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四百七十八 出头的椽子先烂

    听了刘辩的询问,这白衣女子面色复杂,眼眶微红,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作答。…≦,

    良久,方才凝噎道:“回陛下的话,小女的确是汉人,祖上雒阳,姓孙名无垢。”

    “孙无垢?”刘辩在心中暗自沉吟,“祖籍雒阳,又出现在了唐国俘虏中,名字与长孙无忌相似,十有**就是文德皇后了。”

    “我看姑娘的名字应该是长孙无垢才对吧?”刘辩盯着长孙无垢那与世无争的双眸,单刀直入的问道。

    长孙无垢娇躯微震,花容失色:“陛……陛下是如何得知?”

    “哈哈……朕猜的果然没错,原来你真的就是长孙无忌的妹妹!”刘辩仰天大笑,看来果然被自己猜中了。

    听到哥哥的名字,长孙无垢的凝噎变成了啜泣,含泪问道:“陛下如何知道我兄长的名字,还望陛下告知!”

    “此事说来话长,你且抱着李承乾随我入宫,朕慢慢与你道来!”

    好不容易与期盼了许久的长孙皇后相逢,怎么也要慢慢叙旧,或者在乾阳宫的花前月下,或者泛舟玄武湖,慢慢的与美人品味人生,才不负美人如玉。在众目睽睽之下闲谈岂不是大煞风景?

    不管长孙无垢是否答应,刘辩霸道的做出了决定。目光扫向李渊,沉声道:“这女子的兄长是朕的臣子,朕要带她见见亲人,想来唐王应该不会有意见吧?”

    李渊无话可说。这汉人女子本来就是被李世民抢来的,现在也算完璧归赵了,自己有什么资格讨价还价?能够保全自己女人的贞节。李渊已经谢天谢地了。

    听了刘辩说的话,长孙无垢转忧为喜。挂着泪珠的脸颊浮现一抹笑意,“皇帝说我的兄长是他的臣子。一国之君应该不会信口雌黄,这么说哥哥他还活在这个世上,真是谢天谢地!”

    刘辩扭头吩咐郑和:“给长孙姑娘准备一驾马车,带她入宫。另外派人把李承乾送到太医院,让孙思邈给他祛除风寒!”

    “奴婢遵旨!”郑和躬身领命。

    刘辩转身欲走,突然有一人从唐国公卿中闪了出来,跪倒在地:“陛下,大汉皇帝,罪臣有一请求。还望陛下恩准!”

    “你是何人?有何请求,不妨直说!”刘辩目光如炬,冷声问道。

    “罪臣秦桧,现为唐国御史大夫……”秦桧跪在地上稽首顿拜,这一路他已经把大汉的礼仪背诵的滚瓜烂熟,什么时候行什么礼,掌握的游刃有余。

    “嗯……你就是秦桧?”

    刘辩的语气突然变得杀气森森,让两旁的人下意识的打个寒噤。皇帝果然喜怒无常,刚才还和颜悦色。怎么一转眼就变得怒火滔滔?

    秦桧也感受到了大汉天子的变化,不由得额头见汗,面色如土,跪伏在地。小心翼翼的道:“莫非陛下也听过罪臣之名!”

    刘辩冷哼:“何止听过,朕恨不得用包拯的狗头铡把你的脑袋铡了下来!”

    秦桧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住的叩首。额头已然见血:“罪臣愚昧,实在不知哪里得罪了陛下。还请大汉皇帝示下!”

    “是编织一个理由交给岳飞杀掉复仇呢,还是留他一命?”

    这一刻。刘辩的内心陷入了矛盾,衡量一番后还是决定暂时留下秦桧一命,“这奸贼还有用,或许可以重演莫须有这一幕,先利用完之后再卸磨杀驴吧!”

    拿定了主意,刘辩面色如霜,冷声道:“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记住,你这个奸贼就算死一万次,也是死有余辜!”

    “是、是……罪臣记住了!”秦桧跪伏在地上,诚惶诚恐的继续磕头。

    “李元芳,把秦桧带到一旁杖责八十!”

    刘辩朝身后的李元芳吩咐一声,秦桧的死罪虽然暂时免去,但活罪却是难饶,今日说不得要替岳武穆先出一口恶气,大仇留在改日再报。

    李元芳答应一声,挥手吩咐:“来呀,把这厮拖下去杖责八十!”

    “不过,千万别打死了,留着还有用。”刘辩特意叮嘱了一声,末了又问秦桧,“你有何请求,现在说出来吧!”

    秦桧跪在地上想死的心都有了,中国有句话说的真好“出头的椽子先烂”,自己这不是跑出来讨打吗?但既然大汉皇帝问了,还得硬着头皮回答。

    “回大汉皇帝的话,罪臣是想请求跟着我唐国皇帝……”

    不等秦桧把话说完,就被刘辩冷声打断:“不许叫皇帝,改称唐王。这世上只有一个真龙天子,那就是我这个大汉皇帝!”

