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零九 叔嫂舌战

    武威城中的粮食已经不足一月,每耽误一天就多增加一分断粮的危险。

    对于军队来说,断粮就意味着崩溃,意味着逃亡,意味着失败,所以在得到了马岱的好消息之后,马腾立即连夜召开军议。

    马腾府邸议事厅,灯火辉煌。马腾居中而坐,众将分立左右。

    “伯瞻,你先说一下陛下安排了何人接应我们?打算让我们走哪条路线?”马腾喝了一杯热茶暖和下身子,向马岱沉声问道。

    听了马腾的询问,议事厅中寂静一片,诸将俱都缄口不语,等着马岱的回答。虽然现在有了天子的诏书与印绶,刘辩也答应接受西凉军的归顺,可是从凉州到宛城迢迢两千余里,一路上诸侯环伺,若是没有东汉军的接应,天知道到了宛城之后还会剩下多少人马?

    马岱清了清嗓子,拱手作答:“回叔父大人的话,朝廷大军正在重兵攻打孙策,而陛下已经御驾亲征赶往江夏坐镇,并派卫卿、赵云二将率兵三万攻打上洛关,牵制朱杨后背,为我军减轻压力。陛下建议我军走安定、北地一线,从长安东北过境,到时候卫卿、赵云二将会出兵接应。”

    “唉……才派了三万兵马接应,要是出动十万大军直捣长安就好了!”马铁悻悻的抱怨,对于刘辩的安排很是不满。

    秦良玉柔声安慰:“二弟莫要气馁,传言说那常山赵子龙武艺不在吕布之下,甚至就连匈奴单于铁木真当年都被他挑了一只耳朵。近年来又扫平山越,与徐晃击破太平军,击退周瑜,算得上身经百战。大汉天子派出了这员大将接应,就说明对我们很器重。”

    “嫂嫂所言极是,听了传言中赵子龙的风采,真是让人心向往之呢!”旁边的马云騄目光飘忽,陷入了憧憬之中。

    马铁对于嫂子的解释仍然不满意:“我也听过赵云的威名。一个人的武艺再高又如何?就算他赵云再厉害,难道还能比兄长厉害?”

    银甲白袍,气度非凡的马超在马腾的身旁束手而立,听了马铁的话一言不发。脸上似有所思。若是能与这传闻中的赵云一较高下,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马铁话锋一转,继续说道:“可是武艺高又有什么用?兄长的武艺这么高,咱们还不是节节败退?连丢安定、南安、陇西等地,被人打回了凉州不说。现在又要弃城逃亡……”

    “嗯……?”

    听了马铁的话,马超面露不悦之色,斜眼瞧了兄弟一眼:“二弟这是在讽刺兄长我么?虽然我军节节败退,可是到目前为止,兄长手中的王牌还没有打出来!这次突围,我要让朱杨看看兄长手下枪骑兵及鱼鲡军阵的厉害,让世人皆知我马超也是能统兵的大将,绝非只有匹夫之勇的莽夫!”

    “兄长说的极是,你训练的枪骑兵与鱼鲡军阵虽然人数少,但却是能够以一当十的精兵。是时候拿出来教训下洛阳军了。”马云騄接过马超的话茬高声附和,“再说了,嫂嫂训练的三千白杆兵也可以拉出来让朱杨尝尝厉害。”

    秦良玉莞尔一笑:“云騄可别这样说,嫂子我训练的白杆兵更适合山地作战,在平原上却没有多少优势。这次能否成功突围,还得看你哥哥手下枪骑兵的表现!”

    听了兄长与姐姐的声讨,马铁赶紧解释:“兄长休要误会,小弟怎敢轻视兄长?我这话并不是说武艺高了不好,也没有看不起赵云的意思。而是小弟认为,陛下应该派一员能够统兵的大将来接应我们。譬如岳飞、李靖、徐晃、韩世忠等名声赫赫的大将,而不是卫卿这样的无名之辈。难道他的名字跟我大汉的战神卫候相同,就拿着当卫青用么?”

    “卫卿平了刘表,拿下了江夏。你怎么知道卫卿就不行了?”马云騄对马铁反唇相讥,“再说了,就算卫卿不行,不是还有赵云嘛!”

    马铁头摇的像拨浪鼓,对卫卿满脸不屑:“我怎么听传言说这卫卿是沾了妹妹卫梓夫入宫,还有兄弟卫疆一直给天子做贴身护卫的光。才得以拜将,这种靠关系上位的人能有多少真本事?再说那刘表眼见得十万大军围城,水路并进,活活被吓死了,随便换一个人都能够拿下江夏,又岂能说明卫卿的用兵才能?”

