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零六 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

    雍凉的风大的吓人,吹得马岱步履维艰。

    辞别刘辩之后,马岱携带了印绶与诏书,一路上三匹马换着骑乘,日夜赶路,累了就在农家借宿。用了四天四夜的时间,狂赶了两千五百里路,穿过雍州进入了武威郡境内。

    马岱去的时候,朱元璋与杨素的军队还在西平、金城附近驻扎,没想到来回十天左右的功夫,西汉军已经挺进到距离武威只剩下不足一百里的地方。等马岱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深入了西汉军控制的范围。

    看看天色阴沉,黄沙漫卷,马岱又急于把好消息回报给马腾,因此并没有等到深夜赶路;而是在一片灌木丛中捱到傍晚时分,就打马向西,穿行在西汉军控制区,朝武威赶路。

    只是马岱的运气并不好,走了半个时辰左右,就遇上了杨玄感手下的巡逻兵,大约百十骑左右的样子。为首的是一个叫做姜辅的校尉,看到连夜赶路的马岱,大声喝令:“来的什么人?下马答话!”

    被百余名西汉军拦住了去路,后面不远处就是杨素军的寨栅,马岱只好硬着头皮答话:“吾乃大汉前将军是也,特来暗查是否有人玩忽职守,尔等见了本将还不快快下马参拜?”

    “有何凭证?”姜辅半信半疑的质问。

    马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从包袱里拿出了刘辩赏赐的印绶在姜辅等人眼前晃了晃:“印绶在此,尔等还不快快下马参拜!”

    姜辅命手下把松明火把举高,借着闪烁的火光打量马岱手中的印绶,只见上面果然写着“大汉前将军正印”。这让姜辅及手下的几个头目惊疑不定,既害怕得罪了这个前来暗访的将军,又对马岱的话心生疑虑,当下纷纷下马,围拢在一块商议对策。

    就在这时,西汉军中有眼尖者看出了猫腻,大声提醒:“东汉的印绶才用隶书。我们西汉的印绶都用篆体。此人必是东汉派来联络马腾的奸细!”

    “你管老子东汉西汉,挡我者死!”

    既然露出了马脚,马岱也不客气,一声咆哮。挥舞起手中六十五斤的秋水雁翎刀朝围拢在一起的姜辅等人一阵猛砍猛劈,趁着这伙人下马不备,砍瓜切菜般剁下了十几颗脑袋。然后趁着其他巡逻兵愣神之际,纵马冲破了包围,向武威城奋力狂奔。

    缓过神来的巡逻兵慌忙举火为号。在旷野中点燃了一堆松脂当做烽火报信。正在附近游弋巡逻的杨玄感率领数百骑赶了过来,问清了来龙去脉,看看马岱还未走远,便下令吹起号角,向附近巡逻的士卒传达命令,一起堵截尾追马岱。

    “此人手持东汉将印,必是刘辩派来联络马腾的使者,诸位当努力向前,生擒活捉者赏黄金百两!”杨玄感飞纵胯下青骢马,手提青铜槊。一马当先,率众紧追不舍。

    一时间,西凉的旷野中火把闪烁,犹如漫天的繁星游走;漫山遍野的号角呜咽不停,犹如兽群发出了捕食猎物的信号。

    “不要走了那名奸细,生擒者必有重赏!”

    随着这样的喊声在夜幕下回荡,正在旷野里巡逻游弋的洛阳军纷纷晃动着火把堵截马岱,从一开始的百余骑,慢慢的发展到三五百骑。最后蹄声隆隆,就连朱元璋麾下的巡逻兵也参与到了追捕马岱的行列。满山遍野的席卷狂奔,紧追马岱不舍。

    “大胆奸细哪里走?郭汜在此!”

    随着一声咆哮,原先在董卓手下效力的西凉大将郭汜手提双刀,引领了百余骑拦住了马岱去路。

    “我呸!忘恩负义之辈。当初董卓如此器重尔等,到最后还是归降了杨素,还有何面目出来丢人现眼?”听郭汜自报名号,马岱气冲牛斗,在乱军之中挥刀向前,奋力冲杀。

    郭汜脸红耳赤。听得出马岱西凉口音,想起董卓对待自己的恩情,心中惭愧不已,胡乱应付了几下拨马败走,放过马岱一条去路。

    马岱突破了郭汜的阻截,心中长舒一口气,拼命的挥动马鞭,朝武威城赶路。再有三十里左右便可以抵达城下,想来西凉的将士们知道了大汉天子的态度之后,一定会军心大振。

    “杨玄感在此,你这奸细哪里走?”

    就在马岱遭到郭汜拦截之时,杨玄感却已经率领本部健儿,抄近路绕到了马岱的前方。看到马岱催马冲了过来,当即咆哮一声,从四下里围拢了上来,将马岱困在了中央。

    塞外的劲风吹得杨玄感头盔上的红缨狂舞不停,绣着麒麟的青色披风在狂风中猎猎抖动,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手中的青铜马槊朝马岱一指,高声下令:“不许放冷箭,给我留活口!”

