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四百八十六 男女搭配,干活安全!

    孔明不仅足智多谋,而且心灵手巧,干起手工活来竟然不逊色于军中匠人。

    在诸葛亮的身体力行之下,军中十几名巧匠跟着他忙碌了一夜,到天亮的时候扎起了两个“灯笼”。先用竹篦制作成了框架,顶端以最好的牛皮纸糊成蒙古包的形状,下面缀着一个可以容纳成年人的竹篮,在中间则用铁丝固定了一个加大的青铜灯台,里面盛满了用来燃烧热量的松脂。

    “来来来……都靠后让一让,让俺老程看看孔明这一晚上不造娃儿,瞎鼓捣个什么东西?”

    冬雨过后气温更低,得到了消息的程咬金艰难的从被窝里爬出来直奔诸葛亮的帅帐,人还没进帐就大呼小叫了起来。

    早来了一刻的杨七郎正饶有兴趣的欣赏诸葛亮的发明,看到程咬金咋咋呼呼的进了帅帐,笑道:“咬金哥来了,孔明天天夙兴夜寐,哪像你这般媳妇迷?孔明昨夜一宿没睡,造了这么两个灯笼,说是能飞上天,你要不要试试?”

    “我操!”程咬金这流氓直接爆粗口,“吹牛吧?竟然能飞上天?俺老程虽然大字不识几个,但也不是三岁的儿童啊!”

    孔明面带微笑:“试一试不就知道了么!”

    一行百余人携带着两个“灯笼”出了军营,寨栅外北风凛冽,正是做实验的好天气,孔明非常满意。找了一个三百余丈的山坡,一行人弃马步行,不大会功夫就攀爬到了山坡顶部。

    “把松脂点燃,产生的热量就会凝聚在顶部的这个伞盖之中,随着热量燃烧,这个灯笼就会慢慢的升空。只要风向适合。就能吹向武陵城,到时候我军天降奇兵,定能一举破城!”

    诸葛亮蹲在灯笼面前。点燃松脂,胸有成竹的向程咬金杨延嗣及几名随行的偏将解释。而黄月英则捏着下巴聆听自己男人的杰作,不时的陷入沉思之中。

    干燥的松脂产生了巨大的热量,不大会儿功夫,这个大灯笼就开始慢慢的升腾,逐渐离开了地面,引得山坡上的百余名汉军兴致勃勃的鼓掌:“起来了,起来了,孔明先生真神人也!”

    “灯笼要飞起来了。谁来试坐一下呢?”诸葛亮皱眉沉吟,抬头的时候目光正好与程咬金碰个正着。

    吓得程咬金直摇头,比拨浪鼓还要快:“孔明你别看我,俺老程不像你,俺还没娶媳妇呢!老程家三代单传,就我这一棵独苗,你可千万不要害哥哥我。你让我跟着你冲锋打仗,俺老程绝不会说半个不字,你指到哪里我程咬金打到哪里!但让我飞到天上去,这比让我生孩子还难啊!”

    “知节将军不必害怕。我几时说过让你乘坐?”诸葛亮哑然失笑。

    程咬金这才如释重负,拍着胸口道:“没说让我乘坐,干嘛拿眼睛看我?你要吓死我老程么。我老程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把你儿子过继给我们程家。”

    程咬金嘴里絮絮叨叨个不停,扭头看了看自己的一名随从:“你——上去,做第一个在天空中飞翔的男人,你的大名将会名垂青史!”

    人皆有七情六欲,谓之喜怒哀乐惧爱恶,尤其在这还谈不上科技的年代,人们的思想还是天圆地方。不仅仅是程咬金害怕,一提起要上天。绝大部分人都会害怕,上天容易下来难。万一下不来怎么办?

    “将军,我也没娶媳妇呢!”这名随从哭丧着脸求饶。

    程咬金吹胡子瞪眼:“放你娘的屁。你儿子没娶媳妇吧?你家儿子都能下地种田了,竟然说自己没娶媳妇,难不成是你家隔壁老王的?早知道俺老程搬到你家隔壁住几天啊!”

    在场的所有人本来还有点紧张,生怕第一个做实验上天的人会是自己,此刻听了程咬金的单口相声,忍不住都咧着嘴笑了起来,紧张的气氛一扫而空。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灯笼是亮发明的,还是让我来试乘吧!”诸葛亮弯腰就要向灯笼里面的竹篮里面钻。

    “等等!”杨七郎一把抓住了诸葛亮的衣襟,“你乃三军主将,岂可以身涉险?我们老杨家男人多得是,虽然大哥二哥三哥战死,四哥五哥不知所踪,但我还有六哥,就算七郎今天有个意外,我们杨家也不会绝后。”

    “七弟,有种!”程咬金鼻子酸酸的,向杨七郎竖起了大拇指,“你今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爹就是你爹……不对,你就是我爹,嗨……你看我,都被感动的不会说话了,我就是你爹!”

