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三十三 易容大师

    刘辩手提闲置了许久的百变龙魂枪,正要迈步出门,脑海中忽然又响起了系统的提示音。

    “宿主请注意,轮盘抽奖一旦开启不能停下,否则一个时辰之后奖励便会作废!”

    幸好自己胯下的宝马时速能够达到七十里,掐指算算还能够挤出点时间来,刘辩只好重新回到床榻上坐了,集中精神与系统交流:“救人如救火,咱们还是快点进行吧,给本宿主进行第二次轮盘抽奖!”

    系统应声启动,随着刘辩闭目凝神,脑海中再次出现了轮盘的图像。但刘辩急着去救孙膑,也就顾不得再去看都是有那些候选物品。

    当轮盘的时针刚刚转动了一下之后,刘辩就用意念大喊一声“停!”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复活点500个,目前宿主拥有的复活点已经增长到800个!”

    虽然这个奖励相对来说有点垃圾,刘辩也顾不得吐槽抱怨,再次下达指示:“继续第三次抽奖!”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超级易容套装’一套,已经出现在宿主的物品箱中,请宿主打开查看。”

    “易容套装?这是什么东西?”刘辩有些惊讶。

    “易容两个字简单明了,就是可以让宿主乔装打扮,改变容貌的东西。此外还附赠一个变声器,宿主可以把声音改变成不同的几种类型。”

    听了系统的解释,刘辩又惊又喜,飞快的打开了自己的随身行李箱,只见里面果然有个包装精美的锦盒。小心翼翼的打开锦盒,就看到里面赫然叠放着一摞人皮面具。此外还有一个类似手表电子芯一样的圆片,想来就是系统所说的变声器。

    “叮咚……系统提醒,这个锦盒里的人皮面具完全根据宿主的脸型提供,科技含量比宿主穿越前的美容技术要高无数倍。宿主佩戴之后,即便和某人同床共枕,也不会被发现。这套面具一共有十个脸谱。有男有女,有丑有俊,有老有少,宿主可以根据需要随时改变自己的相貌。”

    “至于变声器的使用方法。它可以粘在皮肤上,就像吸铁石差不多。宿主只要把它粘在颌下,就可以改变声音,宿主可以根据面具选择适合的声音,用手指轻压表面就可以进行选择。宿主还可以把战盔、帻帽的系绳遮住它。这样就不会引起他人注意。”

    “太好了!这套道具太实用了,比召唤到一员大将还要实用!有了易容面具,朕想去哪里就去那里,逛个窑子什么的再也不用担心流言蜚语了……呸呸呸,朕堂堂的一代帝王岂会去这种地方,只是打个比方而已!”

    刘辩一面碎碎念,一面翻动着锦盒里的人皮面具,赫然发现都是武侠版的,有风度翩翩的楚留香,有忧郁沧桑的李寻欢。有豪气干云的乔峰,还有老实憨厚的郭靖,至于女性版的发现了一个东方不败外形,其他的暂时没时间看下去了。

    “要去救人就这个吧,看起来痴呆憨厚,容易让山贼粗心大意!”

    刘辩顺手扯出郭靖的面具,按照系统的提示,对着屏风旁边的青铜镜把面具戴上。仔细凝视,只见果然天衣无缝,即便自己把眼睛揉了好几次还是看不出破绽。

    “太神奇了。有了这套变脸神器,这天下任我行啊!”

    刘辩将其他的面具装回锦盒,把箱子锁好,然后朝门外的羽林卫喊了一声:“朕感到酒醉的厉害。明日清晨怕是无法早起,没有朕的召唤,任何人不得打扰朕的美梦!”

    “遵旨!”

    夜色中门外器宇轩昂的羽林卫精神饱满的答应一声,中气十足。

    刘辩还是有些不放心,生怕明天诸葛亮、沮授、姜松等文武有紧急要事找自己,当下又提笔留下了一张手书:朕外出体察民情。诸卿勿要挂念,最迟傍晚之时便归。

    写好了手书,刘辩脱下身上的甲胄,换了一袭灰白色的劲装,背起一个包袱从卧室的后门走了出来,对有些茫然的羽林卫扬了扬手中的腰牌:“奉陛下口谕,有紧急差事要办!”

    刘辩住的套房东西十几丈,南北五六丈,里面还有套间,一遭的羽林卫有四五十人。而且不时的有文武大臣以及锦衣卫进入禀报,所以这些羽林卫也不敢阻拦,任凭刘辩扬长而去。

    刘辩先去厨房弄了些干粮装进包裹,然后找了个偏僻角落把面具撕下,这才大摇大摆的去马厩牵马。盖因给刘辩牵马的马夫追随久了,陌生人是无法把马匹牵出来的。

    “陛下,你这是要去哪儿?”睡得迷迷糊糊的马夫被吓了一跳,战战兢兢的问道。

    刘辩做出嘘声的动作,示意马夫不要声张:“朕要到大营中巡视军纪,看看守夜的将士有没有偷懒,免得被蜀军有机可趁!”

