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四百八十五 秘密武器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黄河以北天寒地冻,甲胄彻骨,角弓难控。

    相比起来,处在长江以南的武陵则要好上许多,虽然一早一晚的气温较低,但正午的阳光要温暖了许多。诸葛亮及手下的将士们深信不疑,一定能够在严寒彻底到来之前拿下武陵。

    岳飞与韩世忠分别在襄阳与罗县受阻,刘辩又下了不许以人命换土地的命令,因此诸葛亮自告奋勇,与杨七郎、程咬金率领着三万将士穿过了洞庭湖南面的湿地,神出鬼没的出现在了武陵城下。

    好在武陵守将吕范一直未敢懈怠,将近三十万汉军三路出击,攻势如潮,天知道哪天睡醒一觉之后,汉军就会出现在城下。就算全力以赴也不一定能够守住城池,更不要说疏忽懈怠了!

    面对着突然出现的汉军,吕范率领去年刚刚加入孙策麾下的鲍隆、陈应二将,以及孙策的叔父孙静,指挥一万两千孙军登上城头死守。就在汉军攻势如潮,武陵岌岌可危之时,沙摩柯的五千族人从背后突袭汉军,解了武陵的燃眉之急。

    这些五溪蛮兵虽然甲胄不全,但他们的武器非常适合山林战,而且善于攀爬,在武陵周围的山地中纵跃如飞,来去倏忽。诸葛亮攻了几次武陵城,在五溪蛮兵背后骚扰的情况下,难以奏功,只能下令退兵十里,徐图破城之策。

    十一月的天气渐趋寒冷,虽然武陵地处长江之南,但却也已经草木凋谢。满地雪霜。

    天色迟暮之时,刚刚在外面巡逻的程咬金喜滋滋的进了诸葛亮的帅帐。姿势诡异的走到诸葛亮的面前,伸手敲敲桌案:“孔明。别看了,猜猜我给你带来了什么礼物?”

    诸葛亮放下了手里的情报,抬手把桌案上得青铜油灯灯芯挑的更亮一些,皱着眉头问道:“知节将军,你今天怎么怪怪的?都说五溪蛮族中有人懂得蛊惑之术,你莫不是中了邪?”

    “哇哈哈……算你小子聪明,我乃天将下凡,特来取你性命,孔明受死吧!”

    程咬金做出中邪的样子。发出一声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声,伸出一双蒲扇般的手掌,一下子抓住了诸葛亮的双肩,将十五岁的孔明猛地从圆凳上提了起来。

    “啊……”孔明大惊失色,“来人,程知节将军中邪了,快进来把他摁住!”

    “程将军你不要闹了,吓到夫君了怎么办?”

    看到程咬金瞎胡闹,躲在他后面的黄月英再也忍不住。站出来叱责了程咬金一声。

    饶是孔明智商过人,但却也被弄得一头雾水:“月英你怎么来了?你和程将军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已经出落得婷婷玉立,气质出众的黄月英头戴帻巾,一身浅蓝色的儒生袍。搭眼一瞧仿佛一个落魄的书生。只不过诸葛亮不用看,光听声音就知道来的是已经阔别了将近半年的娇妻黄月英。

    听了诸葛亮的质问,黄月英低着头有些委屈的道:“再过几天就是夫君的生日了。月英来武陵给你庆生。”

    “胡闹!”诸葛亮虽然被妻子的心意感动,但面容上却不肯有丝毫流露。板着脸道:“月英啊,军队中不许家眷随军。况且夫君我是三军主将,更要以身作则。你怎么一声不吭的跑到武陵来了?”

    黄月英撮弄着宽大的衣袖,低着头道:“我并没有打算随军啊,月英给你过完了生日就走;再说在青州的时候,陛下曾经说了,让月英和夫君多多亲近。夫君也不要以为月英是累赘,说不定我还能给夫君帮上忙呢!”

    “就是,连陛下都说了,你小子还装什么不近女色?”程咬金嬉皮笑脸的帮黄月英打抱不平,“人家月英妹子千里迢迢的来为你庆生,你就不能说几句感激的话么?真是狗咬诸葛亮,不识好人心!月英妹子你别怕,实在不行就休了他,跟着哥哥我过,哥哥我保证把你捧在手掌心疼!”

    “程将军说什么呢!”黄月英羞得脸色绯红,低下头去。

    “逗逼!”诸葛亮被程咬金气的啼笑皆非,直接回复了他两字真经,“这也是陛下说的。”

    “月英妹子,你男人骂人!”程咬金双手叉腰,吹胡子瞪眼。

    黄月英捂嘴娇笑:“该骂!”

    程咬金跺脚,一副恼怒状:“到底还是你们夫妻近啊,我这好人算是白做了!”

