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五百零一 鱼饵与筹码

    这个冬天刘辩比较忙。

    虽然因为天寒地冻,各地的战事都暂时停止了下来,但对于夜夜做新郎的刘辩来说,洞房中的战争却不能停。

    腊月十二,刘辩先纳卫梓夫入宫为美人,一夜颠鸾倒凤。腊月十八,在何太后挑选的这个良辰吉日,大汉皇帝刘辩又迎娶了上官婉儿,自然是一夜缠绵,巫山数度。

    刘辩还没喘口气,御林军头目邓泰山的妻子就带着大乔进宫求见。刘辩在麟德殿接见了这对姑侄。

    乔姑姑刚施礼完毕,就喋喋不休的抱怨:“陛下啊,我家绾儿过了年就十五了,从你当年在柴桑搭救了我们母女一命,到现在已经四年了。眼见得一个个女子入宫享受荣华富贵,不知陛下打算何时纳我家绾儿入宫,莫不是要让绾儿在闺中做个老姑娘么?”

    “姑姑……别说了,陛下日理万机,肯定是忙的不可开交。绾儿相信陛下对这桩婚事自有安排,不管陛下何时纳绾儿入宫,甚至让绾儿在宫外等一辈子,绾儿都没有怨言。”出落的婷婷玉立的大乔低着头,双颊绯红,在邓乔氏的背后悄悄扯她的衣襟。

    听了大乔的话,刘辩面现愧疚之色。说起来自己真是冷落了这个美人儿,寻常百姓家十五岁的女子大都已经出嫁,过了年/的大乔的确到了当嫁的年龄。

    微笑着打量已经三个多月不见的乔绾,只见她出落的如同一朵出水芙蓉,钟灵毓秀。明眸皓齿;体态婀娜,冰肌雪肤;在一袭白色冬装的映衬下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邓夫人所言极是。实在是朕疏忽了绾儿,多日不见。想不到绾儿出落的愈发光彩照人。朕当初只是念及绾儿年幼,不曾想一晃已经快要十五岁了。这样吧,朕马上招礼部尚书孔融入宫,挑选良辰吉日,朕保证明年春季把绾儿迎娶入宫。邓夫人意下如何?”刘辩牵着大乔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信誓旦旦的保证。

    “谢陛下隆恩!”邓乔氏大喜过望,连连肃拜谢恩,“绾儿快快谢过陛下!”

    大乔心花怒放,肃拜施礼:“谢陛下厚爱。绾儿不急,请陛下以国事为重,无论何时纳绾儿入宫,绾儿都毫无怨言。”

    说话之间,脚步声响起,原来是德妃武如意到来。先向天子施礼参拜,然后上下打量了邓乔氏与乔绾姑侄一眼,正色告诫道:“绾儿妹妹啊,不是本宫要给你下马威。宫中的规矩可是多的紧;身为美人以后应该以臣妾自称,而不是绾儿长绾儿短的!”

    大乔一脸诚惶诚恐,急忙向武德妃肃拜谢罪:“多谢娘娘指点,臣妾记住了!”

    看到刘辩脸色不悦。武如意向刘辩露出讨好的笑容:“陛下以为臣妾说的对么?母后可是对宫中的规矩最为重视了,稍有不慎便会惹他老人家发火。”

    武如意说的没错,皇宫中的规矩毕竟不可乱;但刘辩也能够看出来这是武如意在给大乔下马威。树立她自己的威风。只是被她抓住了理由,又抬出便宜目前何太后来压制自己。倒是不好说什么!

    “乔绾她过了年才满十五,对于宫中的规矩有所生疏。也是情有可原。朕自会让内务府的人教导她礼仪,此事不劳德妃操心!”刘辩回到龙椅上正襟危坐,以强硬的姿态维护大乔。

    武氏也不生气,莞尔一笑:“臣妾也是好意提醒绾儿妹妹,免得日后被有心人抓住拿来做文章。”

    刘辩微微颔首,正色道:“不知爱妃来朕的麟德殿有何要事?朕不是提醒过你们么,若无正事,没有朕的召唤,尽量少来朕的寝宫。有事的话,朕会去你们哪里!”

    武如意姿态虽然谦恭,但在话语上并不肯让步:“陛下的正殿太极、含元、紫微三大殿,臣妾自然不敢轻易涉足。但麟德殿处在后宫,乃是陛下栖息之所,臣妾身为陛下的妃子,按理来说是有资格来探望陛下的。臣妾知道陛下这几天新婚燕尔,怕陛下累坏了龙体,所以来给陛下送一些滋补身体的药物。”

    “兰蔻,把药物呈上来!”武如意转身对贴身女官吩咐一声,药物很快送到了刘辩的御案上。

    刘辩微微颔首:“很好,多谢德妃为朕操心,朕会自我节制的。朕还有政务要处理,你暂且回景宁殿吧,有空的话,朕会去景宁殿看你。”

    “既然如此,臣妾告退!”

    武如意盈盈一礼,转身告退,走了几步扭头对邓乔氏与大乔道:“对了,本宫还得提醒你们姑侄一句,日后见了皇后与嫔妃,美人与才人都需要施礼参拜。我倒是不计较,但别人会不会在意,我就不敢说了哦!”

