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四百八十 兄债妹偿

    已经是初冬时节,天色黑的早了许多,不过才酉时时分,乾阳宫内便亮起了灯火。

    回到麟德殿的时候,刘辩的心情有些小郁闷,目光变得有些阴鹜。

    因为长孙无垢的事情,刘辩并没有去任何嫔妃那里过夜,用过晚膳之后便独自来到最新为自己修建的麟德殿住宿,这也是工部为他这个皇帝新建的寝宫。

    “女人的芳心?得到得不到那又如何?朕是来这个世界打天下的,不是来谈情说爱的!”

    烛光之下,刘辩语气冰冷,面容变得铁血冷酷,“对朕来说,女人只是奖赏,而不是目标!皇帝可以仁慈,但不能没有冷酷。李世民啊,就算你住在长孙无垢心里,那又如何?只要朕愿意,随时都可以让长孙无垢躺在我的床上,女人的心,你留在回忆吧!”

    与长孙无垢从玄武湖回来,刘辩立即召集群臣来到含元殿,商议怎么处置李渊?

    最后拿出的方案就是等待,李唐作为战败方理应主动派遣使者到金陵来谈判,而不是战胜方的大汉主动向李唐提出要求。如果李世民不派人来,那就先耗着罢了,看看李世民在国内有没有舆论压力?

    如果李世民遣使来金陵谈判,那么大汉也准备好了条件:第一,李世民向大汉俯首称臣,以藩邦作为大汉的附属国。第二,李唐削去帝号,改称唐王,世世代代不得称帝。第三,李唐附属国岁岁向大汉纳贡献赋。第四,李唐需要将西海岸与交州毗邻的一块土地,总计三州二十五县割让给大汉。

    “陛下,李秀宁求见!”

    就在刘辩半躺在龙榻上闭目休憩之时,郑和敲响了房门,轻声禀报。

    “李秀宁?朕差点忘了!”刘辩猛地一骨碌爬了起来,嘴角微翘,露出了一丝略带阴险的笑容。刚才的压抑顿时一扫而空。

    “让她到寝宫里来见朕!”刘辩起身舒展了下筋骨,准备大干一场。

    宽敞奢华的寝室,黄色的窗幔无风自动,九十九盏蜡烛在青铜灯台上静静的燃烧。摇曳的烛光仿佛在翩翩起舞。

    “吱呀”一声,房门被轻轻推开,浓妆艳抹,发髻高盘,身披一袭白色裘皮大氅的李秀宁莲步轻挪。袅袅婷婷的走进了刘辩的寝室。郑和随即在后面把房门掩闭了过去。

    刘辩在龙榻上正襟危坐,一双虎目半闭半睁,用亵玩的目光打量着李秀宁。

    刘辩印象中这还是第一次仔细审视这个大唐的天之骄女,伴随着刘辩的目光,李秀宁柔荑轻轻一挥,披在身上的裘皮大氅便滑落在地,露出了白皙如雪,细腻如玉的香肩。

    汹涌的波涛,鲜艳的红唇,高耸的锁骨。婀娜的身段,高挑的个头,如玉的肌肤,刘辩不得不承认,这也是一个尤物!

    “给本宿主查询下李秀宁的各项能力值,以及魅力。”刘辩一脸傲然,不动声色的向系统下达了指示。

    “叮咚……系统正在查询中,李秀宁——武力79,统率82,智力85。政治76,魅力96.”

    “不错,真是个优秀的女人,四维全部都在75以上。绝对是女性中的佼佼者。这样的女人不临幸,简直就是暴殄天珍!”刘辩在心里啧啧称赞。

    一念及此,刘辩猛地睁开了半闭的眼睛,精光四射,不怒自威。沉声问道:“你来见朕,有何事?”

