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四百九十一 长坂坡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腊月的第一天,襄阳的苍穹便下起了纷纷扬扬的瑞雪,田野间银装素裹,美不胜收。幸好这场雪并不算太大,没有耽误了刘封等人的行程。

    孙策的府邸门前,数辆披红挂彩的马车一字排开,最前面的是给新娘子孙尚香乘坐的,后面的数辆马车则用来运输嫁妆。虽然这是一场戏,但孙策也要演的更加逼真一些,女子出嫁时该准备的物品一件都没有少。

    在马车的前后左右,一身甲胄的刘封与三百名全副披挂的骑士护卫两侧,孙尚香这一路上的安危由他们“负责”。除了刘封等人之外,担任使者的秦宓一袭峨冠博带,此刻正在孙尚香的闺房外等待。

    “夫人,时候已经不早了,此去巴蜀千里迢迢,还是及早动身吧,免得大雪来临阻塞了道路,耽误了行程。”

    秦宓在风雪中等了足足半个时辰,仍然不见孙尚香出屋,忍不住咳嗽一声,开腔提醒。

    过年之后就十三岁的孙尚香出落的更加婷婷玉立,一袭凤冠霞帔,却不忘腰悬佩剑,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此刻她的心情十分矛盾,既想为孙家的前途略尽一份绵薄之力,又为自己的名节而纠结不已。

    婚姻已定,天下皆知,这桩婚事传得沸沸扬扬。就算兄长把自己劫了回来,可也改变不了自己嫁做人妇的名声,就算与刘备没有夫妻之实,可也有了夫妻之名。更重要的是,自己被劫回来之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必须隐姓埋名,充当黑户,这是孙尚香最无法接受的!

    “尚香,秦宓又在门外催促了,你上车吧!”孙策脸色比外面的霜雪还严峻,站在窗棂前透过窗纸,瞄了一眼外面的秦宓。柔声提醒孙尚香。

    看到孙尚香一脸愁容,孙策轻轻走到她的后背,怜爱的拍了拍妹妹的肩膀:“尚香放心吧,兄长不会真的把你嫁给一个大二十多岁的男人。刘备的年龄快要赶上逝去的父亲大人了。兄长怎能忍心看你落进火坑?我已经摸清了刘封的西行路线,准备派张定边将军假冒汉军,在麦城附近把你劫回来。”

    孙尚香泪珠盈眶,跳起来送给了孙策一个拥抱:“兄长你对香儿真是太好了,若是仲谋哥哥当家作主。一定会把尚香嫁给刘备的。”

    孙策叹息一声:“仲谋过了年也十五岁了,这家伙沉稳有余,霸气不足。守疆让人放心,拓土怕是有心无力。”

    “没事兄长,香儿只是随便说说!”孙尚香嫣然一笑,显得很是善解人意,“就算仲谋哥哥这么做,香儿也不会怪他的。比起孙家的基业来,香儿又算得了什么?”

    “香香是兄长的妹妹!”孙策目光坚定,满满的全是慈爱。“长兄如父,父亲不在了,兄长就要像父亲那样疼爱香香。对于兄长来说,江山固然重要,但自己的亲人却也一样重要!”

    孙尚香热泪盈眶,却又满脸担忧:“兄长,你派人把香儿劫回来,万一走漏了风声,惹怒了刘备,岂不是弄巧成拙?依香儿看……兄长还是把香香真的嫁给刘备吧?我会努力维持好两家的关系。”

    “不行!”孙策果断的做出了拒绝。一脸无悔的神色,“兄长绝不会拿自己的亲人来换取江山!军师分析过了,就算刘备明知道是兄长言而无信,冒充汉军把你劫了回来。也会把这笔账记在刘辩的头上。大势所逼,刘备别无选择!”

    “哦……”孙尚香似懂非懂,不再多说什么,“既然这样,香儿遵命就是了!”

    话音落下,孙尚香起身向孙策深深的一礼。一句话也不说的出了闺房。

    十三岁的少女,在脚步迈过门槛的那一刻,眼泪滚落,在心中喃喃自语“兄长,再见了!香香真的要去巴蜀了,你要好生保重,好好的活下去!你为了妹妹宁愿放弃孙家的基业,香儿又怎能那么自私?就让我为了孙家去巴蜀嫁给刘备吧,作为孙家的儿女,这是香儿的命运!”

    “启程!”

    在孙尚香带着几个婢女钻进了马车之后,秦宓与刘封辞别孙策,挥动马鞭,踏上了西去巴蜀的道路。

    襄阳城门打开,三百铁骑冒着风雪,一路向南而去。

    孙策带着周侗与朱升站在城门下举目远眺,直到大红色的马车逐渐消失在皑皑白雪中,这才低声传令:“吩咐张定边率领一千骑换上汉军甲胄,打起汉军旗帜,抄小道快马赶往马麦城,射杀蜀军,抢回尚香!”

