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四百八十二 不斩敌将,誓死不还!

    十月下旬,朔风怒号,天寒地冻。

    甲胄穿在身上寒冷透骨,刀剑因为寒霜难以出鞘,尤其是荒凉的西部草原,怒吼的西北风犹如猛兽在咆哮,行人走在旷野中,稍不留神就会被吹得摇摇晃晃。

    雍凉的局势并没有像赵匡胤预料的那样发展,面对着杨素、朱元璋的两路夹击,西凉军并没有能拼出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在徐达、杨林、杨玄感、史万岁、朱棣、蓝玉、李文忠等猛将的强大攻势之下,西凉军节节败退。

    半年的时间下来,马腾、韩遂已经连续丢掉了安定、天水、南安、陇西四郡,折损了一半兵马,目前势力已经完全退出了雍州,目前拼死据守金城、西平两地;可以说若不是冬天的及时到来,用不了俩月马腾与韩遂便会迎来灭亡的结果。

    因天气寒冷,杨素重兵屯驻于陇西狄道,而朱元璋则率大军驻扎在祖厉县城,待明年开春天气转暖后一举翦灭马、韩。

    赵匡胤自从初秋裹挟了三万汉军逃出武关,一路向西,一边收买人心一边剪除屠杀异己,在残酷的秘密杀害了两千多人之后,队伍中不和谐的声音逐渐消弭散去,赵匡胤与常遇春彻底的控制了这支部队。

    这三万人马,主要以青州与汝南、南阳一带的贫民百姓构成,为东汉朝廷效力了大约两三年左右。在越过长安,深入雍州一千多里之后,即便明知道被骗了,也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在这乱世。人命贱如草芥,每天都会有大量的人死去。能够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为了等到西凉军与洛阳军拼个两败俱伤,赵匡胤下令队伍缓慢行军。丝毫不把杨素的催促令放在心上,每天只走三十里的路程。所过之处,命令常遇春、呼延庆打着朝廷的旗号,在地方强行征兵,向地方豪绅、县城、乡亭强征粮草,掳掠马匹。

    从武关到雍县一千五百里,赵匡胤的人马走了接近两个月,强征了一万五千百姓入伍,劫掠了十余万石粮食。一路走来,收获颇丰。

    这让杨素怒火冲天,想要派兵回头征讨赵匡胤,又怕撤兵之后对于马腾建立的优势荡然无存,只能暂时隐忍不发,好言劝慰赵匡胤,让他速速进军,前来狄道会合。

    当初同意接收赵匡胤投降的就是杨素,此刻骑虎难下。朱元璋乐得袖手旁观,看杨素腹背受敌,自己回洛阳的时候也好参他一本,因此按兵不动。任凭赵匡胤为所欲为。

    就在赵匡胤磨磨蹭蹭的时候,祖籍沛国丰县的张鲁在汉中、广魏、天水三郡同时以五斗米教起事,在汉中被刘裕重创教徒。杀了个血流成河,尸积满城;但却一举杀掉了杨素册封的广魏与天水两郡的太守。控制了地方,继而派出使者向刘备求和。

    “此乃天赐良机也。天不绝我赵匡胤之路!”

    得到了消息的赵匡胤大喜过望,以为国讨贼为口号,率部急袭张鲁,趁着五斗米教在城中立足未稳,一举攻破了广魏郡治所临渭与天水治所冀县,并且生擒活捉了张鲁。

    之后,赵匡胤好言劝慰,许诺将来成事之后以五斗米教为国教,奉张鲁为教主,实行政教并存的制度,成功的吞并了张鲁手下的一万五千五斗米教教徒,并且收复了张卫、杨任、杨昂等一干酱油党,以及张鲁的军师阎圃。

    听闻张鲁在背后作乱,即便前线战事紧张,杨素也不敢怠慢,急忙派遣杨林、杨广率领三万人马回头平叛,却不料被赵匡胤捷足先登。面对着赵匡胤手里超过五万的兵力,杨林、杨广不敢轻举妄动,只好派遣使者请示杨素。

