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一十六 帝王之道

    刘辩走出房门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也不知道李师师住在哪个房间,只能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师师,你在哪里?到朕这里来一下!”

    话音刚落,只听偏房的门吱呀一声敞开,白衣如雪的李师师莲步轻移走了出来。只见她穿着一袭白色的长裙,薄施粉黛,明眸皓齿,铅华弗御,青丝若瀑,气质从容的走到了刘辩面前,肃拜施礼:“陛下召唤奴婢有何吩咐?”

    刘辩笑笑,招手示意李师师跟着自己进屋;“你来!”

    为了避免李师师生疑,刘辩并没有直接询问,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吩咐道:“师师啊,朕今夜闲来无事,你陪朕说说话儿可好?”

    李师师嫣然一笑,俏靥如花:“自然是再好不过,师师最佩服陛下的学问了,若是能与陛下多多交流,定然能够让师师陶冶情怀,学得知识。奴婢这就亲自下厨做几个拿手好菜,伺候陛下!”

    “哈哈……妙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刘辩鼓掌称赞。

    天空变得阴沉起来,夹杂着小米粒般的霜雪,正是个饮酒赏美的好夜晚。

    不多时,菜香四溢,美酒凛冽。

    李师师果然能够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麻利的烧了四道菜,色香味俱全,有荤有素,搭配的相得益彰。闻起来香气扑鼻,看起来赏心悦目,不禁让刘辩食指大动。

    “陛下,请用膳!”

    李师师向刘辩嫣然一笑,伸出纤纤玉指拿起酒壶给刘辩斟满了酒杯。高度纯粮食酒,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美酒,来自于金陵皇家酿酒厂。

    刘辩夹了一口菜,轻轻品味,然后向李师师竖起了大拇指;“好手艺!”

    李师师嗤嗤的笑,明媚善睐,娇艳动人:“只要陛下喜欢吃,奴婢愿意每天都做给陛下!只是……在皇宫里有各路大厨在。师师没有施展身手的机会。”

    “吱溜”一声,刘辩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在李师师给自己倒满酒杯的同时,示意李师师自己也来一杯:“把你的杯子倒满。陪着朕喝一杯!”

    李师师面露难色:“奴婢是何等身份,岂敢陪着陛下饮酒?”

    刘辩故意把脸一板:“嗯,怎么你难道连朕的话也不听了么?这样吧,你抚琴一曲给朕助兴,然后再来陪朕饮酒。就当朕赏赐你。难道师师你不知道一个人独饮是世界上最无趣的事情么?”

    “好吧,既然陛下厚爱,奴婢只好斗胆了!”

    李师师答应一声,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把古琴抱来,然后在刘辩的面前跪坐了,纤指拨弄,清脆婉转的声音就在房间里飘荡了起来。

    凭心而论,李师师的琴技的确算是上乘,只是在刘辩的后宫之中,貂蝉、陈圆圆、上官婉儿哪一个又不是能歌善舞之辈?刘辩让李师师弹琴。并非要陶冶情操,只是想掂量掂量她的分量,看看到底能不能把刘裕给迷住?

    一曲奏罢,李师师笑靥如花的在刘辩的旁边坐了,频频给天子斟酒,并陪着饮了几杯,然后脸颊上就布满了红晕,显得更娇娇艳迷人。

    “师师,这几年来朕对你如何?”刘辩端着酒杯笑吟吟的打量着李师师,看似有些醉眼朦胧。心中实则无比清醒。

    李师师一脸感激:“陛下当年把师师从强贼的手中救回来,一直留在宫中,时常让师师在你身边伺候,而且……”

    “而且什么?”刘辩追问。

    李师师的脸颊更红:“而且陛下一直对师师相敬如宾。从来没有轻薄……不对,奴婢失言,陛下从来没有碰过师师一指头。陛下的君子之风,更胜柳下惠,让奴婢敬佩的五体投地!”

    “从来没碰过一手指头?系统也是真逗!”刘辩在心里嘀咕了一声,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那你知道朕为何没有把你纳入后宫么?”刘辩转动着手里的酒杯,其实也想知道答案,但这个问题必须问的委婉,总不能直接问朕为什么没把你上了?

    听了天子的话,李师师从袖子里掏出手绢轻拭眼泪:“奴婢有自知之明,奴婢出身贫贱不说,已经是残花败柳之身,岂敢奢望入宫!”

    “残花败柳之身?”刘辩愕然,一脸诧异。

    李师师先是咬着嘴唇,然后轻轻颔首:“嗯,陛下不是早就知道了么?当初师师嫁了人。与夫君赶往汝南省亲的时候遇上了强匪,夫君死在贼人的刀下,幸亏陛下率军经过,才让师师没有被强人玷污。但师师已经是寡居之妇,陛下能够让师师留在身边报答你的恩情,师师已经心满意足了,岂敢奢望得到陛下的临幸!”