    秦良玉微笑着给这个小叔子做起了解释:“话虽然这么说,可统率三军也需要一定的本事才行,那常遇春不就没拿下刘表,反而弄得众叛亲离,最后做了叛贼么?再说陛下这些年来横扫诸侯,在用人方面一直没有失误,经陛下提拔的李靖、韩世忠、徐晃等人都立下了赫赫战功,威震天下;陛下可谓慧眼识珠,犹如伯乐再世。嫂嫂我相信陛下既然重用这卫卿做主将,此人定有过人之处!”

    顿了一顿,秦良玉又对其他众将释疑,打消他们对天子的疑虑:“再说了,李靖、岳飞、徐晃等人都是坐镇一方的大将,岂能轻易调动?李靖坐镇青州,北防曹操,东御李唐,可谓责任重大。而岳飞自从去年夏季就率兵攻打襄阳,指挥着三十万大军,这半年多下来消耗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搭上了无数将士的性命,眼看翦灭孙策在即,天子又岂能为了救援我们把岳飞调走,导致前功尽弃?而徐晃、韩世忠等人也是身负重任,不是能够随便调动的,我相信陛下既然派遣卫卿来接应我们,就一定认为他是最好的统帅!”

    马腾颔首赞许:“良玉分析的极是,陛下能够派兵接应我们,想来已经竭尽全力。我们就不要再怀疑陛下的心意了!接下来该商讨的是如何突破朱杨的重围,快速穿过雍州,直抵上洛关,进入陛下控制的疆域?”

    沉默了许久的马岱站出来把刘辩及手下文武的分析说了一遍,告诉在座众人汉中有刘备控制,塞外有匈奴纵横,都无法通行,最好的路线就是穿过雍州直奔武关。而走雍州又有天水与安定两条路线,天水有赵匡胤盘踞,距离上洛比较远,卫卿军鞭长莫及。如果走安定,卫卿、赵云便可以出兵接应,挡住吕布的袭击,两相比较,走安定是风险最小的一条道路。

    “众将以为伯瞻说的如何?陛下建议我军从武威向东突围,走安定、北地,绕过长安奔上洛、武关,这条路线如何?”马腾呷了一口粗茶,肃声问道。

    马腾虽然口称众将,但麾下的大将也没有几个外人。除了三个儿子马超、马铁、马休,女儿马云騄之外,就是儿媳秦良玉,侄子马岱,马超的大舅子秦明,只有一个庞德算外姓人,这更像一场家庭会议。

    这些年来,秦良玉也屡次劝谏马腾招贤纳士,招募一些学识渊博,饱读兵书的智囊,可惜雍凉地处塞外,人才匮乏,这些年下来愣是没有招募到一个有真才实学的智囊。马家军能够支撑到今天,一直靠着秦良玉这个女流之辈的出谋划策,这让马腾饱受缺乏谋略之苦,无法发展壮大。

    听了马腾的询问,众将也没什么好主意,一起拱手道:“天子手下智囊众多,斥候探马也多,掌握的情报自然比我们多。既然陛下让我们走安定,我们就走安定好了!”

    “不可!”

    众将话音刚落,秦良玉再次站了出来侃侃而谈,“战场上的局势千变万化,不能墨守成规。虽然陛下身边文武云集,可凉州隔着扬州迢迢数千里,陛下难免也有失算的地方。更重要的是,伯瞻这次回来被洛阳军察觉,而且还露出了印绶。以朱杨的嗅觉,肯定能够猜到我们下一步的打算,从而会在我们撤退的路途上设伏,以逸待劳的伏击我们!”

    “唉……早知如此,我就不拿出来印绶来诓骗洛阳军了!”马岱不停的拍打额头,懊恼不已。

    秦良玉柔声安慰:“伯瞻莫要自责,错有错着,我们便将错就错,说不定能够杀朱杨一个措手不及,以最小的损失突围离开凉州。”

    “哦……吾儿媳有何妙计?快快说来听听!”马腾闻言喜出望外,心中暗自庆幸有这么一个好儿媳,不然的话整个凉州军团就像没头的苍蝇一般,还不知道要吃多大的亏呢!

    秦良玉气度从容,再次献上计策:“朱杨大军驻扎在南面数十里之外,一定会判断我军弃城向东面的安定撤退,从而提前在险要之处设伏袭击我军。而我军却反其道而行之,以进为退,出城朝杨素大营猛攻,趁其不备杀开一条血路,然后直奔天水而去。如此定能让朱杨的伏兵扑个空,白白等待,待他们察觉之时,我军已经突围向南,将他们远远的甩在身后了。”

    说着话朝众将拱手施了一圈礼:“众将以为良玉这退为进的计策如何?”

    马腾手下的众将也没有多少谋略,纷纷点头:“少夫人说的极是,便按照你的分析用兵便是!”

    一直沉默不语的庞德终于出列,拱手道:“末将还有一条建议补充,或许能让秦夫人以退为进的计策希望大增,不知当讲不当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