    杨七郎大怒,一拳打在程咬金的鼻子上,顿时流血:“逗逼!”

    “嗨……七弟你真狠!”程咬金捂着鼻子叫屈,“哥哥不就是说错话了么,我想说你爹就是我爹,你至于打我么?”

    “我爹不会要你这样的逗逼儿子,而且我们杨家的家规特别严,你真要是做我爹的儿子,估计没几天就会被家法打死。”杨七郎擦了下拳头的血渍,弯腰钻进了竹篮。

    被程咬金这么一闹,在场所有人都笑的前仰后合,一个个齐声嘀咕“程将军真是个逗逼啊”,“有程将军在真是太欢乐了”,“这是圣上御赐的逗逼,谁也抢不走!”

    随着松脂的熊熊燃烧,热量不断的在顶部的牛皮伞盖下面凝绝,这个巨大的灯笼升的越来越高,逐渐达到了一丈的高度,只要诸葛亮松开了固定的绳索,这个灯笼就会顺风飘扬。

    “七郎将军,等你什么时候想降落了,就把松脂熄灭,里面的热量散开之后,就会慢慢的降下来。”诸葛亮一边解开绳索,一边叮嘱杨七郎。

    就在“热灯笼”将要顺风飞翔之际,黄月英突然大声的阻止了孔明:“夫君且慢,这样不行!”

    “为何不行?”诸葛亮和杨七郎几乎异口同声的问道。

    黄月英使劲的把热灯笼向下拖拽:“必须在伞盖下面加一道隔热层,不然时间久了,牛皮纸会被热量损坏破裂,那样的话,里面的人会有危险的!”

    诸葛亮恍然顿悟,向黄月英作揖道:“多谢夫人提醒,要不是你在,只怕七郎将军会有危险!”

    当下诸葛亮让杨七郎从竹篮里跳下,先单独放飞了这一只灯笼。在绳索解开的刹那,这顶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热气球随风飞翔,越升越高。

    “一百丈,两百丈……”

    所有的人在山坡上举目远眺,用眼睛测量着这个热气球上升的高度与飞翔的距离,只是当上升到两百余丈,飞出了五百丈左右的时候,便能看到牛皮纸被底下的松脂烧糊,然后开始破裂,失去了支撑的灯笼迅速的下坠。

    诸葛亮心有余悸,再次向着黄月英作揖:“今日真是亏着娘子在身旁,若是害了七将军,亮此生难安也!”

    程咬金向黄月英竖起了大拇指:“月英妹子真是个女鲁班也!”

    当下一行人下了山坡,重新设计这能够飞上天空的热灯笼。回到军营,诸葛亮在黄月英的建议下,在牛皮纸伞部的低下加了一层竹篦制作的隔热层,然后再次登上山坡放飞。

    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不敢再让人贸然乘坐,先试着放飞了一盏。只见巨大的灯笼在寒风中飘飘摇摇,逐渐远去。杨七郎策马紧跟,直到灯笼飞出了十七八里路之后,才因为松脂燃烧殆尽,最终缓缓降落。

    亲眼目睹之后的杨七郎信心十足,当即回到山坡钻进了热灯笼的竹篮。在绳索被解开之后,巨大的灯笼随风飞翔,让七郎成为了第一个飞上了天空的人类。

    杨七郎在灯笼飞出了十里路之后,按照诸葛亮的叮嘱,熄灭了松脂,控制着灯笼缓缓降落,毫发无损的回到了平地。

    夜晚,程咬金下令军中厨子做一桌庆功宴,庆贺这秘密武器的诞生,却被诸葛亮阻止:“此事须当秘密进行,决不可大张旗鼓,免得走漏了风声,让武陵城中的孙军有了准备。”

    本想借机喝个痛快的程咬金只好悻悻的作罢:“不喝就不喝吧,但孔明你得给这大灯笼取个名字吧?”

    “叫天灯好了,在天上飞行的灯笼!”诸葛亮略一思忖,说道。

    程咬金挠挠头皮,不停的摇头:“不好听,不好听,一副听天由命的意思!依我看,还是叫做孔明灯算了,既然是你发明的,自然就叫做孔明灯了!”

    杨七郎在旁边听了向程咬金竖起了大拇指:“这个名字好,你这次总算不逗逼了!”

    灯笼的名字就此定了下来,但要想空袭武陵,人数少了肯定不行,至少得有千余精锐从天而降,才能杀孙军个措手不及,然后抢占城门,放主力大军进入。

    要制作千余盏孔明灯,需要大量优质的物资,竹篦铁丝松脂都好说,但牛皮纸却一时筹措不到。于是诸葛亮给天子修书一封,请求从金陵调拨一批优质的牛皮纸,以最快的速度送到武陵,能否在年前拿下武陵,切断荆南与荆北的联系,成败就在这批牛皮纸上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