    “原来是个寡妇啊!”

    刘辩将杯中的酒再次一饮而尽,在心里喃喃自语一声,有些小失望。不过本来还在犹豫是否要继续执行自己的美人计,还有些舍不得这倾国倾城的美人儿,现在总算可以狠下心来了!

    转念一想,李师师前世本来就是一个青楼女子,这一世被系统植入成人妻身份实在是再正常不过,没有让山贼把她给蹂.躏了,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还要什么自行车啊!

    说起来自己遇上的这些女人,基本上都把**给了自己,包括貂蝉、陈圆圆,甚至就连潘金莲都是,这本来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自己也不可能运气一直这么好下去,偶尔遇见人妻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朕打算让你替朕去完成一件任务?不知道师师你愿意么?”刘辩嘴角微翘,语气有些不容抗拒。

    李师师冰雪聪明,双眸微转,马上就明白了天子的意思。在这个乱世,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流之辈,除了色诱之外还能完成什么任务?

    “师师的命是陛下救的,这几年来陛下对师师的厚爱,让师师没齿难忘!纵然陛下要师师上刀山下火海,师师也在所不辞!”李师师端起面前的酒杯,豪爽的一饮而尽。

    刘辩微微颔首,对李师师赞扬一声:“很好,朕没有看错你!”

    再次推杯换盏,刘辩把自己的计划娓娓道来。告诉李师师,自己准备安排她去汉中,找机会接近刘裕,然后想方设法取得他的宠爱,鼓动刘裕背叛刘备,这就是自己的整个计划。

    至于如何安排李师师接近刘裕,自然会有锦衣卫的眼线来执行,经过这些年的布局,刘辩手下的特务已经遍布神州各地,而且都有他们自己的身份,甚至有些人已经混成了地方官吏,或者是手眼通天的商人。

    在汉中就有一个锦衣卫安插的眼线,现在已经做到了县尉的身份,由这个内线帮着出手,再加上李师师的相貌与才艺,接近刘裕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若非陛下搭救,师师早就被强人玷污,变成残花败柳,既然陛下有此吩咐,师师如何敢不从?况且这还是为了助陛下统一天下,重振汉室,拯救千万黎民于水火之中,师师虽万死不辞!”李师师肃拜施礼,一副慨然赴国难的表情,想来和貂蝉当初的表情差不多。

    “陪朕下一局棋!”刘辩轻声吩咐。

    不多时,李师师就与皇帝对坐了,轻敲棋子,闲听雪落。

    李师师冰雪聪明,棋艺过人,但比起刘辩来终究差了一大截。看似一直占据上风,其实都在刘辩的掌控之中,看看时机成熟,刘辩摆了一个圈套,故意露出一片棋子来给李师师吃。

    “呵呵……陛下你要输了哦!”李师师笑逐颜开,纤指伸出,把刘辩的棋子吃掉了一片。

    “啪”的一声,刘辩的手指落在棋盘上,出人预料,一下子就扭转了局势,让李师师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局面。

    “只是一颗棋子而已,有舍才有得!”刘辩在心里喃喃自语。

    人生如棋,坐在面前的李师师何尝又不是一颗棋子?用这颗可有可无的棋子,换来丰厚的回报,这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

    王允舍得献出貂蝉,范蠡舍得献出西施,自己又怎能连一个寡居的妇人都舍不得?姿色过人又如何?自己后宫中哪个不是响当当的历史美人?以后还会有王昭君、西施、杨贵妃甚至是赵飞燕加入进来,李师师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把一个青楼女子纳入后宫,这和把潘金莲娶进乾阳宫有什么区别?就连宋徽宗都不会,更何况刘辩!既然李师师要像潘金莲那样闲置起来,还不如拿出来换取最大利益!

    “什么利益?朕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早点让刘裕反戈刘备,甚至蛊惑刘裕把刘备干掉,就有希望收服关羽、张飞,就可以收集到五虎将,就可以换来三千复活点。(之前写的是一千,由于现在复活点太难获得,所以把五子良将、东吴四都督等全部上调了,特此说明)

    有了三千复活点就可以拿来复活去世的顶级人物,有可能获得韩信、白起、张良等顶尖人才,这些顶级的人才将会协助自己扫平诸侯,进而称霸整个天下!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舍一残花败柳李师师,换来五虎上将,甚至韩信、白起之辈,这样的交换做不做?帝王之志就该目空一切,别说一个李师师,任何人都是朕的棋子,只要能够换来更大的利益,朕会毫不犹豫的抛弃!”

    棋子落下的那一刻,刘辩双眉微蹙,隐约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一个帝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