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四百七十六 唐国福利

    “启奏陛下,李渊等唐国俘虏两千余人已经抵达了金陵城西门,请陛下降旨发落!”

    早朝刚散去不久,锦衣卫指挥使李元芳就大步流星的来到了太极殿禀报。⊙,因为替族人向李白托关系被罚了三个月的俸禄,让李元芳颇有些抬不起头来。

    “哈哈……终于到了,朕要亲自出城看看这李渊及唐国的女人……不是,及唐国的公卿长得什么模样?”

    刚刚在御椅上打了个盹的刘辩登时来了精神,兴奋之下差点失言,也不管李元芳心里怎么想。当即吩咐郑和准备马车,要亲自出城看看被俘虏回来的唐国皇帝。

    黄罗伞盖打起,六架马车备起,在五百御林军的簇拥之下,左有姜松,右有文鸯,浩浩荡荡的出了乾阳宫,直奔金陵西门而去。

    天子的仪仗所到之处,金陵城的百姓纷纷跪地叩首,高呼万岁。以表达心中对皇帝的尊敬之意,若是这个世上没有刘辩,也不会有安定的江东,更不会有繁花似锦的金陵城。

    刘辩在宽敞华丽的马车中正襟危坐,把窗帘拉开了一道缝隙,一边行驶一边欣赏金陵的风景。

    青石铺就的宽敞街道,白墙黑瓦的院落,鳞次栉比的商铺,桨声烛影的秦淮河,风景旖旎的后湖,也就是后世的玄武湖;现在已经被刘辩圈了起来当做皇家后花园,其规模堪比北京颐和园里的昆明湖。

    繁华秀丽的金陵城,是刘辩带给这个世界的礼物,如同亲手拉扯大的孩子。刘辩心里满满的都是喜爱与自豪。哪怕金陵城的地理位置比不上长安、洛阳,刘辩也从来没想过迁都。被李世民偷袭的事情,自己绝不会再让这一幕重演!

    就在几天前。岳飞、韩世忠两路受阻的奏折已经八百里加急送到了刘辩的手中,面对铜墙铁壁的坚城关隘,没有炮火的掩护,以士兵的血肉之躯硬抗弓箭,伤亡量肯定惊人。

    刘辩不愿意拿人命来换城池,所以批复岳飞、韩世忠,徐图缓攻,尽量的用计策瓦解孙策的防御,不能用士兵的性命硬拼。实在不行就打持久战。用国力硬耗,岳飞的背后站着半壁中国,一千五百万人口,可以源源不断的向岳飞军团供应粮草物资;困守几座城池的孙策他行吗?粮食吃不完吗?弓箭用不完吗?刀枪磨不损吗?

    这几天兵部的官吏对于襄阳战役格外关注,除了尚书刘伯温、侍郎沮授之外,其他的郎中、员外郎不停的向天子写奏折,或者当面献计献策,但真正能起作用的寥寥无几。甚至有个兵部郎中参劾岳飞的作战方式不对,建议先填护城河然后在攻襄阳。

    “我填你妹啊!纸上谈兵。我大汉朝的征西将军难道不如你个书呆子会用兵么?”

    刘辩看后直接把奏折丢到了这个郎中的脸上,然后喷的对方满脸吐沫,“你有没有去过襄阳?谁告诉你襄阳的护城河就是一条人工河了,那是一条汹涌澎湃的大江好不好?你怎么不说把长江填了?”

    骂走了这个兵部郎中。刘辩仍然余怒未消:“这些个参谋水平太差了,不堪一用,传朕命令。把刚刚投降的蒯越,以及在下邳赋闲的荀谌调到金陵。让他们来京城就任兵部参谋!”

    与蒯良一块调到金陵来的还有韩嵩、刘琦,甚至包括蔡夫人及刘琮。刘辩决不允许刘表的子嗣呆在荆州,免得留下后患。这世上毕竟有忠义之人念旧,刘表的两个儿子虽然不一定能成气候,但这样的隐患还是早日斩掉为妙。

    刘辩的圣旨到了江夏之后,蒯良、韩嵩、刘琮、蔡夫人等携带了随从,收拾了行礼辎重,乘船顺江而下。刘琦却在半路上跑路,悄悄逃往巴蜀投奔刘备去了。

    就在刘辩征调蒯越、荀谌入京之时,前不久刚刚召唤出来的柴荣、郭威二人也从下邳来到金陵面圣。刘辩好言安慰一番,命郭威南下交州,到徐晃麾下听候调遣,命文武双全的柴荣留在金陵,暂且在孟珙的麾下担任偏将,以后根据情况再另行任命。

    尤其让刘辩感到意外的是,二十九岁的柴荣不仅携带郭威来到了这个世界,还把自己的女儿柴俊平带到了这个世界。柴俊平是何人?杨门女将中的柴郡主,杨六郎之妻是也!

