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四百七十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诸位爱卿,为何榜单上没有见到长孙无忌的名字?”

    刘辩暂时按捺下无心插柳获得谢玄,以及网罗到王璨徐干的兴奋,先追问起了长孙无忌的去向。既然已经是彀中之物,绝不能让他再跑了。

    陈琳与吴道玄刘臻等几个郎中对望了一眼,一起躬身道:“回陛下的话,臣等并没有见到应试考生中有叫做长孙无忌的!”

    “李爱卿呢?”

    刘辩看到李白没说话,心中便猜测问题十有**出在李白身上,便拿如炬的目光扫了李白一眼,沉声问道。

    李白早就做好了准备,不慌不忙的躬身施礼道:“回陛下的话,这长孙无忌的确在臣的考场之中,但是他的答卷水平很是一般。经过臣再三权衡,觉得吴殇王璨徐干谢安四个人的水准皆在长孙无忌之上,故此没有让长孙无忌上榜……”

    “什么?”刘辩眉毛一挑,顿时有点发怒,“朕钦点的人竟然没能上榜?”

    你要是说长孙无忌的发挥不如谢安好,刘辩觉得那是有可能,毕竟大家水平都在一个层次,伯仲之间的事情,谁强谁弱难有定论。虽然王璨徐干被后人评为建安七子,但若是说长孙无忌的治国能力不如他们,打死刘辩都不会相信。要是说长孙无忌的水平不如王徐二人还差不多,至于这个吴殇是个什么来历?竟然会被李白提拔为第一名?

    李白双手一摊:“并非臣抗旨不遵,只是这长孙无忌的表现的确不及登榜四人,若是陛下不信,就派人到翰林院把卷子取来,让诸位同僚,甚至把荀丞相孔司空等诸位大人请来共同定夺。”

    刘辩有系统在手。根本不需要专家的意见。先命郑和派人到翰林院去把李白考场的卷子全部取来,然后又派展昭查询长孙无忌的落脚地点,把他带进皇宫。既然被李白刷了下去,只好自己出手了。

    翰林院门外不远处的茶馆。何珅带着家丁一直在等消息。

    上午的笔试刚刚结束,何琼立刻来拜见何珅,把李白临场改变命题,让以“深秋”为题,赋诗一首的事情叙述了一遍。何珅听后还以为李白这是为了照顾何琼才想出的法子,当即笑眯眯的打道回府,上午小酌了几杯,下午继续来等消息。

    张榜之后。何琼不仅没有获得前二十名的进士,甚至位列李白考场的末尾,直接把何珅气的吹胡子瞪眼。恨不能冲进翰林院抓住李白的衣襟问个明白,你丫的耍你何大爷呢?

    “不行,我要弹劾这李太白,不识时务的东西!”

    何珅勃然大怒,拍的桌子啪啪作响,“你这改变命题也就算了,你要是以孝道品德为题写诗作赋也就罢了,竟然要描写深秋。简直是胡乱弹琴,我要联合应试的学子参劾李白!”

    何珅七窍生烟,与刚才笑眯眯夸李白会办事的时候判若两人。当即带着家丁走出了茶馆,拉拢落榜的士子,“我乃当朝工部尚书,尔等把今天考场的事情写一遍,弄个联名状弹劾李白!”

    在何珅的带头联络之下,一些不甘心的士子果然趋之若鹜,纷纷按照何珅的要求在弹劾信上签了字。

    恰好长孙无忌与谢安从翰林院中走出来,何珅看到二人气度不凡,便上前拉拢道:“两位今天是否也被那李太白所误?来来来。到我这里签名画押,共同弹劾李白一状!”

    “真是对不住这位大人。小子侥幸榜上有名!”谢安面带微笑的施礼,心说弹劾你麻痹啊。你这么一弹劾怕是要节外生枝了。

    听说谢安中了进士,何珅顿时一副仇视之意,又把目光扫向长孙无忌:“这么说,你也中榜了?”

    何珅的意思不言自明,这俩家伙有说有笑,看起来是朋友。若是一块登榜了,这里面指定有猫腻,不然怎么会这么巧,正好可以拿来当做弹劾李白的证据。

    “回这位大人的话,小生不才,落榜了!”长孙无忌歉意的一笑,一脸遗憾的说道。

    “那还等什么啊?赶紧过来在联名信上签字画押,弹劾李白一状。若是李白倒了,说不定你们还有机会重考一次!”何珅极力的鼓动长孙无忌,就差伸手拉人了。

    长孙无忌挥手道:“不了,不了,没有中榜只能怪小生才疏学浅,岂能怨天尤人!”