    “诺!”孙策的亲兵领命而去。

    孙策又向另一名亲兵吩咐道:“刘备手下智囊云集,诡计百出,刘封虽然宣称要走马扶邑、麦城这条路线,我只怕他耍诈。你快马前去当阳通知孙立,让他严防长坂坡这条路线,免得刘封改变了道路,被他真的把尚香带走了。”

    “小人明白,请主公放心!”

    这名亲兵答应一声,翻身上马,将马鞭摔得震天响,直奔当阳县而去。

    连续派出了两路人马之后,孙策心中的歉疚之意才稍稍散去,便领着周侗与朱升返回襄阳城内,继续严加戒备。

    虽然已是寒冬时节,但岳飞的大军仍在城北十里外驻扎,天知道他会不会趁着诸葛亮拿下武陵后士气正旺,冒着严寒强攻襄阳?在刘备派出援军之前,孙家的咽喉已经被东汉扼住,一丝大意也容不得!

    从襄阳到江陵大约五百里左右的路程,一共有两条道路可走。一条是西面的章乡、麦城、马扶邑这条路径,另外一条就是东面的鄀县、长坂坡、当阳这条路线,皆可抵达长江岸边的江陵。

    刘封对孙策声称计划走麦城这条路线,但却通过各种途径把消息透露给东汉方面,自己真正的行军路线是长坂坡、当阳这一条途径。对于刘封来说,现在要做的是如何顺顺利利的让孙尚香被东汉军劫走。

    刘备不是傻瓜,孙策能够想到的,他也能够想到。故此早就料到孙策很可能会玩两面三刀的把戏,表面上嫁妹而暗地里却抢回去。刘备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他要的是铁一般的事实,要的是孙尚香必须让刘辩的部下抢走,而不是被孙策假冒汉军之名劫走。

    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只有让孙尚香真真正正的被刘辩的手下劫走,自己的理由才堂堂正正,才接受的起风雨的洗礼,而不会在史官笔下落个被人利用的骂名。不管下去一千年还是一万年,自己都是被抢了老婆的受害者,而不是主动背叛朝廷的反贼!

    名声,对于刘备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

    若是能够兼顾名声与权力,把熊掌与鱼兼而得之,实在是天下最美妙不过的事情。刘备心向往之。

    “尔虞我诈,这样奇葩的联姻也真是古今罕见啊!”刘辩伫立在太极殿前的雪景中连声冷笑,“刘备啊刘备,你就差修书一封告诉朕,你来把我老婆劫走吧,这样我就有理由打你了。”

    “刘备啊刘备,你可知道你需要一个背叛朕的理由,而朕其实也需要一个向你宣战的理由?你控制着长江上游,命关羽在荆州西部修建长城,你让朕寝食难安,如芒在背,朕也在找理由翦灭你。既然你如此渴求,朕就成全你,劫了你的女人!”

    刘辩的笑容诡谲而莫测:“当然,朕不会让你的算盘太如意,朕劫了孙尚香之后就会派人质问你与逆贼孙策联姻,意欲何为?分明早有不臣之心!朕会从江东的豪族中选一女子许配给你,劫你一个,还你一个,看你是否接受?你若不接受,那么到底孰是孰非,自会有天下人判断。”

    风雪又起,刘辩转身入内,心中却是踌躇满志:“有赵云、姜松、展昭带了数百骑快马赶往长坂坡,已经四五天了,此刻怕是已经到了吧?朕直管在金陵静候佳音便是了!”

    刘封率领着三百骑护送着孙尚香一路向南,走了百十里便到了分叉路口。向西便是麦城,向东便是长坂坡,到了做出抉择的时候了。

    “刘封将军,请你走长坂坡吧,因为我兄长舍不得把我嫁出去,而又需要与刘皇叔联合,所以派人在麦城附近秘密埋伏,准备把我抢回去。我不能让哥哥为难,我决心嫁入巴蜀,嫁给刘皇叔,为孙刘两家的联盟做出自己该尽的义务。所以,请刘封将军改道长坂坡!”

    趁着队伍休息的时候,孙尚香直言不讳的把孙策的计划告诉了刘封。稚嫩的脸庞满满的都是诚挚,恳切的请求刘封改道长坂坡。

    刘封在心中暗自叹息一声:“倒是个敢作敢为的女子,义父为什么要当棋子抛出去呢?实在是可惜啊!孙策的意图早在义父的意料之中,即便你不提出要求,我也会改道走长坂坡的!”

    “夫人果然是个识大体的女子,刘封恭敬不如从命!”刘封向孙尚香拱手称谢,转身大声下令:“改道长坂坡!”

    ps:应朋友的请求,推荐一本同类型的历史小说——穿越之烽火连城,在本书pc端就有直通链接,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