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三十四 天高皇帝远,天子在眼前!

    一声唿哨,王铁牛与黄旋风带着二百多名喽啰,舞刀弄棒,呐喊着从黑风寨杀了下来,将这支二十人上下的队伍团团围住。

    “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载,要想从此过,把所有东西全部留下来!”相貌丑陋,嘴脸猥琐的王铁牛挥舞着鬼头刀,胃口大开的喊着黑话。

    一名做绅士打扮,年约三十七八岁的中年人不由得叫苦连天,慌忙命下人准备了一包财物,迎着头皮上前参见:“庶民等赶路走的急,惊扰了大王,这里有些薄礼,给大王赔罪!”

    王铁牛接过包袱打开一看,多是一些五铢钱、碎银子之类的财物,当下往脚下一扔,就把明晃晃的鬼头刀架在了中年绅士的脖子上:“你当大王我是叫花子么?老子说的是把马车和所有的财物留下,你们滚蛋!”

    “大王,马车里是小女和贱内,实在不行啊!”中年绅士拱手作揖,苦苦哀求。

    王铁牛与黄旋风听了对视大笑:“哈哈……真是想娘家人孩子他舅来了,车里面果然有娇滴滴的小娘子!弟兄们,还等什么?动手!”

    得了两个匪首的一声吩咐,两百多号土匪呐喊一声,挥舞着刀枪涌上前去,与十七八个家丁厮杀成一团。

    在女人的尖叫男人的惨叫声中,十七八个家丁寡不敌众,纷纷倒在血泊之中,而土匪也搭上了七八条性命,最终把马车里的所有女人拖了下来。

    一个三十多岁,风韵犹存的妇人,这是中年绅士的妻子。还有一个二十岁出头,相貌甜美的女人,这是中年绅士的小妾。另外两个都是婢女打扮。

    而这些女人中最为惹人注目的则是一个年约十四五岁,一袭白衣如雪,蛾眉云鬓。朱唇皓齿,看上去十分柔弱。让人看一眼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要保护她的少女,看起来像是中年绅士的女儿。

    “哈哈……今天走了桃花运,这些女人老子全要了,谁也不许和我抢!”

    在二百多土匪垂涎三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之中,王铁牛双眼放光,大手一挥下令道:“全部给老子带上山!”

    中年绅士情急之下奋不顾身的拉住了王铁牛的衣襟:“大王,你别不识好歹!我告诉你。我是大汉朝镇北军薛礼的同族,几年之前到巴蜀躲避战乱,现在要去武关投奔我的侄子薛仁贵,你要是敢肆意妄为,他一定会率大军来踏平你的山寨!”

    “我去,你吓唬老子?”

    王铁牛不由得勃然大怒,“我的山寨上刚刚抓了个孙膑,你这奸商又拿薛礼之名吓唬我?我看你活的不耐烦了!”

    话音未落,王铁牛手中鬼头刀在中年绅士的脖子上一抹,顿时血流如注。中年绅士捂着伤口,挣扎几下颓然倒地。

    “你们这些打家劫舍的强贼,民妇和你们拼了!”

    看到丈夫突遭厄运。薛夫人从地上捡起一把钢刀扑向王铁牛,趁其不备,一刀劈下,却是斩落了一只耳朵。

    “贱妇找死!”王铁牛惨叫一声,手中钢刀恶狠狠的插进了薛夫人的胸口,登时毙命。另一只手捂住耳朵,惨叫连天。

    “母亲大人,父亲大人!”

    眼见双亲永别,柔弱的少女惨叫一声。扑上前来,嚎啕大哭。

    忽然马蹄声起。自西方而来。

    众山贼向西凝望,只见却是一匹枣红马。驮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疾驰而来。

    “你们这些狗娘养的强贼,杀害我爹娘,我和你们拼了!”

    少年一边纵马疾驰,一边在马上弯弓搭箭,嗖的一声响,顿时射倒一人。

    “阿弟快跑,不要管我们!”

    白衣少女还在心里暗自庆幸弟弟刚才闹肚子,在驿道旁方便躲过了一劫,没想到这傻弟弟竟然自己跳了出来,当下拼尽全力大喊一声。

    “放开我阿姊!”

    这个身高六尺左右的少年却毫无畏惧,从马鞍上摘下一把佩剑奋力砍伐,想要救出姐姐。剑光落处,鲜血飞溅,登时砍倒一人。

    “给我杀!”

    黄旋风大怒,手中开山斧横扫而出。

    “咔嚓”一声,伴随着一声骏马的嘶鸣,少年坐骑的一双前腿登时被从踝骨间斩断。马失前蹄的坐骑嘶鸣一声,将少年从马上掀了下来,摔了个鼻青脸肿。

    “吃我一斧!”黄旋风咆哮一声,手中开山斧高高举起,就要剁下。

    “嗖”的一声,一支利箭破空而来,正中黄旋风咽喉,顿时毙命。

    众人凝神看去,只见一匹神骏非凡的白色良驹,驮着一个身高接近八尺,浓眉大眼,长身玉立,一袭灰白色劲装的男子。鞍上挂着一杆寒光闪烁的长枪,手里正握着刚刚射出了羽箭的强弓。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从公安县城狂赶了一夜,走了五百六十里路的大汉天子刘辩。为了让孙膑感激自己的救命之恩,将来死心塌地的为自己效力,所以走了一半的路程之后,刘辩就摘下了面具,以真面目示人,反正这荒山野岭的也没人认识自己。

    “朗朗乾坤,清平世界!尔等竟敢劫道杀人,莫非以为大汉朝没有王法了么?”刘辩将弓挂在马鞍上,手中长枪朝众匪徒一指,厉声喝道。

    绝处逢生的白衣少女扑上前去护住自己的兄弟,朝刘辩哀求一声:“侠士救命!”