    说着话向黄月英做了个鬼脸“月英妹子今晚莫要累坏了孔明,别看他年龄小,却是三军主将,三军之魂,要是累出个三长两短,将士们可不答应!哇哈哈……!”

    看着程咬金大笑着离去的背影,黄月英羞得霞飞双颊,低着头道:“这程大哥真是个大流氓,这样说话真是羞死人了!”

    程咬金走到门口大声吩咐守帐士卒;“尔等听好了,今晚不准任何人入帐,天塌下来也不许惊扰了孔明的好事!”

    “诺!”

    七八名手持长枪巡守的士卒被程咬金逗得合不拢嘴,俱都呲着牙答应一声。

    “还有,要记得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不管帅帐内有什么声音,都要给我装作没有听见,知道了么?”程咬金背负双手,煞有介事的说道。

    孔明在帅帐内摇头苦笑:“月英你真是说对了,这老程的确有点流氓习气,估计到老也是这吊儿郎当的样子了!不过人倒是没有坏心,只要由着他开玩笑,不悖了他的面子,还是比较仗义的。七郎将军脾气耿直,只要不慢待他,也会为你死心塌地的效力。和这两位将军合作,亮的心情很愉快!”

    黄月英嫣然笑道:“还是夫君会哄人,我在路上的时候遇见了巡逻的程将军,便跟着他回来了!”

    “唉……”诸葛亮轻抚黄月英的秀发,“并不是为夫有心说你,千里迢迢的从襄阳来武陵,万一路上有个不测,那该如何是好。”

    黄月英巧笑嫣然:“夫君莫要担心,我会摆八卦阵,也能走出八卦来,我随便转转,也能把一般的土匪转的晕头转向,想抓我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你是说我岳父教给你的那一套八卦阵么?”诸葛亮皱眉问道。

    “嗯……”黄月英有些得意,“夫君要学么?我教你!”

    诸葛亮摇头:“不用了,还是让亮自己参悟一套八阵图吧,这样还能锻炼亮的智力,比坐享其成好得多。”

    夫妻二人又闲聊了大半个时辰,夜色渐沉,窗外北风凛冽,明月皎洁。有道是小别胜新婚,看看天色不早,夫妻二人相拥而眠,久旱逢甘霖,少不得缠绵缱倦一番。

    次日清晨,天空下起了冬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诸葛亮只好按兵不动。

    就在诸葛亮梳洗的时候,黄月英笑吟吟的拿着一块皂团递给诸葛亮:“夫君用这个洗脸,洗完后又干净又清香。”

    “这是什么东西?”诸葛亮接过了掂量了一下,只见橘子一般大小,又圆又滑,不由一脸诧异的问道。

    黄月英有些小得意的道:“这是我用从山上采摘回来的皂荚配上香料捣碎之后发明出来的东西,我给他取名‘皂团’,用来洗脸洗手可清香了。”

    诸葛亮用完之后,直觉的神清气爽,不由得在黄月英的鼻尖上刮了一下:“娘子倒是聪明,看来亮得好好读书,不然怕是要被你超过了!”

    帐外雨水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诸葛亮冒雨视察了一遭军营,免得孙军趁雨前来劫营,直到确认万无一失后,方才回到帅帐陪黄月英闲聊。程、杨二将及一干偏将、校尉也非常识趣,知道他们小夫妻难得团聚,便都不来打扰,让孔明夫妻二人在帅帐里过一会二人世界。

    夫妻两人闲聊了一会,诸葛亮便去看兵书,闲来无事的黄月英则把皂团在水里浸泡了,然后用酒杯盛了吹起了肥皂泡,一串串在火炭的映照下五彩缤纷,煞是好看。

    “月英,你在做什么?”诸葛亮看了一会兵书,便被黄月英的动作吸引,于是放下了兵书走到了黄月英的面前观看。

    “吹肥皂泡啊!”得到了滋润的黄月英脸色格外的娇艳,朝着丈夫努嘴一笑:“要不你也吹个试试?”

    诸葛亮似乎有点走神,并没有回答黄月英的话,而是低着头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突然给了黄月英一个熊抱:“哈哈……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夫人,我想到攻破武陵的方法了,多亏了你的肥皂泡才让我产生了灵感,只要造出了这个东西,拿下武陵必然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夫君想造什么东西?”被吓了一跳的黄月英有些迷茫,也不知道自己的丈夫突然产生了什么奇思妙想,竟然这般兴奋?

    诸葛亮却没有正面回答黄月英的问题,而是喜滋滋的转身就向帅帐外面跑去,也顾不得冰冷的冬雨淋湿了衣服,朝门外的士卒高声下令:“给我准备一批竹篦与铁丝还有牛皮纸,另外还要筹备一批松脂,我要造一种秘密武器!”(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