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一十九 鹤蚌相争渔翁得利

    天水郡治所冀县,赵匡胤的府邸。

    “启禀主公,马腾的大军已经在街亭安营扎寨,马腾、马超父子带了百余骑赶往新阳县城拜访韩遂去了,请主公定夺。”一大清早,赵匡胤的斥候就风尘仆仆的进了冀县,向赵匡胤施礼禀报。

    “继续严密监视!”赵匡胤点点头,挥手示意斥候退下,同时下令召集常遇春、张鲁以及其他文武速来共商对策。

    韩遂于去年隆冬,率领麾下的两万七千人马,押送着三多万石粮草,趁着天寒地冻之际离开了西平,从狄道、临洮绕了个大圈子来投奔赵匡胤,受到了赵匡胤的热诚欢迎。

    但赵匡胤又是何等人物,岂能看不透韩遂来投自己的真正目的,无非就是韩遂觉得自己兵微将寡,势力薄弱,在得到自己庇护的情况下还能够拥兵自重。若是韩遂去投了刘备、曹操甚至是匈奴铁木真,最后肯定是被合并整编的命运,想来这是谋求自立的韩遂所不能接受的。

    不过赵匡胤也知道自己的处境不妙,把杨素、朱元璋耍了一遭,硬生生的玩了一出扮猪吃虎的把戏,从朱杨手底下抢了一块地盘立足,洛阳朝廷能够容得下自己才怪。若是没有意外,朱杨灭掉了马腾,肯定会转过身来把矛头对准自己,所以赵匡胤也需要借助韩遂的力量来抵御朱杨。抱团取暖,对双方都有好处。

    正是由于抱着相同的目的,赵匡胤才接纳了韩遂的投靠,并且让他驻扎在距离天水八十里的新阳县城,守卫自己的门户。但在表面的和谐之下,二人却是各怀鬼胎,赵匡胤无时不刻都不曾放弃吞并韩遂部曲的打算,但韩遂却也是老奸巨猾之辈,对赵匡胤处处提防,让他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什么机会。

    既然暂时无法吞掉韩遂,赵匡胤便退而求其次。派阎圃到新阳借粮。韩遂手下的兵马虽然只有两万七千人,但却拥有将近三十万石的粮食,这是他和马腾在西凉称霸多年积攒下来的家底,却被韩遂毫不留情的卷到了新阳。

    经过多次招募。赵匡胤手下的兵马现在已经达到了六万人,控制着魏郡与天水两地,这段时间以来粮草也有些紧张,所以赵匡胤的底线是至少向韩遂“借到”十万石粮食。

    阎圃带着赵匡胤的交代来到新阳拜见韩遂,好话说了一箩筐。向韩遂求借十万石粮食。但韩遂却是说人话不办人事,嘴上说的比唱的好听,就是以各种理由搪塞推辞,最后小气吧唧的借给了赵匡胤三万石粮食,多一斗也不肯再借!

    “韩遂匹夫果真是个气量狭小的小人,怪不得能干出出卖自己兄弟的事情,某早晚除之!”赵匡胤听了阎圃的汇报,不由气的拍案怒骂。

    只是朱杨已经对马腾取得决定性的胜利,随时都有可能挥兵杀过来,赵匡胤也只好按捺下心头的怒火。暂时与韩遂维系着脸皮。这几日忽然得到马腾放弃武威向东投奔刘辩的情报,而且要从天水过境,这让赵匡胤马上绷紧了神经,派出了大量斥候刺探马家军的行踪。

    “马家骑兵纵横雍凉,就连匈奴人也不敢直撄其锋,若是能够吞并到麾下交给常遇春统率,何惧朱杨来犯?”

    眼看着马腾离开凉州进入雍州,一路穿过陇西、南安进入天水境内,直让赵匡胤忍不住垂涎三尺。但马腾虎威犹在,虽然折损了一多半的兵力。麾下仍有三万左右的骑兵,步兵近万人,以赵匡胤现在的实力根本吃不下。张鲁的五斗米新军战斗力有限,若是出城强行阻击。弄不还会被反操,所以赵匡胤只好动起了歪脑筋。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无论如何赵某也得从你马腾身上拔下几根毛来!”

    不大会功夫,得了召唤的常遇春、赵普、呼延庆、呼延灼、阎圃、杨昂等人一起来到议事厅共商对策。而呼延赞、张鲁、杨任等人则率兵两万驻扎在广魏郡的治所临渭,与天水互为犄角。自然就不能来参加军议。

    施礼寒暄完毕,赵匡胤正襟危坐,直奔主题;“据斥候禀报,马腾父子已经抵达了街亭,今天一大早带领了百余骑前往新阳拜访韩遂,诸位有何见解?”

    赵普闻言大喜过望,拱手出列道:“太好了,此乃天赐良机,我军正可趁着鹤蚌相争之际,渔翁得利!”