    杨素派使者责备赵匡胤,赵匡胤却说自己是为国讨贼,这一路跋涉两千里远来,将士们已经疲惫不堪,再加上天气日渐寒冷,只能暂时在天水、广魏两地休息。

    杨素率兵出征之时有十万人,与马腾厮杀了半年下来,折损了两万,又通过收编俘虏与征兵补充了两万,目前仍有十万的兵力。正面有尚有一战之力的西凉军,背后又崛起了兵力超过五万的赵匡胤,杨素直感到急火攻心。

    但赵匡胤既然不肯撕破面皮,又找了个得体的理由,杨素也只好暂时压下怒火,待开春之后一举灭掉西凉军,回头再与赵匡胤秋后算账。

    对于马腾、韩遂、赵匡胤这种苟延残喘的诸侯,冬天是最爱的季节,因为冬天可以让他们获得喘息的良机,当然这也包括被汉军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孙策。

    既然杨素奈何不了自己,赵匡胤便放心的在广魏、天水两地操练兵马,只要逮住阳光比较充足的日子,就把兵马拉出来操练。和平时期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而现在则是养兵一时用兵千日,明年是死是活就看这个冬天的效果了。

    尤其让赵匡胤感到庆幸的是,自己哄骗常遇春入伙的决定太正确了。呼延赞、呼延庆父子有武力,但在练兵统率方面却是无法与常遇春相提并论,有了常遇春的存在,至少让本方实力提升了一个档次。

    得到了喘息的机会,赵普向赵匡胤分析了局势,与周瑜、朱升的分析大致相同,在刘辩灭掉孙策之后,最危险的就是盘踞在巴蜀的刘备。而刘备定然也会看清这个局势,既然马腾、韩遂靠不住,那就去抱刘备的大腿吧,因此便派遣了使者携带重金前往成都结交刘备。

    而此时,刘备已经下定决心联合孙策,反戈刘辩。接到了赵匡胤的书信之后,便好言安慰一番,回书一封表示愿意与赵匡胤共同进退,在这乱世之中谋求一席之地。若赵匡胤局势危急,可以向汉中的刘裕求援,只要能帮上忙,一定不会推辞。

    雍凉地区日渐寒冷,而处在黄河以北的冀州同样滴水成冰,冰冻三尺。

    袁绍灭亡之后,冉闵、公孙瓒以犄角之势与曹操争夺冀州,夏侯渊率领李通、曹纯、文聘、曹文诏等人在渤海击退公孙瓒,占领南皮。而曹操则亲自统率郭嘉、戏志才、蒯良等文臣,以及郭子仪、王彦章、夏鲁奇、许褚、典韦、曹宁、单雄信等猛将与冉闵连续鏖战,将冉闵击退,连续攻占了常山、赵国、安平等地。

    就在曹操与冉闵厮杀的时候,夏侯惇从太原率兵北上,进攻雁门,与曹操遥相呼应。与此同时,铁木真的骑兵开始进入冉闵控制的代县、涿鹿一带劫掠,面对着巨大的压力,冉闵一面调遣韩擒虎前往代郡镇守,遏制匈奴人的入侵,一面引兵向中山国治所卢奴撤退。

    寒冷的冬晨,冉闵麾下的三万将士开始向被撤退,趁着曹军不注意之际,企图甩开尾随的追军。

    “弟兄们加快行军速度,退入卢奴之后,本天王请你们喝酒!”冉闵胯下朱龙马,左手钩戟右手双刃矛,大声的催促着手下的将士,顶着寒风向北撤退。

    “报……”寒风中,一名斥候策马疾驰而来,在马上拉着长长的腔调,显然有紧急军情。

    “慢讲!”冉闵立马横矛,沉声说道。

    斥候在马上拱手道:“启禀天王,负责断后的刘辟、龚都被王彦章、夏鲁奇率领骑兵追了上来,双方阵亡,曹军正在围剿我方的后部人马!”

    冉闵朝身旁的宋江大喝一声:“公明,你与李逵、吴用继续率主力大军向北撤退,本天王亲自断后。不斩王、夏首级,誓不归还!”(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