    “奴婢明白,奴婢明白!”这个名唤苏三,对刘辩忠心耿耿的太监,又兼职马夫的家伙连连点头应诺。

    刘辩牵着马走到偏僻的地方,重新把郭靖的面具戴上,然后翻身上马出了府邸直奔公安城门。凭着腰牌,轻而易举的出了公安城。

    辛亏今夜有月亮,虽然有些昏暗,却让刘辩的行程轻松了许多。

    一路上不停的纵马扬鞭,向北面疾驰而去,浑身洁白如雪的追风白凰撒开四蹄,如同飞驰一般。

    刘辩也不用刻意去想,脑海里就像装了一台电子导航一样,走了多少路程,距离孙膑被抓的武当山土匪窝还有多远的距离,一切了如指掌。

    武当山南麓,黑风寨。

    苍穹微微有了一线曙光,昨夜喝的醉醺醺的寨主王铁牛就提着鬼头刀直奔牢房。

    此刻,有一个身高七尺八寸,年约二十六七岁,身材修长,面容清癯,身穿蓝色长袍,一副与世无争模样的年轻士子正被五花大绑的捆在一根柱子上。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被刘辩使用爆表特权召唤到这个世界的孙膑,这一世的名字叫做孙宾。植入记忆是准备去汉中寻访友人,却不料在昨天下午途径武当山的时候遇上了山贼。随身盘缠、马匹被抢了不说,还被这伙强贼掳到了山上。

    “老子给了你一晚上的功夫,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王铁牛挥舞着鬼头刀,打着呵欠,凶神恶煞的逼问。

    原来他这个山寨中二百多号土匪绝大部分都是目不识丁的文盲,粗通笔墨的也不过寥寥十几人。王铁牛看到孙膑气度不凡,一身饱读诗书的气质,于是请求他在山寨中做军师,被孙膑骂了个狗血淋头。王铁牛勃然大怒,下令把孙膑绑起来让他考虑一个夜晚。

    “大王,小生想清楚了,愿意跟着你落草为寇!”

    好汉不吃眼前亏,孙膑自知硬扛下去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决定暂时虚与委蛇,将来找个机会再开溜不迟,好男儿志在建功立业,岂能落草为寇!

    “哈哈……是个聪明人!”王铁牛鼻孔朝天,匪气十足的大笑,“你书读的多,也莫要欺负我识字少!昨夜你还骂的痛快淋漓,今天这是打算暂时先敷衍老子几句,回头找机会开溜吧?”

    “大王莫要误解,晚生真的想通了!”孙膑苦笑着辩解。

    王铁牛发出一声磔磔怪笑,令人毛骨悚然:“你的名字不是叫孙宾么?老子还是庞涓转世呢,饶你精似鬼,也得喝老子的洗脚水!老子把你的双脚砍了,把你的膝盖剜了,看你还怎么跑?反正老子只是用你的双手和大脑!”

    说着话,扭头朝左右的喽啰大喊一声:“来呀,小的们,把这厮的膝盖骨剜下来!读书人最可恶了,专门欺骗咱们这些目不识丁的穷人,我看他怎么跑?”

    几个凶神恶煞的土匪叫嚣一声,摩拳擦掌就要上前把孙膑从柱子上放下来行刑。

    孙膑又急又怒,却又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在心里喟然长叹道:“唉……想不到我孙宾空有孙膑的抱负,到现在都没有得到用武之地,此刻却要沦落到成为像孙膑一样的残疾。这命运真是太残酷了!”

    “大哥、大哥,慢点动手!”突然从外面跑进来一个满脸虬髯,气喘吁吁的家伙,此人乃是黑风寨的二寨主黄旋风。

    “咋了?你还舍不得这细皮嫩肉的书生?”王铁牛斜着眼珠子瞅二当家的,阴森森的问道。

    黄旋风陪笑:“大哥,这话说到哪里去了?咱们今天运气好,小的们发现了一支队伍赶早从山下经过,约莫二十人左右的样子,三辆马车,十几个仆人。那马车装饰的极为华丽,说不定里面有女人哟!”

    王铁牛顿时喜出望外,色眯眯的大笑道:“哦……难不成老子今天要换压寨夫人了?前几天抢的那个玩腻了,这趟要是能够劫到上等货色,就把我屋子里那个送你爽几天!”

    “小的们,跟我下山!”

    王铁牛吩咐暂且放过孙膑一马,回头再来处置。大手一挥,带着二百多个喽啰,挥舞着刀枪棍棒,呐喊着杀下山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