    邓乔氏与大乔急忙肃身参拜:“多谢娘娘提醒,是我们姑侄失礼了!”

    而武如意却已经转身而去,挥挥手:“罢了,罢了……本宫可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

    武德妃走后,刘辩又与乔绾姑侄闲谈了几句,有意无意的把话题扯到了小乔的身上:“不知令妹这几年来对周瑜是否还念念不忘?”

    “呵呵……陛下尽管放心好了,我那小侄女早就把该死的周瑜忘了,一心等着嫁到皇宫里来呢!过了年乔颜她就十三了,明年陛下纳了绾儿,下年再纳颜儿就是!”乔姑姑满脸陪笑,巧舌如簧的说道。

    而大乔却是不肯欺骗刘辩,一脸歉疚之色:“回陛下的话,妹妹她对那个周瑜还是念念不忘呢,每隔半年就会修书一封,托去荆南的人带给周瑜。只是一直都如泥牛入海,从来没有得到过周瑜的回复。”

    乔姑姑一脸不高兴的训斥大乔:“绾儿啊,你怎么能这样说呢,会惹陛下生气的,对颜儿也不好。她现在年幼不懂事,当初被周瑜骗了,以后长大了就会逐渐忘掉周瑜的,她早晚也会像你一样嫁入宫中。姑姑下半辈子的富贵还指望你们姊妹呢!”

    刘辩笑道:“人各有志不可相强,朕也不是强迫别人的皇帝!小乔她有自己的权力追求她自己的幸福,朕不会为难她的!”

    刘辩嘴上虽然这样说,心里却暗自道:“我又怎么会告诉你们,小乔就是朕的鱼饵,早晚有一天,朕会用她挖个坑把周郎埋进去!”

    大乔姑侄走后,刘辩把武德妃送来的药物交给郑和:“拿去给孙思邈查验下,看看这药物是否正常?”

    数日之后,孙尚香被押解到了金陵,刘辩暂时没时间也不想见她。毕竟有杀父之仇,以孙尚香刚烈的性情见了自己少不得骂个狗血淋头,何必自讨没趣,还是先把她暂时关押一段时间,消磨一下她的锐气,等磨得棱角圆滑了,到时候就不会扎人了。

    不几日,新年到来。

    刘辩在紫微殿设宴款待文武百官,席间用高度的蒸馏酒待客,文武百官俱都喝的尽兴而归。一连几天,金陵城普天同庆,热闹非凡。

    大年初六,守卫城门的廖化前来含元殿禀报;“启奏陛下,曹操的使者满宠带了礼物来访,此刻正在城门外等候。”

    “哦……一定是来赎回许褚的!”刘辩眉毛一挑,迅速的做出了判断,“带满宠入宫来见朕。”

    小半个时辰之后,风尘仆仆的满宠在廖化的带领下来到了含元殿,跪地施礼,口呼万岁:“小臣满宠拜见陛下,愿吾皇早日一统河山,重振朝纲!”

    寒暄过后,满宠献上厚礼,说这是曹操送来的新年贺礼,然后直奔主题:“宠此来金陵非为别事,乃是为了许仲康而来。曹公派出典许王三位将军截杀孙策之妹,实乃痛恨刘备这个逆贼忘恩负义,食君之禄却做出了大逆不道的事情,并无它意。还望陛下念在许褚将军一片忠心的份上,将其交给满宠,让小臣带回邺城疗伤。”

    目前刘备已经从巴蜀出兵,和曹操的关系应该尽量保持和睦,即便明知道满宠满口狡辩,刘辩也懒得和他争论。毕竟不到撕破脸皮的地步,还是问问曹操打算用什么赎回许褚,换回一点实际利益才是最好的选择。

    “呵呵……许仲康一直在朕这里疗养呢,为了救出许仲康,朕的部下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曹孟德要赎回许仲康并无不可,但总得略表心意吧?难不成想凭区区财物,就把许褚赎回去?”刘辩端坐在龙椅上,开门见山的讨价还价。

    满宠微微一笑:“曹公自然还有重礼献上,中山无极人甄氏,单字一个宓,目前尚未许配人家,过了新年后年方十五,生的倾城倾国,雍容华贵。曹公想把甄氏献给陛下,换回许仲康,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甄宓?”刘辩苦笑一声,本来以为甄宓远在冀州,自己是没有机会染指了,没想到曹操竟然要给自己送来,真是做梦也没想到!

    甄宓的确让人心动,但就这样换回许褚,难免让人觉得自己是个贪色没有大志的帝王;但在刘备大兵压境的情况下又不能闹得太僵,否则和曹操撕破了脸皮,弊大于利。在目前的局面下还是拿着许褚尽量的多换点好处才是上上之策!

    “听说田丰一直囚禁在邺城大牢不肯投降,你回去告诉曹孟德,要换回许褚可以。需要拿甄宓与田丰一块来交换,若孟德不从,就让许褚在金陵慢慢‘养伤’就是了;若曹孟德同意,你便带着甄宓与田丰直接来金陵换回许褚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