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零三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二月的春风依旧刺骨,随着悠扬的号角响起,刘辩率领四万人马水路并行,朝江夏挺进。

    为了打赢荆襄之战,刘辩在去年冬天给郑成功下令,把郑和宝船调到金陵暂时一用。猎猎的江风之中,巨大的宝船劈波斩浪,溯江而上。

    宽敞奢华的船舱中,换上了一身戎装的刘辩少了一些皇帝的威严,多了几分将军的豪气。此刻他在帅椅上正襟危坐,下令把孙尚香提来好好谈谈。掐指算算,孙尚香已经被关押了一个半月,估计锐气也消磨的差不多了,是时候和她谈谈人生了。过几天打孙策的时候孙尚香肯定有用,因此刘辩一并带到了船上。

    新年过后又长了一岁的孙尚香看上去有些憔悴,依然坚持穿着那一身凤冠霞帔,不肯换上刘辩赏赐的漂亮衣服。甚至就连脏了换洗的时候也只是穿着里面的白色中衣,一个半月下来一直如此,可见她对刘辩恨之入骨。若不是身体实在捱不住,怕是就连刘辩赏赐的饭都不肯吃。

    “次骞你下去吧,我和尚香小姐单独聊聊!”

    刘辩提着文鸯的表字,挥挥手示意他带人退出船舱。上下打量了一眼孙尚香,憔悴中不失英气,英姿中透着妩媚,让人不由自主的产生我见犹怜的感觉。不过十四岁的年龄已经出落得身材高挑,婀娜窈窕,想来再发育几年定是人间极品。

    “诺!”文鸯答应一声,朝船舱中的几名御林军挥挥手,一块退出了门外。

    孙尚香目光哀怨,由于刘辩刚才用我自称,因此并没意识到面前这个穿着戎装的少年就是当今天子,冷声质问:“你是何人?你要和我聊什么?让狗皇帝来见我!把我关了一个半月。一直避而不见,难道他怕我不成?”

    刘辩笑笑,亲自搬了一张椅子放在了孙尚香的面前:“你有什么想对皇帝说的话。不妨对我说说,我替你转达。”

    “我恨不能亲手杀了他!”孙尚香咬牙切齿的道。

    刘辩微笑;“为何?”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孙尚香一个字一个字的吐了出来。双眸中写满了仇恨。

    刘辩泰然自若,侃侃而谈:‘沙场争锋各安天命,你父亲死在沙场上只能说是他的宿命。孙文台纵横沙场十余年,死在他手下的人只怕也有成百上千吧?那些死者的后代是否也要像你这样替父报仇,与你们孙家不共戴天?”

    孙尚香一怔,竟然无言以对,仔细品味下,似乎觉得这个年轻将军说的很有哲理。

    “那又如何?”孙尚香皱眉冷哼。“他们报不报仇是他们的事,我们孙家报不报仇,是我们的事!”

    “报的了吗?”刘辩反问,“如今我大汉三十万大军压境,荆南、荆北被拦腰切断,失去了联络,各自为战,迟早会被各个击破。你兄长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又拿什么来报仇?”

    孙尚香的眼睛顿时通红。倔强的不肯认输:“我们孙家已经与刘备联姻,刘备一定会出兵救援兄长的。我相信兄长他一定不会输!”

    “你相信刘备?”刘辩冷笑,“你可知道你这次被抓到金陵就是刘备故意放出的风声。在刘备的心里你就是一颗棋子,随时可以抛弃!而你们孙家也是一颗棋子,当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时候,随时都会被刘备踢开!”

    听了刘辩的话,孙尚香的脸颊一阵抽搐,久久说不出话来。

    “对于令尊的事情,大汉天子只能说抱歉!事实上这只是一场权力的争斗,成王败寇,只不过结果是你父亲输了。若是你们兄妹够聪明。就该考虑怎么活下去,而不是报仇。因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刘辩侃侃而谈,给孙尚香做着思想工作。

    孙尚香的目光有些凄凉:“若这是孙家的命运。我们兄妹也只能听天由命,大不了唯死而已!”

    “这又何必呢?”刘辩柔声规劝,“你们都还年轻,你只有十四岁,你的长兄也不过二十左右;风华正茂,正是人生最好的年龄,就这样死去岂不可惜?事实上,大汉天子在天下所有的诸侯中最欣赏的人就是令兄长孙伯符,刘备太虚伪,曹操太奸诈,唯有孙伯符能当得真英雄三个字。你若是能够劝降令兄,我保证你们孙家得到的要比割据一方还要多!”

    孙尚香先是动容,继而半信半疑:“你是谁?你说的算么?我凭什么信你的鬼话,谁不知道你们老刘家最爱干过河拆桥,鸟尽弓藏的事情!”