    “王法?”王铁牛放声大笑,“哈哈……你竟然跟老子提王法?大汉朝的法律要是管用,怎么会让战火连天?怎么会让白骨遍地?老子就是这里的王法!就是皇帝老子来了也不管着本大王!”

    刘辩勃然大怒:“今天还真来了皇帝管管你这无恶不作的歹徒!”

    话音未落,叱马向前。

    “给我杀!”

    王铁牛双手一挥,百余名匪徒呐喊一声,挥舞着刀枪,蜂拥而上。

    “老子要拿你们这些杂碎升级!”

    刘辩咆哮一声,手中百变龙魂枪施展开来。一枪抖出六朵枪花,寒光所到之处,只听的“噗嗤”“噗嗤”的声音响个不停。每一朵枪花下去。都会在匪徒的身体上扎个窟窿,或者肩膀。或者脖颈,或者面门。转瞬之间,就被刘辩刺倒了十余人。

    刘辩杀的还不够过瘾,冲锋之中还玩了一出变武器的把戏,双手将枪杆向右旋转一圈,机关启动。只听“呛啷”一声,一丈七的长枪应声化作三般武器,左手重剑“青冥”。右手佩剑“凝霜”,而枪头变化成的匕首“离魂刺”瞬间黏在了重剑青冥的剑身上,并不影响刘辩的使用。

    “看我杀个痛快!”

    随着一声咆哮,刘辩挥舞着双手剑,狠狠的猛砍猛劈,所到之处,削铁如泥,将许多招架的兵器砍伐的如同摧枯拉朽,应声而断。余势未衰,更是将许多匪徒劈砍的人头乱滚。血肉横飞。

    在武当山下纵马来回冲突了两遭,已经有百十名匪徒死在刘辩的枪剑之下,许多人尸首分离。残肢碎骸遍地,鲜血斑驳,尸横遍地,让人闻之欲呕。

    “风紧,扯呼!”

    没想到遇上了硬茬,王铁牛吓得面如土色,转身就跑。

    马蹄声骤然而至,寒光一闪,一颗大好头颅飞在空中。鲜血从腔子里像喷泉一般“滋滋”喷溅到半空两米多高,无头尸体向前跑了好几步方才轰然倒地。

    刘辩杀的兴起。仗着马快在山脚下来回驰骋,肆无忌惮的收割着人头。这些徒步的山贼谁也逃不开刘辩的掌控。从东头杀到西头,再从南端杀到北端,一时间满地人头,二百多口子土匪竟然没有一条漏网之鱼。

    只剩下最后一名摔断了腿的山贼,苦苦哀求:“侠士饶命,饶命!”

    “山上可有一个叫做孙膑之人?”刘辩将双剑合并,轻触机关,瞬间又变成了一把一丈七的银枪,抵在匪徒的喉咙间,厉声喝问。

    “有……有……被几个弟兄看着!”

    山贼话音刚落,刘辩长枪用力,噗嗤一声顿时将山贼喉咙间搠个窟窿,咽喉间进后脖颈出。

    “叮咚……恭喜宿主手刃山贼二百一十七人,武力+2,当前宿主的各项属性为:刘辩——武力94,统率94,智力92,政治96,魅力99!”

    “叮咚……系统提示,由于宿主已经连续复活养由基、孙膑两个前朝人物,故此按照规则将会随机爆出一名前朝人物加入随机阵营。”

    “叮咚……随机出世人物为战国纵横家苏秦——统77,武78,智力98,政96。特殊属性——合纵:游说其他势力之时,智力+7,并且降低对方君主智力3—5点,大幅增加对方接受联盟的提议。目前植入身份为苏擒,为扶风王刘掣在赴洛阳途中刚刚招募的宾客。

    “苏秦,这是个厉害角色啊?投靠了刘彘,更让汉武如虎添翼啊!”

    刘辩倒吸一口冷气,不过暂时顾不得多想,朝惊魂未定的少女姐弟喊了一声:“令兄妹在山下等我,朕……我去山上救人,去去就回!”

    话音未落,刘辩纵马扬鞭,轻斥战马,朝黑风寨疾驰而去。

    望着刘辩英姿勃发的身影,少年满脸仰慕,以至于忘了丧失双亲的痛苦:“哇……太威风了,简直是天神下凡!姐姐你嫁给他做夫人好了,救命之恩,以身相许。趁机拉拢他到仁贵哥哥手下效力,说不定将来能封侯拜将!”

    少女虽然也是感激不已,但却没有忘记父母双亡,轻斥一声:“莫要胡言乱语,亵渎了恩公!咱们先和二娘把父母脏了吧!”(未完待续)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