    已经被俘虏了四个多月。李秀宁一直被关押在乾阳宫内的冷宫,这里本来是给失宠的妃子准备的。但目前还没有嫔妃符合要求,所以刘辩下令把李秀宁暂时关押进去。并且给她准备了两个宫女伺候她的饮食起居,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也算没有慢待了她,随着世间的流逝,李秀宁对刘辩的仇恨已经淡化了许多。

    “求你放了我父皇!”李秀宁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明来意。

    “朕有什么好处?”刘辩逼问。

    李秀宁柔荑再次轻挥,身上的一袭白色长裙再次滑落在地,修长窈窕的胴.体完全呈现在刘辩的眼前,竟然是一丝不挂。她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献身的准备,既然入了虎口就没有再打算全身而退。

    “今夜我是你的!”李秀宁面无表情,一字一顿的说道。

    刘辩没有再说多余的废话,猛地将李秀宁拦腰抱起,大踏步的走到龙榻前,将李秀宁丢到床上,然后开始征伐杀戮,动作粗鲁而野蛮,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

    一开始,李秀宁犹如木偶般躺在刘辩的身下,双目紧闭,一言不发的任凭刘辩蹂.躏。但随着大汉天子一浪高过一浪的进攻,李秀宁的躯体开始蠕动,面色变得潮红,喘气声越来越粗重。当刘辩火力全开之时,李秀宁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身子开始蜷曲,粗重的喘息变成了浅吟低唱,四肢也开始紧紧的缠住年轻的皇帝……

    不知杀伐了多久,在一泻如注的快感之中,刘辩缓缓的压在李秀宁丰满而柔滑的娇躯上,两个人紧拥着,一动也不动,仿佛同归于尽一般。

    “哼……李世民,你暂时赢得了长孙无垢的芳心又如何?朕把你妹子太阳了,也许这就叫做兄债妹偿还吧!”

    伏在李秀宁的身上,刘辩直感到浑身舒畅,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在全身每根血管中流淌,“总有一天,长孙无垢也会在朕的身下浅吟低唱,朕不负责谈情说爱,朕是征服者,征服英雄,征服女人,征服世界,征服一切!”

    良久,李秀宁才缓过劲来,看向刘辩的眼神变得柔和了许多:“我已经把自己给你了,可以放了我父皇么?”

    “不能!”刘辩轻抚李秀成的肌肤,毫不犹豫的拒绝。

    “你……”李秀宁一脸恼怒,“你言而无信,翻脸无情!”

    刘辩嘴角微翘,冷笑道:“你以为朕会因为睡了你而放了李渊?是你太天真还是你觉得朕太弱智,朕只是在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

    李秀宁咬着嘴唇,默然不语。刘辩说的极是,自己被俘已经四个多月了,若是刘辩用强,自己的清白也不会保留到今天。

    “当然,朕也不是翻脸无情之人……”刘辩做出了补充,“你若对朕服服帖帖,朕答应你,一定会善待李渊及他的嫔妃。也会派人与李世民和谈,能否放回你父亲,一切都看李世民的表现!”

    李秀宁点点头,没有再说多余的废话。在来见刘辩之前,李秀宁也没觉得大汉天子会因为和自己**一场,就昏了头脑释放了自己的父亲。若是能用自己的清白保住父亲的颜面,还有李唐嫔妃的贞节,也算是值得了!

    看到李秀宁一言不发的站起身来穿衣服,刘辩嘴角浮起一抹轻浮的笑容:“你要去哪里?”

    “当然是回冷宫!”李秀宁一边穿衣,一边目无表情的回答道。

    “真的要回?”刘辩的语气变得有些冰冷。

    李秀宁略一迟疑,最终还是重新褪去了衣衫,躺回了刘辩的身边,澎湃的胸脯不停的起伏:“你到底要怎样?”

    “朕要的不是你一夜,而是一生!”刘辩的话斩钉截铁,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你父皇及李唐的颜面全都系于你一身,就看你怎么做了!”

    李秀宁咬着嘴唇,良久,终于叹息一声:“这一生我是你的了!”

    秋夜漫长,怀抱新人,刘辩不知杀伐了几次,天亮之时最终相拥而眠,沉沉睡去。

    就在刘辩因为长孙无垢与李秀宁而喜怒哀乐之时,远在成都的刘备也陷入了为难之中,拿着孙策的联姻书信,不停的在书房踱步,无语问苍天,“谁能告诉我,究竟该如何抉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