    刘辩随便问了问柴郡主的年龄,方才知道她今年刚刚十三岁,比大乔小了一岁,比小乔大了一岁,正是豆蔻年华。已经把人家的儿媳妇娶了,所以刘辩暂时也没打柴郡主的主意,还是让她自然成长,长大后选择自己的如意郎君好了。

    “朕还是有节操的,母女、婆媳这些事还是尽量避免吧……至于卫梓夫,嗯嗯,婚期定在腊月。她为了入宫费尽心机,朕只好成全她了!”

    九月的秋风萧瑟了许多,带着砭肤的凉意扑面而来。就在刘辩思绪翩翩之际,马车在御林军的簇拥下出了金陵西门。

    刘辩从窗帘中向外眺望,只见旷野中站着许多风尘仆仆的女子,大多都是十六七岁左右的年纪;一个个满脸尘霜,衣衫破旧,面孔上写满了不安与恐惧。从遥远的高句丽半岛跋涉数千里,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她们不知道将会迎来怎样的命运?

    “这些女子就是被俘虏的李唐宫女吧?”

    刘辩喃喃自语,用目光在一千四五百少女中寻觅了一遍,并没有发现让人眼前一亮的猎物。很可惜,在没有美容技术的年代,高丽女人的容貌还不如汉人女子,也不像刘辩穿越前在电视上看到的那样妩媚妖娆,毕竟不是流水线上下来的产品。

    “挑选两百名姿色上乘者充入乾阳宫做宫娥!”刘辩朝策马紧随的郑和吩咐了一声,“剩下的赏给文武百官,每人十名,让众爱卿也尝尝异国女子的滋味!”

    “奴婢遵旨!”

    郑和弯腰的时候,笑容有些苦涩。自己命苦啊,这么好的福利,自己却摊不上,甭管丑俊也是外国的女人,就算身体结构一样,但呻.吟声肯定不同与中原女子!

    看到刀枪森然的御林军从城里走了出来,簇拥着奢华的六驾马车,六匹白色的骏马神采奕奕,趾高气昂。黄罗伞盖迎风飘荡,这样的阵仗顿时让被俘虏的唐人紧张了起来。

    站在破旧马车前面的李渊满脸屈辱与苦涩,无奈的挥了挥手,招呼车里女人下来:“可能是汉朝皇帝出来了,诸位爱妃都下车吧!大家对汉朝皇帝恭敬一些,免得招惹祸端。”

    在李渊的招呼下,正在十几辆马车中休息的唐国嫔妃纷纷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比起那些满脸风尘的宫女来,她们的穿着打扮则体面了许多,看上去一个个倒是颇有几分姿色。从十七八岁到四十多岁的不等,大约二十五六个的样子,此刻俱都是一脸茫然。

    “陛下,请下车!”

    郑和翻身下马,小心翼翼的撩开了贴着金箔的车帘,然后扭头高喊一声:“大汉天子驾到,跪迎!”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两千名押解俘虏的汉军有幸一睹天子的龙颜,士气高涨,纷纷单膝跪地,高呼万岁,声震云霄。

    身高已经达到了七尺八寸,魁梧雄壮,面容刚毅俊朗的刘辩从马车上一跃而下,笑吟吟的抬手招呼平身:“诸位将士不必多礼,平身吧!”

    “谢万岁!”

    就在两千军士谢恩起身的时候,一身戎装的花木兰大踏步的上前施礼:“末将花木兰,参见陛下!”

    “小臣奉命从胶县押送李渊前来金陵,一路上幸不辱命。登陆胶县之时有唐国俘虏两千一百六十四人,其中女性一千五百四十四人,男性六百二十人。这一路跋涉两千三百里,女性因病死亡二十一人,男性死亡十五人,尚且剩余两千一百二十三人,请陛下派人查验。”

    李渊等唐国俘虏六月中旬从胶县动身,被花木兰率领两千人押送着前来金陵。因为队伍中女人占了一多半,而且马车又极为稀缺,只能供李渊及嫔妃乘坐,所以行军速度极为缓慢,每天下来只能走四十里左右的路程。

    队伍进入徐州境内后,又遇上了连绵的秋雨,耽搁了半月的行程。之后因为道路泥泞,每天更是只能走二十里左右,在刘辩下了慢行以人命为重的圣旨之后,花木兰也就不再急着赶路,一路上走走停停,花了三个月左右的时间,才从青州胶县走到了金陵城外。

    在这个医疗、交通条件落后的年代,押送着一千多弱质女流的队伍长途跋涉,只是死亡了几十个人,花木兰已经将女人的细心与善良发挥到了极致。若是换了常遇春押送,只怕一千五百多女子差不多能被全部蹂.躏一遍。花木兰已经做到了最好,刘辩能做的只有嘉奖。

    “花将军这一路辛苦了,朕定有重赏!”

    刘辩背负双手,傲然而立,上下打量着英姿飒爽,英气十足的花木兰,突然话锋一转,问道:“不知道花将军可曾许配人家,或者有意中人了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