    刘辩笑笑:“我是皇帝最信任的人,我承诺的就一定能做到,关键是你们孙家没有更好的选择!好了,话就谈到这里,你也不用急于回复我,回去好好考虑考虑,若是想让你兄长活下去,就试着去说服他投降吧!”

    话音落下,刘辩击掌召唤一声:“次骞,把孙尚香小姐送回船舱,好生款待,让她慢慢考虑考虑!”

    送走了孙尚香,刘辩的心情非常愉快。看孙尚香的表情,说不定真能说服她帮着劝降孙策。虽然希望极其渺茫,但至少应该试一试!

    江面上一百多艘大小不一的战船,浩浩荡荡的溯江而上。船头上除了绣着腾龙的黄色旗帜外,还飘荡着姜、文、周、贺等将领的旗帜;岸上的五千骑兵则由赵云与卢俊义率领,五千步兵由冯胜率领,沿江向西,水陆并进。

    正午时分,赵云亲自登上宝船禀报:“启奏陛下,有一西凉武将,单刀匹马,风尘仆仆的从西凉赶来,冒死求见陛下,不知该如何处置?”

    “西凉武将?”刘辩眉毛一挑,“快带到船上来见朕!”

    不大会功夫,赵云就带着一名身穿银色甲胄,头戴熟铜八角盔,身高七尺八寸,年约二十左右的武将走进了船舱。

    “小将西凉马岱,奉了叔父之命前来拜见陛下!”在得知了刘辩的身份之后,马岱稽首顿拜,额头撞得船板砰砰直响。

    “你就是马岱?”刘辩有些意外,还以为来的是送信的普通武将,没想到竟然是马腾的侄子马岱,看来马腾的处境不容乐观。

    “马将军不必多礼,起来说话!”刘辩亲手扶起了马岱,趁着他谢恩之际悄悄的向系统下达了指示:“给朕查询一下马岱的各项能力值!”

    “叮咚……系统正在查询中,请宿主稍等!”

    “查询完毕,马岱——武力89,统率86,智力72,政治47。”

    “不错,中规中矩的武将,在三国本土武将中至少是二流水准。”刘辩对马岱的能力表示赞赏,悄悄退出了系统,聆听马岱的诉说。

    马岱垂手站在一旁,毕恭毕敬的道明自己的来意:“洛阳叛军兵分两路,攻势猛烈,于去年连下陇西、南安、天水等郡,我军屡战难胜,只好退守凉州。我叔父亲自守武威,命韩遂守西平。因武威城墙低矮,又没有护城河,再加上洛阳军大举压境,因此把粮草存贮在西平,命韩遂看守。不料半月之前,韩遂忽然押解了西平城内的所有粮草绕了个大圈子,前往天水投奔赵匡胤去了。”

    “韩遂果然就是坑队友的货!”刘辩在心里冷哼一声,“你投谁不好,偏偏去投了赵匡胤这个叛贼,嫌自己活得太长了么?”

    马岱继续说道:“如今武威城中的粮食仅能支持一月左右,而朱元璋、杨素两路挺进,目前距离武威已经不足两百里。叔父打算弃城向东突围,前来投奔陛下。只是从凉州到陛下控制的最近的武关,将近两千里路,故此叔父希望陛下能够出兵接应。”

    “哦……令叔手下还有多少人马?”刘辩和蔼的问道。

    马岱拱手回答:“尚有骑兵三万五千人,步兵一万!”

    “嘶……马家骑兵的战斗力不容小觑,若是能够成功接收过来,倒是可以大幅扩充我军的骑兵实力。”刘辩在心中暗自沉吟一声。更加欣慰的是无路可走的马腾首先想到的是投奔自己,既然马家一片忠心,那么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把处在绝境中的马家捞出来。

    刘辩吩咐文鸯领着马岱去略作休息,立即召集沮授、蒯越、姜松、冯胜、柴荣等文武一起来船舱中商议,看看如何才能成功的收编了马腾的残余势力?

    “西凉骑兵乃是天下精锐,不在并州铁骑以及公孙瓒的白马义从之下,而且数量又如此巨大,若是能够成功收编,自然会使我军如虎添翼。”自归降之后还没有表现的沮授表现的十分活跃,小心翼翼的做出了分析。

    蒯越也不肯落后,抚须颔首:“沮公与所言极是,若是能够成功收编马家骑兵,自然可以让我军实力大增。只是面对着将近二十万洛阳军的围追堵截,从凉州到武关迢迢两千余里,要想让马家军安然抵达,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需要好好筹划一番,才能将这块肥肉吞进肚子里!”(未完待续)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三国之召唤猛将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