    就在这时,马蹄声得得,新任锦衣卫副指挥展昭带着十几名锦衣卫飞马来到了翰林院,查询长孙无忌的落脚之处。马蹄到处,应试的士子纷纷躲避。

    何珅不由的喜出望外:“哈哈……陛下真是英明啊,这就派人来抓李白了,真是报应不爽!”

    “哎……展指挥使别来无恙,这是来抓李白的吗?”何珅越众而出,拱手向展昭寒暄。

    展昭急忙下马还礼:“原来是何尚书啊,李侍郎此刻正在含元殿向陛下汇报本次院试结果,不知为何抓他?展昭这次是奉旨来召唤一个叫做长孙无忌的考生进宫面圣的!”

    何珅不由得一脸失望,悻悻的道:“原来不是抓李白的啊?陛下招这长孙无忌……”

    谢安闻言大喜,推了一把长孙无忌,一块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拱手道:“回这位大人的话,我身边的这位便是长孙无忌!”

    “庶民便是长孙无忌!”长孙无忌一脸泰然的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展昭上下打量了长孙无忌一眼,颔首道:“那么就请随我进宫面圣!”

    看到展昭带着长孙无忌朝乾阳宫方向而去,何珅一拍大腿,招呼了自家马车过来,“我要进宫参劾李白!”

    含元殿内,学部的几位官员噤若寒蝉,不知道天子为何对一个考生如此关注?只有李白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与己无关一般。

    不大会功夫,学部的差役就把李白考场的所有卷子全部呈送到了刘辩的御案上。看了几张之后,刘辩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让你李白招募能够治理国家的人才,这厮竟然搞成了诗歌大赛,真是够率性而为的!

    “李白,你好大的胆子!之前你们学部拟定的考题是论治国之道,你因何私自篡改命题?”刘辩拍案怒问。

    李白一副无心无愧的样子:“有人托关系走后门,企图贿赂考官,微臣不得已才改变了考试命题。国家固然需要有才之人,更需要有德之士!”

    “哪个走后门?”刘辩料到会有人动歪心思,但没想到这才第一届竟然就有人搞这些幺蛾子出来。

    李白傲然矗立在大殿中央,高声道:“工部尚书何大人的堂弟何琼算一个,冯淑仪的表弟杨纲算一个,还有……还有锦衣卫指挥使李元芳也带着族人李表到我家中,托我关照!”

    刘辩不由得无语,半是生气半是欣慰,甚至还觉得这李太白耿直的有些可爱。

    明知道何珅的堂弟就是太后的堂侄,论起来还是自己的表兄弟,竟然也不给面子,更别说冯蘅了!而且这家伙居然把他自己的兄弟李元芳给出卖了,耿直的真是一根筋,估计李元芳知道了能和他绝交!

    刘辩目光如水,高声下令:“命金陵府府尹包拯彻查此事,看看李白所言是真是假!若所言是真,将何琼杨纲李表三人革除功名,逐出京师,永不录用。将何珅李元芳冯淑仪各自扣除三个月俸禄,以儆效尤!若李白信口开河,则以欺君之罪论处!”

    “奴婢遵旨!”郑和领命而去。

    李白一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表情:“若臣有半句谎言,愿当欺君之罪!臣也曾经怀疑这谢安与长孙无忌是不学无术之人,后来发现臣的判断有误。故此将谢安上榜,而长孙无忌才能略逊,故此落榜。臣一片赤诚,若有半点徇私之处,愿受责罚!”

    “随朕来!”

    刘辩决定暴揍李白一顿,否则心中得这口气出不来。

    李白一脸莫名其妙的跟着天子来到了演武殿,把其他的同僚撇在了含元殿主殿。

    刘辩撇给李白一个剑鞘,自己也拿着一个剑鞘:“拿出你的全身本领跟朕较量一场,否则朕要用你的鲜血祭奠一下包拯的虎头铡!”

    李白不知天子这是何意,正好自己心中也郁闷不已。既然天子提出了这种要求,也怪不得自己,当即抱腕施礼,手握剑鞘与天子周旋了起来。

    历史上的李白敢让杨贵妃给自己研墨,敢让权力比郑和大了一万倍的高力士给自己脱鞋,敢高呼“天子呼来不上船”,一身的傲气不羁,并没有因为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而改变。面对着当朝天子,手中的剑鞘毫不留情的击打着刘辩。

    只是刘辩的功夫比之前更胜一筹,在演武殿中辗转腾挪,出手犹如鬼魅,任凭李白使出浑身解数,也只能被揍得浑身淤青,伤痕累累。

    拆了四五十招之后,李白再也招架不住,弃剑鞘在地,喘着粗气道:“微臣实在招架不住了,陛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未完待续)