    “是、是……唐王!”秦桧汗流浃背,“罪臣是想跟在唐王身边,伺候他的饮食起居。毕竟君臣一场,秦桧不想看唐王受苦。”

    听了秦桧的话,李渊面色微微一动,叹息道:“难得秦卿有这份忠心,只可惜朕以前并未察觉。”

    “果然又来这一套!”

    刘辩在心中连声冷笑,不过秦桧越是这样,就越符合刘辩无间道的要求,不管是否能够成功,都应该尝试一番。

    刘辩背负双手,傲然道:“难得你有这份‘忠心’,朕答应你,等你挨完杖责之后,就跟着李渊一块搬进唐苑居住吧!朕可能会与李世民谈判,尚且需要你从中斡旋。”

    听了刘辩的话,秦桧喜出望外,这顿板子挨的算是值了。

    “谢陛下厚恩,罪臣愿为陛下及唐王奔波操劳!”秦桧磕头如捣蒜,浑然忘了自己马上就要面临杖责之刑。

    刘辩又对李元芳叮嘱道:“把李渊的这些随从交给刑部审讯,有身份地位的公卿就暂时关押在地牢,另候发落。寻常随从就交给何珅,去参加劳役便是!”

    马蹄声得得,六驾马车调头回了金陵城,长孙无垢忐忑不安的坐在后面的马车上,跟着天子一块进了城,不知道将会迎来怎样的命运?

    半月之前,刘辩刚刚收到了锦衣卫从唐国送回的最新情报。

    就在李渊被抓走之后的一个月,李世民在王俭城登基称帝,改元“贞观”。任命李绩为大将军,李舜臣为水师大都督,李元霸依旧做他的西府赵王,其他的武将袁崇焕、金弹子、王伯当、祖大寿、毛文龙等旧部俱都加官进爵;而新提拔的李氏族人李嗣业、李光弼、李如松等人也俱都委以重任。

    国不可一日无君,虽然李靖打了唐国一个措手不及。但李唐元气未损,依旧有将近三十万大军,依旧雄霸朝鲜半岛,李世民登基称帝早就在刘辩意料之中。

    但有一点,刘辩没有预料到,爆表乱入的李嗣业在唐国发明了陌刀,虽然以朝鲜现在的技术无法大规模制造,但部分唐军已经在配备陌刀,只不过比例可以忽略不计。据斥候回报,在李嗣业的亲自监督下,唐国百十名工匠一起冶炼,十天下来也就只能锻造十口陌刀,相当与一天造一把。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让刘辩没想到,重生为陈子云的陈庆之已经应李绩的邀请出仕,目前官拜偏将,正追随李绩征讨张仲坚的叛乱。

    天子的銮驾很快的进入了乾阳宫,刘辩吩咐直奔玄武湖,自己要好好的与上官无垢谈谈,解开心中的谜团。

    其一,长孙无垢究竟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若是被长孙无忌携带出来的,为何兄妹二人一个出现在了荆州,一个却跑到了唐国?

    其二,长孙无垢与李世民究竟是何关系?莫非她已经成了李世民的女人,并且为李世民生下了李承乾?

    按照系统的设定,除了爆表人物之外,常规召唤出来的人才除非曾经做过皇帝,才有可能随机携带相关人物乱入,就像柴荣携带着郭威与柴郡主出世一样。可长孙无忌并非皇帝,为何又把长孙无垢带了出来?

    思前想后,刘辩认为这两者道理应该相同,那就是被召唤出来的人物如果有亲人曾经做过皇帝或者皇后,甚至是嫔妃,那么此人也是有可能被随机携带到这个世界的。也就是说,长孙无垢是被长孙无忌携带出来的,而不是被李世民携带出来的,两人前世的关系并没有被系统植入。

    想通了这个道理之后,剩下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系统只是说爆表的人物有可能会随机携带相关人物来到这个世界,但并没有说一定就会在一起。就像同时穿越的一群人,进入崭新的世界后很可能会散布在不同的地方。就像之前的岳飞与妻儿,赵匡胤与赵光义,虽然同时来到了这个世界,但却没有出现在同一个地方。

    用这个道理解释,那就是长孙无忌带着长孙无垢重生在了这个世界,但两人出世的地点却不相同,长孙无忌出现在了洛阳,而长孙无垢却出现在了唐国。

    不过,这兄妹二人虽然出世地点不一样,但却被植入了相同的伪记忆,那就是长孙无忌曾经带着无垢北上辽东投奔亲戚,但却遇上了劫掠的唐军,导致无垢被掳走。后来不知何种原因,最终落到了李世民的手中。

    “长孙无垢怎么来到了这个世界并不重要,朕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她与李世民现在是何关系?李承乾是不是他们的儿子?无垢有没有被李世民染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