份,并伸手把孙膑搀扶起来,“先生身体虚弱,就不必多礼了!”

    “多谢陛下搭救之恩!”

    孙膑又惊又喜。也不知道是倒霉还是庆幸,半个时辰之前还面临着被人剜掉髌骨的厄运,心中哀叹造化弄人,再也没有机会出人头地。没想到一转眼大汉天子竟然出现在眼前救了自己,这一切恍然如梦。纵然以孙膑的盖世才智,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我莫不是在梦中?”孙膑忍不住在自己的脸颊上扭了一把,顿时感到火辣辣的疼痛,方知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现实。

    看到孙膑迷迷糊糊的表现,刘辩心中暗自窃笑,想来大部分穿越者刚刚醒来之时都是这幅表情吧?

    “先生勿要多疑。这不是梦境,这是现实!”刘辩面带微笑,再次旋转机关又把手中的双剑变成了一条长枪。

    顿了一顿,装模作样的问道:“我看先生一表人才。不知姓甚名谁,准备去往哪里,又因何被强贼绑到了山上?”

    听了天子的询问,孙膑慌忙收了杂乱的思绪,作揖回答:“庶民青州鄄城人,姓孙名宾。此去汉中准备拜访友人,不料遇上了强贼被掳上山来。若非陛下搭救,恐怕庶民此刻已成废人也!”

    “原来如此,强贼真是可恶!待朕扫平天下之时,定要肃清海内,再也不让拦路剪径的强贼有容身之地!”

    刘辩一脸愤慨的样子,话锋一转向孙膑发出了邀请,“我看先生一表人才,气度不凡,朕正是用人之际,你到朕的麾下效力如何?”

    孙膑闻言大喜过望,当即跪地稽首顿拜:“庶民愿为陛下效犬马之劳!”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孙膑愉悦点20个,目前拥有的愉悦点已经上升到56个。且宿主成功搭救孙膑,孙膑的四维潜力变成如下数值——统率98,武力52,智力203,政治92。”

    “请宿主注意,这是孙膑的潜力数值,已经远超历史原型的巅峰数值,孙膑的各项数值会随着阅历及磨炼而不停的变化,能否达到最高潜力数值,还需要看他日后的表现。”

    “本宿主明白,孙膑为什么没爆表?”刘辩一面伸手去搀扶孙膑,一面向系统提出了疑问。

    “叮咚……系统提醒,之前介绍复活系统的时候,已经向宿主提示过,复活的前朝人物无论能力值多少,都不会造成系统爆表,请宿主谨记!”

    孙膑谢过刘辩之后,一脸犹豫的提出了心中的疑问:“请恕宾斗胆询问,不知陛下御驾因何出现在这荒山野岭之地?而且还是孤身一人,宾百思不得其解,斗胆请陛下释疑!”

    是啊?朕为何出现在这荒山野岭,而且还是敌占区,总得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吧?否则,以孙膑高达202的智力,弄不好会看出端倪来!

    刘辩脑筋飞转,很快就有了主意,煞有介事的道:“朕这趟来武当山脚下,乃是准备前往筑阳关羽大营,拜访关羽!”

    “拜访关羽?”孙膑吓了一跳,“臣虽然是山野草民,但对于战局也十分关注。陛下的大军正与刘玄德交战吧,这关云长乃是刘备的结义兄弟,陛下竟然要去拜访他?”

    “对,拜访关云长,而且还要单刀赴会!”

    刘辩猛然想起了关羽单刀赴会的故事,本来是信口开河,此刻突然萌发了一个比独闯土匪窝还要危险十倍百倍的念头。

    刘辩想到这里,心中的这个念头更是无比强烈,如同燎原之火般不可扑灭。若是此计成功,百分之百能让刘备和关羽的关系出现巨大的裂痕!

    “先生既然投靠到了朕的麾下,也不是外人,朕就把我的计划对你道来。这关云长乃是忠义之人,而且性格高傲,不肯做卑鄙之事,朕孤身一人去他的大营拜访,我相信关云长不但不会伤害朕一根毫发,甚至还会派人马把朕护送回境内!”

    刘辩胸有成竹的把自己这个惊天计划道来,甚至可以说这个计划是被孙膑逼出来的,但刘辩凭着对关羽的了解,却对自己的判断确信无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一晚上奔波了六百里路,总得干一件轰轰烈烈的事情!

    饶是孙膑智谋过人,也是被刘辩的胆量吓了一跳,身为天子竟然要孤身一人进敌营,这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不是天才就是疯子!

    “陛下不怕被关羽抓了,交给刘备么?”孙膑目光闪烁,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朕相信关云长绝不会这样做!”

    刘辩斩钉截铁的给了孙膑一句回答,“等朕从关羽大营中走出来之时,就是断刘备一臂之日!纵然刘备与关羽关系再铁,也会出现裂痕。刘备轻则弃用关羽,重则将关羽下狱囚禁!”

    “陛下好胆量,宾不及也!”孙膑并不认识关羽,自然不敢做出评价,但看到年轻的天子说的成竹在握,内心的热血顿时就被燃烧了下来。

    刘辩大手一挥,慷慨激昂的道:“若是朕能够成功离间关羽,不仅能够拿下襄阳、江陵,甚至还能从上庸长驱直入,直捣汉中!继而进军雍州,铲除赵匡胤这个逆贼,再对长安、洛阳实现东西合围。三年之内,必平天下!”

    “陛下万丈豪情,宾佩服的五体投地。”孙膑折服不已。

    刘辩被自己燃情的陈述所感染,干脆继续表演一番:“战火四起,民不聊生!天下百姓皆是朕的子民,朕又怎忍看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惨状?为了早日结束战火,朕何惜以身犯险?佛曰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为了天下苍生,朕何惜一命!”

    孙膑被感动的涕泪横流,稽首顿拜:“陛下雄才伟略,宅心仁厚,心系万民!虽尧舜禹不及也,得陛下这样的皇帝,万民之幸也!”

    就在刘辩慷慨激昂之时,姓薛的姐弟二人也跟到了山上,听了刘辩的话惊讶的先是合不拢嘴,随后又被刘辩慷慨激昂的演说感动的眼泪纷飞,嚎啕大哭。

    姐弟二人跪在地上,泣不成声:“陛下万岁万万岁,你真是个好皇帝!天下早有您这样的皇帝在位,也不会让天下大乱,也不会让盗贼横生,我们的爹娘也不会死在山贼的刀下,呜呜……”

    其实刘辩早就察觉到了这对姐弟来到了身后,刚才的这番话不仅仅是说给孙膑听得,也是对她们姐弟说的。那白衣少女气质不凡,温柔婉约,让刘辩看了颇为心动,此刻用自己的慷慨激昂来感染她,想必更是手到擒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