    常遇春是赵匡胤手下唯一一个可以享受坐着待遇的人,听了赵普的话,一双凶横的目光便泛出了腾腾的杀气:“怎么个得利法,仔细的说来听听!”

    赵普朝常遇春一拱手,恭敬的道:“伯仁将军莫急,且听我道来!朱杨大军对马腾虎视眈眈,马家军不昼夜赶路逃命,马腾父子却把兵马驻扎在街亭,然后轻骑简从赶往新阳拜访韩遂,所为何来?”

    “借粮!”

    赵普话音刚落,阎圃便第一个抢着回答,“韩遂把西凉军的粮草全部卷跑了,估计马腾此刻严重缺粮,他们父子轻骑简从去拜访韩遂,十有**就是去借粮。”

    赵普向阎圃竖起了大拇指,笑着夸赞:“阎兄所言极是,这马腾去拜访韩遂自然是为了借粮,肯定不是去喝茶叙旧的;更不是去讨回公道的,否则他们父子不会不带兵。”

    顿了一顿,赵普接着提出问题:“那么,诸位以为韩遂会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借给马腾粮食么?”

    “哼,韩遂这人气量狭小如鼠,是个占便宜没够的人,想让他把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赵匡胤拍案怒斥,毫不掩饰对韩遂的厌恶之情。

    赵普一脸微笑:“这不就对了嘛,马腾父子借粮,韩遂不肯借,这矛盾不就出来了么?”

    “你的意思是韩遂会与马腾爆发冲突?”常遇春抚摸着唇角的浓须,饶有兴趣的问道。

    “何止是冲突,只怕韩遂会向马腾动手!”赵普胸有成竹的做出了分析,“韩遂势单力薄,兵力不足三万,做梦都想扩充自己的实力。而马腾父子孤身入虎穴,韩遂怎么会放过这个除掉马腾,继而壮大自己实力的机会?”

    “嗯,则平所言极是!”赵匡胤颔首赞同赵普的分析,但还有点不解,“又是什么原因敢让马腾父子进入韩遂的狼窝冒险的?”

    阎圃是雍凉人士,故此对西域的状况比较了解,拱手道:“马腾与韩遂交往多年,就差结拜了了,估计马腾认为韩遂不会加害自己。而且马腾的长子马超有万夫不当之勇,更是羌胡、匈奴等人眼中的战神,据说武艺不在吕布之下,想来肯定就是这两个原因才让马腾敢冒险进入韩遂巢穴。”

    赵普微笑道:“这马腾就是太实诚了,所以才会总是上韩遂的的当。纵然马超武艺过人,可是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马腾父子这次进入新阳县城,只怕进得去出不来!”

    咳嗽一声继续分析:“若是韩遂杀掉了马腾,我军就以替马腾父子报仇雪恨为名,把马家军拉拢过来。若是马超一剑砍了韩遂,咱们也可以把韩遂的部曲收编了,再堵住城门将马腾父子除掉。若是马韩两败俱伤,那更是再好不过了,咱们可以不费一兵一卒的捡一个大便宜!”

    “若是韩遂不肯向马腾动手呢?”一直沉默不语的呼延灼抱拳施礼,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赵普微笑道:“我们可以火上浇油,请伯仁将军即刻出兵,绕个圈子从街亭方向奔新阳进军,并且大张旗鼓的打着马家军旗号,虚张声势的攻打新阳。若如此做,韩遂定然与马腾翻脸,我军正好趁着马韩火并之际,坐收渔翁之利!”

    赵匡胤与常遇春一起击掌称赞:“则平之计甚妙,我军便依计行事!”

    计议停当,常遇春便与呼延庆、呼延灼点起五千骑兵,一万步兵打着马腾的旗号,自天水东门出城,在土著向导的引领下抄小路奔街亭方向而去,走到半途再绕个圈子杀奔新阳。

    天水离凉州虽然有七八百里的路程,但风沙依然很大,尤其是春天的季节。风沙席卷而来,几乎吹得人睁不开眼睛。

    眼看着粮食越来越少,忧心忡忡的马腾下令在街亭安营扎寨,命秦良玉、马岱统领,自己带了马超,率领了百十名随从出了大营,前往南面七十里的新阳城向韩遂借粮。

    临行之前,秦良玉苦苦劝谏,说韩遂是一个狼子野心的人,向其借粮无异于与虎谋皮。但马腾认为本方的粮食越来越少,万一不能按计划抵达武关,缺粮之后就会军心崩溃,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但马腾认为自己与韩遂相交几十年,或许韩遂不会这么绝情,更何况他手中的粮食本来就有自己的一半,说不定韩遂能够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还给自己一些粮食,那样将会让本方人马的日子好过许多。

    秦良玉又建议马腾多带兵马,但马腾认为这样会引起韩遂的猜忌,适得其反,所以坚持只带马超去拜访韩遂。秦良玉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只能答应下来,一再叮嘱马超要提高警惕,不可轻信韩遂之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