    “诺!”

    举着火把的洛阳军齐齐答应一声,登时就有不怕死的挥舞着刀枪,呐喊着冲向了困在中央的马岱。单骑匹马陷在重围之中,简直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军功,此时不取,更待何时?

    “杀!”

    看到数百洛阳军把自己团团围在中央,马岱的呼吸变得急促,眼眶发红,血脉贲张,抱定了必死之心,催马舞刀奋力向前,高声咆哮:“挡我者死,杀一个够本,杀一双赚到!老子今天就算要死,也要拉上尔等给我垫背!”

    明晃晃的火把照耀下,银色的大刀上下翻飞,犹如夕阳下泛着粼粼波光的浪涛,每一刀砍下去,都会有人应声落马。一时间血肉横飞,人头乱滚,片刻间就有十余名洛阳健儿被马岱斩于马下。

    “倒是有些本事!”杨玄感双眉微挑,决定亲自出手。

    “吃我一槊!”

    伴随着一声惊雷般的叱咤,杨玄感催动胯下青骢马,手中锋利的青铜槊奔着马岱当胸刺来,势如雷霆,风声虎虎。

    马岱慌忙挥刀招架,用尽全力荡开了杨玄感这一槊,反手还了一刀。

    杨玄感目光睥睨,以攻为守,对马岱的这一刀并不招架,而是奔着马岱的咽喉就是一槊。速度之快,匪夷所思,竟然抢在马岱这一刀之前后发先至,眼看着距离马岱的咽喉越来越近。

    “马孟起在此!”

    斜刺里忽然响起一声霹雳般的暴喝,只把杨玄感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扭头看去,只见一匹火红如血的大宛骏马,驮着一个身高八尺八寸,头戴白狼啸月盔,身穿兽王连环甲,披着白色披风的大将,手持一杆银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到了面前。

    “马超?”杨玄感的瞳孔在收缩,下意识的吐出了两个字。

    长枪挟带着风声,泛起一簇银光,如闪电般刺向杨玄感的咽喉。

    枪长一尺七寸七,重六十九斤,用凉州特产的极品玄铁混合了纯银锻造。枪尖锋利坚硬,足可穿透岩石,枪刃长一尺三寸,尾部以白龙雕饰。在明晃晃的火把照耀下,如同一条吞云吐雾的白龙,破空而来。

    此枪名唤“龙骑尖”,一直追随着马超走南闯北,戎马多年。死在这杆长枪之下的亡魂何止千人,羌胡等异族见了马超的龙骑尖更是闻风散胆,敬若天神。

    龙骑尖枪头底部以白色的狼毫装饰,在狂风中显得杀气十足,只是当刺入了杨玄感颈部之时,瞬间就被喷涌而出的鲜血染红。

    白色的狼毫,殷红的鲜血,闪烁的火把,构成了一副血腥的画面!

    “怎……么……可……能?”

    杨玄感先是恐惧,然后嘶哑的吐出了四个字,瞬间感到天旋地转,瞳孔迅速放大。嗖嗖的风从颈部的窟窿里灌进腹部,想要再多说一个字已是不能。身体犹如被狂风吹倒的一面墙,颓然无力的向后跌去,最后重重的跌下了马鞍,摔在地上,双目圆睁,却是一动再也不动。

    “咴……”

    马超胯下火红如血的战马人立而起,发出了一声直冲云霄的嘶鸣,震人心魄。追随马超多年以来,每当主人刺敌将于马下的时候,这匹万里挑一的汗血宝马,被马超称呼为“火凤燎原”的神驹,都会用这样的方式为主人喝彩。

    “不好了,杨将军战死了!”

    这一瞬间,杨玄感手下的亲兵军心大乱,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顿时慌做一团。

    马超手中的龙骑尖一挥,细长又锋利的枪刃当做陌刀切出,伴随着“嗤”的一声切断筋骨的声音,轻而易举的摘下了杨玄感的首级。鲜血如同喷泉一般从杨玄感的颈部喷出,瞬间就把尸体前面喷溅的满地血污。

    “伯瞻,随我突围!”

    马超将首级迅速的悬挂于马前,手中龙骑尖上下翻飞,催动胯下火凤燎原,所到之处犹如波开浪裂,马前无一合之敌,挡者披靡。转眼间就将百余名西汉骑兵刺于马下,引领着马岱一前一后,绝尘而去。不消片刻功夫,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与此同时,正在长江上乘坐郑和宝船溯江而上的刘辩收到了系统的提示:“叮咚……系统检测到杨玄感战死,请宿主留意。杨玄感——武力98,统率89,智力72,政治50,数据已从出世武将中勾去。”(未完待续。)xh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